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人

屋子中的人们
都到了大学里去,
在那里被打包装箱

变得一模一样。


这里有医生和律师,
还有企业高管,
他们千篇一律

他们看上去一模一样


从前,有个女孩名叫佩内洛普。

佩内洛普有妈妈,爸爸,两个小弟弟,还有一只名叫Bosco的狗,住在北美一座大城市外的住宅中。她和很多与她同龄的孩子一起上学,结交了很多朋友,当她渐渐成长,她日益了解身边的世界,并开始为物理和化学着迷,她决定长大后的某一天要成为一名教授。那时她十一岁。

当佩内洛普升入高中,她爱上了一个叫Regina的女孩,她们一起踢足球,当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佩内洛普开始忘记外面的世界,她放下了她的教科书,只想着Regina和足球。那时她十六岁。

一天,佩内洛普为考试复习来到了Regina的家中,她发现Regina正和一个男孩睡觉,Regina发誓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佩内洛普的心碎了。她离开了Regina,离开了足球,回到了她的书本,她也离开了她的朋友和家人,潜心研究,她的老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所知最封闭的学生之一能够成为最杰出的那些人中的一员。那时她十七岁。


第二年,佩内洛普从她的班级毕业,她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大学的邀请,迫切地希望能够将她的光辉带到他们学校。但她拒绝了所有邀请,她想离开学校,离开学术界,远离她。一周之后,她进入了军队,那时她十八岁。

佩内洛普在这里出类拔萃,她的困难被战胜,无论从身心来言。她安静,缄默,自我节制,同时又聪明而危险。她的激情使她站在了班级的顶峰,令她的上级开始注意。一些眼睛观察了她一段时间,然后在某一天送给了她一封信。那时她二十二岁。

她带着一张只有条形码和时间的车票来到了车站,其他公交车和人都离去之后,月亮挂在了天空当中,一辆末班车缓缓到来。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并给了她一个选择:留在车站,回到那个有着天花板和娱乐消遣以及Regina的世界;或是上车,成为卓越的人。佩内洛普踏上了公交车。那时她二十三岁。


与她生活中的大多数时间一样,佩内洛普很快适应了她作为基金会特工的生活。她被分配到机动特遣队MTF-L5"掘墓人",然后是MTF-Y19"燃烧闪电",她站在负责小学生,二十一枪,鼹鼠,公路巡警的成员身旁,她的杰出才能得到了广泛认可,她的升级只会增加她的声望。在她生日的那天,她被邀请加入Alpha-1,"红色右手"。那时她二十九岁。

她的任务开始不同,她从基金会的公众视野中消失,行走于黑暗之间。她不知道她同事的姓名,彼此没有任何关爱,他们都有自己的代号和委任,她被称为A1-28。那时她三十岁。

一次收容失效,一个实体逃脱了束缚,带着被压迫者的愤怒,它将仇恨投向了监督者们。Alpha-1被派遣出动。

他们在那个怪物关闭铁门的时候到达了站点,他们的防御崩溃,武器被摧毁。

红色右手一个个在她身边倒下,直到仅剩佩内洛普一人。她用一把手枪和一把刀同那个怪物周旋了两天。

第三天,那个怪物死去了。

第四天,佩内洛普死去了。

那时她三十一岁。


在她的梦里,她看到无数黑暗中的影子围绕着她。

她呼唤他们,但没有人回答。

他们只是看着她。

并且等待。


第五天,一个女人醒了过来,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她正处于一个安静而空荡的房间。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她向他询问她的名字,他没有回答;她又询问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得到答案。

她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我是什么?"

男人开始微笑。

"你是希望,是企划的一部分。"

曾经是佩内洛普的女人,她有妈妈,爸爸,两个小弟弟,还有一只名叫Bosco的狗,深爱又憎恨着Regina,长大后的某一天要成为一名教授,专注于物理化学和足球,她点了点头。

"我是希望,"女人说,"是企划的一部分。"

男人开始微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