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记录-T-98816-OC108-682

实验记录 T-98816-OC108/682

针对SCP-682的SCP交互处决试验

由于SCP-682具有高度的攻击性,适应性及智慧,在O5指挥部的许可下,已下令进行处决试验。基于对其可能发展出来的免疫能力(由于SCP-409的失败)以及适应性的顾虑,所有试验必须先在取自SCP-682的组织样本上进行测试。此步骤只能在O5指挥部的命令下方可略过。


项目:SCP-689

样本测试记录:
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689下。熄灭收容区中的光源。在光源关闭5分种后重新开启。SCP-689呆在原来的位置。SCP-682在一池灰黑色的液体中,没有观察到生命迹象。D级人员在两位特工的监视下进入收容区,以亲身确认SCP-682的死活。在D级人员于收容区踏出第三步时,SCP-682暴起攻击D级人员。SCP-682突破收容后逃脱,并在途中杀死一名特工。另一名特工亦因在测试中的意外观察而被SCP-689杀死。

注释: SCP-682似乎在常规理解上不能算作“活着”,或者对SCP-689免疫。另外,在这次实验中SCP-682似乎表现出有关于SCP-689的知识,或能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它的作用,从而能"装死"逃脱。


项目:SCP-017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无意外地被SCP-017“吞噬”。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017下。SCP-682发出数次尖锐的嚎叫,损坏了几个记录仪器。声音包含数个波长,并被职员报告为“最恐怖的咆哮”。SCP-017似乎开始蹒跚而行,退到收容区域内最远的角落中。SCP-682试图同时突破自身和SCP-017的收容。特工将SCP-682镇压后移走。SCP-682声称:“你们这堆发臭的组织;你们不会[资料删除]”

注释:尚未确认SCP-682是通过某种方式对SCP-017造成了损伤,还是与它进行了交流。正在分析记录下来的声音。


项目:SCP-162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无意外地被纠缠住。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162下。SCP-682开始猛烈挣扎,发出咆哮并对测试人员出言侮辱。SCP-682陷入SCP-162中,主要是下肢,头和左前肢部位。被纠缠部位由于SCP-682的挣扎,受到了巨大的损伤。在持绩暴露四分钟后,SCP-682从SCP-162中挣扎开来,切断了它的下颚和左前肢,并对身体多部位的组织造成严重损伤。SCP-162仍然纠缠在SCP-682的左前肢上。SCP-682突破收容,使用SCP-162与多名特工,职员和研究员对抗,造成十一人死亡,八十六人受伤。SCP-162及其前肢在重新建立收容后从SCP-682身上移走。在对SCP-162重新建立收容时又有两人死亡。

注释:██████将军要求Noaqiyeum先生以及涉及批淮此次测试的职员前往站点指挥部进行纪律聆讯。


项目:SCP-061

样本测试记录:
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暴露在SCP-061下。SCP-682在SCP-061暴露下进入“放松”状态。对SCP-682下达“卧下”指令。SCP-682毫无反应。指令重复两次后,SCP-682才降下身体。注意到其行动非常迟缓且愚钝。对SCP-682下达“翻过来”指令。SCP-682毫无反应。指令重复3次。SCP-682颤抖了几次,稍微翻身后回到原来的姿势。指令重复6次。SCP-682似乎开始强烈抵抗,挣扎着爬起后又倒到地上。对SCP-682下达“站起”指令。SCP-682迅速爬起并突破收容。SCP-682无视了所有下达给它的指令。数名特工和职员作出反应试图重新建立收容。SCP-682发出一道高音调的"尖叫"。在其十五米半径范围内的人突然进入“放松”状态,与暴露于SCP-061一致。在被携带特殊装备的应急反应小队重新收容前,SCP-682吃掉了数名职员。SCP-682适应得来的"音波打击"能力在两星期后消失。

注释:正在研究SCP-682是如何将SCP-061整合进它的生物系统里的。


项目:SCP-05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05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表现非常困惑,且没有受到SCP-053影响的迹象。SCP-053似乎害怕SCP-682,并躲在她的收容区中一把椅子的后面。SCP-682伏在地上,把头部靠在地上一动不动。SCP-053接近SCP-682,在犹豫了几秒后,碰了SCP-682几下然后迅速躲回椅子后面。SCP-682没有任何反应。SCP-053再次接近SCP-682并且轻拍它的头,使它从前鼻孔中呼气。SCP-053拍着手蹦跳了几下,然后拥抱了SCP-682的头部。在实验的剩余时间内,SCP-682似乎处于十分驯服的状态,只作出了两次低烈度的逃脱尝试。观察到SCP-053把玩具和一些其它的物品拿给SCP-682,并用蜡笔在它前端的硬壳上画画。

在测试阶段结束后,进入收容区的职员立即遭到SCP-682的攻击,造成二人死亡,五人受伤。SCP-682被收容并移往独立的收容单元。在SCP-682被移走后,观察到SCP-053哭了几分钟。

注释: SCP-682的反应由于数个原因都值得注意。首先,这是少数SCP-682在和生物组织接触后却没有进入“狂暴”状态的事件。其次,由于SCP-682的缺乏反应,这次实验引起了对SCP-053的物理构成与成分的疑问。其三,这次实验提供了一个进行长期收容的可能途径。然而,将两个高度危险的SCP项目放在同一个收容单元中是不太可能被允许的。


项目: SCP-123

样本测试记录:
组织样本被核心吸收。

处决试验记录:
在审核SCP-162与SCP-682之间的测试后,本测试被取消。SCP-682操控SCP-123可能引起的问题目前过大。如果可以通过某些手段使SCP-682完全无力化,且没有潜在的逃脱和迅速适应的可能性,方案可以被重新考虑。


项目:SCP-173

样本测试记录:
无,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进SCP-173的收容区域中。SCP-682发出几声震耳的尖叫,然后迅速将自己挤靠在离SCP-173最远的墙上,一直盯着它。 SCP-682持续盯着SCP-173六个小时没有眨眼。装备有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特工受派遣,射瞎了SCP-682的眼睛,同时停止了所有对SCP-682和SCP-173的观察。

在恢复观察后,SCP-682倒在地板上,在头部,脖子,和腿部有几处伤痕。在SCP-173的“手”上粘有一些SCP-682的身体组织。SCP- 682迅速的恢复损害,然后移向另一面墙,在身体的不同部位生长出眼睛,其中很多覆盖有厚质"罩子"状透明甲壳。尽管特工和基金会职员又作出阻碍尝试,SCP-682仍持续观察了SCP-173达十二小时。SCP-682被允许退出收容区域,并在临时收容措施中被重新控制。

注释:回顾这次实验,似乎是由于体型差异巨大,SCP-173无法对SCP-682造成致命伤害。如果SCP-682的身体质量因损伤降低到与SCP-173同一等级,这次实验可能可以重复。


项目:Clef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引入实验区域。Clef博士被引入实验区域。SCP-682和Clef博士互相盯着对方大约3分钟。在SCP-682的持续凝视下,Clef博士缓慢地朝实验区域外退去。Clef博士尝试打开实验区域的门。发现实验区域的门被锁住。报告称Clef博士大声咒骂几句,然后把一个未知的装置附在门上,在整个过程中其双眼一直盯着SCP-682。Clef博士引爆了门上的一个小型塑料炸药,导致了一场收容失效。SCP-682继续凝视。Clef博士启动了二级紧急锁定门并宣告了部分的收容情况。SCP-682没有反应。Clef博士进入实验观察中心。

两分钟后,尽管仍留在了实验区域内,SCP-682不知如何地杀死了计划的领导,███████博士,其脖子与和控制面板相撞造成的钝力冲击外伤而折断。

注释: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官方说法。因为另一个说法,即有人试图蓄意把Clef博士和SCP-682放到同一个房间以试图谋杀他的事,是完全难以置信的。 O5-7


项目:高空冲撞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否决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决

注释:认真的吗?我是说…你是认真的吗?从飞机中把它丢出来让它坠下……谁在[数据删除]


项目:一名普通人类小孩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当SCP-682被引入房间后,孩子开始尖叫和哭泣。对象立即被SCP-682吃掉。

备注:好吧,看来这不太管用。可能孩子的哭声让682感觉到敌意…… 客座研究员W博士


项目:一名普通人类小孩,使用药物抑制其过激情绪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小孩站立并微笑,对着SCP-682咯咯傻笑,未展现出恐惧。SCP-682吃掉了对象。

注释:嗯……也许我们可以再试一次。我保证总有个孩子可以像SCP-053一样和它做朋友… 客座研究员W博士


项目:客座研究员W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目标在恐惧中尖叫并用力击打测试设施的门,乞求着让他出去。对象在进入3分钟后被SCP-682吃掉。

注释:干他妈的虐待狂混蛋。我对那个混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把小孩送到那怪物面前?搞什么鬼… 助理主任Clef


项目:█████W ██████████切割用激光

样本测试记录:
在样本适应为抛光镜面之前成功将其对分了13次。

处决试验记录:
在多次尝试后,SCP-682的主体于T+7:13时成功被切成二等分。在那两半(后称为SCP-682-A和SCP-682-B)再生时,死亡残骸被移出房间。在再生阶段完成后,SCP-682-A和SCP-682-B似乎调查了周围环境并互相评估对方,推测是在预判攻击。注意到表明有内部变化的表面波动,但所有外观的变化都因过于迅速地出现和消失而难以进行恰当的描述。两个体都在脸部,脊柱和前肢上长出了高能生物发光器官,通常以数秒为周期反复形成,脉动,然后再次消失。

于 T+35:42时,SCP-682-A和SCP-682-B同时倒在地板上,失去所有生命迹象,并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保持该状态。于T+84时,再次使用激光切割SCP-682-A及-B,以试图分割为更容易处理的小块,激光束被其皮肤折射,导致房间受到轻微损伤。由于-A和-B保持不动,尽管会增加逃脱的可能性,仍将2名D级人员释放进房间。在他们进入房间的一瞬间,[数据删除]。

在外部探测到监视设备的技术性故障以及实验室被突破,导致安全协议T-98816-OC108/682-N147启用。在付出███名安保人员,███名D级人员以及包括[数据删除]博士在内的██名研究员伤亡的代价后,成功重建立收容。大部分测试区域被判定为无法修复,并被拆除以备稍后重建。昏迷的实验监督员█████████博士于观察室外被发现,情况危殆(详见██████的医疗记录。██/██/████); 医务人员成功将之唤醒以接受██████特工的盘问,随后他被严厉训斥并[数据删除]。

备注:在封锁区域里只有一只SCP-682在一堆残骸附近被找到,显然有着近乎完整的质量,而不是预计中的50%(在设施中散落的组织算入失去的质量之内)。 █████████博士的证词表明SCP-682-A和-B在突破安保的时候表现出高度的协调性,但当SCP-682-B被安保人员重伤时,它立即被682-A吞噬并重新吸收。完全损耗掉一部分的SCP-682个体被认为是近乎不可能的,相关研究已被叫停。特工██████

备注:尽管我们的部门很想知道,SCP-682在被分为两半后是否保留着单一的意识,又或两个对立个体在均势被外力打破前能否真的维持合作,出于实际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建议再试一次。 -Noaqiyeum博士


项目: 60吨热核炸弹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决

注释:有人认为把SCP-682放到一次能在300公里以内造成三度烧伤的爆炸的中心里是个好主意,但是只要它有机率在爆炸中活下来我们就不能这么干。是的,这是一枚他妈的核弹,但如果682活下来又适应了的话那我们就难以想象地完蛋了。 O5-█


Item: Standard Issue M14, dipped in SCP-447

Tissue Test Record
n/a

Termination Test Record
Testing denied by O5-█

//Notes: Even in the slight chance we actually killed 682 with a gun dipped in green slime. If it killed 682 but then the curse occurred with it's dead body, well we'd be absoultely [DATA EXPUNGED] and screwed. - Dr. Church.


项目:SCP-914

样本测试记录:
[数据删除]

处决试验记录:
对[数据删除]的“精加工”或者“超精加工”选项不能被任何接触过SCP-682的员工所使用。另外,任何被SCP-682接触过的物体不许以SCP-914进行加工。任何尝试违抗这条指令[数据删除]。

备注:对于隔间而言,SCP-682的大部分形态都太大了。此外,组织测试显示出SCP-682对SCP-914有…一些未预料到的反应。最后,对于这种测试而言,SCP-914实在是一个太贵重,太纤弱的研究工具了。它在事故(CN:682-119857)后差点受到了损伤,而且一再[数据删除]。一旦造成的后果得到恢复[数据删除]。

注释: 考虑914对普通有机物所做的改变,这真的会令人惊讶吗?- G博士


项目: SCP-826,装有一(1)份名为"一个如果能认出那条该死的蜥蜴就能而且会去永久杀死SCP-682的大致上和蔼友善的东西",由██████博士所写的12页的短篇故事,详细描写了一头庞大而且友好的怪兽,被描述为能永久杀死SCP-682,以及一(1)名配有一(1)辆用来躲避SCP-682的2010 Ducati Multistrada摩托车的D级人员(D-682-3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故事放到了SCP-826之间,并将之放在一个██米 X ██米 X ██米大小的空置大房间中,房间里有个大小足以令SCP-682穿过的遥控门。SCP-682被安全地带至入口前。研究员清空区域后,便遥控将门打开,展现出一片类似于故事中描写的绿色牧场。SCP-682不愿穿过门,故D-682-32作为"诱饵"被派遣进去。682穿过门,随后门就在他们身后关上。30分钟后,SCP-682带着少许损伤从先前进入的门冲出,杀死了██名研究员及██名特工。据幸存员工描述,故事中的草场已经变成了"战场",满布着冲击坑以及大量四散着的身体部位。这些部位估计是来自于故事中的那个"东西"的。回收到的故事被重新命名为“一个尝试把SCP-682永久杀死但失败了的大致上和蔼友善的东西”,文本明显变厚了,增加了209页描述着两头怪物之间的史诗式战斗的单页。

再次诱导SCP-682进入SCP-826的尝试皆遇到SCP-682的不配合。


项目:SCP-74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无意外地被消耗。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743的容器运送进测试室,SCP-682已经从主收容室被释放入该房间。SCP-743的容器被遥控打开。观察到SCP-743处于静止状态;SCP-682似乎无视了SCP-743。在█分钟后,SCP-743开始涌出液体;SCP-682在几秒内得知。SCP-682小心翼翼地接近SCP-743并品尝其流出的液体。SCP-682开始舔食从SCP-743流出的液体。在██秒后,SCP-682用前肢抓住SCP-743把液体直接往嘴中倒。 SCP-682喝了██分钟,不时在背上[数据删除]。SCP-743停止流出液体并开始进食。SCP-682尝试驱赶蚁群,但很快被其覆盖满了。蚁群开始进食已停止移动的SCP-682。

██分钟后,在SCP-682的质量下降至原本的79%后,SCP-682张开它的嘴并伸出舌头。SCP-682的舌头变的有粘性并且长达5米,类似于食蚁兽的舌头。SCP-682开始用舌头舔食在它身上的蚂蚁,每次能舔食上千只。直到测试终止为止,SCP-682和SCP-743互相进食了█个小时。在随后██天内,SCP-682表现出比平时更快的恢复速度。适应产生的舌头继续存在了█天。

注释:SCP-743视SCP-682为有机体,但这几乎不能确凿证明。更值得让人注意的是进食743的液体能否使682的恢复速度加快。如果真的是这样,743和682则需要尽可能地离对方远远的。 — Lambert博士


项目:SCP-06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被消灭。在分子层面上没有痕迹留下。

处决试验记录:
SCP-063被设置在一个被安装在682的场地中,可旋转的机械臂上。在刚开始取得了一部分成效,在恢复速度超过摧毁速度之前,SCP-682失去了超过20%的体重。新生的组织不容易受到SCP-063的消除效应影响:682破坏了机械臂使063在地上挖出了一个洞,在稍后被回收。在重新建立收容之前682把抓握肢体伸长入洞中并重伤了两名安保人员。

假说:682并不受以地球为基的生物化学所串缚,而且如有必要的话能将自已适应成"有机"或"无机"体。实验室里的一些小伙子在争论我们是否能把它分类为“活着”,至少我们理解生命。这让我很焦虑,因为一个非生非死的有智慧怪物……好吧,这就是以你的名义牺牲你自己的地方。 — Zara博士


项目:SCP-80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一份“682大餐”(将10公斤腐肉和尖锐碎骨,10公升发臭的蛋黄酱,1公升氰化钾,以及1公斤盐酸吗啡混合成固体后透过SCP-807转变而成)被扔进测试室中。

SCP-682吃掉“大餐”,然后大声要求再来一些。9分钟后,SCP-682倒在地上。

在观察了45分钟之后,SCP-682仍没有移动。两名穿着抗807保护服的D级人员被派进去验证SCP-682是否真正死亡;D级人员携带了更多“大餐”,以备在SCP-682需要被引开注意时使用。

“大餐”被放在SCP-682的头部附近的地上;作为回应,SCP-682睁开眼睛开始虚弱地咬食离它最近的"大餐"。

D级人员开始触碰SCP-682,并相信它已变得无害;此时,SCP-682的皮肤至少出现11处裂开,从各个方向喷射出极高压(估测2.7百万帕斯卡)的血液。和血液的接触破坏了抗807防护服,两名D级人员都被污染。

D级人员开始[数据删除];此时SCP-682已吃完了第二份"“大餐”,在皮肤开始愈合的同时,两名D级人员已被处决。然后SCP-682以进食第一份"大餐"时的速度和热情吃完第三份"大餐"。


项目:SCP-66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Deeds先生被召唤出来,被询问他是否能一劳永逸地摧毁SCP-682。

Deeds先生回应道:“非常抱歉,先生,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询问他是否能杀死SCP-682。

Deeds先生回应道:“再一次,先生,非常抱歉,我恐怕做不到。”

Deeds先生被询问他是否能使SCP-682无力化。

Deeds先生回应道:“事实上…要取决于先生你所说的‘无力化’是什么意思,并且取决于先生你想要它无力化多久…是的。”

Deeds先生被要求阐述他会如何进行行动。

Deeds先生回应道:“先生,最简单并且最快的方法 — 我必须指出这并非是最有效的 — 就是我把自己喂给那生物吃;在它进食我的血肉的同时,它的攻击性必定会被削弱。这是最简单的因为我并不用作任何准备,先生,但是我敢肯定你会明白这对那生物的整体影响都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我以战斗吸引那生物的注意力,不管持械与否,我都肯定能在一段长时间内引开它的注意力及攻击能力;不幸的是,我恐怕那生物最后会将我击败,此时它会就如先前我所描述的一般去进食我的血肉。但是,我肯定能用各种有害物质去将我自己设成陷阱 - 安眠药,也许,或者爆炸品,或者神经毒素胶囊,甚至是[已编辑],那样的话当那生物不可避免地吞噬我的时候,会受到更严重的损伤。话虽如此,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以这生物的恢复能力来说,很遗憾地我对它造成的任何伤害都是暂时性的。”

Deeds先生被感谢并解散。

注释:基于安保失效的考虑,Deeds先生对于[已编辑]的知识不会被考虑。


项目:SCP-738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研究员坐在SCP-738-2上,并询问“为了永久摧毁被我们称为SCP-682的物体,并同时让这个星球、它上面的生物圈、人类、人类文明、SCP基金会、以及宇宙中剩下的部分完好无损,你想以什么作为交换?”

实体采取与测试203时相同的形态,并申明“你们基金会付不起这个价,而你这个人无疑是付不起的。”然后不再有进一步回应。


项目:SCP-27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将SCP-682放进一个被三十(30)个二千(2000)瓦球场灯所包围的场地中,只有一(1)盏灯亮着。把SCP-272丢到SCP-682的影子里,并正如预期一般嵌入强化混凝土地面中。SCP-682很快发现自己被影子中SCP-272困住了,并开始攻击SCP-272。然后SCP-682在攻击途中突然停止动作,在近距离观察272,吐出难以理解的字串,之后缓缓从SCP-272前退开。

所有三十个球场灯以4Hz频率的"迪斯可"规律随机开关频闪。SCP-682在场地里随着频闪规律被四处乱摔,并受到严重的伤害。

在五十五(55)分钟后,SCP-682的表皮已有超过95%被磨损,左前肢被切断,六十三(63)颗牙齿从嘴里掉落,头骨已粉碎到连一双眼珠也从眼眶中掉出。此时,SCP-682曝露出来的皮下组织开始发光。光线的强度急速增长至比球场灯更明亮的程度,使SCP-682的影子完全被驱散。然后SCP-682倒在地上,不再受到频闪的影响。

SCP-682持续发光了四十八(48)小时,在这段时间内没有移动;进去回收SCP-272的D级人员没有受到攻击,但在SCP-682的光线照射下,其视网膜仍在穿戴了护眼罩的情况下受到永久性损伤。48小时后,SCP-682恢复正常活动。

备注:682是如何知道不能攻击272的?它认识这东西吗?它是否能阅读刻在272表面的字符呢?如果682有读写能力的话,它对文字模因抹杀媒介会不会比较脆弱呢?欢迎就可行性研究提出建议。


项目:SCP-34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详见事故报告682-TFTBS1


项目:SCP-96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详见事故报告682-WO2BTL


项目: SCP-702

样本测试记录:
组织样本作为交易物给予SCP-702-1。702-1接受了,给出了一个通常在[已编辑]加盟店发售的双层肉饼汉堡。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被装起来作为一个交易物给予SCP-702-1。702-1在拿走它之前考虑了约13分钟。留下的交易物为一个金属笼子,里面装了一只红领绿鹦鹉(Psittacula krameri manillensis)的标本。

在16小时后,SCP-682在交易发生的地方被退还回来,没有装在收容箱里。SCP-702-1不愿意透露关于这次事件的信息。在重新进行收容时检测了SCP-682反刍物,发现了来自许多不同异常物品的碎片,包括[数据删除]。鹦鹉标本目前被保管在Quater博士的办公室中。


项目:SCP-096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装着SCP-096的收容箱被送到SCP-682的房间内。人员清空四周后容器被遥控打开。

双方的尖叫持续了廿七(27)小时,然后噪音突然停止。声纳摄影装置顕示出SCP-096严重"受伤"并在西南角蜷缩成一团,似乎很沮丧。SCP-682则在房间的最北面,大约85%的初始质量消失了。重收容小队较为容易地回收两名个体。

随后再尝试将SCP-096曝露予SCP-682时会使它转离682,跳到某处并尖叫着挠自己的脸。


项目:SCP-536

样本测试记录:
组织被分成多份样本并各自受到SCP-536的不同刻度盘影响。值得注意的结果如下:

  • 增大g: 组织重组成了中子衰退物质。
  • 减小e: 组织变成一团离子云,在物理法则正常后恢复。
  • 减小theta: 组织崩溃。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的收容容器被放入SCP-536中。光速,强原子力,基本电荷的刻度盘逐步调小。682的收容容器几乎在瞬间就被摧毁,682的身体也开始崩溃。由于强光和辐射,无法进行视觉观察。自由的中子,介子,k介子,还有一些异常的介子(在[已编辑]中有所描述)被探测到。实验开始55秒后,主探测器失效。
在启动副探测器后,所有刻度盘都在最低水平。682再一次在舱室中可见,体积大概为正常时的约1%。分析表示682已重组为了一种未知的物质形态,以量子效应团在一起。
助理研究员███████暴怒,开始暴力地乱调刻度盘,随后被移出实验室。682在物理法则恢复正常后回复为原来的摸样。

备注:我不会责怪他的。我发誓,当时,那团东西看起来就像在享受这场实验一样。


项目:SCP-524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吃掉。

处决试验记录:

SCP-524和SCP-682被引进到测试场地。SCP-682狐疑地检查SCP-524,此时SCP-524开始啃咬SCP-682的右前肢。 SCP-682向后跳去,发出咆哮。SCP-524追赶了SCP-682两分钟,此时SCP-682沿着测试室的墙爬上了SCP-524够不着的四(4)米高处。SCP-524停止了追赶并开始用它的爪子洗脸;它持续了这个动作15分钟,期间SCP- 682一直留在墙壁上SCP-524够不着的4米高处。

SCP-524跑到测试场地的另一边去,开始破坏收容。测试终止。


项目:SCP-811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消灭。

处决试验记录:
因为有极大的损失实验物的风险,故而不允许SCP-811与SCP-682进行直接接触。取而代之的是将在超过██个月中从SCP-811表皮脓疱收集的黏液,并通过高压水泵喷射到SCP-682身上。SCP-682的躯体被消灭了27%,黏液遇到包裹着剩余部分的完整骨质结构后,无法进行进一步的腐蚀。


项目:SCP-123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一次蓄意的收容失效被诱发,一名SCP-1237-1-L个体被批准于安全距离进行观测。在重收容完成前有13名安保人员被杀。服用了████████████的测试者被诱导进入REM睡眠,散发SCP-1237并被指示梦见682是一只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家猫,所以安保小队能轻松地杀死它。
在SCP-1237事件发生的7秒后,对象开始猛烈动作。测试者在32秒后被确认死亡。尸检发现测试者的身体布满了抓痕和咬痕并感染了黑死病,弓形体病,以及亚急性局部淋巴腺炎(“猫抓热”)。死亡的安保人员的尸体发现了同样的状况。一头小型家猫在SCP-682的收容隔间内被发现,正清洗皮毛上的血迹;这只猫在三小时内变回SCP-682。


项目:SCP-1361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毫无意外地被吞噬。来自SCP-682的DNA标记随后出现于SCP-1361的样本内。样本显得更耐焚烧。

处决试验记录:
一块SCP-1361的次要样本被允许生长到1000公斤重。SCP-682的收容隔间以酸清洗,然后将SCP-1361从SCP-682的上方倾倒而下。 SCP-1361覆盖并完全吞没了SCP-682,在随后三小时内都没有观测到动静。在暴露后的3到7小时期间,SCP-1361开始长出腿,口,和一 个类似SCP-682的物理外观。SCP-1361突破了收容并用类似SCP-682的手法攻击了基金会人员并杀死了17人。SCP-1361被证实在此型态对小型武器免疫;必须使用空投凝固汽油弹焚毁样本,随后一副被证明属于SCP-682的骨架和循环系统从其残骸中寻获。残骸被送回SCP- 682的收容隔间,并在6小时内再生成SCP-682。随后的组织测试指出SCP-682暂时含有数个存在于SCP-1361的动物物种的DNA标记,并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猪皮香味。


项目:SCP-1933

样本测试记录:
样本被浸入1升来自SCP-1933的体液。样本完全被转化为百利甜。

处决试验记录:用超过三个月的时间从SCP-1933上收集了200升体液。大量液体被注入SCP-682的收容室。

SCP-682开始迅速消耗液体,并明显表现出远比一个摄入相同数量的百利甜的人类更快的酒精中毒迹象。这已被假定为是SCP-682的一部分解剖结构被转化为百利甜的结果;然而,SCP-682并没有死亡,而是继续消耗着液体。当它已经消耗完所有的液体时,SCP-682瘫在地上,并开始大声叫着用爪抓它的脸和腹部。5分钟后,SCP-682开始吐出似乎是SCP-1933体液但是数量更多的液体;同时,与呕吐物接触的收容室的地板和墙壁立即转化为百利甜,导致结构损坏及收容失效。测试中止;剩余的呕吐物被焚烧。SCP-682随后没有显示出进一步的酒精中毒迹象。


项目: SCP-507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在一次无关的收容突破中由于身体遭受到严重损伤而停止活动时,SCP-507被尼龙扣条固定在SCP-682左前臂上。在场人员继续使用高 压水管向除SCP-507所固定在的四肢以外的SCP-682身体部分喷射盐酸。7小时52分钟后,SCP-507的异常性质启动,与SCP-682一齐消失。

SCP-507在63小时之后在8,000千米外,Site ██附近的一片无人区域内重新出现,被与收容人员在测试开始时使用的尼龙扣条颜色不同的尼龙扣条固定在一个带有尖牙和残翅,但除此以外与SCP-682完全相同的生物上。一封手写便签被发现别在SCP-507的胸口,内容写道;

尊敬的5802-Sigma-Blue-Romeo号宇宙;
现在这是你们的问题了,傻瓜。


项目:SCP-2599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2599被要求攻击SCP-682,“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SCP-2599随后与SCP-682战斗42分钟,在最后,SCP-682四肢中的三个被切断,其胸部被压碎,其两个眼球都已经破裂。SCP-2599随后抓住了SCP-682的头部,似乎准备将其从SCP-682的身体上扯下。作为答复,SCP-682说道:“杀了我,你这袋器官,杀了我。”

SCP-2599立刻释放了SCP-682,并在试验场地内站立不动,直到安保人员将其移走。随后在SCP-682恢复前将其抹杀的尝试没有显着效果。

备注:理论认为具体的“杀了我”在一定层面上地位高于更为抽象的“攻击它直到它200%被确认死亡”。


项目:SCP-51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1/22 /██,15:00:SCP-682通过焚烧暂时丧失行动能力并转移到有视频监控并隔音密封的实验室。

1/22 /██,16:00:SCP-513安装在机械手臂上带入实验室。

1/22 /██,16:30:SCP-682完全再生。

1/22 /██,16:35:机械臂摇响三次SCP-513,在第一声铃响后,SCP-682开始嚎叫,并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由于解剖学的差异和缺乏可见的耳朵,我们假设它是通过覆盖它头部两侧的动作来捂“耳朵”的)。

1/22 /██,16:36:SCP-513由机械手臂回收并返回收容间。

1/22 /██,16:40:SCP-682松开了它的“耳朵”,开始在实验室里踱步。

1/23 /██,16:40:SCP-682继续踱步。

1/24 /██,16:40:SCP-682继续踱步。

1/25 /██,16:40:SCP-682继续踱步。

1/26 /██,16:40:大规模的雾化吸入式的镇静剂和安定剂通过通风口引入到实验室。

1/26 /██,16:45:SCP-682失去了意识。

1/26 /██,16:46:SCP-682开始梦游。

1/26 /██,16:47:SCP-682收容失效。控制室研究人员看到了了一个苍白、稀薄、有着巨大爪子,类似SCP-682的实体。但安全录像显示现场并没有这样的实体。由于集体歇斯底里,安保小队无法重新建立SCP-682的收容并且看见镜头中反复在墙上被撕裂的空气。

1/26 /██,18:00:机动特遣队Eta-10[数据删除]部署,配备HUD视频功能的封闭式头盔。SCP-682失去了意识并停留在scp - 513的收容间,蜷缩在收容SCP-513的明胶立方体中

1/26 /██,18:30:SCP-682回到收容,被盐酸高压喷雾唤醒。SCP-682抱怨说研究人员打断了它“多么可爱的一个美梦啊”。

持续监控和单独测试验证SCP-513和SCP-682相互无持久影响。

测试后观察:基于SCP-682最初的不良反应,我们无法了解实体是SCP-513的一部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无论是什么,它令我们损失了现场67%的研究员和45%的D级,由此提议暂停针对SCP-682的认知危害型测试,直到我们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Dr. Kerboros。

批准, O5-4


项目:SCP-2140

样本测试记录:无;在O5命令下批准

处决试验记录:

此后应当阻止SCP-682留下任何记号,符号,或任何种类的文字。


项目:SCP-2935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对SCP-2935进行探索时,机动特遣队E-13发现了暂时收容在Site-81的SCP-682。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其没有生命迹象。

备注:基于SCP-2935的性质,未必可能或根本不可能重现这样的结果。然而,这的确回答了其他平行现实无法实现的问题。不确定这对我们的现实意味着什么。 ——Harrison博士,Site-81


项目:提案把SCP-682运到轨道飞船,然后激活SCP-1012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否决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决

备注:又一次,遵循感觉。这实验有三种可能的结果。第1种,实验成功。第2种,你们把一艘宇宙飞船送给了682。第3种,宇宙飞船与我们想象的不同,离地球的距离不够远,1012在成功消灭682的同时也将地球解体。否拒。


项目:SCP-2337

样本测试记录:SCP-2337被告知SCP-682是一个顽固的食评家,且它需要听取一个可证明哪样食品是最好存在的,令人信服的证据。在SCP-2337进行十分钟的,关于蠕虫软糖种种优势的演说后,组织样本被产生的声波冲击解体。SCP-2337似乎非常得意。

处决试验记录:在被告知SCP-682是一个“著名的极端反蠕虫软糖者”后,SCP-2337发出小号般的刺耳声,并进入SCP-682的收容室中。

<开始记录>

SCP-2337:贵族火鸡的姿态!十一千打仗坐垫的拳头!它素那个嘎!该死的龙卷风,嘶轰嘎!

SCP-682:滚。

SCP-2337:嚎主意有!嘎!

[SCP-2337用声波冲击破坏了SCP-682房间的南防爆门,然后走出了房间,再次看起来非常得意。以收容措施人员的极小伤亡避免了此次SCP-682的收容失效。]

<记录结束>


项目:从平行维度转移来的SCP-682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否决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决

备注:两只SCP-682实体间的潜在永久对峙可能解决收容问题,但是将一个实体转移到我们的维度会带来不必要的危险,更不用说对另一只SCP-682的收容,或者两者选择合作带来的后果。否拒。


项目:●●|●●●●●|●●|●

样本测试记录:组织无意外地被带走。

处决试验记录:SCP-682被束缚于145-B房间,镭射启动并开始切割SCP-682的后背;控制室的紧急出口被关闭。

<开始记录>

<9秒时> SCP-682:你在干什么?

<13秒时> 镭射开始在SCP-682的皮上刻下具有信息危害的数据,SCP-682发出了巨吼

<14秒时> 控制室的紧急出口被关闭

<124秒时> 镭射切割结束

<126秒时> ●●|●●●●●|●●|●出现

<132秒时> SCP-682挣脱束缚

<134秒时> ●●|●●●●●|●●|●纠缠到SCP-682身上

<135秒时> SCP-682开始发声

<136秒时> ●●|●●●●●|●●|●消失,仅带走了SCP-682刻上信息危害数据部分的皮肤。实验终止。

<记录结束>


项目:Heikkila博士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否决

处决试验记录:
测试被O5-██否决

备注:禁止Heikkila博士与SCP-682任何形式的交互。无法理解他想要这么做的理由。由于有模因污染的可能,Heikkila博士被拘留。否拒。


项目:SCP-2305-A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一份关于SCP-682的SCP-2305-A文件生成,并在O5-██命令下被转写到此记录。

项目编号:SCP-682

项目等级:Keter

建议无效化方法:在一个去往月球的航天飞机上削弱SCP-682,并成功移除其约90%的身体质量后,实施自动防故障TANGA-34(FAIL-SAFE-TANGA-34)行动。自动防故障TANGA-34(FAIL-SAFE-TANGA-34)行动包含以下步骤:

1):将20,200,500,000颗RDS-220氢弹与750个SCP-2195-1样例转移到月球,并将其分散到月球表面。它将会被位于Site-19的10个独立的引爆器引爆。炸弹制作材料将由SCP-2400制造并由SCP-2195-1死产案例收集。

2):将300个Tilda/Cimmerian现实真空配件在月球上以六边形样式接起,每个配件间相距约35千米。 TCRVAs会维护月球上的爆炸以避免任何碎片击中地球。

3):Area-0-TANGA被建造于地球地表下4000千米,并且目前包含着一个大概月球大小的,用SCP-2400材料建造的巨大球体。SCP-1056将被用来缩小球体以便运输。

4):爆炸过后,通过使用一种修改后的红色护符 (RED TALISMAN)算法制造非致命认知危害记忆消除,对大约80%的世界人口进行记忆删除。记忆删除也会发放至所有常见媒体,如报纸,电视,广告牌,以及一些知名网站的信息来源。

无效化尝试结果:当虚弱化的SCP-682到达月球表面后,所有爆炸物被引爆。TCRVA成功减弱了爆炸的威力,致使大约150颗大型陨石击中地球。球体成功移到月球的轨道场上,并恢复到原来的大小。记忆删除成功发放至约78%的世界人口。但是,属于SCP-682的0.03毫升血液未被爆炸摧毁且对此产生了适应。SCP-682成长到了约土星的大小,并接着摧毁并吃掉了数个太阳系行星。

“中心思想:”这就是世界完结的方式。不是砰的一声垮掉,而是用力地咀嚼着消亡。说真的,别乱搞这蜥蜴。>:(


项目:SCP-241

备注: Further testing of SCP-241 was required to determine if its anomalous properties allowed it to be used against SCP-682. Skin tissue was removed from D-class personnel D-682-39, with the tissue then being wrapped around one end of a short steel rod. D-682-40 used the rod to open SCP-241, manipulating such that only the skin tissue touched SCP-241. SCP-241 displayed different recipes than when it was previously opened. D-682-40 prepared one of the recipes, which was then eaten by both D-682-39 and D-682-40. D-682-39 died of anaphylactic shock six minutes later, while D-682-40 showed no ill effects.

SCP-241 was deemed suitable for use against SCP-682.

样本测试记录:N/A

处决试验记录:SCP-682 tissue sample was affixed to end of a steel rod, and the rod was used by D-682-40 to open SCP-241. SCP-241 showed different recipes than the previous time it was opened. Of the 99 recipes, three were in unknown languages, two were incomprehensible "word salad", and one was a memetic kill agent. Of the remaining 93 recipes, 100% had at least one instruction or ingredient which made it impossible to follow the recipe with complete faithfulness. Examples include:

  • "Chill to -10,000F° before serving."
  • "Garnish with antimatter parsley."
  • "Marinate for 900 trillion years."

D-682-41 was tasked with cooking the 93 usable recipes, using SCP-241 plus a "correction sheet" (written by Dr. █████) which replaced impossible ingredients and instructions with the closest feasible analogue, with the results being delivered to SCP-682 containment cell upon completion. SCP-682 has shown no ill effects after having eaten all 93 meals.


项目:SCP-2578-D

备注: Test was conducted independent of the Foundation by SCP-2578-D. Secondary designation as a termination test has been given to Incident-2578-682-1.

样本测试记录:N/A

处决试验记录:During a routine maintenance check of SCP-682's containment enclosure, SCP-682 sustained five cranial penetration wounds in rapid succession and remained unresponsive for a period of roughly 32 minutes. Upon recovery, SCP-682 yelled "FUCK YOU AND ALL THREE OF YOUR MOONS" toward the ceiling. Five minutes afterward, Dr. Naismith received the following instance of SCP-2578-B on his personal email account:

[three-crescent symbol] has failed. [three-crescent symbol] is greatly embarrassed, and regrets the continued existence of your unpleasant lizard. Orders were orders. And for the record, [three-crescent symbol] didn't miss.


项目:SCP-2617

样本测试记录:
Not attacked by SCP-2617-A instance.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 was released in the abandoned village of █████████, Russia via airlift, and proceeded to attack the village. Coordinates were set to correspond with SCP-682's position, thus generating up to █,███ SCP-2617-A instances holding ███ unique variants of SCP-2617-B. SCP-2617-A instances attack SCP-682, destroying up to 45% of its body mass.

Five hours after the beginning of termination test, SCP-682 released a series of radio waves. SCP-2617-C dissipated, and all SCP-2617-A and SCP-2617-B instances underwent spontaneous sublimation. Personnel supervising the termination test were also exposed to the radio waves. Interviews with these personnel suggest that they are unable to recognise the concept of Russia.


项目:SCP-169

样本测试记录:
被O5-██否决

处决试验记录:
被O5-██否决

Notes:
No can do. I can understand how you might think that tracking down 169, then making it consume 682 would work, but it's survived and adapted to everything else we've tried. If it survives being eaten by 169, and, God forbid, grows as big as it, humanity would be screwed beyond belief. Denied.


项目:SCP-2722

样本测试记录:N/A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 exposed to SCP-2722. The wielders of the ship were quickly secured by the use of the ship's lockdown measure, and are ordered to try and use any of the methods available to them in an attempt to terminate 682. With the use of SCP-2722's reality bending ability, the ship is teleported to the ████████-██ star system in the Andromeda Galaxy in the Local Group. SCP-2722's subatomic-destruction sphere is immediately fired at SCP-682, seemingly annihilating the subject, but it was shown to adapt and regenerate overtime. SCP-682 adapts its size in order to match SCP-2722's own, and suddenly attacks the ship at velocities too fast for SCP-2722's radars to detect, throwing the ship off the bounds of the star system and across the galaxy in seconds, with SCP-682 following quickly after. However, the forcefield around SCP-2722 withstands the attack. The wielders are instructed to try and fire 2722's grand wave motion cannon at the subject, which is immediately accomplished by the ship. The beam hits 682's shell and dashes past the galaxy, violently impacting against the constellation of Cassiopeia and reducing it to atomic bonds.

The remnants of SCP-682's body are instructed to be collected by OTF 7 ("Rama Repairmen") as the ship uses the ability of reality bending to return to the Earth. The termination is deemed a failure, as SCP-682 regenerated from the blast approximately [DATA REDACTED] hours later inside its cell.


项目:SCP-939-██和SCP-939-███

样本测试记录:
Not attacked by SCP-939-██ nor SCP-939-███

处决试验记录:
SCP-939-██ and SCP-939-███ both entered the containment cell for SCP-682. SCP-939-██ and SCP-939-███ were seemingly distressed and refused to attack SCP-682, while repeating a call for help. SCP-682 then attacked the two, devouring them after roughly and brutaly mutilating the bodies of both subjects.

备注: SCP-939 and SCP-682 don't match well. I guess we will not be using them anytime soon. Don't release the beasts again.


项目:SCP-012

样本测试记录:
在O5指挥部命令下略过。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 was heavily sedated before SCP-012's container was lowered into SCP-682's containment cell. SCP-012's container was opened via remote-control. SCP-682 seemed to be under SCP-012's effects, as it began to claw at itself in an attempt to draw blood, which seemed ineffective. After several minutes, SCP-682's left forearm, back left leg, and approximately 32% of the mass of its main body had been removed before SCP-682 realized the composition could not be completed. SCP-682 then entered a rage state and breached containment, causing ██ casualties before SCP-682 could be recontained.

备注:I was really hoping we could get SCP-682 to commit suicide with this. -Dr. ████


项目:带有SCP-096照片的SCP-173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被O5-██否决

备注:No. Absolutely not. Setting aside the problem of SCP-682, and SCP-173 that cannot be observed for fear of triggering a response from SCP-096 is a self-perpetuating catastrophe that the Foundation does not, under any reasonable circumstances, have the slightest desire to unleash. Denied with vehemence.


项目:SCP-372.

样本测试记录: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 introduced to testing chamber under heavy sedation. SCP-372 introduced to testing chamber. SCP-682 woke up and proceeded to wander the testing chamber, apparently confused. Approximately 10 minutes into the test 682 expressed sudden distress, implying it had become aware of 372's presence. Exactly 5 minutes later deep lacerations and cuts appeared on 682, eventually reducing 25% of its body mass. 682 emitted loud distressed bellows and started to randomly attack the air in any direction, apparently trying to defend itself against SCP-372. Six minutes after, while still being attacked, 682 is seen to make contact with 372 via it's tail, seeming to knock out 372. 682 proceeded to approach 372, before being heavily sedated to prevent the likely loss of SCP-372.

备注:好吧,至少我们知道那东西现在看来像什么了……


项目:SCP-1437

样本测试记录:Tissue was dropped in without problem

处决试验记录:
SCP-682 was subdued and brought to Area-██, which was the area SCP-1437 is at. When dropped down SCP-1437, SCP-682 did not come back up, assuming 682 was presumed terminated. However, 2 hours and 12 minutes later, SCP-682 flew out of the hole at 40-50 miles per hour. Subject then started rampaging through the site. Mobile Task Force Nu-7 (Hammer Down), was called in to subdue SCP-682

备注:Whoever put in this test in my name is going to be seriously reprimanded! You could've just asked before dropping a fucking unkillable lizard down a hole!- Dr. Church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