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约会

“好吧,听着,”Kondraki从卫生间门内开口,“我只是想让你明白现在并不是我最骄傲的时刻。”

是痔疮,Alto Clef站在Benjamin Kondraki的公寓的卫生间门口想着,我他妈就这么叫它,他因为痔疮取消了我们的约会。我要杀光屠戮这里,就他妈把这里变成荒地,像是精神病院的血浴。

“完全理解。”Clef说。

“我不是-这种事并不经常发生。”Kondraki说。“严肃地说,如果我能这样开车的话,我会的,但它触碰到了某个特定的点,那时候你身体的结构完整性都能忽略不计了,你懂吗?”

他要缝上屁股了,Alto Clef心想。他看上去就像那种便秘严重到要缝屁股的人。

“当然了。”Clef说。

“别笑。”Kondraki在很长的,引人深思的停顿后开口。

我打赌他只是便秘,Clef心想。就好像,他之前当主管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酝酿一大坨屎,然后现在是时候把这压力源的庞然大物生出来了。

“我不会笑的。”Clef说。

“我们成为朋友大概有20年了?还是30年?”Kondraki说。“我在89年遇到你。你看着我经历这一切,抚养我的儿子,甚至,嗯,你知道的,我相信你。你也懂的,正如我们最近讨论的那样,我确实对你有感觉,但是现在确实非常特殊的情况。”

“Konny,”Clef说。“我见到你半死不活的次数大概有三次。不会有什么让我惊讶的了,好吗?”

“所以重申一遍计划,”Kondraki没有停顿的继续说着,紧张地打断了Clef的回答,“你不需要看着。认真的,就是,带我开车去医务室,如果没人看到我们那我就胜利了。然后我们也不要告诉Draven这事。”

“当然了,嗯。可以理解,你需要我,额,天啊,我不知道-扶你起来吗?”

“可能确实需要一下下。”

“好。”

“门没锁。”

“好的。”

“真的,我真没预料到。”

“没人预料到。”

“好的。”

“好的,我进来了。”

Kondraki家是一套公寓,坐落在离站点不远的位置。总的来说这是一套能让人感到舒适与幸福的住所,书本,雕塑,手稿被排列着装饰在墙上。有一间Kondraki的卧室,和现在是空着的一间等着他儿子长大的卧室,有厨房和客厅,一间办公室,和一间目前被占用着的卫生间。Clef在这些年来来了这里不知道多少次,自从Draven出去接受机动特遣队训练之后,Kondraki出现了惊人的空巢综合症,因而Clef最近来的更多了。他很容易得手,当他们分别在不同的站点工作多年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他感觉十分孤独,一段破裂的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婚姻,孩子搬了出去,恍恍惚惚就进入了怪异的中年阶段。Clef对于自己的生活处理的更加熟练,但这不代表他能满足自己。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很亲近。他们的关系从非常亲近的朋友提升到潜在的伴侣的状态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双方都欣然接受。有一种以前没有的信任;一种奇怪的安全感,甚至是混合着爱、钦佩、吸引力的元素。

但是Kondraki很孤单。作为一个无性欲的人,他承认这是他低估了自己的新伴侣的一点。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想到这一点-,Kondraki在他刚毕业的时候就因为他的各种性方面的胡来行为臭名昭著,在基金会和一个孩子绑住他之前-但是Clef真的相信他控制住了,在大部分时候都是有节制的,所以就忽视了他的伴侣的冲动和愚蠢,在平凡的做爱技巧到来的那一刻。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保住了自己的命,还成功地抚养了一个孩子,这完全就是个奇迹。Kondrkai很聪明-如果他们不确定他真的很有能力的话是不会让他做站点主管的,他对自发性的把握,他在压力下仍保持思维敏捷-这也是这就是他在为Kondraki辩护时所想到的,接下来30秒他想到了发生在Kondraki家里的事件,这些事件记录如下:

Clef打开门,他看到Konny在那里,没穿裤子,他预料到了。他看到他也没穿内衣,这是他没预料到的,但问题不大。Konny没和他有任何眼神接触,Clef张开嘴想说什么,大概是你需要帮忙拔——或者是别的类似的恶言恶语。当他看到Kondraki双腿下的塑料圆柱体,然后他想到Kondraki是一个55岁的基金会老主管,让一个水瓶卡在了他的鸡巴上。他感觉思维缭绕着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快。他感到自己的大脑短路了,然后从门后探出身子,来确保自己没看错,他没看错。确实卡住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他的丁丁卡在了一个阿夸菲纳牌的水瓶里。水瓶的底部是放在马桶座上的,就像是一个展示柜,上面放着展开的投降旗。

“所以你可能想知道我为啥会这样。”Kondraki说,“我只是想让你理解这里的主要矛盾其实就是大气压强。我低估了这一点,嗯,就像我几个小时前那样——”

Clef离开了卫生间。离开了公寓,千真万确,站在过道上。他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拿出自己的手机然后拨号。

“Draven,”他说,“孩子啊,你他妈肯定不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