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攻倒算
评分: +3+x

2013.10.21
四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停在了建筑的大门口,后面跟着好几辆大巴车停在了对街。吉普车上下来了十几个穿着黑色冲锋衣、背着大包的人,走进了大门里。不到十几分钟后他们又出来了,后面跟着了另外的几十个人,他们的服装千奇百怪,脸上的表情倒是恐怖的统一 —— 只有死一般的沮丧。
后面出来的人上了大巴车,跟着吉普车拐上了一条乡间小路。
“你确定没问题吗?”Site-CN-43的武器设计师Tale侧身问了问Kariess。
“不可能没问题。”Kariess把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窗外“这么窄条路,前面两辆越野,后面两辆越野,看样子是跑不掉了。” “那就不跑了。”Tale把头向后一靠闭上了眼睛。Kariess打了个哈欠,眼皮渐渐沉重 ,不久他也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车队停下了。四个司机也纷纷下车,但在位置上留下了一枚炸弹,炸弹的定时器被打开了。
嘀嗒,嘀嗒。但车上的人基本失去了知觉,都沉睡着。
嘀嗒,嘀嗒。Kariess在黑暗中挣扎着,人生的一幕幕回放在眼前。
嘀嗒,嘀嗒。Tale毫无反应,嘴角却挂上了一抹微笑。
嘀嗒,嘀嗒。炸弹的传感器看到了时间已到,一束更强的电流向雷管发送,在四声巨响后,嘀嗒声消失了。

2010.5.12

为了进一步稳定国内局势维护国家安全与和平,我们将进一步推进政府同民间合作部门的稳定关系,我们愿意与支持政府工作的组织进行有限的合作,并交流经验。
       —— 中共中央有关政府特别任务合作组织的重组条例(节选)

2010.9.7

为配合中国政府的重组条例我们将进行如下项目:
1.推进各大站点的自动防御系统的改造工程
2.重组站点武装人员,使之置于政府的管控之下。
3.回收私人武器,施行武器使用登记制度。
4.裁剪非针对异常的武装人员
5.将各站点的日常防护措施交由中国政府管理

SCP基金会 
O5指挥部

2014.2.8

“他妈的,我们的重火力呢?”王恪端着突击步枪,向着张晨的方向喊到。
“哪里来的的重火力,我们连步枪都快凑不齐了!”张晨探身,向敌人的方向打了一串点射。
“机枪手呢?”
“对面第一波冲锋就基本交代了。”
“火箭弹呢?”
“打完了,那些越野车的残骸还扔在外面呢。”远处的一串子弹叮叮当当的打在了掩体上。
“叫支援吧。”王恪放弃了反驳,探身打了几发子弹,解决了一个。
“这里是B-3,这里是B-3,我在西区三号走廊,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张晨拿起步话机喊到。
“这里是A队,我们伤亡惨重无法支援……”
“这里是……伤亡……”
很快另一端只剩下了电磁干扰声,无论张晨怎么喊,都没有人应答。
“现在就咱们两个了,”张晨有些无奈的说到,“想想怎么死的体面一点吧。”
“去你的。”王恪拿出两个手榴弹,眼角余光瞟到一伙人靠了过来。“你给我等会儿打个掩护,我来动手。”“OK。”张晨握紧了步枪的握把,从瞄准镜里看出去,两队人已经靠着墙壁摸了过来。
“三,”王恪拉开了手雷的插销。
“二,”张晨悄悄起身,瞄准了敌人。
“一!”一枚手榴弹飞了出去,弹雨接着扫了过来,敌人慌乱了起来。又是第二枚手榴弹在敌人脚边炸开,这么一顿折腾后只有四个人还站在尸体旁,用步枪反击着,子弹在金属墙壁上擦出了几簇火花。王恪和张晨贴着掩体,有序的反击着。没过多久,敌人就被解决了。
通讯器那边终于响起了一些张晨可以听的懂的东西。“B2、B3,B2、B3,准备回防中控室。”
“走吧。”王恪收了枪,看向张晨。
“嗯。”张晨跟着他走去。

中控室内
四五个人端着冲锋枪斜靠在墙上,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不堪且沾满了血迹,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些说不完的疲惫。张晨把枪背到后背,打量着靠在墙边的人。过了一会儿,他开口到:“就只有这么几个人了?”
“是的,”回答的人叹了一口气“A队就剩下我,C队全灭,D队、E队也只有这么几个人了。”
“自动武器系统没开吗?”王恪一直盯着屏幕,半晌才蹦出一句话。
“这就是我们找你来的原因,所有武器维护人员都撤走了,剩下的,估计只有你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看。”一个人插话道。
王恪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屏幕上闪出几个大字:武器控制核心未开启。他转头朝向其他几个人:“谁是最先接触到敌人的?”
“我们E队。”最靠外的人举起了手。
“那个时候自动武器起作用了吗?”王恪问道。
“好像…没有。”
“那说明在敌人动手前武器系统已经被关掉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人们手上的武器纷纷从手上脱落,掉在地上。有个人已经蹲下来抱住头,没有声音,身体却在不住地颤抖着。
另一端的显示屏里,混沌分裂者的队伍正在慢慢退出建筑物。但房间里依然是寂静无声的,直到有一个人开口:“既然敌人已经撤退了,那咱们也可以撤了吧。”话音刚落,几串沉闷的爆炸声从外面传来。
“他们打算强行炸开这里?”有人惊呼道。
“不是,这是解放军的火炮。”A队的人摇了摇头,解释道。
“他们来干嘛?”张晨问。
“站点的人员撤离前,发出了求救信号。MTF因为之前的密令,没有O5的特批不准出动。”
“还他妈特批,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张晨破口大骂道。
“我们联系不上O5议会的人。”这句话如同一盆凉水浇下,让人群冷静了不少。
张晨看向门口,开口道:“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先出去。”

2013.10.21
几个拿着枪的士兵围了上来,看着大巴车的残骸上的火焰慢慢升起。
“这是第几批了?”
“第四批,还有几个站点。但那就不归我们负责了。”
再没有人说话,只留下火焰烧得正旺。

2014.2.8
正规军的火力比混分的特遣队强得多,刚刚剩下来的人仅仅只是露出了个头,就被弹雨撕成了碎片。只有张晨躲在水泥墙后。军队的火力慢慢停息下来,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他瞟向外面,十几具尸体整整齐齐躺在军队的一旁——那些都是站点保卫人员的尸体。张晨看向墙上,改造站点武装的海报仍然挂在那里。推进各大站点的自动防御系统的改造工程他扫了扫这行字,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举起手枪,里面还有几发子弹。他扣下扳机。
砰!

2019.1.5
“…曾经,有那么一群英雄在黑暗中守护着我们,他们将我们从异常的手中一次又一次的救下…”
“…但现在,他们已经消失了踪迹,但我们仍然要学会保护自己…”
“基金会已经消亡。我们,将会代替他们!”
——2019.2.8«████在中国异常事物研究局建立大会上的致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