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眨眼之间一切都会改变
editedart.jpg

Jeffrey Winters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橙色连体服,摇摇头,上前一步。这时对讲机再次响了起来:“无论何时,至少要有一名人员与对象保持视线接触。”

SCP-173的收容间中照明充足,这让Winters想起了医院的太平间。地上那些血液与粪便的气味几乎令人难以忍受。Winters拿起拖把开始清理地上的污物,他的背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么结实了,但好在这算不上什么重活。他干的越快,就能越早离开这个收容间。

另外两名D级也在,其中一位是个长着桶状胸,太阳穴周围略微长出灰白头发的男人。Winters不是很了解这个人,但是他的口音让Winters觉得他应该来自上中西部。另外一位是个瘦长的,比他们两个都要小的年轻人,之前这人也和他一起工作过几次。这个年轻人是那种生来聪明却不算精明的类型,但他自己大概觉得自身两者兼备。这就导致和他一起工作会相当激动人心,但也危险。

“即将眨眼。”那个年长些的D级说。“眨眼完成。”

几秒钟后,那个年轻人以同样的话回应。

在Winters擦洗地板的几分钟里,他们就这样不断地轮换着。三个人都知道现在不是放松下来闲聊的时候,因为之前他们都看到过分心带来的后果。

他们三个也都知道,一旦有隆隆巨响撼动整个收容间,继续保持专注有多么重要。

“请留在原地。”身后的气闸门关上了,他们来不及从SCP-173面前逃开。

整个房间又一次剧烈摇晃,灯没有灭,但它们正在不断的闪烁。三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正当Winters伸手在腰带上摸索,寻找手电筒时,房间里的灯彻底灭了。

他打开手电筒时时一阵窒息的尖叫声响起,那尊雕像正站在那个年长些的D级的身上,双臂向前伸着。那个年轻的D级也惨叫起来。“他妈的快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在这一刻,他们背后的门打开了。两人倒退着走出了气闸门,但他们也意识到两扇气闸门是同时打开的。地面再一次震动。门没有关上,他们只能听见从远处传来的尖锐声音。

在危机中,喊声意味着有人正在试图掌控局面,问题在得到解决。但现在他们听不见这样的喊叫声。

Winters打了个寒颤。“即将眨眼,眨眼完成。”他只能大声说出这句话。


那个年轻的D级想出了一个摆脱困境的方法,他最近一直在做另外一个项目,那个项目和一个能摧毁各种物品的机器有关。实际上Winters也曾协助测试过它,那些人管它叫SCP-914。于是他们两个就开始引诱着SCP-173走过拐角,穿过走廊。

他们曾希望在这途中能遇到别人,实际上他们的确遇到不少,只不过这些人早就死了。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在倒退行走的过程中撞上一只怪物。但凭着运气和一点点知识,他们最终毫发无损的找到了SCP-914的收容间。这个收容间的门不是机械门,如果他们能把它引到那里,那么就能困住它。

他们躲在房间里,花了几分钟争论以求最好的结果。一路上那些差点把他们绊倒在地的尸体几乎让这成为最糟糕的选择。他们要么逃走,要么死在这里。

他们摸黑找到了那台机器。

“好,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把他骗到那台机器里。”那个年轻人不假思索的说。Winters挑了挑眉毛,但没有移开盯着雕像的视线。“你说什么?这行不通的。我们该把门关上。”

“我见过他们用这个东西搞出来各种很酷的玩意儿,我想我们应该能借助它离开这里。”

“不行,这太蠢了。让我把门关上。”

年轻的D级把手放在门上,阻止Winters关上它。“我现在决定了,我们要在这里解决掉它。”

Winters的左眼皮抽搐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但得由你负责把它引进机器的隔间里。”

年轻的D级得意的傻笑了一下。“没问题。”

他们已经很擅长估计它会在一眨眼的时间里移动的距离,它并没有他们最初认为的那样快如闪电,但依旧很迅捷。他们花了很久才在确保那个年轻人不被杀的情况下把它引诱到隔间里。

“即将眨眼,眨眼完成。”Winters说着,同时很满意地看到那个东西和年轻人一起进到了隔间里。

但年轻的D级并没有回答他,他没有做出任何回应。Winters担心了好一会,直到他听见踢蹬的声音。他们应该是少估计了一两英尺,那个东西掐住了年轻人的脖子。他能看见那个年轻人的脸变红,雕像把他从地面上提起来,紧紧掐住喉咙。

Winters打算赌一把,他将设置从粗糙调到了1:1,然后按下了启动按钮。他在加工的过程中就跑了出去,关上了收容间的门。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改造版的173不会杀死那个年轻人。不过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了,Jeffrey Winters望向长且黑暗的走廊,开始狂奔。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