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简报 调查结果 俄耳甫斯

执行简报,调查结果“俄耳甫斯”

因探索记录C所记录的情况,前哨站-2585监督员向监督者议会提出正式申请,要求对美国太空旅行项目及其与SCP-2585的可能关联性进行调查。

来自美国政府和NASA的文件及证词显示,上述机构自1972年的航天飞机项目启动时起就与一被称为“黑鹰”(推测是某种代号)的个人或组织存在关联。没有证据表明罗克韦尔国际公司(现为波音综合国防系统集团)参与到其中,或是知晓这个被称作“黑鹰”的机构。在1974年,“黑鹰”在美国政府(没有经过NASA或罗克韦尔国际公司)监督下对轨道航天原型机-地平线号(其制造完成早于公认的第一艘同类型航天飞机企业号)进行了多处改造。没有找到关于这些改造的详细记录。地平线号在1975年进行了第一次轨道飞行,这要早于企业号向外界披露一年,比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首次飞行更是早了六年。关于地平线号位于[已编辑]的发射场和相关参与人员的详情保留在完整报告中(参见安保文件俄耳甫斯)。地平线号在发射2小时29分钟后失踪,此时其正飞过印度洋上空。

下列供词是由国家安全局(NSA)的前雇员Derek Wright于1995年提供:

我要首先声明,我并不知道这个“黑鹰”到底是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我的同事们也不知道。与这个BE相关的情报属于超过我薪金级别的机密,我的上司们对此也十分敏感。

那是在七十年代,我们已经率先实现了人类登月,但太空竞赛还远未结束。那时候对于太空军事化有股狂热的冲劲,SSP又是其中关键。自从礼炮1号升空,把我们自己的空间站升上轨道就成了最要紧的事,连在空间站上搭载导弹的计划也被很认真的考虑过。现在这种计划听着很疯狂,相信我其实在那时候听起来也是一样,但这就是我们必须去完成的工作。我要再声明一次,我没有真正搀和到这些“工作”里去,我只负责计划安全进行,所以对于技术性问题我一无所知。不过无论怎样,往空间站上装导弹还不是最疯狂的构想。我们其实打算给航天飞机装上一套武器系统,但我们都同意这样的系统太笨重、太明显。也太低效。

但这是在BE之前。

我说过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确实如此。我从来没见到过他们。当然肯定有人见过,但不是我或者我的同事们。他们很少出现在文书上;事实上基本所有和他们有关的事都是以口头传达。这很不寻常,但也不至于前所未闻。我真正奇怪的是他们老说“让BE负责一切。”每次都是这句话。就我工作的规划,我们从未超前过进度。更怪的是我们似乎在各方面都领先于预期。发射时间提的越来越早,感觉事情的进展快的有些过头了。我听到有人在说悄悄话,仓促而轻声地谈论BE正在准备某种“前所未有的武器”,我唯一能记得的是SSP在一年前还被认为不适合武器化,怎么现在就完全成了个武器开发计划了?太快了,太离奇了,简直是超现实,而我发现自己正和它走在一起,直到发射那天晚上。

我在办公室里接到地平线号打来的电话。不,不是从发射基地,就是从航天飞机里打来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过来的,为什么要打给我,以及为什么要先打给我。这事没有记录,但真的发生过。电话里的那人说自己是Phil McGinnis,我知道这是飞船上的宇航员之一。自然一开始我以为是有人在开玩笑,但电话另一边传来的某种声音立马让我相信了他。我真的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声音,但我……绝对不会喜欢。我几乎听不清,“光在吞噬时间”、“绝不能回来”、“我会把光关在我里面”,我只听见了这几句。不到两分钟后,电话挂断了。我做了至少得有半个小时,什么都没做,完全不记得当时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被问询一件刚刚发生的事,或者我到底知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直到今天以前,我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事。

如你所知,飞船不到三小时就没了,BE则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件事都被藏了起来,SSP继续推进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们这些曾在BE计划工作过的人都被调去做其他任务,或者是就此失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