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SCP-CN-444-1

此为SCP-CN-444-J的事件记录一览。所有目击或察觉SCP-CN-444-J发生的员工均可以将事故记录添加在本文件中,格式如下所示。需注意明显不符合项目描述的事件记录会被删除。

记录人员:

对象:
内容:
结果:
备注:


原始记录

对象:家猫(Felis catus)幼崽,二月龄
结果:在赵博士购回后的2天后出现了生病的迹象,医治无效死亡。根据兽医确认,对象在被购买时已经患有猫瘟。

对象:君子兰(Clivia miniata
内容:在购回后的大约第20日死亡。原因推测为土壤不合导致根系腐烂。

对象:D-1032,一名高加索裔男性
内容:修改基金会相关文件,使赵博士成为D-1032的饮食起居监督人。赵博士需为D-1032送去一日三餐,并打扫其单人卧室。餐饮费从赵博士的工资中扣除。
结果:无变化。赵博士对实验表示不满。
备注:“似乎人类对象并不包含在‘饲养’的范畴内,又或者这次实验并不符合我们对‘宠物’的认知标准?” ——项目主管

对象:D-1032,一名高加索裔男性
内容:[数据删除]
结果:第12日,[数据删除]D-1032抢救无效死亡。赵博士对实验表示不满。
备注:“猜测得到了证实。” ——项目主管

对象:游戏《魔兽世界》中的宠物
内容:赵博士使用术士职业。该职业可以在游戏中召唤俗称为“宠物”的契约恶魔。
结果:42天后,因为其所召唤的恶魔卫士仇恨值超过了团队中的坦克职业而被队友辱骂,删除游戏。
备注:似乎对虚拟宠物也管用? ——项目主管

对象:游戏《猫咪后院》的虚拟猫
内容:赵博士在游玩《猫咪后院》3周后,因为大白猫食用了刺身并赠送了1银鱼干而删除游戏。

对象:游戏《猫咪后院》的虚拟猫
内容:要求赵博士重新安装《猫咪后院》且不得卸载。无事发生。
备注:对于虚拟宠物的影响似乎没有那么绝对。——项目主管

记录人员:Dr.Varitas

对象:瑞星杀毒软件
内容:在赵博士点击其虚拟形象小狮子“卡卡”时,软件被某免费杀毒软件强制卸载。

对象: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
内容:于20██-█-██,一只肉用鸡自Site-CN-91食堂逃脱,赵博士在员工休息区遇到了它并投喂了一块饼干,肉用鸡在期间跟随赵博士1
结果:五分钟后,该肉用鸡在奔跑时头部撞到玻璃,死亡。
备注:驳回赵博士前往后勤部任职的请求。 ——项目主管


记录人员:特工Asriel

对象:短尾侏儒仓鼠 (Phodopus sungorus)
结果:从笼中逃跑并成功地在赵博士家中的下水道中定居,后死于捕鼠夹。

对象:华南兔 (Lepus sinensis)
内容:被饲养在赵博士家的花园。
结果:对象无事直至第41日。对象挖洞进入了邻居家,被惊恐的邻居殴打致死。

对象:家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幼崽
内容:对象无事直至第56日,赵博士为避免它死亡而将它赠送给一名“有意帮忙养鸡”的朋友。
结果:被食用。
备注:已与该朋友决裂。


记录人员:工程师Infas

对象:试验型四足运载机器人“Kain”
内容:于20██-█-██,赵博士所处项目组参观工程部实验室。赵博士尝试遥控对象5分钟。
结果:32天后,该设备在升级测试中自燃。费用已从赵博士工资中扣除。
备注这都tm能算是我的锅? ——赵博士


记录人员:Dr.Halo

对象:大白鲨(Carcharodon carcharias
内容:于20██-█-██下午,赵博士与其妻子女儿在水族馆游玩。在“海底走廊”行走时一只大白鲨于其头顶游过。其女儿提出“将鲨鱼当作宠物饲养”,赵博士表示“你高兴就好”。
结果:在赵博士将要走出海底走廊前,饲养员游近大白鲨并骑在其之上开始殴打。大白鲨个体死亡,血液于水中扩散开。此次事件造成██人的恐慌。记忆删除工作的资金共计██万已从赵博士工资内扣除。稍后调查显示“饲养员”为Shark Punching Center的成员。
备注:Koo博士与SCP-CN-985于20██-█-██下午表示“我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记录人员:二級研究員Palewalker

对象:心馨貓,██傷殘兒童基金會吉祥物。
内容:已知趙博士自1991年起長期匿名捐助該基金會,捐助比達該基金7%,為最大捐助人。該會於2016年宣布創立心馨貓為該會吉祥物形象並將以布偶裝及卡通人物方式出現在該會各項活動。
结果:2017年該吉祥物被指涉抄襲,2018年年初布偶裝操作人員被控猥褻兒童,目前該會已先將心馨貓相關活動及形象宣傳暫停。
备注:趙博士仍保持對該會的定期捐助。


记录人员:3级研究员Dr.Ke

对象:SCP-CN-354
内容:驳回。
备注:我们承担不起后果。——Dr.Xu

对象:德国小蠊(Blattella germanica
内容:由于赵博士太懒没有时间打扫员工宿舍,被前来拜访的███吐槽“你这儿这么乱,养蟑螂啊”后,赵博士回应“关你啥事”。
结果:3天后,赵博士员工宿舍内的蟑螂被确认已全部死亡。推测其反应构成了主观上的饲养关系。
备注:正在劝诱赵博士宣称“Site-CN-██内的蟑螂都是我的宠物”,目前没有进展。

对象:赵博士家的钥匙
内容:一次对死物的尝试;赵博士同意将钥匙命名为“小月”,并每日把玩至少1小时。
结果:第14天,赵博士因为醉酒,开门时拧反方向,导致“小月”断在锁孔内。
备注:“[脏话]。”——赵博士
由于难以确定是否是SCP-CN-444-J的作用,对死物的测试终止。


记录人员:Site-CN-65代理主管助理Dr. Hazard

对象:SCP-CN-535,无效化尝试
内容:将SCP-CN-535描述中SCP-CN-535-2的定义改为“赵博士的宠物”。
结果:在之后的几次SCP-CN-535事件中,SCP-CN-535-1均以动物保护组织成员形象出现,SCP-CN-535-2则以死亡的各类动物宠物形象出现,SCP-CN-535-1在这几次事件中均控诉了赵博士对宠物的虐待行径。出于保密性考虑,实验中止,SCP-CN-535恢复正常。
备注:还可以这样? ——Dr. Hazard

对象:一例SCP-CN-535-2,表现为一只普通家猫大小的科莫多巨蜥,现为Site-CN-65-Alpha员工休息室的一只宠物蜥蜴。
内容:赵博士前往Site-CN-65-Alpha参观时给该蜥蜴取名为“大宝”并进行了喂食。
结果:赵博士离开后,对象失踪。数日后赵博士在住所发现之,但后者已死于疏于喂食造成的营养不良。
备注:从即日起禁止赵博士进入Site-CN-65-Alpha。 ——Dr. Hazard
怪我咯? ——赵博士


记录人员:高级研究员Dr. Hare

对象:台式电脑
内容:在基金会内部聊天软件的群聊中,赵博士向其他人展示了新买的台式电脑,据称花费了大约一万八千元人民币。一名二级研究员提出“这么贵你养得起吗”的疑问,赵博士回应“老子有钱”。
结果:13天后,此电脑在运行《仙█6》时发生故障,最终引爆了内部的NVIDIA显卡,所幸赵博士撤离及时,没有受伤。
备注:我只是想验证一下……——赵博士


记录人员:05-G(管他代表着什么)

对象:地球
内容:赵博士在其三岁上幼儿园时,接触了一本将地球拟兽化的儿童读物,其中把地球比喻为阅读者的宠物。他在幼年时期反复阅读这本读物。
结果:正在发生,蠢货们。
备注:WTH?这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赵博士


记录人员:Dr.Lorenz

对象:Macrobiotus bufelandi
内容:将对象存放于培养基中,交由赵博士保管2周,并要求赵博士每日更换培养基。
结果:对象意外死亡,经调查发现培养基中发生过小型现实重构.已对赵博士的身份进行进一步调查.
备注:可恶,我真不是什么现实扭曲者啊 ———赵博士


记录人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热心市民

对象:赵博士的朋友及其家人
内容:赵博士为了防止自己的鸡因为SCP-CN-444-J-1而死亡曾将这只鸡托付于他的朋友饲养,但他的朋友却将其食用。在赵博士与其吵架时提及“你要是再[脏话屏蔽]信不信我让你全家变成我的宠物”。
结果:[数据删除],赵博士已因故意杀人罪被起诉,正在等待法院审理。
备注:[脏话屏蔽],老子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信不信我让宇宙毁灭——赵博士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