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每一滴
pitterpatter

感觉已经下了好几年的雨。

我的夏天的开头就这样被窗边连绵不断的滴答声毁掉了。我得说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这是挺助眠的,但我从来不会睡一整天。所以,在我全部的清醒时间里,这雨只会让我烦心。

不久之前,我计划和Jake一起消磨时间。你懂的,就那些平常的活动:骑车、看电影、瞧瞧小妞,诸如此类。但话又说回来,那是“不久以前”。相反,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坐在屋里玩Xbox,用垃圾级耳机互相交流。

我从不喜欢雨。我父母吵架时在下雨。我父亲的葬礼上下了雨,那场面就像直接把电影里超级老套的葬礼情节搬出来了一样。我梦中情人伤了我的心时在下雨。看起来雨好像只会毁掉我心中对美好时光的定义。当上帝开始哭泣,所有这些都是该回以轻蔑的正当理由。另外,最该死的是,我们操蛋的所有东西都会变湿。是,有些人喜欢下雨因为能让他们平静,但它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让人又冷又难受而已。

我们熬了好几个通宵玩了一堆以前从没听说过的游戏。我和Jack都不喜欢电子游戏,但如果我们没法骑车和捉弄烦人的邻居,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关掉Xbox时,我大声说:“要是我可以出门而不用担心下雨就好了。”

从这次的惨痛教训中,我明白了“要小心许愿”这句话适用于每一个人。

窗外的滴答声渐渐减弱,最后停息。我猛然发觉过去的一周里一直在我耳边萦绕的声音几乎瞬间消失了。我跑到窗边,看见雨滴从光滑的、雾蒙蒙的玻璃上滑落。我的第一反应是给Jack打电话,希望他还醒着。

我拨打了他的号码,把听筒贴在耳朵上。与落在屋顶的雨声相比,安静的听筒更能抚慰我的耳朵,并使我露出微笑。听到一声意味着他已接起的“咔哒”,我开始兴奋地大叫。

“伙计,雨停了!”我说。

“我知道!谢天谢地,是吧?”他回答道。

“是啊没错。你问问你妈我们还能不能骑自行车,或者……”

“好,我会问的。”

“好,他也——”我停了下来,发现附近的每个人都在外面抬头看或拍天空中某种明显异常的东西。“我马上回来。”

“没问题。”

我丢下手机跑下楼,因为踩空一个台阶差点摔到屁股。厨房在楼梯的下面,妈妈每天会花很多时间待在这里。她喜欢做饭。我跑进厨房,但妈妈不在那。我决定去客厅看看;那里也没人。就在那时我发现门开着,妈妈正站在门廊里,像其他人一样。

我慢慢地走向她。“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她看着我,眼中带着不可名状的恐惧,示意我和她一起到外面来。我照做了。

一层厚厚的雨水静静悬浮在我们上空。我能看见更多的雨落在这层雨水上,越积越多。因为阳光不能照到我们,外面开始变得非常冷,附近的许多人都回到家里拿毯子。

我猜这一切都是从第一滴开始的;它只是……停住了,离它将落下的地方五十米远。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其它雨滴也跟着它停在半空。

我的第一反应是很高兴雨还在下,随后开始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感到恐惧。雨水总要到流到什么地方,对吧?

然后我突然明白了。

随着这层雨水的不断积蓄,我意识到这场雨不会很快停止。如果这片水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就会有一个问题……

……当我们头顶的海洋重新遵守重力定律时会怎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