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归根
评分: +8+x

(一)

轻轻地移开那把圆形的蓝绿色凳子,我坐了上去。

“喝些什么?”并不漂亮的酒保看着我。

“随便吧。”我摆摆手,没再细看酒单。

酒保的眼神和平时并无两样,她挑选了一种价格中等的酒,将它倒进杯中。看着那晶莹的液体伴随着清脆的声响撞进液面,我仿佛体察到了那酒滴的疼痛。

不过又有什么呢?现在能做的只有吞些辛辣的液体,只要是辛辣的就行。那些酒终究是要与我融为一体的。疼痛,也不例外。

这间酒吧我经常来。在每个做完研究工作的傍晚,我总能看到与我一样的人试图从这儿寻找闲暇之趣。虽说我的工作离不开化学,但我并不会对着一杯酒猜测它的化学组成,毕竟基金会的人们都需要放松的状态。

杯口刚贴上唇边,索森便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来杯玛格丽特。要糖边的。”

索森扭头看着我。我并没有和他对视,但余光告诉我,他正为我的沉郁感到同情。

“你也知道,”他看着我说,“不是每个人最后都能留在基金会。你做的已经很足够了。”

作为我最好的朋友之一,索森总是对我很了解,即使他所在的安保部门和我的研究处离得并不算近。

“你不觉得,这些都发生得很荒诞吗?”我轻抿一口,火辣的感觉立刻在我的内部扩散,“这些药片,还有那些喷雾……”

“我非常清楚。”索森点点头,“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他接过那杯淡黄色的鸡尾酒,“但是,我觉得我们首先应该喝一杯。这杯酒里可没有那些混蛋事情。”

我猛得拿起酒杯,灌下了一整杯那烧心的液体。毕竟,最后一次在Site-CN-75旁边的这间酒吧了。

(二)


撤职通知书

寄往:Site-CN-75 科学部门 尼古拉斯
时间:2018.3.25

研究人员尼古拉斯,你好。

2017年初,本站点发生了由于记忆消除技术意外失效导致的信息泄露事故。此后,包括Site-CN-75在内的15个站点经过了对于记忆消除技术的再验证。验证结果是令人不悦的——记忆消除技术已被证实失去了效应。这个事实的原因至今仍未查明。

你在科学部门的优异表现一直带领着整个站点,甚至整个基金会不断前行。由你研发的创新型记忆消除剂在多次行动中都体现出了巨大的作用,为基金会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我们不得不遗憾地通知你,由于记忆消除技术的失效,所有负责该项目的科学部门、后勤部门及生产部门的人员都将面临撤职。

你对基金会的贡献,站点内所有成员都将铭记。你的补助金已经发送至你的个人账户中。祝好。

Site-CN-75 管理层

住所的桌上,除了这张透着黑色的白纸,那一叠叠依然凌乱的研究报告和资料也是那么醒目。我信手翻开一沓资料,那些结构式瞬间便让我回想起了最初的日子。

中学的时候,化学就成了我极大的兴趣点,研究工作也成了我人生的理想。梦想实现,是在一个和风煦煦的早春日,那是我第一次坐进科学部门的研究室。我现在还记得那张椅子有多么地舒服。

桌上的资料又映入我的眼帘,这份资料不知经过多少测试和运算才得以出现,那些苯环、碳原子链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起组成了最新的C级记忆消除剂成分。这简单的几页纸,也给我带来了值三分之一辆普通汽车的报酬。旁边几张纸上承载着我最近的研究计划,几支试管还插在简易试管架上。五颜六色的溶液摆在面前,但现在,它们的颜色在我眼中早已不再绚烂。

我抽出那些试管,把里面的东西倒进废液缸里,取出抽屉里的打火机,拿起那几张纸。

“咔嗒”。

熟悉的氧化反应。

(三)

阳光投射到我的衣服和箱子上。几名助手站在我身后,帮我运走我的东西。去往机场的车已经停在了住处的门口。

最后一次站在75站点的地面,我感到有些恍惚,不过头脑依旧清醒。看着一条条树杈的倒影在地上轻轻舞动,时不时地还有一只飞鸟遮挡住本应照在地面的金色光芒。我的内心如同这舞动的倒影,不乱于心,不困于情。

“先生,可以上车了。”

司机轻轻为我打开车门,助手已经将所有的箱子分装在两辆车上。

“再等等。”

伴随着轻柔的鸟叫和微风,我回头环视住所,这栋陪伴我5年的青色楼房。另外的3个研究员和我一同住在这个小楼里,我们常常互相串门,一起下国际象棋,甚至一起玩虽然不是最新但很是经典的电子游戏。我们笑着互相说,人不管到了几岁,总要保持一颗年轻的心。还有那一扇扇形状独特的窗户,我不记得有多少次我们把头从那里探出,外面的空气总是很清新,尤其是在一堆颜色混杂的粉末被加热而放出难闻的气体之后。

让这几个陪伴我这么久的邻居站在我面前,目送我离去,实在于心不忍。今天离预定的时间仍有2天,而我专门挑选了这一刻,只为不让他们望见我离开的背影。

然而,那个熟悉的身影仍然出现在了我的余光内。

我慢慢向索森走去,他也慢慢向我走来。两人步伐不快,也不慢。当我们面对着站在一起,又是一阵短暂的无言。最终,他还是率先打破了宁静。

“听说,咱们站点又有十几个D级人员因为记住了不该记住的东西给处决了,好像……不仅仅是D级。”

“不用说这个了,索森。”

他默默地看了看地面那映照着的光影,“尼古拉斯,”他看着我的眼睛,“技术一直在进步,记忆删除没有了,我们又怎么能肯定不会有其他更高级的技术出现呢?”

“关于化学,一定有很多的技术会发展起来,你要相信,自己只是一时无用武之地。”

“我只是担心。”

“也许,你可以试试把知识传播给更多的人?你知道,这很重要。”

微风再次拂过。我笑了起来,几丝释然悄然飘进我的内心。

我给了索森一个离别式的拥抱,目光移向住所旁的枫树。那棵枫树,叶子还没红,仍然那样地站在住所旁边。待秋风拂来,满树的枫叶便将换上新的行装,与住所楼壁上装点的青色相映成趣。我目光所及之处,几片枫叶摇摇欲坠,最终还是经受不住风的力量,就那样从我眼前悠悠地飘然而落。

叶落归根,人的归属,也许从一生的开始就已经注定。轻叹一声,我不再留恋,转身向汽车走去。

(四)

不知又是多少次日落月升,我再次坐进了一张舒服的椅子中,面前仍是一张工作用的桌子,桌子上仍有一摞摞的纸张。然而,纸上写的东西变成了一些化学基础的练习题和学习资料。桌上还多了几本中学化学课本。

门口进来了另一位老师,冲我微笑,我也回之一笑。

时间差不多了。我拿起课本和学习资料,把它们夹在臂下,向教室走去。

“各位同学,从今天开始,我将成为你们的化学老师。希望我们大家一起进步。”

掌声和呼声响起,我笑着对他们点点头,然后,问了一个问题。

“同学们,知道怎样才能学好化学吗?”

霎时,教室里几十双好奇而明亮的眼睛齐刷刷地望向我。我露出微笑,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转向窗外,那棵紧挨着楼的枫树。枫叶已然换上赤色之衣,然而还是那样勃勃生机。

“要想学好化学,”我重新看向学生们,“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