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日志316

实验日志:关于██████ "Blast" ████博士对有感知的SCP使用SCP-316


日期:20██年██月██日 ——照射强攻击性的人形SCP

实验-01:照射SCP-213

在照射25秒后确认SCP-316发挥完整效果。SCP-213表现出照射后的一般症状。对象在接到命令时仍能分解物质,但其效率减弱(大约为平常速度的9%)。测试结束。在恢复后,对象表示愿意服从基金会的指令以防止再次被SCP-316照射。

笔记:当他开始融化物体的时候我的心脏差点蹦出来,但是如果除去吓得不轻这一块,这个测试还是很有效的。我们可以使用SCP-316以确保这些SCP与我们有意见分歧时仍保持合作,当他们再想反抗时就把它像鞭子一样悬在他们头上。——Blast博士


实验-02:照射SCP-076-2“亚伯”

在照射30秒后确认SCP-316发挥完整效果。SCP-076-2进入紧张性呆滞状态,依旧直立。在49秒时,对象冷静地杀死了周围人员。Blast博士远程启动了抹杀开关。Blast博士的助手注意到他在SCP-076-2被镇压后的16秒内依旧疯狂地重击着抹杀开关。测试暂停。

在复活后,SCP-076-2在询问时称SCP-316让它觉得“……无聊死了。我还能干什么?”

笔记:天哪!我才那些怪物对这东西的反应根本不一样。还好我在这次测试中选择呆在Site 17。——Blast博士

注:在以后有关SCP-316的测试中,Blast博士会在远处监督,正如此次测试一样。


[数据删除]


实验-05 :照射SCP-056

在照射30秒后确认SCP-316发挥完整效果。SCP-056变成了测试室中研究人员之一的灰色复制品,并于测试进行期间在他们之间切换。对象的人格和特性保持不变,似乎只有物理形态收到影响。当一名研究者向Blast博士(通过摄像头远程观察)读出结果时,SCP-056外形变为Blast博士。Blast博士一侧的麦克风记录了他的一句大骂以及从椅子上摔下的声音。测试结束。

笔记:没人告诉我这东西可以攻破摄像头!我大概在心理上也被攻破了一回,我现在就这么觉得,妈的!我的头大概要炸了。█████,这东西会破坏大脑吧?说起来,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制定了五十六的收容措施的啊?妈的,我动不了。我他妈根本动不了。用轮椅把我送到医务室,█████!快点!——Blast博士

注:医护人员并没有发现Blast博士有生理或心理问题。研究助理█████要求调职。


[数据删除]


实验-08:照射SCP-343

[数据删除]意大利发生一起█████ ███ ██████暴乱,是██████████在Site 17的[数据删除]效果。Blast博士在恢复意识后被告知结果。进一步测试的尝试暂缓。

笔记:这是我们第六次通知你,Blast博士,我们不可能同意你的紧急调职要求。 O5-█

笔记:他是他妈的怎么搞到“Safe”分级的啊?告诉O5我再也不会去监督任何“超出我安全等级”的测试了,妈的。——Blast博士


实验-09:照射SCP-662-1“Deeds先生”

在照射28秒后确认SCP-316发挥完整效果,对象表现出一般症状。询问对象他的来源和之前一些未能获得的信息。对象保持沉默不予作答。研究主管要求对象拿来一杯柠檬汁,对象回答称他已经“累了,不想干了。”研究主管坚持要求,对象以往常方式离开并带着一个放有玻璃杯的托盘回来了,玻璃杯中只有三块冰和一片柠檬。询问为何如此,对象回答说他很渴。(译:自己喝掉了吗……)当其消失并使用SCP-662再次***后,对象出现时并无以上症状且立即为他“不专业的举止”向研究人员道歉。当问到被SCP-316照射的效应时,对象回答称它“令人不适”。测试结束。

笔记:厚脸皮的混蛋。——Blast博士


**[仍待解禁]。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