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血肉雕刻者
评分: +19+x


血肉雕刻者

用血肉

带来

自然的奇迹!



观看

令人战栗的

表演!

夏小姐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她将展示她与生俱来的神奇技能,她的艺术让你感到等量的惊讶与赞叹,她为什么走上这条路?她在表演后将回答你们的全部问题!

警告:晕血者请慎重观看。

仅此一天
今日晚上七点,在阿戈尔县露天广场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以下是一份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出版物中的一页,其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未能确定。而这些散页,被发现夹杂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以马戏团为主题的书籍里。尚不明确谁是这种散播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

血肉雕刻者

To the Circus Born

我会给富勒先生表演完全就是个巧合,我一开始只是个拍照的,拍我做的那些个东西,我自诩是前卫艺术,其实也就是制造点伤口,我现在想想我的经历,可能是我注定走这条路吧。

我一开始,是因为看到了利用增生的生长而在皮肤上造成纹身般的图案才开始我的这种“创作”,在这之前我只是单纯地划出一些伤口,里面便生出线或是针一类,我其实不是很在意,把它们拿出来之后我发现不过是一些切割后拉出的丝。

第一次尝试增生式纹身是在我大约十七岁的时候,我在手臂上刻了一个眼睛,然后就和现在我经常发生的一样,那是一枚真正的眼睛,或者说是眼球?嵌在血与肉中,滴溜溜地乱转,我当时吓得差点尖叫出声,但因为我是偷偷在房间干这种事,我思考了大概半个钟头,终于还是狠下心把它挖掉,挖掉之后不过是一个肉组成的圆球,而且一点也不痛,再看看我那块地方的皮,就和没有切割过之前一样,不过内里空下去一块,但这滴着血的圆球确确实实在我手里,它不是眼睛,而是一块圆的肉,我当时把它捏来捏去,最后扔出窗口。

我在这之后又试了几次,刻了些不同的东西,结果都和之前一样,于是我便生出展出我这奇特技艺的念头。人嘛,总是想表达自己超常的能力,可能是为了炫耀,或者其他什么原因,特别是我这种自诩为艺术家的小屁孩。

我的个人展出刚起步的时候是在网络上拍一些照片,先对能力三缄其口,然后在手上刻些T型十字架啦,人脸啦一类的东西,然后用拍立得拍照,把它们割下来之后也继续拍,我个人很喜欢拍立得的颗粒感,这些照片在一些小众群体反响不错。顺便插一句,我还特地要求在海报上放上我的照片呢!

于是我有些得意忘形了,决定搞个个展,这审批是绝对不过的,我就在家里的车库里随便摆了几排椅子,来看我的人不是很多,但我满足了,我喜欢他们看到我表演时惊讶的表情。我的表演随后在小车库秘密举行了好几次,我雕刻的物品也越来越夸张,我从手上的伤口中拉出彩旗,血肉的蝴蝶飞出手臂便掉落在地成为一片血污,还有那些组织构成的云,血雨,我承认这给我带来不少收入,但怀疑声也越来越多。拜托,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障眼法?总之因为他们不相信,我当时心情非常郁闷。

这时我遇到了来观看我演出的富勒先生,他对此毫无怀疑,并且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他的马戏团。我在那里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和我一样的怪咖,我感觉我找到了该去的地方。我的表演甚至得到了一些同行的掌声!我爱它们!在这里我们是一样的,没有人会怀疑你做了什么虚假手段。

于是我也就玩的越来越大啦,艺术创作,至少我认为这是艺术创作本应建立在创作者的轻松心情之上,假的魔术事故是我和小丑们新学会的小花招,当我站起来拖着那些增生鞠躬时,我真是爱死观众们的表情了!

我喜欢他们的惊呼,现在让呼声更响亮一点吧!毫无保留地相信我吧!敬请关注伪艺术家血肉雕刻者的下一次演出!

123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