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员”的传记,扩展版

好吧,一切都始于我成神之时。

admin01.jpg

管理员向艾森豪威尔总统说明收容工作的危险性

安保等级:Qliphoth1

职责:管理员比起写手更像是编辑。多年来,他已看过无数SCP文档起起落落。如果发现,请联系监督者议会以进行迎接。

admin02.jpg

“管理员”与布什总统讨论曼哈顿岛的收容措施

传记:管理员存在的时间已远长于一名人类的正常寿命。许多人员提到,从他们从未见过他本人,只是偶尔从他的办公室收到指示这一事实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骗局。这些人员应被立即绞死。

他被注意到有将双手合在一起的习惯,从不将它们分开几英寸以上,即便在取东西是也是如此。尽管他被认为行动有些缓慢,甚至有时被认为生来懒散迟钝,但在必要的情况下,他会表现出惊人的身体能力。他的ar

属于“管理员”的物品

  • SCP-262 – 多臂大衣
  • 属于管理员的物品,现在已被出让给基金会。

一件非常忠诚的大衣。

admin04.jpg

偶尔,管理员会拒绝步行

admin03.jpg

历史性的一天,在赢得了他的信任和友谊之后,The Smoker将一把依附有基金会的园艺锹交给管理员

至少,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有时候会更多,有时则更少。好比我有一枚两面的硬币,然后我将它翻转几次,然后忘记那一面原先在什么位置。那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

有时我的比喻会有些混杂,最后使得我们困惑不已。但是,不论如何,这是关于我是如何找到我的一切的故事。我失去了它们,因为我不够小心,也因为在这一切开始时,我已抛却了我的心智。


人员报告:

Kain Pathos Crow教授:“哦,他只是人们茶余饭后或是任务间隙的谈资。谈论他可以消磨时光,猜测谁是这个疯狂世界真正的掌权者是个有趣的游戏。”

Fritz Willie特工:“我喜欢告诉别人他是我哥哥。”

Snorlison博士:“我想要试探一下他,看看会发生什么。就是看看那些完全由腿和脚趾构成的流言的真伪。或者至少是诸如此类的东西。”

Neil Ghost主管:“没什么了不起的,小子。”

Gears博士:“没有任何以此为名的为基金会工作的人员的记录。”

Iceberg博士:“老大所说的任何事都会得到执行。我的工作不是关心最近十年来的流言。”

Glass博士:“从未见过此人。不过听说他非常有趣。我愿意坐下来和他谈谈,但他大概太忙了。我甚至没有接到关于此事的回电。”

第一组,我想,是最好的一组了。他们是那些,当我犯下许多过错时,我能够学习的对象。他们也为消除我钱包的鼓起尽了一份力。哦,对了,我都忘了这里有过许多硬币了。有时他们会在钱包里一边叮当作响一边翻转起来,而在你知道以前我们就已经深入得太多了。或者说,至少他们如此。我很好。

附录其一

19██年3月11日,记录到有人目击一独臂男子漫步于Site-19。据接近过此人的人员报告的气味,此人被认定为绕过安保的流浪汉。全面审查已经开始,所有人员应就强制安全检查进行报告。

真的是人?就是这让我们知道我们的系统有漏洞? ——██████
不要相信职员。他们有问题。他们人数太多,却都相互认识。

此时间线已不再是主时间线。访问已被拒绝。抱歉。我们不能变得Cool

.
.
.
.
.
.
.
.
.
.

此时间线已不再是主时间线。访问已被拒绝。抱歉。我们不能破碎:(

.
.
.
.
.
.
.

抱歉,此时间线必须变得Cool。访问已被拒绝。我们不能知晓Dark :(]]]}}

.
.
.
.
.
.
.
.
.

此时间线已变更为主时间线。破碎已被拒绝。抱歉,我们不能成为Thaumiel :(

.
.
.
.
.
.
.
.
.
黑月是否嚎叫?

人员报告

他们已不复为人……

Alto Clef博士:“谁?”

Chelsea "Photosynthetic" Elliot博士:“实际上我已经对他做过一些调查。最早的记录大约在六十年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对一名‘领袖’的模糊的提及。然而,大多数的记录都不完整或者只提及了名字。没有太多材料。”

Fredrick Heiden博士:“拜托,别来烦我。”

Jack Bright博士:“啊,我听说过你们说的这人。他就是个从当年流传下来的传说。那时候我们觉得O5有十二名,我们认为他负责解决平票。不过现在人们不再多谈这事了。大概是因为我们现在不需要靠那样的象征把人们团结起来了吧。”

Jacob "Kens" Kensington博士:“我觉得他有次给我买了午饭。”

Rights博士:“我听说他住在监督站的一座大——大的塔里,从一条强大的、满身鳞片的巨龙背上俯视着O5,他还能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哦,呃,那之类的。你得等我看完整本书才能听到整个故事。”

Northrop博士:“我现在有点忙,你可以过一会儿再来吗?”

Strelnikov特工:“是个愚蠢的谣言。”

Mann博士:“他的内部2或许比外在更有意思。”

Kondraki博士:“干那个家伙。”

手已无处不在。他们从不停止移动。他们正让新的非人统治世界。

对项目20-7“Doug Kondraki”的采访

采访发生于项目det[数据删除以保持简洁]nd由于现状不再合作。

Kondraki:这会很长吗?

采访者:我不能确定,这取决于你。这是你的住处,不是吗?

Kondraki:我只是待在这里。我并不拥有这里的任何东西。

采访者:好吧,让我们切入正题。你不喜欢管理员?

Kondraki:我一直觉得这是个愚蠢的概念。说什么会有一名顶头上司。

采访者:嗯,你曾以专断的管理风格著称,在Site-17……

Kondraki:是啊。看看那让我落到了何种田地吧。

采访者:呃,我无意冒犯……

Kondraki:每个人都背弃了我。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吗?被彻彻底底地放弃?从骑着他妈的龙到被每个人和他们的兄弟蔑视?还有试图刺杀我的同事,明白吗?

采访者:我想那不好受。

Kondraki:确实。不过你知道,我并不为这一切的结果感到痛苦。你知道为什么吗?

采访者:为什么?

Kondraki:因为不定马的房屋有一项次要异常效应。

采访者:[数据删除]

此时,Kondraki博士试图突破采访站点,在被抓获前成功使十六名守卫人员无法行动。当前,正对他的宿舍的安保工作进行升级,同时他等待[数据删除]
他们中有些已经破碎,但校正了自己。在他被烧死于火刑柱上后,他们将他吞食,以获取他的权力。
<结束记录>

再见 再见 再见

Jack Bright的退休派对不是什么值得详述的事。对那些活得长到足以记得Clef的,甚至Gears的派对的人来说,那些倒真是大场面。Clef的那次,为了纪念他的离去,举办了一场全站杂烩烹饪大赛。看看他尝了一口他觉得是新英格兰蛤蜊杂烩,结果却是道外形被设计得很能引起食欲,却毫无营养价值的糟透了自制菜品时的表情吧。

Gears纹丝不动地坐在休息室中央,他身边的每个人轮流向他致以纪念。一般来说,站点指挥部不会允许这样的恶作剧,但这可是传奇人物退入回忆的领域中的时刻。Gears本人并没有说得太多,但他为大家抽出时间致谢,驻足片刻,然后最后一次离去。

Bright的离去既没有Clef的有趣,也没有Gears的庄严。他觉得这时这样也很正常。他是最后的坚守岗位的守卫之一,将会前往……基金会想让他待的某个地方。最后几个认识他的研究员,或者至少是自认为认识他的,坐在房间里,尴尬地看着那如面团般苍白的罪犯身体拿起一块蛋糕。

“嘿。要离开了吗?”

Bright抬起头看着。他面前的是一个高个子的……人。那人的脸上是充满矛盾的肤色,再加上一些肿块。它穿着一件发霉的长风衣,在棉布的表面下,难以察觉的肿块起伏着。

“你是谁?”

“新的正常,”那人耸耸肩,双手钻出袖子向前伸出,像是要握手。

Bright看看它,也耸耸肩,然后握了握手。“是来看最后的老守卫离开的吧。”

“也许吧。取决于你想看多老的东西。”

“那么,对我来说足够了。我这类人。我们已不再属于这个世界。”

“恐怕确实如此。这真是不幸,因为你们都非常有趣。但再也没有人nobody会了解了。”

“你是在告诉我……”

“这是生活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我们都必须前进,或者至少保证我们尽可能少地干扰新秩序。”

“说得倒简单。”Bright用手托着一边脸颊,抬头瞥了他的访客一眼。“这一点都不有趣,想想看,我在这里付出了几代人的工作……而现在我却不再属于这里。”

“还会有别的地方。”

陌生人转过身,他们开始移动。那并非加速运动,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速度,而是氛围的变换。Bright抬起头看着,他仍坐在同一张桌旁,但不再被半感厌倦的自动售货机和全然厌倦的研究员所围绕,而是身在一间小屋中。一小堆营火在他左边噼啪作响,向他周围的空间里投射着闪动的光亮。他身前的人脱去了大衣,在破旧的木地板上就座。

“哦,你是那些人中的一个,对吧?”

“我是最初的那个。你想不想去散散步?”

“……外面是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

“……当然。”

他们两人一同穿过房间,推开了那扇终结了第二个纪元的门。

有段时间,我曾喜欢拥有无所不能的权力。然而我很快就厌烦了,然后对厌烦都感到厌烦!你是怎么做到的?

那一定有着某种魔力。

几个人说过的话

拿破仑·波拿巴:(恢复的记录,写于百日王朝前的放逐途中。)在Stotteritz3,我们遇到了一个自称来自未来的乞丐,告诉我我的战役将以灾难告终。要不是因为他的手臂是铜制的,我们本来会忽视他。我们的一大群职员对他很感兴趣,所以他被埋了起来,等待时间对他进行检验。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形成的。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来源未知)有,呃,一个手臂是假肢的CIA特工。他带着一些看上去非常非常真实的报告,告诉我古巴事件正在发酵。他说我们需要“the codes”。我只是看着他。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后他说如果,啊,如果我们现在发射,中西部的某些地方就会得救。当然,就在那时,霍根进来把他拿下了。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我要求对他究竟在总统官邸里干了些什么进行一次全面的调查。

斯蒂芬·金:(被禁止披露的采访)一路上发生的最奇怪的事之一是一次签售会。是在Westbrook4,我想。一位大块头的先生拿着一本《末日逼近》靠近了桌子。据说他是一名狂热的书迷。接下来,尽管说来可能有些疯狂,但当我看到他拿着书的手时,我发现它是绿色的。我问他是否还好,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它们也是绿色的。他说他很好。那真是件恐怖的事情。

我失去了许多,转动着那硬币,或是表盘,或者随便你怎么叫吧。它不是真正的硬币,因为你不能用它来买任何东西,它也并不真的是,金属质的,也不平,还带有水的性质。但正是那像水的一点让我得以造就有趣的人们。

拒绝访问

为防止一切有关管理员的事件发生,应对生命、宇宙以及一切5保持大量虚假的偏见。任何由管理员做出的行为在官方层面不存在,任何目击应被视为违反协议。管理员不应改变任何有关我们先前的经历的事物,除非受到████-███-██████的要求。

警告:这不存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cptest.jpg

一切都在燃烧

最终,当我开始竭尽全力寻找,我发现我所失去的事物并没有失去得那么彻底。我知道它本质上的所在,但我不能找到它。它只是被放在了错误的地方。我依然保持着掌控,我可以,我能,依然能找回一切,只要我足够努力寻找。

最终一切都会被找回。别慌6……

人员报告

Tilda D. Moose博士:“(大笑)不,不,我甚至不觉得我们还在拿那个开玩笑。那就像是中层研究员告诉新人三楼有个水池。没有人真的相信它,但是每年都会有几个人试探着提问,‘只是确认一下’。但是没错,那是个或多或少地正在消失的谣言。”

Fredericks特工:“那是和监督者一样的意思,还是我又搞混了?”

S. Vang博士:“他是个著名的死人。因为是个著名的死人而著名。或者别的。我觉得没有人真的在乎这破——呃,没有人真正关心此事。”

Maria Jones主管:“怎么,有人找到他了?”

Django Bridge博士:“当然,我认识他。他常到五楼的水池玩玩。”

Lament特工:“嗯,我们其实不应该表达我们对这个人的看法。那是会让人分心的事之一,他们说那样的事情会让人们无法集中于他们真正的工作。”

录音,背景未知

Lament特工:“管理员是零一的原名,在O5议会的其他席位正式确立之前。多年来一直如此,即使组织已经大到一个人难以独自掌控。”

未知:“拜托,你知道的比你所说的更多,我知道的。你可是和Gears还有所有其他那些肮脏的狗屎们一起干过。”

Lament特工:“好吧……确实还有那么一点儿更多的……”

未知:“嗯哼?”

Lament特工:“你有没有听说过……第二哈瓦那?”


文件检阅 - Thaddeus Xyank

研究已证实每个现实中都存在一个人,要么自称为,要么后来被称作,管理员。这并不罕见,因为大多数现实中都存在与其它现实的对应。令人好奇的是其特征和角色的持续性。管理员的每一迭代都有某种与基金会的建立相关的工作。

或者至少,声称如此。尽管存在关于他所扮演的角色的故事,却从未有过能够证明此事的文件被披露。偶尔,一份充斥着错字的传记会出现在基金会服务器上,引起一阵恐慌,让监督者觉得他们被渗透了。其中总是有一些胡言乱语,夹杂着一些有条理的句子:“管理员存在的时间已远长于一名人类的正常寿命。”有时还有“管理员使用过许多假名,尽管它们都不太可信。”

他几乎就像Gideon博士7。实际上两者相像极了,唯一的不同是Gideon的角色总是变换,但管理员则从未改变。他不存在创立分裂者,或是做什么与超常无关的事的版本。他的影响似乎被降低到最低限度,小到就像一件古董。

我最终的分析结果是:管理员是个有趣的,尽管无关紧要的人物。他出现,然后迅速消失,只留下信息的碎片。如果我遇见了一位,我将更新此文档。

自2015年9月18日起,基金会数据库中“‘管理员’的传记”的文件大小增加了20GB。由于文件内容并未改变,造成变化的原因未知。调查正在进行。

抱歉。

一次偶遇的文字记录

“所以,它有名字吗?”

“在整个工作中有太多我留下的缺口。”他露出慈父般的微笑,同时一条遍布痘疹的绿色触须从他袖中伸出,掸去他衣领上的灰尘。“小小的接触,所以我能一直对一切了如指掌。”

“那么,你只是又一个管理员?”她在他周围踱步,眼睛紧盯着他大衣的开口。她看见它以一种精心设计过的方式变形、移动,就好像有风吹过。这里是不会有风的。

“不,对不起。和你不同,我是唯一的。无意冒犯,当然。没有什么其他版本,对应个体,或是复制品。至少对你来说,很少会看到独一无二的存在吧。”

“但我见过所有的你。”

“你见到的是我小小的个人接触。我知道你见过the smoker。也许是个机器人,也许是那个不停地撕毁页面的白痴。我们保持着联系。”两只手自他未系纽扣的腰间出现,其中一只呈深红褐色,另一只则湿透了,它们在腰部上方相握。

“页面?”

“那是一个比喻,让我在有伙伴的时候可以解释。那里各不相同的一切事物都像是书中的页面。比如说你,就像是那种跳到后面看精彩的部分的读者。你让世界变得更小。”

她皱起眉。“那白痴是谁?”

“那里白痴很多。我只与一个保持着联络。他们会撕掉任何页面,只要他们不喜欢,或者在犯白痴的情况下,因为他们很不擅长解释自己,撒谎水平更是糟透了。他们就是这种人。”

“你不是应该阻止他们吗?”

“不,他最终会明白的。他们都是这样。在更大的图景里,从列表中撕去几个页面也无关紧要。”

“为什么你要把我带来这里?”

管理员耸耸肩,无穷的畸形的肩膀在他的大衣下波动。“是你自己来找我的。我不知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什么。”

“……那么我该上路了。”

“之后再见。祝你爸爸好运。”


“别了,殿下。”


我还记得他们第一次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所有的员工。他们本来应该只是临时的措施,但它被继续执行了太久。我们用半人使自己数量大增,那些人像我们一样说话、呼吸和做爱,但他们是一组组完全一样的人,被送往各个站点以供消灭。

我们毁掉了一切。


当他们最后一次把我从大缸里拉出,他们问我拥有一切是什么感觉。整个世界都属于我。我并不在乎,但这一切正变得令人疲惫。你一开始成为了神,但是接下来它还在不断地上升,上升,直到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太多责任,最终都变成了无意义。

所以我离开了。再见,再见8,再会,谢谢所有的鱼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