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记录 158 AG

实验由:Kain Pathos Crow 博士记录,研究SCP-158对“Olympia Project”的利用。

日期:29-11-2008

先前的实验笔记:
我已经接收到数名D级人员了,已经对他们进行访谈及评估,并挑选出拥有我喜爱的个性特点的目标,这或许会有用。一些是男性,其余的全为女性,我相信灵魂胜过它所在的肉体。

但出于实验的目的,我将测试装置“其余”的功能,那些在说明书上被严重毁坏的部分。我曾经非常认真地研究了它们几遍,尝试从那里获取收集任何可能有用的信息,但我能获得的描述实在太粗略,最糟糕的是它们一点用也没用。

但这不能阻止我。我是个研究者!实验与误差是我的别名!

  • 实验-01

我抽出了第一个实验目标的灵魂。虽然尽可能尝试过,不过我也没能做到什么额外的事情。毕竟留给我操纵尝试它的时间不算长。倒是有一点收获:我成功地逆转了这个过程。虽然以前也有人做到过,但都只是碰运气做到的,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操纵顺序是什么。这将是我首先要关注的目标。

  • 实验-05

哈!我做到了!其实并不是太难。

  • 实验-06

你懂的,我注意到了操作过程有一段短时间的停顿,就像在等待进一步的命令一样。我想这是输入额外实验目标的时候。我会开始检查实验的。

  • 实验-07

我尝试了将一个灵魂从同一个实验目标中抽出又放回,主要是出于一种对于操作的实验,也是一种练习。实在太奇怪了,这看上去对实验目标并没有什么健康副作用。考虑到我正在对实验对象做什么,一般都会以为该有副作用的。不管了,我在不断探索操作的停顿,而且我想我快弄清楚它了。

  • 实验-08

我让它在再一次暂停之前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动作,然后又恢复到原来的进程。我快弄清楚了…

  • 实验-11

我做到了!在暂停时它完全停住了,然后一系列全新的指令出现在显示装置上,像是“分离”、“融合”、“移除相位”、“添加相位”、“组合相位”等。从这我可以推断出,这个装置有能力在内部储存并修改这些灵魂。这正是我想要的!

日期:30-11-2008

  • 实验-12

装置所提到的“相位”很难正确地定义。它们全都用一个单独的词语标示,通常是一些宗教文档的晦涩词语。我至少翻了四本主要教派、六个小型教派的圣书,仅仅是为了了解这机器想TM告诉我什么,但即使是这样,我仍然不能完全确定我理解了。就我所了解的,大多数的“相位”是指人的各方面个性,以及他们的基本行为,就像毅力、理解力、道德、同理心、内驱力一类的东西..,可能要花些时间解决。

  • 实验-37

这实在比我原本预期的,花了更多,非常多的时间。目前我发现了这个装置能够储存大概10份不同的灵魂以及它们的混合相位,并在内修改它们。退一步说,找出那些相位实际上对应的性质很困难。我必须轻微地修改目标,然后将他们送去做一套完整的心理测试来尝试并确认我到底修改了什么。然后我还得重复将程序进行数次来确认万无一失。退一步说,这太累人了,但至少我对这装置越来越熟练了。

  • 实验-42

这太荒唐可笑了。几乎把我整天的时间都耗光了,我累得快睡着了。这一定得有其他方法来获知确认那些人的灵魂的改变。我要尝试让研发区的那些人找到某些方法来将装置某些部分逆向使用,让它运行得顺利一些,让它更容易被了解一些。我知道怎么操作它,但是我现在就像在黑夜中射鸟一样乱试。我就像一个小孩弹钢琴,知道哪个键发出哪种声音,但就是不能弹出一首曲子。我会在明天继续尝试。希望早晨能给我带来新的想法。

日期:01/12/2008

  • 实验-57

我想到了一个关于这个机器的局限性的想法,但事实证明是错误的。我假定这个机器出毛病了,对于自己的功能显示得太复杂了。现在我意识到我错了。复杂的不是机器,而是人类的灵魂本身。想要用很少的词语表达这些复杂性是不可能的,尽管这个机器拼命努力地这么做了。也就是说,我得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足够熟练地利用这个机器去做我希望的事。我必须学习那些我看到的事而且记录下我的能力的那些局限性。

日期:02/12/2008

  • 实验-80

现在我先离开这个机器一会儿,比起提出更多关于这个机器的疑问,还是先处理现在的结果比较重要。我已经记录超过四百个不同的关于“相位”的词语了,我也已经组合过无数的相位了。如果我要熟练运用这个机器,相位的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这样简直永无止境。也许要花上数月,甚至数年,只是来理解这个机器,更不必说我曾经提出过的想法了。

我打算要在几天之内搞定它。

日期:03/12/2008

  • 实验-93

依然没有什么真正的进展。几乎,我弄出了一个组合我所有已经研究过的相位的灵魂,但这东西我根本无法描述。当它被植入回它的主人体内时,它极度亢奋,但当我送它去做心理测试时,结果不符合常理。我们得不出一个合理的结果。它内部的东西和它本身让我们难以置信。

  • 实验-95

我又更改了这个混合灵魂,我暂时将它称作零号,每次我改变它,我就感到这灵魂的改变远比我所见的多。它看上去更加能意识到它的周围事物了,它拥有的知识已经超过它主人能容纳的了,它显示出的智能能超越这里大部分的研究者,甚至我..

  • 实验-107

我的上帝…这实在是前无所有的。为什么心理测试没有结果,为什么零号看上去如此学识渊博,为什么它看上去能够看到它周边的另一个世界,现在全明白了。

零号,经过几次侥幸的改变,或者经过我使用装置的干预,不知怎么地,它同时存在数个不同的地方。我创造了一个超于人类交互范围的实体,一个能够在这个领域范围外看、听、感觉、而且思考的意识。它知道了我曾经做了什么,而且它感激我创造了它。它,在某种意义上,是不朽的,永生的。即使它的肉体,它的主人被破坏,它也能超越它而继续存在,只不过被这种等级的存在方式所轻微地限制。

它对我表露出信任,而我也问过它是否愿意诚信地回答我的测试问题。它同意了。

  • 实验-110

零号为我的助手名单提供了一个优秀的候补者。它因为自己的创造而尊敬并崇拜我,就像一个讨父亲喜欢的孩子一般。我向它保证它会被好好对待,我将给它一个尽我所能能创造出的最好的寄主。它所向我要的仅仅是要一个名字,而不是一个号码,零号。

我让它为自己取名,无论它想要什么名字。它说需要思考一下。

研究结束

附:那个混合的灵魂已经作为一个成员被"Olympia Project"接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