欧几里德思维

我爬上棱边,并奋力攀过另一个空间。我巴不得自己在学校多念点书,这个地方完全把我弄糊涂了。

我已经习惯这里的无声,除了某些空间中的背景音之外,我大部分时间是什么都听不到的。就算如此,微弱的噪音也只是更加凸显了空寂。太安静太久了,在灯光熄灭之后,就没有任何人对我说过任何话或做过任何事了。

老天啊,我完全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实说,时间完全没有意义。我不吃不睡,但一有机会我都会浅尝几口。我只知道他们想让我知道的,老实说,我曾想过这是不是他们创造的又一个天杀的游戏。我只知道他们发现我发现的事情时都吓坏了,但不知为何,他们决定不处决我,略施小惠。

我猜我应该心存感激,但我怀疑我现在的存在是否有任何意义。Dr. Nguyen说每个存在都有它的意义,但问题是他在外边,而我困在这儿。这里只有为数无限的平面,全都大同小异,如果有一台升降机就好了。

不,这个不一样,我分辨的出来。我走过平面好看清楚,这些文字自动变得清晰,我无声地读著,试著弄清楚上面在写什么。 “SCP-001离开了它的位置,大门打开了。”大门?什么大门?这是什么鬼?我继续阅读报告,看到一些“XK级”和“Patros-Omega”之类的字眼,但“世界末日情境”是天杀的清楚。

要么这是基金会精心制作的游戏,要么我真的孤单一人了。我逃脱不了,也无法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只有稍稍愤怒,并因为自己成功逃过了审判日而傻笑,而我现在身处在一个讽刺的地狱中。

艹,Cassy,我现在该怎么办?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