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
评分: 0+x

“您能告诉我,从这里我该向何方前行?”
“那要看你要去哪里。”猫儿说。
“可我不在乎去哪儿——”爱丽丝说。
“那你往哪个方向去都不要紧。”猫儿回应。
——路易斯.卡罗,《爱丽丝梦游仙境》

From: HDarklight@ scp.org.cn

To: ████████@scp.org.cn及其他收信人███名

发信时间:2014-07-15,23:40

标题:特别通知

由于SCP-CN-████于五分钟前出现短暂收容失效,本站点现正执行‘三叶虫’现实稳定程序,全程估计将持续二十到四十分钟。在此期间Site-CN-██可能会出现时间,空间与知觉上的扭曲现象。以防意外,请不要在程序结束之前走出您的寝室或办公地点。若有不便,敬请原谅。谢谢。

Holy Darklight, Site-CN-██主管


当Heartless博士被门外传来的一阵响声吵醒时,离午夜还有三分钟。不知哪个没人品的家伙在他的寝室门外发出刺耳的刮擦声。他先是叫了两声,但除了刮擦声变得更响之外没有回应。

“太好了,真是糟糕一天的完美结尾。”他想。首先是他工作的区域的休息室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封掉了,只看到几个安保部门的人围着一个放在沙发上的小黑包看了半天。休息室封掉,就不能煮咖啡;不能煮咖啡,Heartless很没精神,整个上午都在打呵欠。当时他还安慰自己,现在的遭遇总比那个正在停电的边远站点要好呢。

然后因为站点里的一些员工去参加什么学校的校庆日,结果上级将工作摊到了Heartless那儿。望着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Heartless只能暗暗叫苦。而那个分配过来协助他的研究助理则是心不在焉,一直在念叨着什么背影,简直是满满的恐怖片样板情节啊。

最气人的是正当Heartless准备下班好好休息一番时,上头突然把他叫去分析一张异常的图片。谁叫他是中国分部的符号学和图像学专家呢?他对这张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图片瞪了一小时后,上司一句解释都没有把他打发走了。回到宿舍里,发现站点的网路又断掉了。

“今天真TMD糟。”Heartless上床睡觉时,脑海里都是各种脏字。本来以为睡一觉会好些,但现在看来即使睡觉也不行了。

开了门,只看见一只奇怪的动物趴在地上。和家猫差不多大小,银色的毛发,大到夸张的眼睛,还有前肢上硕大的爪子在抓着地板。两双眼睛之间对视一瞬间后,那只动物突然跑掉了。

“站住!”Heartless叫到。一方面,这家伙坏了他的好梦;另外,这家伙可能是从基金会收容里面逃出来的。Heartless从来没见过这个SCP,大概是新收容的吧。 “就出去看看那家伙往哪里跑的。然后马上回去报告安保部。”Heartless想到。

但当他一只脚踏了出去时,突然眼前一黑。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站在一条长长的走廊里,走廊两边都是一扇扇门。看上去像基金会的办公室,但他不记得在站点里有这样一条长廊。兴许是他没去过的区域吧。他只穿着睡衣和拖鞋,眼镜歪斜地挂在鼻梁上。

“TMD。”看来是不能马上回去了。


就在Heartless不知所措时,他突然看到那只银色毛发的动物就在离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看着他的眼光里似乎有些嘲讽的意味。

一股邪火从Heartless的内█底处涌上。“混蛋,你给我站住!”他冲了过去。那只可恶的畜生反应很快,一眨眼就跑进了其中一扇门后。

跑到门前,一脚踹开门(好吧,是踹了几下门才打开),眼前是一片沙漠。

“沙漠?”Heartless█想,这是怎么回事?

顶着热浪(走廊里面倒不热)走出去,回过头来才发现背后只有一道门框孤零零地立在沙漠上。另一边则是那条走廊。

情况越来越古怪了。

一行小脚印一路通向正前方。啊,这家伙倒是不打自招跑哪儿了呢。

沿着脚印走了一会儿,突然看到前方的平地上插着一根根…长杆

不错,面前的平地上插着一根根杆子,即使从远处看上去也长到直达天际。

当Heartless想走近看仔细些时,脚下的大地突然开始震动起来。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沙下跃出。是那只动物——但它现在至少有两米五高,锋利的爪子看上去能轻易地将Heartless劈成两段。

两只猩红的眼睛盯着Heartless,那只怪物似乎在笑,露出锋利的牙齿:你不是要追我吗?过来啊。

还还还会说话?

你不过来,那我就过去了哦。

Heartless转过身拔腿就跑,怪物紧追其后。

他拼了命地跑到那条走廊,正想关门时,一只利爪从门缝里伸出,抓住了门往外拽。Heartless则紧握住门把不肯松手,一边后悔自己平时没有多锻炼。

也许肾上腺素的关系,在这危急时刻 Heartless感到一股力量涌上全身来,大吼一声将门重重关上,夹断了伸进来的那只爪子。在门关上的刹那间,他听到怪物可怕的吼叫。

虽然他应该马上就跑,Heartless还是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上。好在那只怪物没有再跑出来。


Heartless没有戴表,但他估计在这个“空间“里已经待了两小时了。基金会会已经发现他失踪了吗?似乎不太可能,毕竟现在应该还是深夜,除非有特殊情况基金会也不会特意去找他。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这个“空间”里的时间流逝是否和现实世界里的一致。

在逃过那只怪物之后,他稍稍休息了一下便开始探索起了这个空间。

走廊外表上看,的却很像基金会的办公室。地板是灰色的地毯,粉刷过的墙,天花板上装有日光灯,还有一扇扇木质的门。

但他可以肯定这儿不是基金会的地方,甚至不是地球上的任何地方。

理由一:走廊走了两个小时还没有尽头,而且当中没有任何打弯。

理由二:Heartless试了试破坏走廊的环境。没用。即使是日光灯的灯泡也坚如顽石。

理由三:那一扇扇门。

在第一扇门的“冒险”后,Heartless实在是不想再去开门。但在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他开始觉得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万一“出口”就在其中一扇门后呢?

出口。这里肯定有出口,对不对?他想起刚进基金会时,要上的基础课程之一就是关于异次元空间的。那个看上去像初中生的家伙,左目。他是怎么说的?

“只要能进去的地方,绝大多数都是可以出来的。但记住,出口永远比入口难找。”

出口…要找到出口(如果有出口的话。他摇了摇头,将那个想法抛出脑外),看来只有开门了。

手颤巍巍地打开一扇门,头伸出门,只看到又一条一模一样的走廊向前方伸去。

再开下一道门,又是一条走廊。他注意到那条走廊的前一道门是关着的。

他试着多开了几扇门,大多数都通向一条新的走廊。但也有例外,他都暗暗记在脑海里:

第39扇门背后是一片草坪,上面种了一颗高大的榕树,树枝上长的气根密密麻麻。他隐约看到当中似乎有一个吊在树枝上的东西。出于谨慎,他没有走近去看。

第62道门后是一个基金会殉职人员使用的棺材。上面那块磨损颇多的铭牌上写着:

站█主任L██
于 200█-2081█务基██
愿他█息

第72道门后是一阵刺眼的金色光芒和含糊不清的怒吼,Heartless迅速关上了门。

他刚打开第94道门,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对不起请让一下!”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他身边飞快地爬过,一眨眼就没了踪影。门后面是一个没有门窗,看上去像仓库一样的房间。一个中式神坛上放着一块鹦鹉螺的化石。

在他准备打开第126道门前,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了。”

那只怪物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断爪已经完全恢复了。



Heartless躲在书架后面,大口地喘气。在和那只怪物在走廊里追了一阵后,他躲进了一扇门后——一个图书馆里,书架上的标签写着“C.C.学院图书馆”的字样。

他躲在历史区的一个书架后面。身后的书名包括《异学会史料大概》和《龙脉——一个异学工作者的叙述》。如果在平时,他一定会兴致勃勃的拿起来看。但比起活命来,看书现在是次要的。

他突然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让人胆颤的低吼声和脚步声。

出来吧,小家伙。我或许会发发慈悲,先吃你的头。Heartless屏住了呼吸,不敢动一根毫毛。

脚步声持续了一会,然后停止了。或许…或许它走了吧?

但突然他听到一记响声,好想什么大的东西倒在地上——不好!

书架们在像多米诺骨牌那样一个个倒下!

在身后的书架将他压扁之前,他迅速地爬到了过道上。当他站起来,他发现那只怪物正看着他。他跌跌撞撞地往后退,背顶到了墙上。

那只怪物又笑了,一颗颗牙齿闪着寒光。它开始慢慢地向Heartless移动过去,显然是知道猎物已无处可走。

Heartless闭上了眼睛,暗暗祷告。

老天爷,您要是听得到,就救救我吧。怎样救都行…

那只怪物已经到脸前了吧…

突然,一个听上去正气十足的男声响起:“鲨鱼,我来打你了!”

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肌肉男站在怪物的面前。等等,鲨鱼?

你是什么东西?怪物的语气也有些惊讶。

打鲨鱼中心殴打员A-0575号,特此奉命前来殴打鲨鱼。”

我不是鲨鱼。你再不滚,我先拿你当开胃菜。怪物吼道。

“你就是鲨鱼。Cachorodan Shouchenis,不会错的。”说完,肌肉男挥着拳头冲了上去,人与怪物扭作一团。

趁着它们对打的时候,Heartless悄然地出了门,暗暗感谢那个肌肉男。


回到寻找出口。

刚才因为被怪物追杀,Heartless不得不穿过了好几个“走廊”。现在他的位置在哪儿,他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继续探索下去。

第145道门背后是一个看上去像基金会休息室的地方,地上是一摊酱鸭脖的碎骨。

第164道门背后的房间里有一本书,没有字封面因为时间关系已是破旧不堪。他想打开书,却发现封面与封底是黏在一起的,怎么撕都撕不开。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啜泣的声音,但当他问有没有人时,没有回应。

第172道门后是一个浮在空中的圆筒状跳雷,仔细一看发现它正在极其缓慢地往地上掉。Heartless没有进去。

第197道门锁住了。他正准备用力推时,突然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声:“你是谁?”

这声音有些熟悉,但Heartless一时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女声又问道:“你是他么?不,不可能…”

“呃,不好意思。我不小心——”

女声叹了口气:“你不是他。但你也不是我想见到的。”她顿了一下:“能找到这儿,你肯定不是寻常的东西。你走吧,这个门后只有我一个人,不会有你想要的东西的。”

Heartless再询问下去,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第205道门后是一个洗手间,地上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第207道门背后是一片丛林。正当他准备走进去时,突然树林里走出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Heartless连忙关上了门。他可不想再把平行宇宙里的自己拉到这个乱局里。

第218道门后居然是SCP-261。正当Heartless感叹自己身上没有钱时,突然从睡衣口袋里掉出了一元钱。真是奇怪,他刚才还觉得睡衣口袋里是空的啊。

钱投进去,不一会一个密封袋掉了出来,上面写着“黑椒牛扒”四个字。他想撕开袋子,却用尽力气也做不到。好在掉进那个“空间”后他一直也没饿过。

售货机上的银幕显示他是什么第10000名顾客,他没有细读。但走之前他还是将那个“牛扒”塞进了口袋。说不定会有用呢。

第245道门背后是一条看上去像是公园里的小道。Heartless的疲倦感顿时一扫而空——这儿可能就是真实世界呢!

踏上小道,他看到一个像是中国人的中年妇女迎面走来。他正准备上前问这是哪儿时,突然那个中年妇女弯下腰来,像是要呕的样子。

然后,一大群苍蝇从她的嘴里飞了出来。

突然一阵大笑声传来,一个穿着浅蓝色西装的男子从小道两旁树丛中走出来。这时Heartless发现树丛里到处都是摄影机。男子对着仍旧在不断呕出苍蝇的女人指出其中一台摄像机,那女人居然也大笑起来。

趁他们还没有注意到另外的“现场观众”,Heartless溜回了走廊里。



Heartless瘫倒在走廊的地上,一股绝望感油然而生。

他已经开了三百多扇门了,但每扇门后却只有一个又一个怪象。

从一堆面貌相同的女尸到书丛中的水晶棺,什么样的场景都见过了。

但就是没有他想要的出口。

这时,他突然听到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沉重的脚步声和低吼声。是那只怪物,虽然被刚才的战斗打得鼻青眼肿,眼里的凶光却是更猛烈了。Heartless起身飞跑起来。

他的█里却在想还要再跑吗?跑到新的走廊里?Heartless想到了克里特的迷宫,还有忒修斯大战牛头人的传说。他目前的情形与那个传说也颇为相似——但他没有那条通向出路的线团。

真的就走不出去吗?只能永远困在这个没有出口的迷宫里吗?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那只怪物杀掉自己,倒也是一种解脱。

脚步越来越近了。

突然,他前方的一道门悄然地开启。

掉进那个空间后,门自己开倒是头一回见到。

脚步越来越近了。

该进去吗?后面难道就是出口吗?

脚步加快了,他甚至可以听到怪物的狂吼就在自己的脑稍后。

狠下一条心,他拼了命跑进了那道门内。

眼前一篇漆黑,他回头时发现门已经关上了。

放心吧,追猎你的野兽是进不了这里的。一个声音响起。欢迎,意外的访客。Heartless分辨不出那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他感觉自己正在被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注视着,不禁打了个寒战。

“你,你是什么人?”Heartless问道。

我是开门的那个人。“这不是废话么。”Heartless想。不过这扇门可不是我开的。“不是你开的,难道是我用意念开的?”我迎接那些有心跨过理性束缚的人们。但我并不重要,还是谈谈你吧,不幸的囚徒。

“你知道这儿的出口在哪儿?”

一阵笑声。呵呵,从一个监狱到另一个监狱吗?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个永远守在囚徒旁边的狱卒,他自己也不是囚徒么?

“…这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怎么走出这个该死的走廊!”

你要的出口是无法被找到的。他的心一沉。但这不代表你走不出这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本来以为那家伙能帮得上忙,结果只被他嘲讽一番。

你还是没有悟出我的意思。也罢…送你一句话吧……当你否认异常时,一切便都是正常了。追猎你的野兽应该已经走了吧。

门悄然打开,Heartless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外。

你是有资质的,只可惜…

门渐渐关上。


Heartless又关上一道门,门后只有一个空鱼缸。这个异空间有时也真够无聊的。

和那个“看门的”谈的一阵话,虽然不着边际,倒是扫去了Heartless心中的郁闷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要证明他能找的到出口吗?他不清楚。

他又开了几扇门。

在一扇门后,我看到了我。好在我在彻底受我的影响之前即时关上了门。

另一扇门后是SCP-682。正当Heartless吓得目瞪口呆时,那只大蜥蜴只是张开血盆大口吼道:“我的黑椒牛扒呢!”

Heartless立即想到了261抛出来的那个东西。从口袋拿出来一看,密封袋上的“黑椒牛扒”四字赫然可见。

战战兢兢地将牛扒丢尽大蜥蜴的嘴里,大蜥蜴一口吞下。

“看你这个恶心的东西还算识趣,这次饶你一命!”

言罢,门“乓”一声重重关上。

下一扇门后是…沙漠?

突然背后听到门关上的声音。

终于逮住你了。

那只怪物从身后一把抓住Heartless,高高举起。

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怪物长长的舌头舔着嘴唇。Heartless在爪中拼命地挣扎着。

为什么还要挣扎?毫无意义啊。可笑的人类,都以为自己掌控一切……

这时,猎物突然停止了挣扎。

哦,认命了么?

Heartless的眼光与怪物的对上,充满了坚定。

“你。错。了。”

怪物的脚下开始震动。

你,你在耍什么花样?

“把你送上天。”Heartless笑了笑。

一根长杆从沙中崛起,尖利的杆顶刺穿了怪物。

怪物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抓住Heartless的爪子松开。好在他落在沙子上,没事。

长杆矗立在沙漠中,顶端的怪物只能无助地挥舞着爪子。

你,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做到的?

“我其实一直都能影响到这个世界,只是我之前没意识到而已。”Heartless拍了怕身上的尘土。:“先是你在沙漠里追赶我时,我居然能力气大过你把门关上。当然,这或许只是人危急时刻的体能上升。”

“但那当你在图书馆堵住我时,居然有人会帮我解围。是运气吗?看上去是。但接下来,当我看到216时,我的空口袋居然会掉出钱,而且216掉出来的牛排正好帮我躲过了682。”他又想到那扇自己打开的门,还有那个声音说的话。门不是他打开的。“我知道无论你收多大的伤都能恢复。只有让你碰不着地面,才能防止你继续追猎我。对不起了。”

怪物的挣扎已经由于失血过多而渐渐微弱:你…你如果真的…掌控…一切,你…的出口呢?

Heartless沉默了。

哈哈…你可以…杀死我…可以控制…这个世界的…一切。可你还是走…走不出去。

真是…可笑呢。怪物终于一动不动了。

Heartless█中的绝望又抬了头。出口…真的就没有出口了吗?

自己就真的走不出去了吗?

这是,那个的黑暗中声音又一次在脑海里响起。

出口是无法被找到的,但不代表走不出去。

否认异常,一切便正常。

否认一切…没有出口…

“对了。”Heartless向空无一人的沙漠说道。

“不是没有出口,而是…不需要出口。”

“我…我一直在找所谓的出口。但如果一切都是虚幻,那我又何必需要出口呢?”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还在Site-CN-██。还在我的寝室门口。”他闭上眼睛。

“玩够了。是时候回去了。”

睁开眼睛。

熟悉的宿舍楼走廊恍然在目。


“我回来了。”

喜悦如涌泉般冲入思维。

“Yes!我回来了!哈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Heartless博士?”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回过头来,是同事的Ludger研究员,穿着睡衣站在面前:“你这么晚了在寝室的走廊里手舞足蹈的干什么啊?”

Heartless尴尬的笑了笑:“啊…是Ludger研究员啊?没,没什么。我就…刚刚看了部好电影,抒发一下情感而已。”

“哦。”Ludger似乎半信半疑。

估计明天我也要正式成为怪博士之一了吧,Heartless想。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啊,十二点了。你也该回去睡了。晚安。”

Ludger的脸色突然变了。“十…十二点?”

“对啊十二点了怎么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到期了到期了到期了啊啊啊啊啊啊!”Ludger发出一声惨叫,留下迷惑的Heartless一溜烟跑了。

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Heartless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早啊Heartless!”同一办公室的刘博士看到Heartless招呼到。

“早。哎,办公室门上的玻璃窗啥时候装的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