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乐章:呈示部
评分: +41+x

夜晚,才是一座城市尽情释放魅力的时间。

推杯换盏,灯红酒绿,街道上的嘈杂声让人感觉到自己真真切切地活着。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份闲情逸致在天津的冬夜里发感慨。

藏锋看了眼自己的PDA,22时,准时到达。

他的作训鞋踏在石菖蒲医院的大门口,一身全黑,戴着帽子还背着一个大包的他和这所三甲医院的气氛格格不入。

管他呢,反正自己也不是来看病的。

这么想着,他踏进了门诊部的大楼。


自己上次来天津是来干嘛的?陪父母旅游?还是来喝老班长的喜酒?

记不清了,反正不是来杀人的。

他晃晃脑袋,绕过一个一脸异样瞅着自己的护士,一闪身晃进了一楼走廊末端的杂物间。拿起桌子上的一部对讲机,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

“外,藏,动态授权码53264186。”

对讲机里随即响起一个冷冰冰的电子合成音:“声纹验证通过”,正对着门口的墙壁随即滑开,露出一部电梯。藏锋确认门外无人后,走了进去。

与正常电梯不同,这座电梯在本该是楼层按键的地方只有一块触摸屏和一个摄像头。他把背上的包放下,走到跟前。

虹膜识别……通过

掌纹识别……通过

DNA速检……通过

电梯门悄无声息地关上,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段长达10分钟的下降过程,等电梯门再度打开时,藏锋已经身处海河河床的正下方,Site-CN-06的主体设施。

他整理了下身上的装备,消失在了设施深处。


1小时30分钟后,不远处的某个天台。

“东西都安放好了?”一个黑衣人问趴在地上操作步枪的藏锋。

“嗯,发电机,备用发电机,自动防御设施的控制中心,该放的地方都放了。”

“不该放的地方呢?”

藏锋没有回答这句明显带着玩笑意味的话语,把目光移回到加装在步枪上的TAC-31 DOC瞄准镜上。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在没有见到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把枪口指向战友。

他默默地把瞄准镜里的十字分划移动到了停车场门卫室的保安身上。

自己本来应该在伊斯坦布尔和那边的人一起出联合任务的,旁边那人一纸匿名命令就把自己调来了这里……锄奸。相比之下自己还不如去找混沌分裂者的麻烦。

至少能确定他们都是敌人。

“你确定06站点全员叛变了?”

“怎么?你质疑上级的命令?”

藏锋用余光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那个人,慢慢地站了起来:“我至今还没有看到06站点叛变的可靠证据。”

“那你还进去放炸药?”

“我也没有看到06站点依然忠诚的证据。”藏锋整了整帽子,“让你的人去撤离平民吧。”

“不撤,我们直接进攻,把起爆器给我。”

“交战区里有平民,我们不能现在就打。”

“妇人之仁,L说的对,就不该让你来的。”那个人嗤笑一声,左手按下衣领上的PTT按钮:“开始攻击,我晚点到。”说着,右手已经摸向了大腿枪套内的Mk23 Mod0手枪。

“唉……”藏锋叹了口气,右手按上了腰间那把恰西克的刀柄。对面那人见状也不再掩饰,拔枪的动作瞬时快了起来。

刷地一声,藏锋的恰西克已然出鞘,紧接着他一个翻腕上撩,斩向了对面那人的持枪手。那人的枪堪堪出鞘,就被藏锋的刀刃逼开,他后跳一步,想给手枪射击让开空间,却被藏锋一个自右上发起的斜线斩劈掉了手枪。

胜负已分。

“你说你要趁着我还趴在地上就灭了我的口多好。”嘴上嘲讽着,藏锋却没有撤掉自己的架势,他的刀尖还指着对方的脸。

藏锋从对方呼出的白气看出,他已经乱了阵脚。

不远处,石菖蒲医院的大门内已经响起了激烈的交火声。

藏锋揉揉太阳穴,看见这动作,对面的人也稍稍放松了一点,他刚想开口,却看见视野右侧有东西快速逼近。

啪,恰西克的刀背狠狠地敲在了这人的耳后,将其直接抽晕在地。

藏锋从地上拿起步枪,跨过那人的身体,走进了楼梯间。

“所以说我永远都进不了机动特遣队。”

一句嘟囔从楼梯间内传了出来,飘散在寒冷的夜空中。


一串基金会特制的7.62×51mm穿甲弹把一扇窗户打得粉碎。Eule靠在窗户边,手里拿着一把从初期防疫的队员手中抢过来的ACR,身边还蹲着一位握着左轮手枪的短发少女。

“抗生素什么时候到!”Doll甩掉散落在自己头发上的玻璃碎片,大声问Eule。

“二十分钟!”Eule把身子探出窗户,算着子弹打了一个长连射,把一个攻击者撂倒在地。刚准备攻击第二个目标,就立刻被注意到这里的一挺Mk48给压了回去。

莫名其妙,这是Eule对这次袭击的唯一评价。

谁会在半夜用那么重型的火力突袭一个医疗站点?轻重机枪反器材都有,大有不把06彻底抹消就不罢休的架势。

初期防疫和站点安保一时间被进攻者的火力完全压制,靠着自动防御系统的支援才不至于完全崩溃,免疫系统的抗生素小队又去支援别的设施了,最快也要20分钟才能赶到。

一名狙击手抱着LR4步枪跑上天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直接跪姿射击,打倒了一个正在操作榴弹发射器的攻击者,紧接着一个翻滚滚进了掩护中。刚刚滚进去就有一串14.5mm子弹打在了他刚刚的射击位置上。

“02高机!”

他下意识地报出攻击者的火力,喘了几口气后忽然想起自己在瞄准镜中看到的东西,瞬间,冷汗冒上了额头。

三根箭头指向圆圈的中心。

攻击者佩戴着基金会标识。


藏锋从侧面冲进战场,两边打得热火朝天,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他架起步枪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帮谁?

呸,藏锋吐了口唾沫,管他那么多呢,随即打了几个短点射,把一个进攻方的火力小组压了下去,刚想找出那挺烦人的02高机在哪,余光就瞟见了一个人正借着阴影的掩护摸向06站点防御阵地的侧翼。

再一看,那人身上背着的赫然是一具蒂雷纳出产的T-148火焰喷射器!

建筑里还有病人!

在远距离使用步枪直接击倒可能导致他身上的火焰喷射器泄露,再被一点火星溅上就会引起一场大火。

谁知道基金会会在火焰喷射器里装什么样的燃烧剂。

藏锋再一次拔出恰西克,朝火焰喷射器手冲了过去。

一发子弹射来,打漏了火焰喷射器的燃料箱,T-148那油瓶压力瓶合一的设计让大量燃烧剂瞬间喷溅出来。藏锋下意识地抬起右臂抵挡。

又一发流弹射来,打在了泄露的燃料上,子弹和地面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呼!

爆燃照亮了这个原本阴暗的角落。


30分钟后。

“Doll,去准备手术室,然后把Li叫来!”Eule脱下防弹背心,快步走向消毒室。

“刚刚复原的监控录像显示这个人在咱们的多个要害房间都放了烈性炸药,现在还没有拆除完毕,他是敌人!”

Eule回头看了一眼立在原地的Doll。

“他是病人。”

“你知道基金会怎么处理敌方伤员!”

“是,但是我首先是一名医生,然后才是基金会员工。”

“可…….”

“就当我这是妇人之仁吧。”Eule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消毒室。

藏锋躺在担架上,右臂已经被完全烧焦,但是他依旧努力保留着朦胧的意识,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

去他妈的基金会。

抗生素小队正在肃清攻击者,Paraclate正在和上级确认攻击者身份,Doll则在和当地公安部门协调处理善后事宜。

但对于藏锋来说,这场混乱已经结束了。


同一时间,渤海,私人游轮慈悲号。

“CN-06那边怎么样了?”

“任务失败,S损失掉了。”

“是那个局外人搞的鬼?”

“不是,是你找的那个外勤,他反水了。”

“管他呢,反正这也只是第一阶段罢了,不过那边估计要起疑心,加快动作吧。”

说话的人站起身,打开了投影仪,一副中国地图赫然出现在幕布上。

“就这么大地方?”坐在椅子上的人翘着二郎腿看着幕布。

操作投影仪的那个人看了他一眼,画面随即变为一副世界地图:“那么,这是第一阶段剩余的目标。”

地图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点,就像……疱疹一样。

不知情者会以为这个是直接从某部低成本科幻电影中拿出来的地图。而事实上,每个红点背后都是一处基金会的秘密设施。

砰,房间的门被撞开,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韩国人的海警船过来了!”

这句话刚刚出口,他就看见房间里两把伯莱塔92F指着自己。

“我们是不是说过进来前先敲门。”

“我……”

“开船,韩国人那边自会有人帮我们打点关系。”

门口的人如遇大赦般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6小时后到达首尔,准备吧。”

“嗯。”

慈悲号在渤海湾的风浪中摇摆着,船舷的灯光因水汽而模糊,一束探照灯打在船身上。平日里那优美的白色线条现在却显得诡异可怖。

就像来自深渊的幽灵一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