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公开协议

家庭公开协议:修订版90

Jeremiah Cimmerian, Phillip Foster, Jeffery Jacobs

摘要:人类本质上是社会生物。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寻找伙伴,并组建家庭。基金会的成员在这一点上并不该与其他组织有什么不同。不幸的是,由于我们工作的性质,亲密关系带来了大规模安保泄露的潜在风险,并且在一些情况下,需要使用记忆删除。通过向特定基金会员工的亲人颁发特殊的0级许可,不仅可以减少可能被视为潜在安全漏洞的事件,还可以减少记忆删除的使用,并且在许多情况下有助于缓解由欺骗所爱之人带来的压力和身心伤害……


“但当你用心去了解时,Ed不仅仅是一位好朋友。他是一个好人。善良,富有同情心,体贴周到,他不仅将自己的全部热忱与灵魂奉献给了自己的工作,也奉献给了那些与他共事的人。”

站点主管Sasha Merlo环顾着人群中一个个陷入沉思的面孔,讲着话。她持伞伫立在春雨中,与十四名正装出席的人士站成一个半圆,聚集在波特兰的福雷斯特公园里。半圆的中心是一个普通的金属瓮,里面装着SCP基金会Site-64前站点主管,Edgar Holman的骨灰。

Sasha认出了那里的大多数面孔。有Edgar的儿子和儿媳妇:Ted和Karen,他的外孙,研究员Jacob Conwell和他的妻子。助理主管Clarissa Shaw,一小帮其他站点的前,现任主管,一位特异事故处当地分部的代表。她一直觉得Holman的葬礼应该更隆重,但最后,活在阴影中只是让你的朋友稀少且疏远。

“我会想你的,Ed,”Sasha最后说道,她眼中早已噙满了泪水。“真的。”

她感到她的丈夫,Gabe,把他的手放在了肩膀上,她擦干眼泪,向Holman的儿子点了点头。其他人都已经发过言了。Ted点头回礼,然后轻轻地拿起瓮,放在了事先挖好的洞里。沉默中,他埋葬了父亲的骨灰,并在顶上栽下一棵树苗。

Edgar Holman得以安息。


激活此协议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 站点指挥部批准。
* 站点伦理道德委员会批准。
* 人员持有2级或更高级别许可。
* 人员不在机动特遣队或类似部门中服役。
* 人员不得处于与BSL-3级及更高级的认知危害,模因,生物危害相关项目中。
* 人员通过了最近两次的例行心理健康检查。
* 被公开人已满18岁。

在伦理委员会批准后,站点主管可能会有对协议激活的额外要求。如果满足上述条件的人员在使用本协议后因职位调动或其他原因失去了资格,被公开人无需撤销其激活状态……


“我从不知道在这类场合说什么好,”Gabe Merlo在他们走近葬礼接待处时小声说道。

“也许一句话不说就是最好的,”Sasha回答。“你也不需要在这类场合舌灿莲花。”

各色宾客站在一起,小声说着话。有时候,偶尔会传出一声忧郁的轻笑,然后又突兀的消失。

“你的讲话真是动人,”Gabe接着说道。“Ed听到你的最后发言也会欣慰的。”

“Ed八成会觉得太矫情了。”Sasha温柔一笑。“但,嘿,你也没法决定人们在你葬礼上赞美你的方式。”

“我确信爸爸会喜欢的。”

Sasha转过头,看到Ted Holman站在她身后,他刚应酬完另外几拨人。

“至少,我想是的,”Ted接着说,露出一个悲伤而又疲惫的微笑。

“节哀顺变。”Sasha给了他一个拥抱。“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你的父亲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遇见的几个人之一。”

“谢谢你,”Ted回答说。“听到这么多人这样讲真的令我们很高兴。”

“当然。”Sasha松开怀抱,望着Karen Holman和Edgar的外孙跟其他宾客寒暄。“顺便说一嘴,你有个幸福的家庭;你的孩子们叫什么?”

“Arthur和Laura,”Ted微微一笑。“龙凤胎。两个今年秋天就是大学生了。”

“我们有个女儿,也马上到这个年纪了,”Gabe在一旁说道。“岁月如梭啊。”

“往事如烟,”Ted咯咯笑着。“可惜他们已经到了又一个不介意和我一起出去逛的年纪。”

“说到女儿,Linda呢?”Sasha问。

Ted的笑容消失了。

“我姐和我爸在我妈去世时闹掰了,”他解释说。“她一直把他看作一个眼里只有工作,即便妻子处于弥留之际也不来看一眼的人。他曾经多次尝试修补裂痕,但没什么用。我希望她今天能来,听听你关于他的评价。也许……我不知道,也许她最终能从痛苦中走出来。”

“我不是故意要戳中这些旧伤疤的。”Sasha皱眉道。“抱歉。”

“没关系,”Ted悲伤的笑了笑。“不是你的错。不知者不怪。”

Ted长叹一声,看了看周围的客人。

“我得去招呼其他人了。再次感谢你的暖心发言。”

“应该的,”Sasha说道,她看着Ted走远,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

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女儿,Jessie。


如果人员觉得维持面纱协议的益处要大于激活协议,那他就不应该担着心理压力去为至亲之人激活协议。在多方对亲人激活协议的态度产生分歧时,应判例维持面纱协议……


两天后,Sasha Merlo坐在公寓客厅的沙发上,她扎着头发,戴着眼镜,在笔记本上打着字。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不太自在的年轻人,Jessie刚刚介绍给他们,叫Desmond。时不时的,Merlo会从眼角看他,朝他笑笑,但他总会尴尬的回避她的目光。

“我们会在宵禁前回来,”Jessie Merlo说着走进另一间屋,她穿着紧身牛仔裤和法兰绒衬衫。和她母亲一样,一头棕发也绑了起来。

“玩得开心,”Sasha看着Desmond如蒙大赦地向门口走去,嘱咐道。“不要做任何我不会做的事情。”

“对,不要做,”Gabe从旁边的厨房里也喊着。“不要做任何不会做的事情。”

“知道啦,”Jessie骨碌着眼睛,拖着Desmond向外走去。

“那个男孩也被我们吓到了。”Sasha大声说着,继续回到电脑前打字。

“实际上,我还挺喜欢他,”Gabe笑着说,从厨房里冒出两碗炒菜。“看着是一个像样的小伙。”

“我们会看到的……”Sasha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拿开,微笑地接过一个碗。两人默默地吃了片刻,然后她突然开口,“我想为Jessie激活协议FD90。”

Gabe嚼菜的嘴停了下来。

“你……什么……为何?”

“只是……看到Holman和他女儿发生的事后,”Sasha开始说道,“我止不住的想如果那发生在你我身上会怎样。除此之外……作为一名站点主管,我基本上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而你与Jessie的关系再怎么样也会很紧密。无论如何,我们的世界都会与她发生交联。那就不妨选择需要更少记忆消除的选项。她的命运不该只是被蒙在鼓里。”

Gabe叹了口气。

“你不觉得着有点极端了吗?”他问。“说这话是陈词滥调,但你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无知即幸福。”

“我们在结婚时都同意,”Sasha回答说,“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并且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想要激活FD90,我们就激活。我正在履行这条契约,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或者你,你就愿意让Jessie对我们做出的牺牲一无所知吗?“

Gabe点了点头。

“当然,”他附和道,“我只是……不想轻率地把他人从面纱外牵扯到我们的事里来。更不用说我们的女儿。

然后他叹了口气。

“你以前做出的决定都没出问题……所以我这次也相信你,但你能不能在继续前至少再征询一下那些已经激活了FD90协议的人呢?”

Sasha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知道几个人……”


在完成激活前,人员应进行以下步骤:

1) 人员应完成本次激活流程的书面备案。
2) 激活备案将提交给站点指挥部进行审批。
3) 指挥部批准后,激活备案将提交给站点伦理委员会联络人。
4) 站点伦理委员会批准后,人员将获得一次A级记忆删除使用权限,并接受如何正确使用的培训课程。
5) 人员将根据激活备案流程对所选对象进行激活。
6) 在激活后,伦理委员会的一位代表会立即前来向对象进行FD90说明,并解释0级许可的权利和限制。
7) 培训说明完成一周后,激活的对象将接受心理健康检查。如果对象通过了此检查,则认为激活已完成,效力将持续到有效期截止。如果对象未能通过此检查,则按照协议的重置程序,使用A级记忆删除……


Follow my light
Follow my lead
Never listen to me
Never listen to me
Fall by my side
I only needed to see
Never listen to me
Never listen to me

站点主管Sasha Merlo刚把头探进Site-64异常材料实验室的PI办公室,就听到屋里放着音乐。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金发男子正在键盘上打着字,哼着歌。Sasha盯了他好一会儿,最终忍不住清了清喉咙。那人一激灵,才发现有人看着他,赶紧关上了手边的iPod。

“Merlo主管,”他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抱歉,没看到你进来。如果你是来要2849信息素分析结果的,那我这边还得等几天……”

“Conwell,”Sasha举起一只手。“我不是来要那个的,放轻松。你总能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任务。”

Conwell点点头,舒了一口气。

“啊……那就好,呃,有何贵干?无意冒犯,只是我们这一级很少见到管理层的人来。”

Sasha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走进办公室,来到桌前,拿起桌上的一个相框。相框里大概是Conwell一次背包旅行的照片。他身边是一位红发的矮个女人,一手环在他的腰间。两人中间站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尽管天气看上去不冷,他还是穿着一身黑,男孩旁边是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穿着一身花花的奇装异服。

“Kate和孩子们怎么样?”Sasha最终笑着问道,把照片放回了桌子上。

“挺好的,”Conwell挑了挑眉毛。“Zach这一段时期有点消沉。Carrie……没什么事。不过,他们都是好孩子……你肯定不是为了问这事来的。说真的,怎么了?”

“我准备给Jessie使用FD90,”Sasha叹了一声。“我知道你也给Kate用了,所以来咨询你一下。”

“你准备给你女儿撤除面纱?”Conwell摇了摇头。“为什么?”

“你为什么给Kate撤除面纱?”

“因为我无法忍受向一个对你一直坦诚相见的人在每天的日常事情上都撒谎。而且,作为基金会主要实验室PI的配偶,Kate也符合协议要求。你呢?”

“因为如果我和Gabe出了什么事,我想让Jessie至少知道我们不是就这么随便背弃了她。我不想让她落得和Holman女儿一样的结局。”

Conwell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指着办公桌前一张备用椅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之前还问了其他人吗?”

“我给77号站Ralph打了个电话,还有几个那边站点的人。”

“那你就该知道事情没那么干脆利落,”Conwell叹了口气。“许多人在撤除面纱后适应的并不好。在Holman批给我的假期结束后不久,我就跟Kate坦白了。当她得知结婚以来的七年我基本都在对她说谎时,她一拳打在我脸上,鼻梁骨都断了,然后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家。这一走就是四天。当时我都想该用记忆删除了。但最终她打电话过来了,我们在一家咖啡店见了面,并从此慢慢修补了两人间的裂痕。”

Conwell停顿了一下,忧郁地笑了出来。

“让人们进入面纱的另一侧会改变他们看待世界和看待你的态度,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如果你的计划是为了减轻你和丈夫的压力,那你就想错了。它肯定也不会为你的女儿减轻压力。原因之一是他们不允许现役MTF特工使用FD90。激活协议的唯一作用就是让所有人都上到同一条船,但有时候,嘿,这正是你需要的。”

“你后悔这么做吗?”Sasha问道。Conwell笑着摇了摇头。

“从来都不。”


与基金会雇佣的典型0级人员不同,相比于这些人从事站内文书填写,看门人,维修人员,医疗保健和次要行政工作,通过此协议获得权限的0级人员受到的限制更大。通过此协议获得权限的人:

* 对基金会是什么,做什么有基本的了解。
* 了解他们的激活人在基金会中的地位。

超出此级别的额外披露通常既不需要也无必要……


基金会的所有站点都有一位常驻伦理委员会联络员。Site-64也不例外,所以Sasha来到了Lily Campbell博士的办公室,她是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一头金色短卷发的白肤女人。

“唔……这确实是一种揭开面纱的方法,”Campbell看到Sasha的FD90文件时笑了起来。一切手续都已经办妥,就剩下伦理委员会的签名了。“我想你已经阅读了所有必需的材料?

“那当然。”

“那你应该知道,一旦我们开始,就不可能反悔或半路停下来,最终,你的女儿严格来讲,将被认为是0级人员,并受到相关的限制,或被消除记忆,”Campbell接着说道。“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

“我明白。”

“很好,”Campbell在表格上签了字,微笑着把表格滑回给Sasha。“祝成功,主管。在开始的时候请通知我。之后我或者别的伦理委员会代表会上门去进行讲解。”

“明天,”Sasha说。“大约6点钟。那,委员会的人具体都会讲些什么呢?”

“过程挺无聊的,我保证,”Campbell叹了一声。“我们首先介绍面纱的存在原因,然后是面纱破裂的后果。让人们认识到这个世界充满惊惧的恐怖与骇人魔法的最刺激方式就是直接告诉他冷酷的真相,噢我想起来了还有……”

Campbell博士快速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一会儿,旁边的打印机吐出一张表格,她在上面也签了字。

A级记忆消除喷雾的标准发放申请,”Campbell解释道。“当情况不那么顺利时你就得用了,我相信你知道的。”

Sasha点点头,拿过表格,看了看,然后叹出声来。

“唉,没别的了吧。”

“就像我之前说的,”Campbell微微一笑。“祝成功,主管。”


由于普通人在被亲人披露面纱时可能出现不可预知的后果,已建立‘重置’方案来应对那些披露后被证实不适合,或自愿退出的0级许可个体。

重置协议将在以下状况发生时自动激活:

* 对象在激活完成后未通过心理健康检查。
* 对象未通过二次心理健康检查和后续检查。

重置协议也可以在激活期间按照对象请求使用,如果他们希望退出清除许可。激活人员不应干扰此过程……


第二天到来了,一分一秒的度过,在FD90激活前的几个小时似乎像冰川融化那样漫长。然而,那个夜晚还是到来了,Merlo一家像平常不需要加班的夜晚一样,围坐在餐桌前吃晚饭。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Sasha和Gabe对视一眼,Sasha充满信心的点了点头。是时候了。

“我去开门,”Gabe说道,起身快步走出了厨房。

“我们在等某个人吗?”Jessie看着父亲离开,疑惑地抬起了眉毛。

“某几个人,”Sasha笑着回答。

“……谁?”

“你马上就知道了。”

Jessie好奇地向前门望去。门口有四个低沉的说话声。不一会儿,Gabe回来了。他身后的人Jessie之前见过:一位邋遢的瘦高男士,满脸黑胡茬,是Daniel Navarro,Jessie也叫他Dan叔。他对她微笑打了个招呼,在身边坐下。

“我想在开始审讯前得问句废话,”Jessie看向她父母的朋友,打趣道。“呃,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看向Sasha。

“好吧,Jess,”她开口了。“我和你爸爸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Sasha随后拿出她的基金会身份证并放在桌子上。Gabe和Daniel也做出相同的举动,卡片的保护膜下是相似的SCP基金会徽标。

“事实上,”Gabe接着Sasha的话头说道,“过去的18年,我们可能并没有告诉你我们生活的全部事实。”

Jessie好奇地看着各种徽标,当她注意到那些名头时不禁皱起了眉头。

特别特工,3级许可
总会计师,2级许可
站点主管,4级许可

“我们所有人,”萨沙继续说道,“我,你的父亲和Dan,我们所有人都在为一个旨在收容和研究现代科学理解范围之外现象,或者我们称之为异常,的组织工作。大概就是《林中小屋》那种,但我们并没有用怪物将大学生以某种仪式献祭给一位黑暗之神,而是收容它们以保证人类安全,并力求在科学层面上理解它们。”

Jessie盯着母亲的徽章,消化了半天,才把证件翻了回去。

“那么,你们是X档案?”Jessie窃笑道。“Fox和Dana Merlo?我很欣赏这个笑话编的详尽程度,但我不明白这么玩是要干什么。”

Daniel被她的回答逗笑了。Gabe和Sasha一齐叹了口气。

“这不是玩笑,Jess,”Daniel解释道。“虽然很难相信,这就是操蛋的现实。”

“好吧,姑且承认你说的是实话,”Jessie目光一转。“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是现在?”

“因为你18岁,我们终于被允许了,”Gabe叹道。

“你的父母所处的位置,最终还是会影响到你,”Sasha补充说。“信不信由你,我实际上是我们组织里的一个挺大的官,这使得我的女儿成为了一个相关个人。如果我们出了任何事情,我们希望你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们居住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如此你才能有所准备。生活在军事基地的人起码知道他们的家庭是军队的一部分。一样的道理。”

Jessie耸耸肩。

“我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对不起。我不相信你。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我们带来了证据,”Gabe说。“你想看看吗?”

“我……当然……”Jessie叹了口气。“告诉我你拿了什么。”

Gabe随后掏出一分钱,将硬币两面都给Jessie看了下,然后递给了她。

“抛硬币吧,嗯大概……十次?”他示意道。

Jessie照做了。她的表情从恼怒转向困惑,因为硬币每次都是正面朝上。

“总是正面,”Gabe评论道。“永永远远。”

“所以,你有一个魔术硬币……”Jessie摇摇头。“这个证明不怎么充分。”

Sasha交给Jessie一个手表。

“戴上这个,”她微笑着说。“注意,它慢了六分钟。试着把它调回来。”

Jessie再一次照着做了,戴好了表,发现它一直比正常时间慢六分钟。调好后,Sasha示意她把表放在桌子上。

“现在等一等……”

六分钟一到,表自己把时间调了回去。Jessie震惊地看着手表。

“它的时间固定在当前时间点过去的六分钟,”Sasha解释着。“丝毫不差,对吧?”

Jessie摇晃着头。

“也可能它恰好就在那时坏了……”

Jessie话音未落,Daniel就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小的剃刀刀片,划过右手掌,一股小小的蓝色火焰随即出现,Daniel笑着看着Jessie。他继续在手指间转动神奇的火焰,然后轻轻一啪,让它消散。Jessie呆滞地张大了嘴。

“我一直想这么做,”Daniel解释道,他迅速地把绷带缠在手掌的切口上,“虽然你只是个小孩子,但‘你不能向普通人展示魔法,Navarro,’而且‘我们不想让我们五岁的女儿接受记忆删除,Dan。’但是,嘿,我们现在做到了。”

“你怎……”Jessie看了看Daniel,又看了看手表,看了看硬币,看了看她的父亲母亲,接着又挨个望了一遍。

“Daniel就是我们所称的奇术师,”Sasha解释着。“或者技术上的说法,巫师。”

“现在你相信我们了吗?” Gabe问道。

Jessie沉默了,然后点了点头。她的脸变得苍白,似乎被一种无形的重量压在了身上。她看起来摇摇欲坠。

“那……我知道了这些但……我不是……”

“你现在是我们所说的‘0级人员’的特殊类型,”Sasha回答了她女儿结结巴巴的问题。“大体上,你知道这回事,但实际上仍然是普通人。你需要了解几条指导方针,但除此之外不会有太多变化。”

“没有太多变化?!Jessie厉声说道。“你刚刚告诉我我的整个人生都处在一个谎言下,我对世界的认知大错特错,然后不会有什么变化?那你说的几条指导方针又是啥?”

“那些由Campbell博士告诉你。”Sasha抓住女儿的手,却被她一把挣开。

“Campbell又是谁?”Jessie的声音继续升高,“你还有一个潜伏在这,手里能喷火的朋友,妈?”

“咳咳……”

Jessie转过身来,看到Campbell博士站在厨房门口。伦理委员会的联络员露出一个有趣的微笑,朝她挥了挥手。

“恐怕我没有Navarro那样的天赋,”她说。“大家晚上好呀。”

然后,她伸出手。

“Lily Campbell博士,Jessie,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来自我们所处组织的一个特殊代表。现在你已经了解了世界的真相,我需要跟你讲一些基本规则,你能和我一起来吗?我们可以在你的房间里私下谈话。我可以回答你的所有问题。”

Jessie谨慎地接受了握手并点了点头。两人随后走向了Jessie的房间,留下了Sasha,Gabe和Daniel三人。

“我觉得事情发展的很好,”Daniel笑着评论道。“但你们应该用点更好的道具的,一个统计学锁定的硬币和时间偏移手表可有点逊。”

“你确定发展的还好?”Gabe表示怀疑,抬起了眉毛。“她看起来都要吐了。”

“倒也是,不过她也没掀了桌子,或者把勺子扔到Sasha脑袋上,或者给你一个上勾拳。我的观点是事情大概率会更糟糕的。”

“但本来也可以更好……”Sasha叹了口气。

“确实,”Gabe表示同意。“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Dan是对的。可能会更糟糕,而且嘿,至少她有一些健康的怀疑态度。”

所有人又沉默了几分钟,直到Sasha再一次叹出声来。

“你们想开瓶酒吗?还是别的什么?”


通过本协议激活的个体有资格在基金会内工作,只要他们符合相关职位的要求。额外的利益冲突培训将在站点指挥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提供……


Sasha在一阵钥匙转动声中醒来,她的身体顿时紧绷,手下意识伸向平时放枪的位置。门口的身形一滞,是Jessie,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包。

“所以,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案?” Sasha站起身来走近女儿,叹了口气。“逃避吗?你听过了Campbell博士的指导吧。有人会来找你,我会来找你的。”

“那又怎样?” Jessie嘶声回答。“你的秘密终于揭露出来了,现在要威胁我了?妈妈,我不怕你。”

“我其实不想让你处于这种情况,”Sasha缓缓地摇着头。“但确实有些令人害怕的事情。有些令我害怕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了解它们。”

“于是我就可以生活在恐惧中?”Jessie冷冷地低声反问道。“你有没有停下来想想我也许对原来的一切就很满意?也许我不想要那种负担,或者卷入你的秘密圈子?你和爸爸说你们想让我知道这些事情,以便在出事的时候,我会知道为什么……但天啊这是一个很自私的理由,你不觉得吗?”

“我们告诉你,这样你就不会一无所知的活着,并且能直面恐惧,”Sasha反驳说。“自从你出生那天起,我们就在仔细考虑这一刻,而且我讨厌把它暴露给你,亲爱的,但你已经与我们的关系网产生牵连很久了。我的职位会让你成为一个危险的靶子,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我个人知道这样的目标就在那里,所以我可以采取行动,以确保没有人看到靶心!”

两个女人沉默地对视了几分钟,然后Sasha摇着头再次回到了沙发前。

“你到底准备去哪儿?”她问道。

“让Desmond带我出去,”Jessie回答。“她会载我到Leanne那。”

“那就去吧。”

“啥?”Jessie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说你走吧,”Sasha向她讲。“我不会强制你去面对这一切,如果你不想的话。你18岁了。可以自己做出决定。”

Jessie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门。

“如果我真走了会发生什么?”

“像Campbell博士说的那样,你预定在不久后进行精神健康检查,如果你没去,就会被正式视为AWOL,并且会被一位操作员找到,用特殊化合物使你忘记过去的两周。与你一起的人也会遭受相同处理,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Sasha接着举起了一小罐记忆删除喷雾。

“如果时光倒流真是你想要的,那我可以帮咱们节约不少时间和悲伤。我这里就有些那种化合物。”

Jessie好奇地看着罐子,然后转身打开了前门。

“只是……”Jessie叹了口气。“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

“有18岁的最低年龄限制,”Sasha沮丧的说。“我一直都很想告诉你。我们都是。”

“都是扯淡!”Jessie呵道。“我都满18岁6个月了!你们俩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行!” Sasha呛声回去。“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两周前我去参加了我一个同事的葬礼,在那里我看到他的女儿没有出席,因为她已经变得讨厌他了,她认为这个男人把工作看得比家庭还重要,但事实是,他是我工作的前辈!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的家人他做了什么,他的一个孩子因为这件事而憎恨他,而且……我一想到这样的事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就止不住的心痛……你想让你妈妈承认她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吗?好吧,Jessie。妈妈承认了。人们不希望他们的家人卷入这个世界,Jessie,除非他们真真地需要这种支持。这是你能做的最自私的事情之一。”

Jessie闭上了眼睛,她的手仍然停留在门把手上,愣了好一会儿。

“我很快就会回来见你和爸爸的,”她说,然后离开了家。

Sasha看着门关上,叹了一口气,双手抱住了头。这时她感到一只熟悉的手臂搭在了肩上。

“我们该去追她吗?” Gabe问道。“Leanne的房子不是那么远。”

Sasha摇摇头。

“给她点时间吧……”Sasha喃喃着。“我们搞砸了,Gabe,我们真的搞砸了,真的搞砸了。”

“哪个基金会相关的家庭不是呢?” Gabe回答说,轻轻地揉着她的肩膀。


结论:基金会的人员一般也要组建家庭,很大概率也会有孩子。这些关系通常会将不断欺骗的压力推到众多基金会人员身上,导致各种相关的负面健康影响。但是,上述协议表明,还有更好的办法。

世界各地生活在军事基地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亲人正在军队服役。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情报机构的家属通常知道他们的亲人的保密等级。在这个方面,基金会不需要有所不同,并且在该协议广泛实施之后,每年可以节省大约180万美元的A类记忆消除和60万美元的B类记忆消除费用。

一些老安保中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我们死在黑暗中,所以你们得以生活在阳光之下。”在某种程度上,这对基金会人员来说是事实。但是,我们不一定必须孤立无援地进入黑暗中……


Sasha在沙发上躺了一晚,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清晨的光线穿过百叶窗照在她脸上,感觉是如此的刺目。她揉揉眼睛驱赶睡意,迈着步子走进厨房,里面传出咖啡机的运行声和咖啡豆的香味。

“我不知道你怎么样,”Sasha坐在厨房的桌子旁边说道,“但我几乎一宿没合眼。今天上班会很糟糕。”

Sasha从壶里倒出一杯咖啡,啜了一口,然后看向厨房里的身影。当她发现那不是Gabe,而是同样睡眠不足的Jessie时,惊的差点把杯子摔在地上。

“你在早上上班前总是要冲上一壶……”Jessie温柔地说着。“我想你会喜欢换个人来为你做,一点小小的改变。”

Sasha一把放下杯子,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女儿。

“我很抱歉……”Jessie说。“那只是… …太多信息了……我很害怕……”

Sasha没有回答。她依旧紧紧地抱着女儿,眼泪止不住地流下。终于,她深吸一口气时,听到Jessie再次开口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也能得到那种漂亮的身份徽章?”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