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
评分: +9+x

Sears坐在办公室的桌子前,周围干净整洁的一切使Sears的形象更加引人注意……破烂的研究服、沾满灰尘的裤子、渗着血的绷带以及……脸颊上的黄金。Sears听到了门外的广播声、跑步声与呼喊声,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Sears,你的想法是错的!你们都是一群疯子!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我们每天都在干什么?把所谓的异常放在那脆弱不堪的墙壁里,我们真的做的是对的吗?异常不断出现,我们保护的是人类,还是我们心里那脆弱不堪的一面?” —— Error愤怒地砸着桌子,质问着坐在眼前的Sears,即使他知道,那是他的顶头上司。

“Error,我们05站点这么多年一直履行着基金会的信条,你为何会对此产生质疑?我们所做的,只是保护一切。” —— Sears面无表情地对面前愤怒的Error说着。

“Sears,你对我有恩,我好心劝你,你却如此敷衍!好,既然你不听劝,那就不要怪我!” —— Error一边说一边愤怒地摔门走了,摔门的力气格外的大,办公桌上的红茶都洒出了几滴。

Sears无奈地擦了擦洒出来的红茶,拿起杯子喝了起来。

“可是……主任明令禁止过除了他谁也不能打开……” —— 一位安保人员害怕地看着眼前的Error博士,虽然平时Error博士非常严厉,但今天……他的眼神可以刺穿你的心!

“那是你们的规矩。”Error用他那奇怪的手,搭在了那位安保人员肩上。“不!您不能……”Error向前走着,背后响起了重物倒地的声音。Error拿着一盒金色的粉末,走出了收容间。

“再见,Sears。”Error拿着一袋档案,按下了按钮,笑着走出了05站点。

“全体人员注意,研究人员立刻转移,机动特遣队全体行动,05站点发生大面积收容失效。” —— 广播的声音使Sears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站了起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开门的一瞬间,Sears感到了不对劲,他扬起了自己的研究服,可这也无济于事,金色的粉末在开门的一瞬间被吹了起来,纵使Sears反应再快,也无法躲开,Sears的脸上星星点点的有几片闪亮的金粉,而身上……裸露的皮肤无一幸免,都被覆盖上了金粉,在粉末中埋着一张纸,Sears用满是金粉的手从地上捡起了那张纸,他也许早就知道了那上面写着什么,但他还是看了那张纸。

项目编号:SCP-CN-810

项目等级:Safe
……

Sears无奈地放下那张纸,往避难区走去……

“Ann,这是05站点的资金账户和我私人的资金账户,密码写在这张纸上,我有可能出去一趟,拿着这笔钱,重建05,如果我没有回来,站长就你当吧。”Sears隔着口罩对Ann说并把手上的档案袋交给了Ann,随后便消失了。

“Sears你去……”Ann看着消失的Sears,又看了看手中的档案袋,叹了口气。Ann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电脑,点开了05站点的账户,网页上的余额异常显眼,而更让Ann惊讶的是下面一行字……

账户余额:0.00

……

最后一笔支出账户

……

Error


看着这熟悉的名字,Ann觉得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只能拿着Sears的私人账户,再给05站点一口气。

Sears走出了站点的大门,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他甚至都可以感受着自己的皮肤在慢慢地被侵蚀,Sears只能用自己的能力来减缓自己的被侵蚀的面积。只为了找回那一个人……


晚上9点钟,听着外面停车的声音,我走出了旅店,想迎接我的客人。“您好,旅途怎么样……” —— 我刚刚想上去寒暄几句,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一个面相僵硬穿着自身破旧的白大褂的人手里握着一条绳索,而另一头,绑在一位身着西服的年轻人身上,笔挺的西服与那位年轻人劳累的脸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心头一惊,但又平静了下来。那位身着白大褂的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向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便转过头去。

“我不会再跑了,Sears,你去休息吧……您好,开一间双人房” —— 那位年轻人无奈的说着。

“哦……好,请这边走,这是你们的房间。” —— 我带着他们两人走到了离大厅比较近的一间双人房。那位穿着白大褂的人把绳索的另一头锁在了旅店的柱子里,把房门钥匙交给了那位年轻人,然后自己拿着行李走进了屋子里。在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听见了什么东西干裂的声音……年轻人坐在大厅的客桌前,放松地闭上了眼睛,我去厨房准备了一些饭菜拿给了那位年轻人,我坐在他对面,询问着那条绳索的原因……

客房台灯前坐着的Sears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金色的脸,现在,他的生命已经快走到了尽头,他做出的一切动作早已不是肉体控制,而是精神在控制。他敲了一下桌子,他听着敲桌子的响声,仿佛整个房间都在他眼前……他已经失去了视力。

“我和他非亲非故……” —— 那位年轻人向我道出了真相。

“那他是因为什么才对你这样?” —— 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

“要我去还债。” —— 年轻人无奈的说。

“还债?我看你一身西装,手表,手提包不像是缺钱的样子啊?” —— 也许是某件事驱使着我继续追问下去。

“没错,我本是一名在国际企业工作的员工,说不上富豪,但从来没有因为钱而发过愁,我的名字叫Error,很奇怪的名字,对吧?在某一天下班后,我的同事叫了我一声,结果被这位名叫Sears的人听见了,他立马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抓走了我,虽然他行动僵硬,但非常敏捷,力气也很大,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了解了他为什么要抓我,但我一直在辩解我不是他想找的那个人,但他一直不相信,我只能帮助他寻找那个真正的Error。” —— 年轻人向我讲了为什么会被绑起来。

“那他为什么要去抓那个叫Error的人?” —— 我话音刚落,Error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上前询问,但他摇了摇头,继续给我讲事情的经过。

“Sears本是一家公司的老板,Error也是,他们两个白手起家一起办成了他们的公司,公司规模庞大,但两个人一直管理的非常好,直到有一天他们两个人在公司的走向上出了分歧,由于支持Sears的人比较多,Error失败了,结果他恼羞成怒,一夜之间彻底删除了公司所有重要的资料,并卷走了全部的公司财产,之后就下落不明,Sears他一定要抓到他然后给大家一个交代。” —— Error向我讲述着Sears的故事,我觉得,有必要去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完成了。

“从那以后,过了多久了?” —— 话音刚落,Error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一样,立刻回答道“四年了。”

屋内的Sears听着外面两人的谈话,心中的重物已经放下了,他的目标已经达成,是时候该回到原来的地方了。Sears脱下了他的衣服,露出来的,是一具金色的躯体,对疼痛早已麻木的Sears像往常一样扯下关节处的金子,以保持行动能力,而金子下面,就是Sears的血肉之躯……Sears贴着自己的肌肉缠上了绷带,他忍受着常人无法接受的痛苦,躺在床上休息了。

“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还找得到么?” —— 我还在矛盾的希望着什么,继续询问下去。

“我相信,一定能找到的,就算一个人再坏,他也是一个人,人心本就是善良的,不是么,更何况Sears和他关系还那么好,Error也许只是一时生气做出了无法饶恕的事情,正想要一个机会去赎罪呢?” —— 我被他的话所震撼了,这时已经很晚了,他在讲完后便回到房间里休息了。

而我……在大厅中思考了许久,不经意间,眼眶中留下了一滴黑色的眼泪,眼泪落在地板上,黑色在豪华的装饰中格外显眼……

第二天早上,他们两个起的很早,收拾完就启程了,在他们走的时候我看到了Sears手上的绳索没有抓的那么紧了,而我,在他们走之后,收拾了东西,锁上了旅馆的门,便准备外出……


三天后,Sears独自一人走进了05站点,听着周围的一切,Sears欣慰地放松下来,他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听着指针转动的声音,他觉得差不多了……

“全体安保人员注意,有可疑人物强行入侵站点。” —— 外面的广播在警告着整个站点的人,站点内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而枪声的中心,是一位奔跑的人,子弹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他飞快的跑着,口中不停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但都被枪声压了下去,只有一个人才能听到他的呼喊。

“Sears!Sears!” —— 那位可疑人物疯狂地叫喊着,他跑到了一扇门前,门上的牌子刻着几个字“05站点主任办公室”,而牌子的反光照出来的是昨天的旅店店长。

他撞开了门,看着房间中间坐着的金色尸体和桌子上的站长移交手续,他心里的防线全部崩溃,他跪在桌子前,门外聚集着所有的安保人员,漆黑的枪口对着他,他嚎啕大哭起来,黑色的眼泪腐蚀了他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面具后……Error博士的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