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日誌記錄455 3

中央记录批注:下列文件包含了探索日志记录455 – 3的所有内容。以下为省略的内容:
关键人物名字,详细记录在 CR Law 18813D - 第4部分
关键日期,详细记录在 CR Law 18817E – 第5-8部分
O5级可以自由决定屏蔽部分,详细记录在 CR Law 137A
在季度性的听证会期间将交还给中央数据库。在由3名5级人员直接授权后允许紧急召回文件。

探索小队的人员组成为三名M.T.F. Zeta-9的成员(A先生,R先生和S女士),两名特工(G先生,以及K长官), 以及一名D级人员(D-11)。队伍装备了基金会的半水下/敌意环境探索装备,除此之外Zeta-9的队员还配备了Mark-5重型侦察服(鹦鹉螺型)。两部机动侦察车(通常称呼为“Marvs”)也装备了。

任务时间由██/██/████的0800时开始。Marv 1在队伍第一次从观测台转移到SCP-455时出现故障并被召回。Marv 2继续正常运作,并与队伍一起攀上了SCP-455的甲板

G:“我了个去…这坨东西究竟是怎么浮起来的?”

A:“它没在浮着,早就搁浅了…这是它翘起来的部分。”

G:“走在这上面真的安全吗?如果它塌掉了怎么办?”

S:“喂,放松点,小子…你已经站在甲板上超过三十秒,破了上一支队伍的纪录了!”

<无线电沉默了十秒。队伍前进到了靠近SCP-455中心区域的“客舱”区域,Marv 2跟随着他们,处于海平面线上。>

D-11:“噢不,绝对不,完全免谈。你可以尽情射我的小PP,不过我是绝对不会下去这里的。”

K:“这不是请求。往前走,或者被绑在Marv上面慢慢漂。你自己选。”

D-11:“…这算什么艹蛋假释…”

A:“好的小子们,戴好面具。喂你们,从这里开始要使用罐装空气了。R,你的是否密封完好?让我来检查…不错。G,叫D-11拿好空气罐…”

<队伍走下了客舱区域的主楼梯间。下面的区域大半都被淹了。Marv 2在水平面下穿过一个大洞加入了队伍。>

A:“暂时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们来到了一个小舱室,有着通往左边或右边的走廊。Marv 2看起来运行很正常…你们好!”

S:“我建议往左走…左边还能让我们继续留在船只本身里面…右面看起来似乎蜿蜒通往另一个维度似的…”

K:“我们往右走。我们是被告知来尽可能地探索超维度的部分的细节。”

S:“不,我们往左走。往右走的话,搞不好没三两步我们都得去见马克思了。”

K:“这可不是讨论会。”

S:“给我听着你这混球,我-”

D-11:“我操那-”

A:“S,我们走吧,现在不是-”

K:“我一定要-”

D-11:“-拿我的-”

R:“你们-”

<忽然爆发出的无线电干扰,伴随着数下难以言喻的声响和金属摩擦声。持续了八秒。>

A:“天哪…”

S:“我们刚才是不是…晃了一下?”

G:“A,是不是记录到了455内有动静?”

A:“啥都没有。喂,你们还看的到我们吗?有什么来自455的动静?”

<基地人员报告说SCP-455的内部或周围没有任何动静>

K:“…那个D级人员去哪了?”

<无线电沉默数秒后。>

S:“…我一直都在紧盯着他。他当时还靠着这墙呢…这什么…”

A:“这是…噢…你在开玩笑吗… R,拿工具把那个东西从墙里面扒出来。”

R:“…金属不可能做到那种事情…看上去它使得那些牙齿和它一起生锈了。”

S:“简直像在那呆了几个世纪一样…”

<无线电沉默三秒后。>

K:“D-11现在失踪了,推测为死亡或救出不能。正在右面的走廊继续往下前进。开始走吧”

<队伍在走廊往下前进,其次是Marv 2。视频资料显示出走廊轻微地向右倾斜,80%的地方都已淹没。队伍已装备了保温潜水服及空气罐。所有装备似乎都在正常运作。>

A:“…日…我们接触到了。”

K:“让我来…噢。报告:水在走廊的尽头突然中断了。好像有种力量把水和下一个舱室隔离开来…分界线非常清楚,而且我们可以毫无阻碍地穿过它。就像有种看不到的力量…”

S:“天哪…这房间真他喵的蓝…它非常明亮,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全新的…”

R:“死路,这边也是… 看样子我们最后还是得走左边,不过-”

G:“那过道不见了!”

A:“这TM究竟…艹。”

<与小队的视频联系忽然中断了两秒。当联系恢复时,Marv 2显示出一片被淹没的SCP-455的货仓。没在任何地方看到小队的任何踪迹。Marv 2持续二十一秒对操作没有任何反应。Marv 2忽然加速到一个超出它能力以外的速度,与一面生锈的墙相撞。视频在撞击后延续了四秒。在视频的最后两秒观测到类似植物的东西,种类未知,表现出异常的敌意。基地人员不能往探险队发送任何信息。>

K:“那个,呃,进来的走廊现在已经不见了…那个门后面是一条竖井状的通道,里面有着几道往下的梯子。通道顶部和舱门的顶部很符合…顶部那里好像有数条裂缝在漏水,有着-”

G:“我看不到底部…我的意思是完全看不到…那货向下延伸起码有一英里-”

K:“一样有着剥落的铁锈掉下来。Marv似乎已经消失掉了。”

A:“好的…我们往下走,并寻找最近的出口或往上的路。如果我们半小时后仍然一无所获,我要R和S把墙炸开来,直至开出一条路为止。”

R:“收到这鸟命令了…我现在就开始,如果你喜欢的话…”

A:“大家在这洞下去…小心你的脚,如果觉得梯子有哪一级不稳,跳到下一级去。我要确保你们的通行安全-”

<数秒尖锐刺耳的金属声,伴随着两下“跳动”的低音。联络中断了四秒。>

A:“下去,下去,下去,下去”

G:“天哪,它正在关起来,它正在-”

S:“-是我的牧师,我要-”

A:“以草泥马之名把这层炸掉吧”

R:“滚出-”

<无线电沉默十八秒后。>

K:“它在他那血红的眼内,它在-”

A:“去帮帮他,把他带过来。”

S:“-玛利亚, 满被圣宠者,主-”

<四下“跳动”的重低音,其次是“尖叫声”。尖叫似乎由多人发出,伴随着独立开来的非人类的动物以及机械的声音。>

A:“-周了。我再也不能找到他们了,这路实在太弯了。我做不到-”

<无线电沉默八秒后。>

K:“那一天,在楼梯上面,我遇到了一个不在那里的男人。他今天依然不在,噢我是多么渴望他的离开啊。”

G:(大笑数秒)“噢神啊…让它停止哭泣吧…”


<无线电联系中断了二十分钟。任务在0813时被视为“失败”。在接下来的两周仍然有零星的联络,已被记录如下:>


A:“我的脚正在蒸发。”

R:“-救命 救命 救命 救-”

R:(走调地哼唱着)

S:“-在那,那只是一条鱼的幻象而已,它…噢…噢主啊请-”

G:(大笑)

K:(一声持续二十秒的的尖叫)

K:“是的!,我正-”

A:“家。我要回家,我不想再感觉到身体里面那些锈了。我-”

S:(低声哭泣,几乎听不见)

G:“-搞定,我射中它了,我射-”

A:“-快点,也许吧?我们好几天没试过了…”

S:“我会吃掉它的,不过不会因-”

D-11:“好冷啊。”


<此后再也没有收到小队的任何无线电联系。无线电监测仍在持续。任务结束一个月后,有一份观测到S女士在甲板上面挥手的报告。该报告由一位看守归档且未经任何其他资料证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