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于,踏上了新的起点
评分: +16+x

知梓向前迈出了一步,踏入了游侠号上往日人来人往今天却空无一人的走廊。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大家……都去哪里了……”

只有那一直没有修好的灯,像往常那样,一闪一闪,一闪一闪……

知梓拿起了手机,没有信号。再拿起对讲机,调整到了外勤人员的频道。没有任何回声。知梓明白,现在,做什么,大概都不会有结果了。基金会的员工们从加入基金会的那一刻起就会明白,自己随时可能死在一场不明不白的事故中。或者,在生死之间徘徊着,永远到达不了,名为“死亡”的真实。

知梓不再试图寻找脱困的办法。她靠着墙坐了下来,打开手机,翻看着自己手机里记录的那些过往的影像。点击屏幕的最上方,直接跳到相簿里最早的那一组。那时候的她,刚刚加入基金会,在21站点作为一名新进的外勤特工,懵懂无知,就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当然,还有,与那位熟悉的陌生人的影像。一种有些苦涩的情感从心头涌出。自己还没有向他致歉,他就已经离开了基金会,这份歉意,也一直埋藏在自己的心底。啊,现在自己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却仍然没有将这份歉意表达出去啊。

知梓快速下翻着,似乎是为了避免自己被曾经的痛苦击垮。

照片里的人物渐渐的多了起来,照片的拍摄地点也不再局限于21站点。Site-CN-05的希尔斯兄妹,成为了自己镜头里的常客。

哦对,自己当时似乎被调动到了那里,然后,又在自己的要求下,来到了流动者站点任职——在这条几乎没有降落过的空天母舰上。她翻到了自己与Boom主管还有Svba前辈的合影。当时似乎是Svba把她送到了这里,还对Boom说了什么“如果敢让她受伤我代表月亮把你sa了。”一类的问题发言。

再往下翻,自己的照片集中在了天津,北京,东北三个地方。趁老哥睡觉的时候恶作剧的番茄,把刚做完手术躺在病床上的小流君按着挼的Eule,还有躺在病床上浑身缠满了绷带的Eule。知梓还记得那天,躺在病床上还孜孜不倦刷着知乎的Eule对自己说的话。

“我不一定认同你们的想法,但我绝对尊重你们的选择。不破坏朋友的所谓幸福也是我的准则之一。为了朋友拼个命,似乎也是常规操作。再说,我也没有放弃队友的时候。”

真的是,逞能结果到最后一身伤,还不是因为有异性在旁边。她记得自己当时似乎用有些调笑的声音说了这些话,得到的回答却是:“你说是,就是吧。”

要不是有人打断了对话,这个有些尴尬的谈话……

知梓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忘掉了什么。什么,很重要的,在自己生命中占比极大的问题。

剧烈的疼痛涌了上来。知梓按住自己的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当时如何走出那段阴影?我一再奔波于北京和东北之间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会经常前往02站点?为什么总会有人对我指指点点?

是的,有那么一个人,绝对有那么一个人。在她陷入困境时给予她帮助,在她苦恼时安慰她,在她感到孤独的时候主动赶到她的身边,在她前往戈壁滩执行任务前甚至威胁她的搭档要保障她的安全,在她逃脱险境之后让自己泪流满面,让Eule拼上性命拯救回来的那个人……

知梓想起来了,她全部想起来了。那个仿佛身披着星辰的人,那个在她眼里独一无二的人,占据了她的全部内心世界的人——

“Griffin!你在哪里,我好怕啊——”


仿佛有人关上了电闸,知梓眼中的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她漫无目的的摸索,跌撞,却无法脱离这无边黑夜。如同过电般的感觉略过了身体,她感到自己的心口正在被什么东西撞击。她看见了一道光,如同突破黑夜跃出地平线的太阳。她伸出了手,试图抓住那道光……

“恢复窦性心律了,主管,我去支援藏锋他们。”

她想起来了。她全都想起来了。在她感到孤独的时候,那个女人用她的温柔彻底征服了她。在这个危险的组织里,她们不顾一切的相爱了。哪怕是面对着这样那样的流言蜚语,这样那样的非议,甚至是有些人的威吓,威胁,她们都挺过来了。当她的爱人前往戈壁的那一天,她反复叮嘱她的搭档,保护好她。当她受伤的消息从前方传来,自己甚至惊倒在地。她一度做好了自杀去陪她的爱人的准备。直到准确的消息从前方传来,她的爱人没有大事,她才放下心来。

“C3区域清空。Eule给点子弹,咱去清理C2区域,我打头阵。”

她想起她偷溜进病房面对那个人的时候的场景,那个为了保护她的爱人身受重伤的研究员。

“你没有必要隐瞒你们的关系。”那个人甚至没有把眼睛从手机上移开。“不,我做这件事并不是出于所谓的表现欲啥的,只是承诺而已。我答应了你说要保护好她那我肯定会这么干,没啥可说的。至于你们俩的事,”知梓从未见过那个人如此认真的眼神,“结婚了记得给我发请柬。”

再一次面对对方,却还是被从各种层面上压制了,知梓胡思乱想着。

等一下,自己是不是听到了枪声?

“小流小林掩护,我俩突进去。”

是枪声。混分袭击?还是收容失效?自己必须赶快起来,哪怕是,能帮一点忙也好。

“医生,她是不是要醒了?”

“没错了,快醒了。让他们动作快点,不然没得蛋糕吃了。”

“特工藏锋报告,C1地区清空,击毙三人,无人逃脱。”

藏锋?那个被称为游侠的特工?他怎么在这里?

“你说Boom选址也可以,把飞行员准备室腾出来了,也方便我们清场。”

这个有点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6站的那个庸医啊,他怎么也来了?

“不过这帮混分也是了不得,能跑到这个地方来撒欢,该加强安保了。你们也回来吧,快到正片了。”

这个声音,不会错,是站点主管的声音。

“既然醒来了就睁开眼睛罢,我的,爱人。”

是她的声音,她,在这里。

那道光线,越来越大,越来越靠近自己。知梓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去拥抱那道,似乎能让自己脱离黑暗的,光。


知梓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只穿着衬衣,满脸担心的Griffin。见到知梓醒来,她直接搂住了知梓。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知梓的声音里带着些哭腔。她这才注意到,一件燕尾服盖在自己的身上。环顾四周,她先是看见了正45°仰望天空假装没事人的Eule,黑色的携行具套在西装的外面,上面,还挂着一副电击除颤仪的电极片。

“抱歉我的锅,”发现自己无法维持稀薄存在感的Eule吐了吐舌头,“刚刚有点急眼,光顾着救人了,手法狠了点。”

Eule尴尬的想要转过身,却被身旁的小流一把拍了回来。

“别乱动。”小流抬头跟知梓打了个招呼,随后低下头,从Eule的子弹袋里翻出了一枚.357马格南弹,满意的塞进了自己那把改装过的纳甘M1895的弹巢里。站在小流左手边的小林,正帮着藏锋清理西装上的,似乎是被扔在地上的时候粘上的灰土,而藏锋,正有些手忙脚乱的调整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似乎是刚刚剧烈运动过,让他的一身衣物都有些凌乱了。还有21站的Kirov,34站点的Bread……

他们为什么都在这里?按理说,不应该在全国各地执行任务吗?难道说,今天,是……

“结婚了记得给我发请柬。”

哦对了,今天是自己的婚礼,然后婚礼现场似乎是遭到了混分的袭击,然后……

“抱歉,那身衣服太紧了,一时半会儿弄不开,我就和Eule先把你的衣服剪开了,实在对不住啊。要不我们从头再走一遍流程?”Fenrir挠了挠头。

知梓点了点头,然后,她看向了Griffin那红色的眼睛,眼中写满了爱,与期待。Griffin轻轻的把知梓扶起,二人携手走出了准备室,飞行员准备室的灯光也暂时熄灭了。

黑暗中,只有穿着深蓝色西装的小林一个人坐在了钢琴边。手指放在了白色的琴键上,随后,按下了第一个按键。伴随着《Star Sky》的旋律,受邀前来的人们鱼贯走入被当做婚礼场地的飞行员准备室。Eule脱下了携行具,重新整理了西服,小流君换上了一身黑色的长裙,挽着Bread的胳膊进入了现场,藏锋也将被弹片划破的黑色燕尾服换下,换成了一套外勤人员的正装。被母亲带到现场临时充作花童的Sadira一蹦一跳地跑到了讲台上,将两枚戒指放在了Tictoc研究员的手中。音乐至此划出了一个拐点,从大气磅礴的旋律转变为了一个为人们熟知的旋律——《婚礼进行曲》。Griffin已经站在了Tictoc的右手边,满怀期待的看着准备室的门口。

换上新的婚纱的知梓挽着Boom的手站在那里。为了充任父亲的角色,Boom甚至专门去找了个白色假发戴在了头上。知梓低下头,红晕从耳下一直蔓延到脖子根。有害羞,有紧张,当然更多的还是,兴奋。

二人踏上了红毯。到来的基金会成员们纷纷站起了身,向知梓行注目礼。Boom一路走到了Griffin的面前,站住了脚。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今天我代表了她的父亲的身份。我已经给她批完假了。照顾好她。”

“我会的。”Griffin坚定地回答。Boom点点头,将知梓的手放在了Griffin的手里。知梓移动到了Tictoc的左手边,二人牵着的手却一直没有放开。音乐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

“过多的话我就不说了。Griffin,知梓,你们愿意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结合吗?你们愿意,在未来,不论风雨,不论艰辛,不论困难,永远守候在对方的身边吗?”

“我愿意。”

“我也愿意。”

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对吧。知梓痴痴地望着Griffin的眼睛,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两人。Griffin从Tictoc手中接过了戒指,慢慢的,慢慢的,仿佛要推开未来道路上的阴霾。当戒指完全戴在知梓的无名指上时,观众们欢呼了起来。音乐声再度响起,Eule不知何时拿起了小提琴,右手轻动,一曲《Liebesfreud(爱之喜悦)》萦绕在了飞行员准备室中。Griffin与知梓吻在了一起,喜悦,欢快,与爱,将二人包裹在了中间。

走过了这么长的路,我们终于踏上了全新的起点。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