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任务354 Alpha档案

██████博士的个人日志
我们对于SCP-354,那个在加拿大北部的大伤口的探险行为已经得到了批准!那些研究与探索者们(R&D boys)已经想到了只能被描述成一个在前部带有钻头的潜水艇的东西。我们都知道这个池子里的液体会随着你下降而越来越粘稠,所以我们怀疑会不会到了某个地方我们将无法下沉,这时候挖掘机械就会派上用场了。因此在那东西上边我们加装了挖矿用的装置。这完全违背了流体力学的一般规律,但我们本来就没打算在里面游泳。我的直觉告诉我在这血池另一边肯定有什么东西,并且就像一直向下(上?)直到钻到中国那样,我们要一直向下(上?)钻。

██████博士的个人日志
与05-█在派谁前往调查的问题上进行了一场漫长而愉快的辩论,我希望机动特遣队Ω-7能和我们同去以保护我们的安全,或者至少是SCP-076,但他们是不会允许的。除了他持续造成的巨大破坏,他们还是把他看得太过重要以至于不能失去他。他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你懂的,“不朽”什么的。或者他们只是仅仅没有这样的感觉让他去做探险什么的……?

Ackler,那该死的家伙,想要把SCP-600一块带上,但我决不会允许这样做的。档案之中写明了600是在它出生不久之后就被传送过来了,那么它作为一个向导就一点价值没有。它有可能能提供一些安全保障,但是这很可能因为它是个[数据删除]的事实而被取消。不论如何,它最好还是████ ███ ████ ████吧。

最后执行任务的队伍之中除了我之外由3名特工,2名D级人员,一名地质学家和一些研究探索部的人员(它们将操纵这艘船)组成。我都已经忘记他们的名字了。

354Alpha探险队(ET354a)任务日志,第1天:
这对于任务开始的第一天来说实在是糟透了。有传言说昨晚在某些地区出现了收容被完全破坏的情况。接下来出现了在区域354之中因为某些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有咖啡存在的问题,并且这场任务就几乎要在一场灾难之中收场因为他们发现差点忘了往船上装额外的燃料。这都他妈的谁在导演这场闹剧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已经出发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有一种确实往下走的的感觉,但现在下降的速度明显减缓了。Marty(那个“研究与探索者”的名字)说我们正以每小时10m的速度下降着。这很明显地显示出,在这个深度这个该死的池子就已经够粘稠了。

ET354a任务日志,第2天:
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但我已经知道了每个人的名字。Marty,我们的“飞行员”;特工Swanson;特工Turquoise;特工86;Jay Macarthur博士; Chris Simmons还有Leroy Tucker。这尼玛是肿么回事啊。

ET354a任务日志,第3天:
在大概早上4:30am,重力的方向改变了。好家伙,这实在是把人叫醒的好方法。我们现在正在上升而不是下降,这大概意味着我们离目的地的距离已经过半了。

ET354a任务日志,第4天
我们已经接触到地面了!虽然舷窗之外仍然是一片漆黑,证明了现在还是晚上。我们都不能出去因为我们都知道,这里的大气很可能充满了氯化氢气体。我们把一大堆他妈的感应器伸出了船体之外来分析一堆数据;空气能否呼吸,我们要处理什么空气传播的细菌,还有一些简单地数据比如说温度。我们将在8小时之后知道外面是否适合人类生存。

ET354a任务日志,第5天
已经证明了外面的空气是完全安全的,除了夜晚已经持续了……28个小时,这是怎么了?

ET354a任务日志,第6天
黎明终于到来了,太阳又红又大。我是个生物学家,但我还通晓足够的天文学来了解我们正在一颗完全不同的星球之上运行着。这里是另一条时间线,另一个空间,还是另一个维度?Leroy猜我们正在“另一个存在的维度”之中,并且我认为他的猜测是最接近事实的。

在这一边的池子是非常大的,更像一个池塘或者说一个小型的湖泊。并且湖岸的边界比我们那边的池子要确定了许多。我们利用一只充气筏到达了岸边(Marty和Simmons留在了船上)并且开始向北进发。这里的土壤,或者说至少在池子边的土壤,是几乎没有植物生长的。我们可见的唯一绿色是长在地上的一种看起来更像是霉菌的模糊苔藓。地面完全是一种像是沙子和面粉混合的灰褐色土构成的。Macarthur说那是由一种矿物质组成的,但是我已经忘了那叫什么名字了。

我已经猜到了一半我们的电子设施在这里都不会发挥作用。但是那并不是第一件让我们感到沮丧的事情。在这平坦而无聊的大地上行进了大概2个小时之后,罗盘忽然改变了方向。现在它指向了我们原来认为是东方的方向。很明显这颗行星的磁场(这到底是不是一颗行星啊?)并不是像我们原来那颗那样运作的。

我们并不想冒迷路的风险,我们马上转了180度的弯向着我们船的方向开去。我可以发誓说我们回去的路程比来的路程短了差不多一半。明天我们要研究出一种不依赖罗盘的导航方式。

ET354a任务日志,第7天
夜晚的睡眠变得讨厌起来。太阳永远也不落下去。在我的计算看来,这里的日夜循环大约是以43个半小时为周期的,因为这种与我们家乡完全不同的时间运行方式,我们需要一些时间适应它。

我们已经在一种导航系统上取得了共识。首先,我们将只以直线行进,来确保我们回到船上只需要简单地转个弯然后向着相反方向行进即可。除非我们碰到了某些不可通过的森林,这个方案可以很好地实施。

第二,Marty已经能够操控一个无线电……导航……器。我已经不太能够记起他的解释了,但是如果我们在800英里的范围之内,他的小发明可以告诉我们哪一边才是我们应该朝向的正确方向以及离船还有多远。

ET354a任务日志,第9天
我们在计划中太阳升起之前的几个小时之前出发了。但是在我们到达岸边时,发现那些模糊的苔藓已经到处都是了。它们发生了显著的生长。我的推测是这些东西在白天里蜷缩起来,并且在夜晚之中伸展开来以吸收营养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我们决定了不从那东西上走过去,于是我们回到了船上直到太阳升起。

太阳升起来时我们再次出发了。这些苔藓已经重新收缩回了它们原本的更小的状态。这时我才刚刚想起这里没有风,其结果就是完全的死寂。这种完全的空落落带给我一种非常可怕的感受,并且我不为此感到羞耻。

我们找到了一个方圆数百英尺没有苔藓的地方,并且决定在那里露营等待“夜晚”的到来。太阳仍然高挂空中,但是已经到了人类睡觉的时间,所以我把这叫做“夜晚”。

ET354a任务日志,第10天
在“夜晚”的某个时候(但是现在还是白天……操,我现在已经开始混乱了)我们都被某种吼声给惊醒了。你还记得《侏罗纪公园》里T-Rex吼声听起来像什么样吗?那声音的主人就像那个一样,大型的爬虫类生物。那声音是如此巨大以至于我肯定不管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他都不可能距离我们超过20英尺。但是当我们都跑出帐篷时,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整个地域都是如此平坦以至于我们可以看到半英里之内的范围,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这他妈的多吓人啊。

我们收起了帐篷并且接着出发了。不久之后我们看到了那些苔藓后停了下来(或许它们只生长在那血池周围?)并且注意到地面开始变得崎岖了一些。远距离的大地上似乎变得多山了一些,我想我看到了树。

ET354a任务日志,第11天
裸露的地面结束了,现在我们正行走在一片覆盖着美丽的绿草的广阔无垠大地上。它看起来就像是修剪得很好的草坪。这些草看起来十分普通直到Turquoise绊倒在了一块石头上,并且站起来时发现他的手上多了好几个血孔。很明显这些草的尖端难以置信地锋利,并且能很轻易地刺穿皮肤。这些草对基金会统一发放的鞋没有威胁,但是我们必须十分小心防止摔在它们上面。

我们来到了一条十分细小的溪流边,它真的没有比一条细流大多少。Swanson建议说我们可以在这里灌满我们的水壶,但是Leroy和Macarthur想对着水的安全性做一次检测。Macarthur拿出了一些设备并且在数分钟之后宣布这根本不是水,而是液体二氧化碳。CO2在这个温度之下通常是气态的,并且绝对不可能是液态的。在这里物理法则似乎没有正确地运转。

ET354a任务日志,第14天
我这几天都没时间去记录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有着稀疏树木覆盖的地方。在这里的草地都变得枯黄了,并且也没有能够刺破皮肤的锋利度了。这些树很普通,看起来就像是桦树但是叶子并不匹配。

在某个地方我们和Swanson走丢了。这个地方是如此地寂静导致我们觉得开口说话都不舒服,所以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和他走丢了。他走丢失的时间位于前后相隔8个小时的区间之中,我们大声地呼喊他,但是我们之中没有人愿意分开去寻找他。

在“夜晚”里,一棵树倒在了86的帐篷之上。他没有受伤而且全身上下的零件都好好的,但是帐篷已经过度损坏不能维修了。86发誓说在他搭起帐篷的时候那棵树绝对没有这么近,并且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是什么导致这棵树倒下的。这棵树干只是……折断了。我们都同意从现在开始都不把帐篷搭在靠近任何一棵树的地方。

在下一个“白天”(其实现在已经天黑了)我们又听到了几天之前的吼声,那听起来就和前几天的声音一模一样。并且我们再一次地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并且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可以确定声音的方向。

接下来这里开始下雨了。我们开始为“夜晚”搭建帐篷,这一次我们比之前都挨得近得多,离我们最近的树都有大约300英尺开外。Macarthur确信这是雨水而不是什么CO2的狗屁东西,于是我们立起了漏斗来灌满我们的水壶。

Leroy把他的帐篷贡献给了特工86,而我主动邀请他来与我同住,因为我的帐篷比其他人的要大一些。我问了Leroy他干了什么而被分成了D级人员。他说他強姦了好几个人。我想他只是想吓吓我,谁知道呢?不论如何,他是我见过的表现得最好的D级人员之一,我相信他不会,呃,在我睡着了之后襲擊我。

ET354a任务日志,第17天
感谢上帝雨终于停了。所有的东西都吸满了水湿漉漉的,包括我们,但不包括地面。在这么多水掉下来以后你一定会觉得地面会像见了鬼一样变得泥泞不堪,但实际上在草下面的地面只是仅仅变得潮湿了。或许这些草从土壤之中吸收水分的能力比我们家乡的草要更行之有效。

我们再次出发了,雨水或许唤醒了一些动物。

[数据损坏]

务日志,第25天
在远处看来是一道巨大的断崖的东西现在证明是一堵人工建造的高墙。它是由坚固但是生了锈的铁所构成,并且有大概50英尺高。不论是左边还是右边,它都超出了我们视线所能看到的范围。我不能想象它到底有多厚。我们没有任何方法去绕过它,只能跨越它或是穿过它。我们为夜晚的休息搭起了帐篷,我们将好好考虑明天白天将做什么。

ET354a任务日志,第26天
Leroy在我们的应急装备之中放进了吹管,我敢发誓,他一定操过了Macguyver。

我们在墙上切出来一个足够我们通过的洞。结果证明了这堵墙只有四分之一英寸厚,但是在这堵墙后面不到半英尺的地方又出现了一堵墙。很明显这里有好几个这样的东西。在我们到达另一边之前Leroy已经割穿了8堵墙。

这一边的草是黑色的,不是因为火烧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它们只是有着不同的颜色。并且现在这里有风了!我已经厌倦了

[数据损坏]

结论来到这里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回去。

ET354a任务日志,第39天
我们穿过了第二道屏障,并且回到了有黑色的草覆盖的那个怪异的地方。我曾经预计过之前Leroy在墙上切出来的洞会被堵上或是其他的什么问题,但是它们还在那里,感谢上帝,或者是运行着这个世界的什么人。

我不认为Macarthur能撑过这个晚上了,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血。

ET354a任务日志,第40天
我们醒来时发现Macarthur已经快不行了,我们不想这样做,但是除了就地处决他之外我们没有别的选择。86说我们回到我们的世界之后会有某些东西可以帮他的,并且他很可能是对的,但是我们不能让Macarthur拖累我们。我们只剩下几天的时间了,在

[数据损坏]

第48天
我们在还剩下1-2个小时的时候回到了我们的船上。他们问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在Swanson,Turquoise,Macarthur和86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该死的事情,因为数个死去的队员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Marty让我们尽快出发了,我们正在确实地下降着,我只希望他们不要

[数据损坏]

[文档结束]

这篇文档是在基金会中央数据库之中被发现的,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探索SCP-354的任务被提出或是通过。在这篇文档之中提到的所有人的记录都不存在,这篇文档的来源亦是未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