坍缩与宿命
评分: +10+x

1

“看到那个蓝色的星球了吗?”

毫无疑问,那确实是个有生命存在的星球,只是……

“看起来确实很奇怪,孩子”父亲摇了摇我的肩膀,继续缓缓说道“但它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我继续架起望远镜,向那颗蓝色的星球望去。这台望远镜是父亲的至宝,他花了二十多年1才组装起这台能看到数十光年外的机器。

可我仍然不明白,这个倒着走路,甚至把食物从嘴里嚼出来,再把它们变回原材料的文明是如何存在的。

“孩子,你还记得你以前学过的时间空间与物质的关系吗?”

“由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所构成的现代物理学已证明,时间和空间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没有绝对时空,时间、空间和物质世界是融为一体的。”我像一个小学生那样把这句几乎刻在脑袋里的定义一字一句地背了出来。

“没错,就是这样”父亲笑了笑“那么你知道宇宙的大爆炸和大坍缩吗?”

我眯了眯眼睛,敷衍似的说道:“我们的宇宙现在正在坍缩,一百五十亿年后将会变成一个奇点,然后再次炸开……”

“可你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就是那颗蓝色星球上的智能生物在经历宇宙膨胀?”

“这……不可能吧”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您的意思是对他们来讲,世间万物在变得无序?”

“确实很难想象,但它确实存在”父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可以持续观察它,说不定可以探知我们的未来。”

“我们的……未来?”

“也就是他们的过去。”


2

两年来,我和父亲一直观察着那颗蓝色的星球。

我将这个超级望远镜对准了一个由三个箭头组成的标志,向那里缓缓望去……

……

我的心脏像突然抽住了一样,手指在望远镜的操作面板上乱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我看见了一张脸……那是……父亲的脸……

这里距离那个被称为地球的蓝色星球有五十光年,以我们的物理法则2来推算……父亲将会在五十年后出现在那里……

“父亲……”

“也许这就是宿命吧”父亲的脸抽动着“用地球人的话讲:上帝不掷骰子……”

“孩子,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是近年来的理论全部导向了这一事实,我们没办法改变它……”

“住嘴!”我几乎哭了出来“您就甘心被那个低级文明关到监狱一样的房间里吗?”

“我们无法改变宇宙的安排,除非我们从未存在”父亲捂住了自己的双眼,似乎不想让我看见他的目光“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这种氛围根本无法讨论学术问题……”

“我可去你的吧!”我粗暴地摔开实验室的门,眼泪流满了衣襟。


3

我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父亲的话令我十分气愤,我从未想到他居然是个相信宿命论的人……

“我他妈才不相信这个。”我嘴里咕哝着,随后架起了自己的望远镜,继续观察那个星球。

这个望远镜比父亲的要差劲的多,不过观察这个低级文明已经足够了。我继续将镜头移到那个三箭头的标志附近,打算看看他所谓的“宿命”是什么样子的。

父亲随着几名倒着走的武装人员离开了那个监狱一般的房间
父亲走向了一台机器,机器上贴着一张纸条

SCP-2700-EX

随后几名穿着白大褂的人撕下了那张纸条
父亲开始敲击那个机器的键盘

……

“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我嘴里咕哝着。

父亲依然在敲击着那个机器的键盘

“嘁,这老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

父亲离开了机器,被押送回收容室。

我的好奇心已被那台奇怪的机器所吸引,随即把望远镜移向那台机器的位置。

机器被运入一辆保护极为严密的车,无法继续观测。

操。


4

这几天我没有和父亲说话。

我把观测台的几台仪器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父亲也没有阻拦我。

我一定要搞清楚那台机器是个什么东西。

这台望远镜组装自父亲的手里,比我从前用的那台要先进的多,它可以把几十光年外的尘埃看得一清二楚。

这次我把望远镜对准了他们的……姑且算是计算机的东西:

项目编号:SCP-270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700被保管在安全地堡-███中。仅有拥有4/2700权限的人员允许进入该地堡。SCP-2700本身被存放在一座10m x 5m x 10m 的混凝土保险库中,并且不得在任何情况下对其进行移动或篡改。

“看来我无法再观测到它了。”我心灰意冷地摊倒在地上。

等等……

描述:SCP-2700是一台复杂的机械装置,被认为是由塞尔维亚物理学家和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发明的一台精密的定向能武器。该装置在1946年被发现,并从一座在1934年在[删除]被特斯拉所使用过,现在早已废弃但是仍戒备森严的研究设施内被回收。

我似乎可以在这里从文字来研究它,这个星球的语言不是太难懂。

SCP-2700-1是一座铁质控制台……

继续,

SCP-2700-2被认为是一台线性粒子加速器……

继续,

SCP-2700-3,在特斯拉的设计蓝图中被标记为“核心”

继续,

请注意,4/2700权限人员:您能够阅读此文本的事实核实了您的安保权限与访问以下文件的权限。请继续阅读以访问文件-SCP-2700-DE。4级以下人员可以在紧急情况下通过应急访问通道Ω-R5访问本文件。

操,这台计算机的所有者似乎权限不够,没办法继续看下去……

应急访问通道Ω-R5……那是什么东西?

操……看来我已经没办法了解那个破玩意儿了。父亲的真实意图……我一定会查明白的。


5

父亲被研究机构叫去开会了,似乎是关于什么暗物质和暗能量的……我不是很懂这些,不过我可以借机看看父亲关于这颗蓝色行星的研究手稿。

父亲的实验室很乱,仪器摆的满地板都是,但唯独几十张写满东西的纸被整齐地摞在一起。

我好奇地翻开他的手稿:

根据几年来的观测,被观测到的物品SCP-2700-EX已被证实为本实验室中已绘成图纸的宇宙坍缩装置,又及被称为“地球”的蓝色星球中智慧文明的研究,发现其数百亿年后的未来将发生热寂现象,根据本实验室的研究,这将导致本文明不再存在起源的悖论。因此我估计在观测中出现的与我相同的个体的目的是为了调试该机器,并使其在地球文明的未来我们的过去的数百亿年中启动。

根据高精度观测,发现该装置于地球历法的1934年被“基金会”收容,并将在2234年启动,故我将自愿被“基金会”收容,并在合适的时间调整该机器的启动时间。根据个人推测,该机器被放置于地球的原因为:将该装置保存至本文明的过去地球文明的未来以使其在合适的时间启动。

根据推测,该装置只有经过地球文明建造才可保存至我们的过去地球文明的未来,如果由本文明建造,则只能从我们的未来地球人的过去保存至该装置建造的时间,故该装置只能由地球文明来建造。

为了我们的起源,必须有人让该装置通过地球人的手中建造出来


脊背发凉,冷汗浸满了衬衫,我几乎不敢再翻开下一页。我的手指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颤颤巍巍地揭开了后面的手稿……

……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一切早已被宇宙安排好了。

我撕下一张稿纸:

父亲,就由我来教他们制作这个装置吧


随后将那几张图纸复印了几份,离开了实验室。

6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到了父亲该启程的日子了……科学研究院给我们发放了一个腕表,说是可以瞬间传送。

我从来没有试过,鬼知道它到底灵不灵。

恒星的光辉照耀着研究院的外壁,照耀着我的腕表,照耀着台下每一个向我们献着敬意的科学家。

“希望大家可以铭记着为了本文明献身的我的父亲。”随即按下腕表上的按钮。

……

父亲走向了那间监狱,远处传来了一阵我终生无法忘记的声音:

“破突容收114-PCS,告警”

……

……

……

两百年后3,我合上了父亲那蓝色清澈的眼睛,走向一幢破烂的住宅。

我向着那位满脸焦虑的男人轻轻说出那句排练已久的话:

“生先拉斯特,见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