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工作记录1.5

评分: +13+x

自然,在阅读本文前,建议先阅读越洋工作记录

心理学博士Hannah的提案:

收容程序需包括一名在米尔格拉姆顺从测试中获得至少75分的基金会青年男性特工。此名特工将表达愿意协助SCP-231-7逃脱的意愿,并伴随其前往站点出口。建议此时出口处的门虚掩并透出光线。
在该名特工和SCP-231-7距离站点出口约50米处时,将由该名特工及其余5名D级人员当场执行110-蒙托克程序。

附录 231—m:处理效果的后续分析

在分析后,认为不需要每日均执行完全一致的收容程序。对执行110-蒙托克程序之特工的恐惧亦能在一段时间内增强SCP-231-7的情绪反应。
已根据Hannah博士的提案调整SCP-231-7的收容措施。新收容措施参项,请见文件231-Alpha-10。
SCP-231-7的情绪状态效能回到了100%,涉及特工已执行A级记忆清除。


走廊尽头的门无声地开启,一个步履蹒跚的人影与门外的光一起跌进走廊。我下意识地将SCP-231-7挡在身后,放慢脚步,将枪口对准了它,思考着这究竟是预设的插曲还是意外。

“七印,七戒,七个新娘献给深红之王。”那人喃喃地说道,向我们走来。他的声音被遮蔽头套扭曲失真,听不出原本的音色,正如所有SCP-231项目组的成员一样。

“不要挡路。”我低吼一声,与此同时飞快地思考该如何反应。我刚刚从项目监督员那接到任务;今日的所有一切都是我初次面对的情形。正常情况下,我该询问对方为什么违反规定擅闯走廊,同时向项目监督员寻求进一步指示;但现在,我是一个假装要杀出站点来拯救SCP-231-7的特工,唯一的表现只能是敌意。而那人似乎完全听不见也看不见我们。

“学徒收受愤怒,王命令他们收割鞭笞。”他僵硬却坚定向我们走来。我忽然想到了那些被各种各样的SCP夺走神志的牺牲者,仍然活着,但在他们的体内再也看不见原来的那个人的存在。一阵恐惧使我的心脏几乎漏跳一拍;但它比起对蒙托克程序的恐惧、对深红之王的恐惧仍是不值一提。难道231项目也存在失心的风险吗?应对方式又是什么?

我停下脚步,看向瞄准镜里面。阻挠110-蒙托克程序者格杀勿论,恐怕我的罪恶要再添上一笔。

“六巢,六狱卒。”他缓慢地说着,“还有你。七条灵魂献给深红之王。”

这时我看到了他的胸牌。他就是监督员。


“不行。”我说。

“为什么不行?”

蒙着脸的监督员在他的椅子里向前倾斜了一点;我能打赌他在盯着我看。他的声音被头罩扭曲失真,听不出原本的感情如何。

为什么?”这问题让我怒极反笑,“首先,这很显然有悖于我个人的道德准则。其次,我的米尔格拉姆顺从测试只有50分。50分和75分是有区别的。”

等等,人事部的混蛋没骗我吧?这一想法闪过我的脑海,但很快被对方否定了。

“得分并非重点,行动才是依据。”监督员说道,“你会接受任务吗?”

“监督员,你看。”我望着他,尽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诚恳,“基金会的职员们每天都在出生入死。我个人,作为外勤特工,常常会第一手接触那些完全未知的异常,但它说不定因为我在薯条上放番茄酱这种事就要了我的命。而为了避免员工为钱卖命、贪生怕死,这职业说不上高薪,人们可以说是为了心中的正义在工作。”

监督员点点头。

“而你们却是如何回报他们的?”我听见自己的语气开始颤抖,“用这里发生的一切,回报他们的付出,回报他们心中的正义!”

监督员又点点头。

“你在听我说话吗?”我怒不可遏。

“Asriel,总会有人去干必须做的脏活。”他说,“不是你,就是别人。但我们知道你会选择什么。”监督员大概是看到我畏缩了一下,又说:“因为你不擅长犹豫,因为你在心理评估中一贯的近乎狂热的使命感,以及你曾宣誓守护——”

监督员的话语被另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是站点播报的电子音,空灵而毫无情感。

“警告:110-蒙托克程序-2将于10分钟后开始,请所有人员到自己的岗位报到。”

我想拆了那个喇叭。

“你该去报道了。”监督员向我微微颔首,“记住,程序的执行事关世界的存亡。”

“你们 - 你们甚至知道我会在二十分钟内决定接受任务?”

监督员没有回答。“往好的方向想。”我这么告诉自己,但自己的五脏六腑却似乎冻成一团,又似乎一点点化为黑水。他们到底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将是以什么心情执行任务,他们也预料到了吗?我或许该问问,但……监督员不会回答我的。操他的人事部,我这么想着。


当监督员忽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哑的、如同肺部被人狠狠挤压的叹息并直挺挺地倒下之后,我下意识地看了扳机一眼,确认自己根本没有开枪。然后我转过头看向身后,盼望那个女孩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但她不知何时已经钻了出来。

“凯瑟琳?”我尽力使语气显得温和,“我让你跟在我身后的。”

“我想看看那个人。”她说,“发生什么了?”

“我不知道。”我说。

“他没有灵魂了。”女孩平静地望着前方。我不知她如何眼见此类情景却还能做到无动于衷,又惊讶于她的见解之单纯。说得倒也没错,我想,这里没有哪个人是完全无罪的,不过是轻重的问题。

“大概。”我在内心叹了口气,看向走廊尽头的门。“我们尽快逃——”

耳机里的声音险些打断我的话。“Asriel,这里是副监督员。”

“——离站点吧。”我尽力使旁人看不出异样。

“收容已经失效,取消蒙托克程序,请即刻撤离出站。”

231-7或许是注意到了我困惑的表情,但她大约是将此归因于先前的对话而没有进一步提问,只是紧紧地跟着我向前跑。此时可怕的抉择正闪过我的脑海:奉命还是抗命?或许一切正常,只是有人正试图解救231-7;或许世界行将毁灭,但他们不认为继续执行程序能将其挽救;或许……要为了渺茫的可能性站出来当恶人吗?

一阵尖叫声从耳机中传来;我突然有了解决方案。


十分钟后,站外避难所。

嘈杂的争执正不绝于耳,研究员们将前几天的监控录像倒来倒去,试图从中找出收容失效的原因。那些录像本需要4/231权限,但既然权限之类已不再重要,几乎所有存活并聚集在避难处的项目组成员都围拢在了那台电脑前——就像有些人已摘去遮蔽头盔那样。

“是否有蒙托克程序执行错误的可能?或者暗藏玄机的可能?”

“这些程序的执行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为什么——”

“请看看我截取的这几帧,涉及特工是否表现出了不必要的——”

“我不这么认为。特工的操作没有出错,或许只是时间到了罢了。”

我坐在一旁,努力地将这些声音屏蔽出我的听觉。我不知道是自己幸运还是不幸。在调职到231项目的第一天,一切都结束了,至少这意味着我不用负责该死的110-蒙托克程序——在身后,那个已警报大作的站点中,还有六个D级人员仍在监管崩溃的情形下继续干他们的活。而后我拼命地摇头,以手掩耳,制止一切罪恶的想法继续。

“你怎么了?”一个同事问我。他已经摘掉了遮蔽头盔,露出一张有大胡子的脸。“在想什么?”

“这有用吗?”我大声回答,几个人向我的方向看来。“如今收容已经失效,翻来覆去地看一段蒙托克程序的监控视频又有何意义?”

大胡子站了起来。“至少在死前,我们能弄明白自己为何而死。很多人恐怕不会有这个运气。”

上帝啊。”另一个同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那就回去战斗啊!”我从地上一跃而起,“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争取一点时间?”

我转身冲出避难处,看着人群接踵摩肩地从狭窄的混凝土出口涌出,穿过烈日下的平原向各个方向逃散。其他人似乎还在犹豫,但大胡子却跟了上来。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231项目组的身份都是机密的。我们一路逆着人流挤进站点,一路撞到了好几个人,不过我不准备道歉。


执行蒙托克程序的走廊其实并非真的站点出口,走廊尽头的微光也只是灯光营造的效果。利用自己的权限,我很快地找到了走廊所在,但预期中的六名D级人员已经无迹可寻,恐怕是各自四散逃命去了。现在走廊里只剩下一片红色的、闪烁的灯光,和七零八落的尸体。当我们接近时,我们发现它们并非死了,而是一动不动地躺着,双目圆睁,口中念着难懂的字句。

我们穿过走廊,呼唤231-7的名字;没有回应。直到接近走廊尽头,才听到收容室中有极轻微的脚步声,证实231-7不知为何回到了她的新收容室中。新收容室的格局与旧有的区别不大,灰白而了无生气,墙壁却挂上了几幅黯淡的风景画,展示着一个她无法到达的世界。而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她可以离开了。

我用磁卡刷开了双层门,向收容室里探出头。231-7却又向墙角退后一步,眼中写满了不信任。我接近了一些,向她的方向伸出手;而她直直盯着我,呆滞、恐惧、狐疑。大胡子拦住了我,我们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悲伤。我能明白他为什么悲伤。

“站点随时会被封锁。”我说,“我们得尽快。”

“我知道。”大胡子同僚说,但语气不容置辩。“你需要离开。现在。”

“不能交涉了,救人要紧。”

他被我说服了。我们冲上前去,一左一右地将231-7架起。她似乎在尖叫着,但声音混在警铃声中消失不见。然后我们转向冲向走廊的另一侧,小心躲避着不被地上的身躯绊倒。距离下一条走廊100米,50米——新收容措施中执行蒙托克程序的地方。但是走廊尽头的光亮消失了;一片黑红色吞噬了门后的一切。

“那是什么?”大胡子问。

“我不知道。断电?”

“只能硬闯了,我有手电。”大胡子这么说着;我能感到他正在向前方拉扯。“怎么了,特工,为什么不——”

我正跪倒在地,在这个角度能瞥见地板上的一张纸条,灯光下格外引人注目。那是一张无关紧要的购物收据,在一周前被我顺手塞在了口袋里。我一定是不慎将它遗失在这里了。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种东西,但我却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也是唯一一种可能——

谁也不能脱罪,不过是轻重而已。反正哪里也去不了,反正去哪里也没意义。反正最后一丝侥幸也不复留存。

是我,不是吗?是我!”我冲同伴大喊,看着他的脸皱了起来。“这不是我第一天上班,对么?A级记忆清除,对吗,我……”

“请别大喊大叫,求你了。”

我看向走廊尽头。那片黑暗让我无端地想起了教堂里透出光亮的玻璃窗。可我不信神;不信神,所以没法相信有谁会最终会洗脱我的罪恶。但我却记不得做过了什么,于是也记不得世界缘何而因我毁灭。被他们当做执行任务用的无情机器而讨论的人是我。或许我该留在避难处和他们一起看监控录像,以求死得明白。

“特工,如果你走不动了,我一个人也能——”

我抬起头想让大胡子自己走,却看到231-7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他的控制站到一边。大胡子仍看着我,说着话,但似乎正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脸上悄无声息地溜走,剩下一片苍白。他的言语变成了咕哝,眼神断了线般失去对焦,肌肉松弛下来,然后扑通一声倒下不动了。

我看向231-7,现在恐惧的是我了。

“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她一字一句地说。

“……为什么?”

“你认为你在奉命行事。你每天都会在这里抛洒五十万美元现金,维持和平。”

“对,他们的血汗钱,我……我……”

“直到你不慎遗失了购物记录。”231-7打断了我的话,伸手指着地上的纸条,“从你的薪资分析结果看来,我们认为基金会的支付能力和资金结余已经远远无法偿还深红之王募款机构的份额。根据私人定制支付谈判(章2,节3.1),基金会的信用评级因此彻底作废,深红之王不得不发动资产清算。”她无视了我提问的尝试,继续道:“真令人遗憾,你看,我们是一个非常人道的募款机构,这本来都不是个问题的。”

“但是……”我在脑海中拼命搜索着某个从别的研究员那听来的词汇,“梦魇摄政红行动也没有用吗?”

“管理员辞职并不能改变欠款的主体。”231-7介绍道,“根据███博士获批的入职文件附录(章8,段12),当管理员无力偿还欠款时,该欠款将被作为对基金会的信托投资。如此做使得目前深红之王控股超过60%并因此适用优先投资人的拖售权和优先清算权(章8,段30)。总而言之,现在是基金会欠钱。”

“所以……资产清算?”我转过头,看到站点的喇叭自己把自己从架子上拆下来,把自己打包进了某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纸盒中,然后飘进了走廊尽头的那片黑暗里。

“目前已清点了价值估计为五十八亿三千六百万美元的资产,三十个多元宇宙时间线,外加七千三百六十二条人类灵魂。”她说,“很快将是七千三百六十三条。”

“哦,干我自己。”我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