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辞职尝试
评分: +39+x

“我要辞职。”

当我耗尽勇气对我的部门主管说出这句话时,她连头也没抬。也许在食堂打饭的队列里向上级提出这种要求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看起来她正纠结于回锅肉和辣子鸡之间,而且显然对她来说这两者都比我的职业生涯规划更为重要。

“你想清楚了?”她抬起头,向食堂阿姨示意要了一份辣子鸡。

“想清楚了……”我的声音小到我差点以为自己无师自通了腹语术。

“下班之前给我一份纸质版辞职信,顺便记得把我昨天给你的那些报告整理一下。”她又向阿姨要了一份回锅肉,米饭上面满满当当。

“好的……”她在我眼前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队伍。阿姨满脸笑容地看着丧气的我,我盼望着听到一些鼓励的话,或者能多给我打点肉安慰我,然而我听到的是:

“小伙子,研究员只能选一份荤菜,你要哪个?”


解锁电脑,“辞职信”三个字出现在屏幕上。我翻看着我入职两年以来写下的内容,真的很想找时间异常部借用个什么异常往看到“心理方向安全咨询公司Security Counselling for Psychology”的校招通知就两眼发光的我脸上打一拳。当时的我甚至都没注意到古怪的英文名称。而且在这里混了两年我也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个时间异常部,连在楼里哪个位置我都不知道。这也足以证明在模因部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我也没什么特别的长进,能做的事就是尽量保证自己别发疯,也没心思去管基金会其他部门都在干什么。

入职后第二天就得给带我入职的前辈做心理辅导和记忆删除这种事已经不算是糟糕的回忆了。事后前辈还告诉我,他回看监控确认我的执行程序没有差错的时候,发现我先给自己喷了一发A级。当时的我为了迎合前辈也一同大笑,但这两年里我越想这事,就越想给强行拍马屁的自己再喷一发。

八个月后他们还告诉我,因为这次愚蠢操作我给自己多赚了二十块钱。模因部的怪人们学着视死如归的特工建了个“meme pool”。不过相比于赌场似的dead pool,我们改成了集体慈善:给活过一次认知危害的员工捐一百,收容一个给二百,要是用自己收容就能拿一千。这还是为数不多的记忆删除明码标价的地方:A级二十,B级五十,C级往上都是三位数,不过目前还没有用过C级之后能记得meme pool这事的人,大家为了省钱都心照不宣地不提,因为最后给钱是大家平摊。只有被认知危害折磨疯了的人才能拿钱,要是死于什么正常的意外连钱都拿不到。疯子拿了钱也没用,怪人们也少有值得给钱的亲属,所以最后还是交给主管由她充公。基金会名副其实。

“在疯狂到来之前先变疯”听上去好像是个伪命题,但模因部里的大多数人都做到了。不仅有用自己收容异常的人,还有试图把自己归为异常的人,而且不断地和其他人强调自己和前者有什么不一样。我感觉我也快了,因为我甚至还在思考我要是辞职成功了能不能从meme pool里提现,而不是思考现在应该怎么把辞职信写完。这种执念似乎源自于第一次听说meme pool后的延续至今的惊讶,以及对其完整机制的深入思考,而不是对薪资本身的不满。

基金会在这一点上也是名副其实,几个字就能说明有多阔绰:周结和别人月结一样。这也是我当时看着广告两眼发光的原因之一,可能同样是到现在还没有把辞职信写完的理由。每个精疲力尽的周五我都要打开辞职信写上几句,可是工资卡到账通知的数字总能让我停下。我甚至都没有考虑过加薪,因为偶尔会觉得拿的钱实在是太多了。虽然没有为了中午多吃一份肉或者其他更宏大的理由就要拼死混到部门主管的野心,但多拿点钱这种事还是足以让我再撑一周的。至少这一点上我和那些正在996的同学们一样,都在用命换钱,而且没准我的命性价比还高些。

可更高回报的前提永远是更高的风险。有时我会翻看自己被认知危害影响的视频记录,那些痛苦的样子都是我辞职信的灵感来源。我还想过如果我发疯至死,要怎样在那种情况下让同事们把meme pool和工资卡里的存款转交给父母,因为就算是清醒状态下写好的遗书也会被当作认知危害感染物然后被销毁。我经常会想我似乎也没有和前辈同事们一样,对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有着不懈的追求,也没有像MTF的特工们似的,把保护世界当作是自己的唯一责任。我也不知道我能否清醒地活到高额工资也不足以让我留下的时候,因为目前看来这的确是为数不多的我这种俗人留下的动力。

有时我还会想如果没有看到那份广告,我的生活也许会更平淡,虽然这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但趁年轻换种生活方式总归是好的。也许我的钱已经赚够了,也许我有机会去干我真正想干的事情了,比如不用担心会变得和桌子对面的人一样语无伦次的心理咨询。我可以以另一种更安全的方式回报社会,为需要我的正常人送上服务。想到这里,完成辞职信然后冲到楼上把它甩到主管桌上的冲动蔓延到了我的手指尖,然后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来自:Dr. 苏

至:研究员何林

日期:2021/01/16

主题:就职机构推荐

鉴于你今天中午向我提起的辞职事宜,基于你的心理学专业以及过往两年的工作内容,我在附件中为你列出了一份推荐的就职机构和职位列表,部分选择如下,仅供参考:

  • 厨艺烹饪学校School for Culinary Practice的心理辅导员
  • 城郊联络项目Suburb Communication Program的初级负责人
  • 社区发展监管会Supervision for Community Progression的第五辖区调查员

你也可以选择前往附件第三页所列的机构之一进修一至三年。进修完成后欢迎你回到Site-CN-21的模因部继续就职,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其他部门重头干起。部分进修机构如下:

  • 临床药学学校School for Clinical Pharmacy
  • 资本预测研究课题组Subjects of Capital Projection Research

另外根据人事部规章制度要求,如果你没有选择上述或任意一家机构就职或进修,则你需要在交接岗位后彻底离职前接受一次C级记忆删除。不论是否选择上述机构,一旦选择离职或暂时离职,你的meme pool会被清空。

记得下班前把报告整理好。

附件:模因部离职人员去向统计.pdf

……我果然没法提现。


我敲了敲Dr. 苏的门。

“请进。是小何,辞职信写好了吗?”

“嗯……辞职这事我还在考虑,毕竟算是一时冲动,不能太仓促。不过这两年我都没申请过加薪,主管您看……”

“你meme pool里有多少,给我一个准确的数字。”

“啊?额……我记得是……三百七。”

“才三百七吗?我怎么记得……算了,再给你加一百……两百吧。从下周开始周薪加五百七,meme pool也从下周开始清零。下次发工资的时候要是发现不对直接去找人事部,别来找我。别那样看着我。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绩效考核方式,我还是初级研究员的时候模因部就有meme pool了,当时的主管也是这么偷懒的。不然我为什么在邮件里特意说一句离职了要清零,其他人没告诉你吗?还有之前要你整理的报告呢?”

“……在这里。”

“好。这里有一份新项目的试验记录,明天中午之前草拟一份文档给我,三点半要给时间异常部做汇报,好好准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