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13
small.jpg

Randale仍记得他被Huesic给予生命的那时,Huesic是最后那一对之一,是造物主创造的第十三位次等神。作为777个中的第67名,Randale是从一开始那少数的帮助建造了天堂和世界的次等神之一。在那时,没人有确定的外观;他们一直在变换,不可思议的无定型着,除了精神属性推动着他们之外别无他物。不像现在,人们的外表反映着他们自己的造物。

他在创造天堂时的参与行为令人称赞,但是Randale做的最好工作的是在地球上创造生命。创造不同的生命成为了他至今为止的新生中最好的一部分。他享受着在造物上帮助那七对。

他为自己感到骄傲。

Fredrick和Agathos,第一对,也是伊甸的帝王与皇后,宣布了今天将会有一场庆典,每一名伊甸的次等神都会收到一份作为他们的服务的报酬的礼物。Randale知道这个布告是有实质的,特别是因为帝王与王后是发布它的人。另外一件让它变得更有意义的事实是造物主本人赋予的。然而,这不是Randale感兴趣的。他关心的是那些为数不多的证明了自己的人会得到什么:直接经受伊甸的14个,就是七对统治者的训练;由造物者创造的第一批次等神。

只有一百个受选名额,至少第一批是这样的。这一百人将要彼此合作,发展理念,也有可能,甚至超过那七对!只是想想这种事就有点让Randale受不了了。

集会点洋溢着今晚的色彩。火光带来温暖而又友善的热量,喷泉洋溢着甜酒。不需要付费,今晚的纵情即将开始。

Randale选择了能最好的表现他的形象,通过最新也是他最喜欢的造物:一只僵硬的狐狸。程式化的,他的设计看上去介于狐狸和狼之间,但是它的体型又迅速的让这种想法消失了。尽管他使用了狐狸的热烈的棕色外表,他的后腿允许他能比狼和最大的狐狸的极限还站得高。他的鬃毛和其他物种相比,看上去直刷刷指向天空,但是在其他次等神中间,他保持着骄傲的谦虚。

在帝王与王后开始宣布之前他不想喝多。在他发现舞台上有什么关闭之前,有一种预感一直冲刷着Randale的脑海。每一位统治者都有一顶为他们专门打造的皇冠,但是Huesic今天一个人坐着。看样子是Serpent留他一个人在哪里。Randale不知道Huesic在等着Serpent来加入些什么。Serpent对于第三个世界的建造并没有贡献什么。他们甚至不能给自己起名字,他们只是接受了“第十四个”和“the Serpent”的头衔。现在他们被给予了创造能够统治世界的生物的地位。

Serpent的造物如果说设计的有一些智商的话会不错,但是Serpent认为只有蛮力才能主宰一切。Serpent的造物如果不是如此巨大,需要那么多食物来提供营养的话也会不错。Serpent如果没说帝王Fredrick的坏话的话,他的造物也能安然保存,这让他的造物被Fredrick变成了一团火,但是说实话,就算是设计的不够好,也不能摧毁整个物种。

不过,不管后果如何,Serpent的设计失败了。造物主干涉了这件事然后就只是把它自己放进了这个世界。这不是任何次等神想要的结果,事实上,他们觉得造物主把世界基于它自己身上建造是徒劳的,反之不亦然,但它是称职的。而且至少Serpent用这一事件建立了冷血动物的概念,尽管是Huesic完善它的。

Randale在看见帝王以他的外观,狼型,从宝座上走下之时迅速拉回了思绪。帝王是个好君主。有魅力,坚强,公平,除了有点鲁莽。

他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开始了讲话,他的声音在会场里隆隆作响,“欢迎所有人!我们希望你今晚过得足够好。这次的活动标志着一个真正足够计入历史的时刻,值得被庆祝!”

人群欢呼吼叫着,直到帝王举起爪子才停下来。

“这是选拔之夜。你们每一个都有对于第三个世界负责的部分,当我说我们所有人都为了我们所做的事自豪的时候,我相信我没表达错任何我的兄弟姐妹们的想法。所以,为了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我们一致同意来给你们所有人礼物:无限次进入喷泉!任何地点,任何时候,任何人!所以只要你不是在工作期间,不再有庆祝饮料的限制!你们所有人都赢得了这一权利!”

如果说之前的欢呼声响亮,那么现在可以说是震耳欲聋。帝王继续说话,“不过你们中的很多人有可能拿不到接下来的奖励。今天,我们提供给最有天赋的孩子非常特殊的机会。

今晚,我们将从我们光荣的孩子中挑选一百个,并且把我们的知识课程传授给他们,包括他们应该传播给他们兄弟姐妹的智慧…这是什么?“”

帝王的微笑变成了一幅关切的表情。人群向骚乱的方向看去,看到他们的一个兄弟心烦意乱的走向帝王,祈求他的注意力。

“有问题吗?怎么了?”

“父亲,父亲,那些人类,他们打破了规定!他们吃了树上的果实!”

“冷静,冷静!…你一定是搞错了,带我去他们那里,”帝王说道,然后把他的注意力转回到其他人身上,降低了他的音量“Agathos,和我一起来,这很重要。”在警戒与会者之前,他安顿好其他的几对,“在我不在的时候试着让大家稳定下来!我必须得走。发生了一些需要我去注意的事。同时,请尽情享受今天的快乐。”

然后,他和王后一起走下并离开,窃窃私语的人群在他走进之时分开。

公主说“安静,安静。现在,我们从刚刚王被打断的地方继续,我们开始报那些明天我们将见到的人的名字。”

只有少数人能够欢呼。Randale控制不住的紧张。在这里的规则真的很少,而唯一要求国王出席的就是那一条:有关知识之树的规则。造物主禁止了任何造物在现有世界达到某个特定等级的智慧,所以为了确定它没有达到这一程度,Agathos把这种力量存储在了伊甸的一颗大树之中,远离他们的造物。人类不可能自己弄到它。

很多人,包括Randale,在他们的名字被叫到的瞬间楞了一下。这是一种荣耀,Randale用他能做到的最完美的微笑接受了他。但是似乎每个人都能感觉有什么不对的东西在地平线之下缓缓升起。

不过至少他们还在畅饮。


small.jpg

“你们令人作呕。下地狱吧,”Serpent怒吼着。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帝王,灰色的火焰绕着他的额头,站在伊甸的门前,在他的爪下是曾经被称作Serpent的存在。帝王的外形比他在集会上显现的大得多。这不是能够让一个物种生存下来的设计,但是足够高效的展示了力量。Randale看着,保持人群和帝王与Serpent的安全距离。帝王坚持只有两个人能靠近Serpent,就是他本人和Huesic,但是他们不想看到Serpent,或者现在的“它”。

Serpent持续地说着污言秽语,“去你妈的,我发誓—”帝王用爪子碾压它,它的骨骼在帝王的体重之下碎裂。

“安静,”他冷酷的说,“工匠14号,这是我和从工匠2号到13号,和伊甸的所有居民的决定,你将被剥夺所有的权力,从一切记录中抹除,被流放至地球永无止境的行走。你给了人类知识之树的果子然后毁了整个设计。谁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

Serpent的骨骼开始回到原位,修复它自己。“1…13?Huesic?他们也同意?”

“是的,他们也同意。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做你的工作而你坐享其成。我可以说我非常不乐于见到这种情况。我尽力变得有同理心,不过坦白说,你做的值得我注意的贡献太少了。你选择用自己的位置来让自己过得舒服点

Serpent持续发言,“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的。就算是你也同意,我们不应该被告诉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为什么要保护那个怪物-”

“你从一开始就没听到我说的吗?”帝王咆哮着,碾压的更重了,“这是一个协议,现在你打破了它。我们有最后的决定权。现在因为你的嫉妒,我们都将遭罪。你的设计失败了,所以你嫉妒现有的那些,人类。所以,除了刚刚提到的惩罚,我禁止你放弃你的身体。我禁止你做出任何努力,我禁止你在你所做的一切中使用造物的恩惠。人类将徒劳而没有尽头的渴望你的死亡,你唯一的朋友只会有恐惧。”

帝王移开了爪子坐下。“现在离开吧。希望你现在的喘息只是未来的凤毛麟角。”

Serpent又一次移开,骨骼在他的皮肤之下重塑。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离开了。

medium.jpg

从Serpent宣判了他们的命运之后似乎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当它被逐出伊甸,造物主惩罚了每一个人,包括次等神。尽管他们还是永生不死,他们现在能够感受到疼痛,饥饿和疾病。一开始,这种惩罚感觉很仁慈,但是伊甸的设计不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食物来支持生命。饥饿迅速降临到伊甸,因为那里的居民越来越分化。帝王与王后对于造物主惩罚并非他们过错的事而大发雷霆,但是其他的几对担心的却是:如果他们反抗,造物主会做些什么。

在召集支持者来反抗造物主之后,帝王与王后被打上了背叛伊甸的叛徒的标签,即便绝大多数的伊甸居民都支持他们的意见。造物主唯一的忠实者是伊甸的其他的统治者,还有少数那些被认为值得训练的人。和其他统治者待在一起的多数人只是保护自己,而非反抗造物主。这些人里包括Randale,所以他持续的向Huesic一遍又一遍的问,他们是不是越来越孤独了。

“Huesic?你在吗?”Randale在蹑手蹑脚的走进Huesic的房间时问。

“哦,你好Randale…你没什么更好的事做了吗?”

“上次我看你离开已经有些日子了。我担心你。”

“我还好。”Huesic咕哝着。

“Huesic,你知道你能告诉我任何事请的。你不需要在我面前保持形象。我在意我的创造者。”Randale走近,“如果你还好,我能坦白一些事吗?我…比起别人我更加同意Fredrick的观点。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反抗造物主,不是周围的人。我们反对我们的帝王?把他标记为一个叛徒?他只是不希望我们受伤。我们看着确实是受伤的人。但这是不对的,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去逆转这一诅咒?我不想伤害我的兄弟姐妹,我想让事情完美。这是我们以前做的事…抱歉。我知道这很粗鲁,我没有…”

“不,不。还好,我们以前都是这样的。”

“…如果你不想听我会闭嘴的。”

Huesic叹息然后站起来让自己显现。他改变自己的外观,从一只小蜥蜴改成一只小狐狸。许多次等神在事情发生之后禁止制造任何种类的爬行动物,只是为了避免和Serpent扯上关系。如果有人有权力把自己变成那样的话,那就只能是Huesic了。“我很抱歉。我只是精神状态不太好。你可以和我说话。我本来可以阻止Serpent。他…“它”现在是如此遥远,这是我的错,我-”

“不,”Randale打断他。“永远不要为了它做的事责怪你自己。这是它自己的问题,不是你的。Serpent,它的嫉妒和懒惰是值得被谴责的,但你不是。永远,永远不要那样的贬低你自己,你是这样的博爱。你知道的,对吧?”

“…我…谢谢你,我的孩子。我需要听到这个。从没有一刻我是如此迫切的听到这些。”

“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这很难,但我们会挺过来,我知道我们会的。”

“我-我也这么觉得。听你这么说感觉好多了。”Huesic说。

“或许我们应该走。”Randale停顿了一下,说。

“走?”Huesic抽气“去哪?”

“离开伊甸。我的意思是,在第三世界也不会太差的,能怎么样呢?至少那里目前没有战争。”

“我不能,我在这里还有我的家庭,我不能离开他们。”

“我们可以带上他们,想想我们能用我们的知识做得多好。即便我们不能治愈病痛了,我们还可以通过我们的知识做到很多有帮助的事!如果我们继续被饥饿所折磨。离开伊甸是一个非常合理的选择,不是吗?”

“你有计划吗?”Huesic仍在犹豫。

“我们可以一起制订,我可以向你保证,不过,拜托?和我一起吧?在有更多的灾难出现之前?”Randale伸出爪子“成交?父亲和孩子?”

Huesic停了一下,只是一下。他的爪子不久就和Randale的爪子碰在了一起,“成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