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远古的恶意(一)
评分: +11+x

公元641年,西域,贞观十六年。

荒凉凄冷的大漠一望无垠,血色的落日巨大无比,仿佛上古时期的凶兽蹲坐在地平线上。

飞沙走石中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一匹匹披着具装的战马在沙丘链缓缓前进着。马上的黑影们巍然不动,浩大的行军阵中无一人出声,更无一兽嘶鸣,唯有黑影们兜鍪甲脊的凤翅长缨随风而动。

这一幕让人有种幻觉,仿佛他们根本不是人类,而是神话时代 失落的神灵,在浩瀚的荒原跋涉了千年,终于回到这方土地。

“大人!前锋回执,正西方二十里处有一城池,城中仅留老弱妇孺,未见青壮男丁。” 一名骑士在将军后方勒马报告。

“前朝异学录曾载,此地生息有一突厥旁支,虽有人烟,却不相往来,突厥可汗历年遣军商队伍数十,无人回返,西域上下莫不忧惧,认为禁区,非人间地也。” 一名书生打扮的文官从袖袍里掏出颇有年份的竹简查看道:“圣上有旨,如入非常之地,必行非常之事,万里戎机来此,所见异族,杀之!”

气氛变得有些沉重, 文官能感觉到士兵们掩藏在怒相面甲里的眼神集中到他身上,这时,之前报告的骑士策马躬身:“博士,吾等父辈,自太祖和天子麾下起,随之征战四方,开拓大唐疆土,如今吾等入营,已怀尽忠报国战死沙场之志,然……屠城一事……反复思量,终觉欠妥……”

“左参领。” 一直沉默的将军开口,声音略带几分沙哑。

“啊?末将在!” 说话的骑士明显一愣。

“此次随行之人,皆选自北门,掌执御刀宿卫,不领府兵,乃是皇……天子亲信,忠诚不必多言。且心怀慈悲,宁战群雄,不伤百姓,我大唐有此武人,甚善!” 将军环视众人,怒相面甲恐怖狰狞。“然,古籍载,此地已为鬼域,背天理,乱人常,实为邪祟,天地难容,如若放任自流,西域必为焦土地狱,寸草不生,中原也将逢大难,受其所累。待到异域铁骑踏破边关长驱直入时,悔之晚矣。是已,万不可自乱方寸。”

将军轻轻抚过刻有狻猊兽纹的臂鞲:“骑兵着装!”

这里的每一位骑兵都带有两匹甚至更多的马匹,不仅可以运输更多物资,也适合在长途奔袭时换马。此前一路急行军,骑兵们仅仅穿戴了有金属圆护的两当铠甲,将军一发话,他们便纷纷踩着马镫下马,从驮马背负的辎重里取出其余的盔甲和系绳进行穿戴。

将军系紧了用貔貅金带悍腰捆绑的虎面鱼鳞腹吞,看向已经快速装备后上马的众骑。

“众将士听命!”

“在!”骑兵们斜握马槊,刀枪林立,八面破甲棱闪烁的光辉几欲遮天蔽日。

“左右合围,中军入城,所遇异族,皆诛!”

骑兵们快速由长蛇阵转为鹤翼阵,策马向两侧分开,战马嘶鸣,踏起阵阵黄沙。

“天下苍生,在此一战!皇天后土,天佑神州!”

后记

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上之下,贞观十五载,辛丑,春二月甲子朔1,上密使,将军██择北营元从禁军壮勇异士千人,配御马房良马,选甲坊署明光铁甲马具,与异学会俱出碛西讨妖鬼之。

壬子2,奔袭三千馀里至沙陀大碛,毫无水草,寒风如刀,热风似烧。异学会太学博士访古录寻得鬼域,内有恶灵数千,披头散发,状似人形,实属鬼怪也。

将军率部鏖战三日,天哭地泣,日月昏黄,终得胜,斩获鬼颅不计其数,以河图洛书前天后天八卦阵镇封。

然将军深感此地之害,不当班师回朝,仅异学会文官数人归塞,上书曰“此地若破,生灵涂炭,天下危矣。武人之责,当保家卫国,御敌于外。生既为大唐子民,死亦为大唐鬼灵,吾等赤胆忠魂永镇于此,慑魑魅魍魉,护九州太平!”

上闻,色变心死,不理朝政,命异学会书之。

——《异学史—唐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