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班摘录:基金会中的某些鲜为人知的职业

建筑动物学家

下一张,Gertrude。

活体建筑物在当今当下其实少得可怜,不过也有些建筑被没学问的叫成“活的”。这些结构体,更可能是,被某些奇术性、恶魔类或者灵性力量所占据了。

要怎么才能发现一个建筑是不是真的活了?换下一张,Gertrude。首先,大部分活体建筑,特别是房屋,都很古老,破旧,且一般是被遗弃的。注意那些现代的周边房屋——特别是1950年后的——中间有看起来是1900年以前的建筑。如果你看到有反斗小宝贝克里弗[60年代美剧]的房子靠在亚当斯一家边,后者很有可能是活的。

其次,它们会产生排泄物。所以闻起来就会脏乱。这张照片是路易斯安纳州一个住地属巨兽种(Colonialis gigantis)的地下室;如你所见,这些粪便和大象很相似,但是——Gertrude,下一张——

但内含人类骨头和确信是小狗的——

噢,去你的。我们提供呕吐袋也是有理由的,你们懂了吧。算了,至少一年有一次。下一张,Gertrude。


死后保障专家

你们的工作不是要在他们爬起来之后杀了他们。你们的工作是保证他们不能爬起来。你们是基金会医疗文化的重要部分,没人对此有意见。现在,如果你们在注意屏幕……

在初期检查之后、尸检之前,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摘除肢端。先从头开始;首先你要用柯林斯装置——实验室里的技术仔叫它“钉子”——插进脑干摘除它。然后,切掉脑袋。很不幸,最简单的方法用断头台,你们现在看到了。

现在是摘除肢体。手脚单独摘掉,和前后臂分开存放,大小腿也是。对,我们就有那么细致。

你,穿橙色衣服的。问题?是的,有时候我们会发现那些尸体,其实,在我们肢解的时候还是活的。

所以说要先摘掉头。


异常游戏测试员

这是基金会风险最大的工作之一。

别笑。过去我遇到过有些人陷进游戏而心脏病发,就因为非想打通关或者让异常无效化。见过有人玩冒牌《小蜜蜂》玩死的吗?我见过,除非你放进二十美元续命不然就不让你停下。

街机游戏更容易出危险;过去它们还流行的时候,那帮无照设计师为多赚钱什么都干得出来。大概有200个《圣铠传说》原始机是和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合作设计的,内含让人拿出一半身家通关的认知冲动信息。

该死,就连《打砖块》的初版机都是自带异常的。以前在英格兰有个游戏厅被拆了,撞球从屏幕里跑了出来到处乱弹,死了十二人。那个撞球现在是在奥尔特星云的某处吧。

而这对任天堂在90年代搞的破东西来说都不算开头。一句话:活的宝可梦


收容间维护专家

这就是电网得不到正确维护的后果,所以你们在Site-44工作期间必须一直防范电涌。

维护中最常见的问题之一——特别是在生物站点——是肉和其他生物物质从通气管传播开。谢天谢地,过滤好的话就不会在站点里扩散开,但这就意味着不能通气。问题就在这里。

你们要做的就是这个。拔出你的等离子焰炬,烧掉母体。它会蒸发升天,可能会放出些致癌物,但如果还没说清楚,我要再说一遍:

穿好防护,你们这帮傻子。

培训到此过半。穿好防护。别偷懒,你们知道后果是什么。


计算机流行病学家

电脑病毒要比人类病毒传播得快的多。对异常的病毒尤其如此,而且区分有异常和普通的病毒非常困难。它们都会让你的电脑得上电子疱疹,但更多情况下,异常电脑病毒一般是能和人类秘密交互的木马。你的手指放到键盘上就变成了感染触媒。我见过好几家公司的整个数据库被未受控制的有机交互病毒传播毁掉。

还有些你知道的著名计算机事故其实是-或者几乎是由OIV造成。千年虫并不是那么计算及意义的“虫”,而是在“打喷嚏”的意义上。爱荷华的一帮写脚本崽子造了它,这也是最早的几个OIV案例。对人类无害,但能让电脑切腹。如果你们有谁来自堪萨斯或者爱荷华,你们的网络卡壳过,现在你们知道原因了。

OIV会变异成感染人类吗?是能的,但很少见。如果真遇到了……想象下电脑的数据结构把自己强塞在人脑上。这……不那么好看。想象下你的脑子变成一罐金宝浓汤。现在再想象你被扔进了马里亚纳海沟,被水压挤扁。

不都是这样。要更糟糕,因为你脑子里的罐头汤会弄死你。大部分变异OIV的受害者其实都活了下来。但,这也是为何我们需要计算机病毒学家。那部分培训将于4:00在这房间开始,如果你们有谁想留下来继续观摩的话。


应用恶魔学家

与大众认知相反,某些恶魔其实会在死后留下尸体。大部分是一堆灰烬夹杂牙齿和角,但某些时候——特别是它们被极寒消灭时——整个躯体都能留下来。

比如,这一个是——对我知道,基本是阴茎集合体。很好笑。没有魅惑加持的梦淫魔就这幅模样。我们解剖了它,发现它的结构不是碳基、硅基或者什么硫基。这是个砷基生物。你们有听说过2010年Felisa Wolfe-Simon的团队发现了砷基细菌吗?很不幸,那是假的,但这……这提供了对地狱的新视角。

当然,梦魔会用更有吸引力的外貌来勾引那些该死的纯洁女性。这一个,在生前,变成五十五岁大叔身穿破烂的狼戏服,站在会议厅正中。自然,不会有谁搭理他,员工把他赶了出去。

为免有谁不知再强调一次:地狱势力不是最聪明的。其实,《心魔》是电影中对恶魔附体描绘的最准的一个了。


梦神学家

这是一本梦境日记。在你们的军备中这是最有用的工具。虽然我们研究梦境,我们也是极其严肃地对待它。在梦境里有整个的想象国家、社交网络、一个只能在睡梦里造访的私密互联网。但,梦就是梦,要记下来基本不可能。所以,梦境日记。

你们都知道清明梦,那可是个超级实用的技能,记梦境日记能帮助你们学会它。你们要学的第二门本事,同样困难但有其回报。随时入睡和苏醒的能力。

我们下一步就弄这些,但现在,我要给你们来次实践展示。我会入睡,在梦日记里记下梦境。最多一分钟。
看好了。








“她还好吗?”

“医生!”

“马后炮一下,她也许不该站着来。”


反法庭会计

现在,基金会在任何时候都运行着大概五六千家空壳公司来给自己洗钱。我知道我们被培训过阻止这种事,但以下两者你更愿意哪个:一百万美元从堪萨斯某技术公司的利润里消失,还是基金会因为没钱雇用四分之三的守卫导致核武器丢失?我就是这么想的。

有时候我们能把IRS或其他税务机构拉来支持,还是需要你们的工作来摆脱他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弄混追踪文件。你们可以做个空壳公司循环,让它们彼此喂钱。比如,S & C塑料是豆浆玉米生产的空壳公司,后者则是西蒙与库伯医药的空壳公司,后后者是南海岸出版的母公司,后后后者是辣面皮披萨店的空壳,最后转回S&C塑料。这些都是合法生意;我们确实会送披萨、做医药、以及生产塑料。它们都会资助我们,我们不能让自己被发现。当然如果搞砸了,就销毁文件。

很好的问题!其实,碎纸是非常不实用的办法。如果要丢失什么文件,你该烧了它,碎些诱饵当掩护。你们将工作的每个地点都有焚化炉。如果坏了,就问停尸房的人;每个站点他们有三个焚尸炉,至少。


异常艺术史家

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

你他妈在逗我?

三年,整整三年没一个观众。我这部门让植物学和超自然研究都看起来资金雄厚。

连个放映员都没有。他妈的份上,我就是在自言自语对不对?我可以胡扯一小时然后还是领钱。

……我想知道如果我放部《失常》会搞出多少麻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