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记录-T-98816-OC108-682

实验记录 T-98816-OC108/682

针对SCP-682的SCP交互处决试验

由于SCP-682具有高度的攻击性,适应性及智慧,在O5指挥部的许可下,已下令进行处决试验。基于对其可能发展出来的免疫能力(由于SCP-409的失败)以及适应性的顾虑,所有试验必须先在取自SCP-682的组织样本上进行测试。此步骤只能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方可略过。


项目: SCP-689

样本测试记录:
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689下。熄灭收容区中的光源。在光源关闭5分种后重新开启。SCP-689呆在原来的位置。SCP-682在一池灰黑色的液体中,没有观察到生命迹象。D级人员在两位特工的监视下进入收容区,以亲身确认SCP-682的死活。在D级人员于收容区踏出第三步时,SCP-682暴起攻击D级人员。SCP-682突破收容后逃脱,并在途中杀死一名特工。另一名特工亦因在测试中的意外观察而被SCP-689杀死。

注释: SCP-682似乎能以某种方法使自己不再“活着”,或者对SCP-689免疫。另外,在这次实验中SCP-682似乎表现出拥有关于SCP-689的知识,或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它的作用,从而能"装死"逃脱。


项目: SCP-017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SCP-017“吞噬”。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017下。SCP-682发出一些尖锐的嚎叫,损坏了几个记录仪器。声音延伸到不同的波长,被职员称之为“最恐怖的咆哮”。SCP-017满步蹒跚,退到收容区里最偏僻的角落中。SCP-682试图同时突破自己和SCP-017的收容。被特工们镇压后被移走。SCP-682陈述道:“你们这堆发臭的组织;你们不会[资料删除]”

注释:尚未搞清楚SCP-682到底是对SCP-017造成了损伤,还是与它进行了交流。记录下来的声音正在被分析中。


项目: SCP-162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纠缠住。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162下。SCP-682开始猛烈挣扎,发出咆哮并对测试人员出言侮辱。SCP-682陷入SCP-162中,主要是下肢,头和左前肢部位。被纠缠部位由于SCP-682的挣扎,受到了巨大的损伤。在持绩曝露四分钟后,SCP-682从SCP-162中挣扎开来,切断了它的下颚和左前肢,并对身体大面质的组织造成严重损伤。SCP-162仍然牵扯在SCP-682的左前肢上。SCP-682突破收容,使用SCP-162与特工,职员和研究员进行对抗,造成十一死,八十六人受伤。SCP-162和它的前肢在重新建立收容后被移走。在对SCP-162重新建立收容时再有两人死亡。

注释:██████将军要求Noaqiyeum先生以及批淮此次测试的职员前往站点指挥部进行纪律聆讯。


项目: SCP-061

样本测试记录:
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061下。SCP-682如常进入“放松”状态。对SCP-682下达“卧下”指令。SCP-682毫无反应。把指令重复两遍后,SCP-682才降下身体。注意到其行动变得迟缓且愚钝。对SCP-682下达“翻过来”指令。SCP-682毫无反应。重复了3次指令。SCP-682颤抖了几次,稍微翻身后回到原来的姿势。重复了6次指令。SCP-682似乎开始强烈抵抗,挣扎着爬起后又摔在地上。对SCP-682下达“站起”指令。SCP-682迅速爬起并突破收容。SCP-682无视了所有下达予它的指令。一些特工和职员作出反应试图重新建立收容。SCP-682发出一道高音"尖叫"。在其十五米半径范围内的人突然如同暴露在SCP-061似般进入“放松”状态。在被携带特殊装备的应急反应小队重新收容前,SCP-682吃掉了几名人员。SCP-682适应得来的"音波打击"能力在两星期后消失。

注释:正在研究SCP-682是如何将SCP-061整合进它的生物系统里的。


项目: SCP-05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05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表现非常困惑,且没有受到SCP-053的影响的迹象。SCP-053似乎害怕SCP-682,并躲在她的收容区中的椅子后面。SCP-682伏在地上,把头部靠在地上一动不动。SCP-053接近SCP-682, 在犹豫了几秒后,碰了SCP-682几下然后迅速躲回椅子后面。SCP-682没有任何反应。SCP-053再次接近SCP-682并且轻 拍它的头,使它从前鼻孔中呼气。SCP-053拍着手蹦跳了几下,然后拥抱了SCP-682的头部。在实验剩余的时间中,SCP-682似乎处于十分驯服的状态,只作出了两次低烈度的逃脱尝试。观察到SCP-053把玩具和一些其它的物品拿给SCP-682,并用蜡笔在它前端的硬壳上画画。

在测试阶段结束后,进入收容区的职员立即遭到SCP-682的攻击,造成二死五伤。SCP-682被重新收容并从移往独立的收容单元。在SCP-682被移走后,观察到SCP-053哭了几分钟。

注释: SCP-682的反应在不同原因上都引人注目。首先,这是少数SCP-682在和生物组织接触后却没有进入“狂暴”状态的事件。其次,这次实验带起了关于SCP-053进行涂鸦及打扮行为的疑问,还有SCP-682对此缺乏反应的疑问。其三,这次实验提供了一个进行长期收容的可能途径。然而,将两个极度危险的SCP项目放在一个收容单元中是不会被允许的。


项目: SCP-12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被核心部位吸收。

处决试验记录:
在回顾SCP-162与SCP-682之间的测试后后,本测试被取消。SCP-682控制SCP-123后所带枇的潜在问题实在太大了。如果可以通过某些手段使SCP-682完全无力化,在没有潜在的逃脱和迅速适应的可能性情况下,方案可以被重新考虑。


项目: SCP-17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17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发出几声震耳的尖叫,然后迅速将自己挤靠在离SCP-173最远的墙上,一直盯着它。 SCP-682持续盯着SCP-173六个小时没有眨眼。装备了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特工被派遣过来,射瞎了SCP-682的眼睛,同时停止所有对SCP-682和SCP-173的观察。

在恢复观察后,SCP-682倒在地板上,在头部,脖子,和腿部有几处伤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体组织。SCP- 682迅速的恢复伤害,然后移向另一面墙,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并覆盖有很厚的"罩子"状透明甲壳。尽管有特工和基金会职员努力妨碍,SCP-682仍持续观察了SCP-173达十二小时。SCP-682被允许退出保管区,并在临时收容措施中被重新控制。

注释:回顾这次实验,由于体型差异巨大,SCP-173无法对SCP-682造成致命伤害。如果SCP-682的身体质量被损伤到与SCP-173同等级,这个实验可能可以重复。


项目: Clef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入测验地点。Clef博士被引入测验地点。SCP-682和Clef博士互相盯着对方大约3分钟。在SCP-682的持续凝视下,Clef 博士缓慢地朝测试地点外退去。Clef博士尝试打开测试地点的门。发现门被锁住。据称Clef博士大声咒骂几句,然后把一个未知的装置附在门上,在整个过程中其眼睛一直盯着SCP-682。Clef博士引爆了门上的一个塑料炸药,导致了一场收容失效。SCP-682继续凝视。Clef博士启动了二级紧急锁定门并宣告了部分的收容情况。SCP-682没有反应。Clef博士进入实验观察中心。

两分钟后,尽管仍留在了测试场所里,但SCP-682不知如何地杀死了计划的领导,███████博士,其脖子因和控制面板相撞造成的撞击而折断。

注释: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官方说法。因为另一个说法,即有人试图蓄意把Clef博士和SCP-682放到同一个房间以试图谋杀他的事,是完全让人难以置信的。 O5-7


项目: 高空冲撞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拒绝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拒绝

注释:真的吗?我是说…你是认真的吗?从飞机中把它丢出来让它坠下…谁在[资料删除]


项目: 一名普通人类小孩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当SCP-682被引入房间后,孩子开始尖叫和哭泣。对象很快被SCP-682吃掉。

注释:好吧,看来没有什么作用。可能孩子的哭声让682感觉到敌意… 客座研究员W博士


项目:普通人类小孩,使用药物抑制其过激情绪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小孩站立并微笑,无惧地对着SCP-682咯咯傻笑。对象被迅速吃掉。

//注释:恩……也许我们可以再试一次。我保证总有个孩子可以像SCP-053一样和它做朋友… // 客座研究员W博士


项目: 客座研究员W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目标发出恐怖的尖叫并用力击打测试设施的门,乞求着让他出去。对象在进入3分钟后被SCP-682吃掉。

注释:干他妈的虐待狂。我对那个混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把小孩送到那怪物面前?搞什么鬼… 助理主任Clef


项目: █████W ██████████切割用雷射

样本测试记录:
在样本自适应成镜面之前成功将其对分了13次。

处决试验记录:
在多次尝试后,SCP-682的主体于T+7:13时成功被切成二等分。在那两半块(后称为SCP-682-A和SCP-682-B)再生时,死去的残骸被移出房间。在重生周期完成后,SCP-682-A和SCP-682-B调查周围环境并互相评估对方,大概是在预测攻击。注意到有因内部修愎所导致的外表波动,但所有外表的转换因过于快速而难以进行恰当的描述。两名个体都在在脸,脊柱和前肢上长出了高能生物发光器官,它们在短短几秒间反复形成,脉动,然后消失。

于 T+35:42时,SCP-682-A和SCP-682-B同时崩溃,并失去所有生命迹象,这种状态持续了48小时。于T+84时,再次使用雷射切割SCP-682-A及-B以试图分割为更容易处理的小块,雷射被皮肤折射,导致房间受到轻微损伤。由于-A和-B依旧不动,尽管会增加逃脱的可能性,2个D级人员仍被释放进房间。在他们进入房间的一瞬间,[资料删除]。

在外部探测到监视设备的技术性失效及试验室被突破,启动了安全协议T-98816-OC108/682-N147。在付出███名安保人员,███名D级人员以及包括[资料删除]博士在内的██名研究员伤亡的代价后,成功重新建立收容。大部份测试区域被判定为无法修复,并被拆除以备稍后重建。昏迷的实验监督员█████████博士于观察室外被发现,情况危殆(详见██████的医疗记录。██/██/████); 医务人员成功将之唤醒,随后接受 ██████特工的盘问,随后他被严厉训斥并[资料删除]。

注释:在闭锁区域里只有一头SCP-682在一堆残骸附近被找到,似乎有着近乎完整的质量,而不是预计中的50%(在设施中散落的组织算入失去的质量之内)。 █████████'博士指出SCP-682-A和-B在突破安保的时候表现出高度的协调性,但当SCP-682-B被安保人员重伤时,它立即被682-A吞噬并重新吸收。完全损耗掉一部份的SCP-682个体被认为是近乎不可能的,相关研究已被叫停。特工██████

注释:尽管我们的部门非常乐意知道,SCP-682在被分为两半后是保留着一个意识,或是分为两个在被外力破坏之前能互相合作的镜像意识,由于实际的目的我们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建议再试一次。 -Noaqiyeum博士


项目: 60 吨热核炸弹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拒

注释:有人认为把SCP-682放到一个能在300公里以内造成三度烧伤的爆炸的爆心里是个好主意,但是只要它有机率在爆炸中活下来那我们就不能这么干。是的,这是一枚他妈的核弹,但如果682活下来又适应了的话那我们就难以想象地完蛋了。 O5-█


项目: SCP-914

样本测试记录:
[资料删除]

处决试验记录:
[资料删除]的“精加工”或者“超精加工”选项不能被任何接触过SCP-682的员工所使用。另外,任何被SCP-682接触过的物体不许以SCP-914进行加工。任何尝试违抗这条指令的[资料删除]。.

注释:对于其隔间而言,SCP-682的大部份形态都太大了。此外,组织测试显示出SCP-682对SCP-914有某些…不可预测的反应。而且对于这种测试而言,SCP-914实在是一个太贵重,太纤弱的研究工具了。它最近在事故(CN:682-119857)后受到了损伤,而且一再[资料删除]。结果应该修复[资料删除]。

注释: 大家真的有必要对于914对普通有机物所做的改变大吃一惊吗?- G博士


项目: SCP-826,连同一(1)份名为"一头如果能认出SCP-682就可以而且将会把那条该死蜥蜴杀到永不超生的和蔼友善的存在",由██████博士所写的12 页的短篇故事复印本,详细说明了一头被描写成能永远地置SCP-682于死地,友好的庞大怪兽,还有一(1)名骑着一(1)辆用来躲避SCP-682的2010 Ducati Multistrada摩托车的D级人员(D-682-3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文本放在了SCP-826之间,并将之放在一个██米 X ██米 X ██米的空置大房间中,房间里有个足以把SCP-682送进去的遥控门。SCP-682安全地被带至入口面前。当研究员清理好现场,就遥控着把门打开,展现出一个类似于故事中所描写的绿色牧场。SCP-682不愿穿过门户,故D-682-32作为"诱饵"被派遣进去。682穿过门户后,随后门户就在它身后关上。30分钟后,SCP-682带着一些破损从先前所进的门冲出,杀死██个研究员及██个特工。据幸存的员工所描述,故事中的草场已经变成了"战场",满布着由四散的巨大身体部位造成的冲击坑。那些部位估计是来自于故事中的那位"存在"的。被寻获的故事被重新命名为“一头尝试把SCP-682杀到永不超生但失败了的和蔼友善的存在”,文本明显变厚了,增加了209页描述着2头怪物之间的史诗式战斗的单页。


项目: SCP-74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吃掉。

处决试验记录:
将载有SCP-743的容器运送进测试室,SCP-682已经从主收容室被释放到里面。载有SCP-743的容器被遥控打开。观察到SCP-743处于静止状态;SCP-682似乎无视了SCP-743。在█分钟后,SCP-743开始涌出液体;SCP-682在几秒内得知。SCP-682小心翼翼地接近SCP- 743并品尝其流出的液体。SCP-682开始舔食从SCP-743流出的液体。在██秒后,SCP-682用前肢抓住SCP-743把液体直接往嘴中倒。 SCP-682喝了██分钟,有时在它背上[资料删除]。SCP-743停止流出液体并开始进食。SCP-682尝试驱赶蚁群,但很快被其覆盖满了。蚁群开始进食已停止移动的SCP-682。

██分钟后,在682的质量下降至原本的79%后,SCP-682张开它的嘴并伸出舌头。SCP-682的舌头变的有粘性并且长达5米,如同食蚁兽的舌头似般。SCP-682开始用舌头舔食在它身上的蚂蚁,每次能舔食上千只。直到测试终止为止,SCP-682和SCP-743互相进食了█个小时。在随后██天内,SCP-682表现出比平时更快的恢复速度。适应出来的舌头持续了█天。

注释:SCP-743视SCP-682为有机体,但这几乎不能确凿证明。更值得让人注意的是进食743的液体能否使682的恢复速度加快。如果真的是这样,743和682则需要尽可能地离对方远远的。 — Lambert博士


项目: SCP-06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被消灭。在分子层面上没有痕迹留下。

处决试验记录:
SCP-063被设置在一个被安装在682的场地中,可旋转的机械臂上。在刚开始取得了一部分成效,在恢复速度超过摧毁速度之前,SCP-682失去了超过20%的体重。新生的组织不容易受到SCP-063的消除效应影响:682破坏了机械臂使063在地上挖出了一个洞,在稍后被回收。在重新建立收容之前682把抓握肢体伸长入洞中并重伤了两名安保人员。

假说:682并不受以地球为基的生物化学所串缚,而且如有必要的话能将自已适应成"有机"或"无机"体。实验室里的一些小伙子在争论我们是否能把它分类为“活着”,至少我们理解生命。这让我很焦虑,因为一个非生非死的有智慧怪物……好吧,这就是以你的名义牺牲你自己的地方。 — Zara博士


项目: SCP-80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一份"682大餐" (将10公斤腐肉和尖锐碎骨,10公升发臭的蛋黄酱,1公升氰化钾,以及1公斤盐酸吗啡混合成固体后透过SCP-807转变而成)被扔进测试室中。

SCP-682吃掉"大餐",然后大声要求再来一些。9分钟后,SCP-682倒在地上。

在观察了45分钟之后,SCP-682仍没有移动。两名穿着抗807保护服的D级人员被派进去验证SCP-682是否真正死亡;D级人员携带了更多"大餐",以备在SCP-682需要被引开注意时使用。

"大餐" 被放在SCP-682的头部附近的地上;作为回应,SCP-682睁开眼睛开始虚弱地咬食离它最近的"大餐"。

D级人员开始接触碰SCP-682,并相信它已变得无害;;此时,SCP-682的皮肤至少出现11处裂开,从各个方向喷射出极高压(估测2.7百万帕斯卡)的血液。和血液的接触破坏了抗807防护服,两名D级人员都被污染。

D级人员开始[资料删除];此时SCP-682已吃完了第二份"大餐",在皮肤开始愈合的同时,两名D级人员已被处决。然后SCP-682以进食第一份"大餐"时的速度和热情吃完第三份"大餐"。


项目:SCP-66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Deeds先生被召唤出来,被询问他是否能一劳永逸地摧毁SCP-682。

Deeds先生回应道:“非常抱歉,先生,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询问他是否能杀死SCP-682。

Deeds先生回应道:“再一次,先生,非常抱歉,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询问他是否能使SCP-682无力化。

Deeds先生回应道:“事实上…要取决于先生你所说的'无力化'是什么意思,并且取决于先生你想要它无力化多久…是的。”

Deeds先生被要求阐述他会如何进行行动。

Deeds先生回应道:“先生,最简单并且最快的方法 — 我必须指出这并非是最有效的 — 就是我把自己喂给那生物吃;在它进食我的血肉的同时,它的攻击性必定会被削弱。这是最简单的因为我并不用作任何准备,先生,但是我敢肯定你会明白这对那生物的整体影响都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我以战斗吸引那生物的注意力,不管持械与否,我都肯定能在一段长时间内引开它的注意力及攻击能力;不幸的是,我恐怕那生物最后会将我击败,此时它会就如先前我所描述的一般去进食我的血肉。但是,我肯定能用各种有害物质去将我自己设成陷阱 - 安眠药,也许,或者爆炸品,或者神经毒素胶囊,甚至是[删除],那样的话当那生物不可避免地吞噬我的时候,会受到更严重的损伤。话虽如此,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以这生物的恢复能力来说,很遗憾地我对它造成的任何伤害都是暂时性的。”

Deeds先生被感谢并解散。

注释:基于安保失效的考虑,Deeds先生对于[删除]的知识不会被考虑。


项目:SCP-738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研究员坐在SCP-738-2上,并询问“为了永久摧毁被我们称为SCP-682的物体,并同时让这个星球、它上面的生物圈、人类、人类文明、SCP基金会、以及宇宙中剩下的部分完好无损,你想以什么作为交换?”

实体采取与测试203时相同的形态,并申明“你们基金会付不起这个价,而你这个人无疑是付不起的。”然后不再有进一步回应。


项目:SCP-27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放进一个被三十(30)个二千(2000)瓦球场灯所包围的场地中,只有一(1)盏灯亮着。把SCP-272丢到SCP-682的影子里,并正如预期一般嵌入强化混凝土地面中。SCP-682很快发现自己被影子中SCP-272困住了,并开始攻击SCP-272。然后SCP-682在攻击途中突然停止动作,在近距离观察272,吐出难以理解的字串,之后缓缓从SCP-272前退开。

所有三十个球场灯以4Hz频率的"迪斯可"规律随机开关频闪。SCP-682在场地里随着频闪规律被四处乱摔,并受到严重的伤害。

在五十五(55)分钟后,SCP-682的表皮已有超过95%被磨损,左前肢被切断,六十三(63)颗牙齿从嘴里掉落,头骨已粉碎到连一双眼珠也从眼眶中掉出。此时,SCP-682曝露出来的皮下组织开始发光。光线的强度急速增长至比球场灯更明亮的程度,使SCP-682的影子完全被驱散。然后SCP-682倒在地上,不再受到频闪的影响。

SCP-682持续发光了四十八(48)小时,在这段时间内没有移动;进去回收SCP-272的D级人员没有受到攻击,但在SCP-682的光线照射下,其视网膜仍在穿戴了护眼罩的情况下受到永久性损伤。48小时后,SCP-682恢复正常活动。

注释: 682是如何知道不能攻击272的?它认识这东西吗?它是否能阅读刻在272表面的字符呢?如果682有读写能力的话,它对文字模因抹杀媒介会不会比较脆弱呢?欢迎就可行性研究提出建议。


项目: SCP-34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详见事故报告682-TFTBS1


项目: SCP-96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详见事故报告682-WO2BTL


项目: SCP-702

样本测试记录:
组织样本作为交易物给予SCP-702-1。702-1接受了,给出了一个通常在[删除]加盟店发售的双层肉饼汉堡。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装起来作为一个交易物给予SCP-702-1。702-1在拿走它之前考虑了约13分钟。留下的交易物为一个金属笼子,里面装了一只红领绿鹦鹉(Psittacula krameri manillensis)的标本。

在16小时后,SCP-682在交易发生的地方被退还回来,没有装在收容箱里。SCP-702-1不愿意透露关于这次事件的信息。在重新进行收容时检测了SCP-682反刍物,发现了来自许多不同异常物品的碎片,包括[资料删除]。鹦鹉标本目前被保管在Quater博士的办公室中。


项目: SCP-096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装着SCP-096的收容箱被送到SCP-682的房间内。人员清空四周后容器被遥控打开。

双方的尖叫持续了廿七(27)小时,然后噪音突然停止。声纳摄影装置顕示出SCP-096严重"受伤"并在西南角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沮丧。SCP-682则在房间的最北面,大约85%的初始质量消失了。重收容小队较为容易地回收两名个体。

随后再尝试将SCP-096曝露予SCP-682时会使它转离682,跳到某处并尖叫着挠自己的脸。


项目: SCP-536

样本测试记录:
组织被分成多份样本并各自受到SCP-536的不同刻度盘影响。值得注意的结果如下:

  • 增大g: 组织重组成了中子衰退物质。
  • 减小e: 组织变成一团离子云,在物理法则正常后恢复。
  • 减小theta: 组织崩溃。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的收容容器被放入SCP-536中。光速,强原子力,基本电荷的刻度盘逐步调小。682的收容容器几乎在瞬间就被摧毁,682的身体也开始崩溃。由于强光和辐射,无法进行视觉观察。自由的中子,介子,k介子,还有一些异常的介子(在[删除]中有所描述)被探测到。实验开始55秒后,主探测器失效。
在启动副探测器后,所有刻度盘都在最低水平。682再一次在舱室中可见,体积大概为正常时的约1%。分析表示682已重组为了一种未知的物质形态,以量子效应团在一起。
助理研究员███████暴怒,开始暴力地乱调刻度盘,随后被移出实验室。682在物理法则恢复正常后回复为原来的摸样。

注释:我不会责怪他的。我发誓,当时,那团东西看起来就像在享受这场实验似般。


项目: SCP-524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吃掉。

处决试验记录:

SCP-524和SCP-682被引进到测试场地。SCP-682狐疑地检查SCP-524,此时SCP-524开始啃咬SCP-682的右前肢。 SCP-682向后跳去,发出咆哮。SCP-524追赶了SCP-682两分钟,此时SCP-682沿着测试室的墙爬上了SCP-524够不着的四(4)米高处。SCP-524停止了追赶并开始用它的爪子洗脸;它持续了这个动作15分钟,期间SCP- 682一直留在墙壁上SCP-524够不着的4米高处。

SCP-524跑到测试场地的另一边去,开始破坏收容。测试终止。


项目:SCP-811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消灭。

处决试验记录:
因为有极大的损失实验物的风险,故而不允许SCP-811与SCP-682进行直接接触。取而代之的是将在超过██个月中从SCP-811表皮脓疱收集的黏液,并通过高压水泵喷射到SCP-682身上。SCP-682的躯体被消灭了27%,黏液遇到包裹着剩余部分的完整骨质结构后,无法进行进一步的腐蚀。


项目: SCP-123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一次蓄意的收容失效被诱发,一名SCP-1237-1-L个体被批准于安全距离进行观测。在重收容完成前有13名安保人员被杀。服用了████████████的测试者被诱导进入REM睡眠,散发SCP-1237并被指示梦见682是一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家猫,所以安全小队能轻松地杀死它。
在SCP- 1237事件发生的7秒后,对象开始猛烈动作。测试者在32秒后被确认死亡。尸检发现测试者的身体布满了抓痕和咬痕并感染了黑死病,弓形体病,以及亚急性局部淋巴腺炎("猫抓热")。死亡的安全人员的尸体发现了同样的状况。一头小型家猫在SCP-682的收容隔间内被发现,正清洗皮毛上的血迹;这只猫在三小时内变回SCP-682。


项目: SCP-1361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吞噬。来自SCP-682的DNA标记随后出现于SCP-1361的样本内。样本显得更耐焚烧。

处决试验记录:
一块SCP-1361的次要样本被允许生长到1000公斤重。SCP-682的收容隔间以酸清洗,然后将SCP-1361从SCP-682的上方倾倒而下。 SCP-1361覆盖并完全吞没了SCP-682,在随后三小时内都没有观测到动静。在暴露后的3到7小时期间,SCP-1361开始长出腿,口,和一 个类似SCP-682的物理外观。SCP-1361突破了收容并用类似SCP-682的手法攻击了基金会人员并杀死了17人。SCP-1361被证实在此型态对小型武器免疫;必须使用空投凝固汽油弹焚毁样本,随后一副被证明属于SCP-682的骨架和循环系统从其残骸中寻获。残骸被送回SCP- 682的收容隔间,并在6小时内再生成SCP-682。随后的组织测试指出SCP-682暂时含有数个存在于SCP-1361的动物物种的DNA标记,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猪皮香味。


项目: SCP-193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被浸入1升来自SCP-1933的体液。样本完全被转化为百利甜。

处决试验记录:用超过三个月的时间从SCP-1933上收集了200升体液。大量液体被注入SCP-682的收容室。

SCP-682开始迅速消耗液体,并明显表现出远比一个摄入相同数量的百利甜的人类更快的酒精中毒迹象。这已被假定为是SCP-682的一部分解剖结构被转化 为百利甜的结果;然而,SCP-682并没有死亡,而是继续消耗着液体。当它已经消耗完所有的液体时,SCP-682瘫在地上,并开始大声叫着用爪抓它的脸和腹部。5分钟后,SCP-682开始吐出似乎是SCP-1933体液但是数量更多的液体;同时,与呕吐物接触的收容室的地板和墙壁立即转化为百利甜,导致结构损坏及收容失效。测试中止;剩余的呕吐物被焚烧。SCP-682随后没有显示出进一步的酒精中毒迹象。


项目: SCP-50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在一次无关的收容突破中由于身体遭受到严重损伤而停止活动时,SCP-507被尼龙扣条固定在SCP-682左前臂上。在场人员继续使用高 压水管向除SCP-507所固定在的四肢以外的SCP-682身体部分喷射盐酸。7小时52分钟后,SCP-507的异常性质启动,与SCP-682一齐消失。

SCP-507在63小时之后在8,000千米外,Site ██附近的一片无人区域内重新出现,被与收容人员在测试开始时使用的尼龙扣条颜色不同的尼龙扣条固定在一个带有尖牙和残翅,但除此以外与SCP-682完 全相同的生物上。一封手写便签被发现别在SCP-507的胸口,内容写道;

尊敬的5802-Sigma-Blue-Romeo号宇宙;
现在这是你们的问题了,傻瓜。


项目: SCP-2599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2599被要求攻击SCP-682,“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SCP-2599随后与SCP-682战斗42分钟,在最后,SCP-682 四肢中的三个被切断,其胸部被压碎,其两个眼球都已经破裂。SCP-2599随后抓住了SCP-682的头部,似乎准备将其从SCP-682的身体上扯下。作为答复,SCP-682说道:“杀了我,你这袋器官,杀了我。”

SCP-2599立刻释放了SCP-682,并在试验场地内站立不动,直到安保人员将其移走。随后在SCP-682恢复前将其抹杀的尝试没有显着效果。

注释:理论认为具体的“杀了我”在一定层面上地位高于更为抽象的“攻击它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