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之父

自打Jason Suthers特工醒来开始,唯一想到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脸感觉像是被火烧过一样。虽然他的头被蒙在厚重的绷带里,但他觉得他的整个面部已经被毁容了,他的鼻子肿了起来,他的嘴像是被撕裂开来。他坐了起来,当他观察周围的环境想弄明白自己在哪里时他发出了本能的尖叫。

嗯,看起来到目前为止他在18号站点医务楼里的一间空荡荡的手术室中。这间完全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些医疗设备,在附近柜台上的一个公文包,和将近一打安装在墙上的电视监控。实际上这些只有一台打开了,上面显示出一个同样头上缠满绷带的人呆在一个类似的房间里,很像Suthers。

他更接近地凝视那个运作的屏幕,突然意识到那就是他。Suthers瞥了一眼他身体的其余部分,发现他的身体已经经过了某种手术,只能勉强认出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对了。那次袭击。

那天早些时候,Suthers与其他几个特工在把一些危险项目移动至新的遏制单位,除了带有传奇色彩的Clef博士外没有其他人监督。Suthers总是崇拜有声名狼藉的案例的优秀博士,并成为站点中最高级的特工之一,有机会真正在他手下工作。

移动开始时十分顺利,直到到达走廊,他们遭遇了爆炸,随着一声巨响灰飞烟灭。这是一次由混沌分裂者发动的袭击。特工们试图抵抗,但恐怖分子的到来就像雷神之锤一般把他们撕碎,随后劫走了一个高度危险的项目。Suthers和Clef 受到的打击是最重的,他们都被卷进了最初的爆炸中。

感谢运气,他还活着,Suthers试着把自己从床上拉起来,试试看他是否还能用双脚站立。当他站起身,墙上的另一个显示器闪烁着生命,每一个隐约可见的书字都被阴影覆盖了。Suthers瞪大了眼睛。在之前每当他要报告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或参与的行动,他都会瞥见那么一两个。但从来没有这么多,他数了数十…十一…十二。他们所有十二个人。

O5们。整个监督理事会(Overwatch Council)决定和他讲话。

“欢迎回到活着的世界,特工。你非常幸运地活到了今天。”此时他们都被阴影所覆盖,Suthers无法分出他们中的哪一个在讲话,或如果他们中的某些人在说话的话。

“嗯,先生们。”他行了个礼,他几乎听不到自己绷带下的声音。

“这没必要,特工,我们在此通知你你已被提升为基金会中的一个相当独特的地位。你有一个模范记录,你的名下有数百个成功的任务,连同众多项目的捕获和收容,并且根据最近的空袭,已决定授予你较高的排名位置,即,Clef博士。”

Suthers打断了一下。“请原谅?”。

“Clef博士于今天早些时候在空袭中丧生。你已被选定来取代他。”

“这不可能,Clef博士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位置。”

“Clef博士是一个故事与传奇的集合。他的…滑稽的动作…经常毫不逊色地为基金会工作,给我们的雇用人员一种看似超人能力的特定形象。最初的Clef具有精明,狡猾,和公然撒谎的历史,例如声称他是撒旦(Satan),有一种鼓励其他人和让与他一起工作的人对他肃然起敬的倾向。因此,我们决定保持处于我们雇用下的雇佣人员的思想与Clef给我们留下的形象相一致。当最初的Clef于十五年前去世,我们认为最好的行动方案是掩盖死亡,并找到一种方式来继续传说。到目前为止,这已经取得了成功。你是接管Alto Clef行列的第四个人。”

“我…我明白了。”Suthers看着监视器。“我现在明白了,我很愿意接受这一位置。”

“很好。在你面前公文包里是成为Clef博士所需的所有必要文件。从现在开始,Jason Suthers特工已于一场叛乱袭击中死亡。解开绷带,取出文件,阅读它们,然后销毁它们。”

撕开他头上的绷带,他看着视图为他的房间的显示器。都是相同的,除了站在里面的男人在他通常是脑袋的位置换成了一个鲜红的番茄。他感觉到蒜头状的鼻子,笑了,觉得他的嘴角已经裂到了耳根。并且虽然它首次被带入房间时是Suthers特工,而走出去的则是Alto H. Clef博士,谎言之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