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唯存



两位博士并排站在小房间内,面对着一扇上锁的门,背后则是他们刚刚来时的道路。年长者正静静地翻阅一本皮制封面的日志,他的幼辈则努力适应着环境,不安地活动着双腿以确保它不会僵硬。这里的光线似乎更加明亮,年轻人应该注意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详的气息,这使得他没有心思去考虑门后可能等待他的数以万计的情景。早些时候他曾试图与前辈谈话,但他无法掩饰他的紧张不安,故而声音嘶哑。另一个人扬起眉毛看了他一眼,重新将注意力转向了手中的笔记。

在时间即将凝固为永恒之前,他们终于听到屋内的扩音器中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Vandivier博士,那位年长者再次扬起了眉毛,因为他看到年轻人,也就是Montgomery博士对这声音似乎已急不可待。

"请给出你于基金会人事数据库中的姓名,并提交你的基金会4级识别编号和密码。"那声音清晰笃定,不容置疑的语调表明它终其一生都在重复着这句话。

Vandivier博士轻咳一声,开始讲话。"Gregory Arnold Vandivier博士,识别编号4511-12894-19-055,密码,18840-12884-19078-00004。"

短暂的停顿后,那个声音再次破空而来,向Montgomery询问同样的问题。老博士看了他一眼,一丝类似安慰的神情转瞬即逝,"放轻松,"他温和地说,"只是背诵数字。"

Montgomery强忍着紧张,深吸了一口气,背诵他的信息。"Anderson Dean Montgomery博士,识别编号9280-27112-17-054,密码——"他短暂地迟疑了一下,但在看到Vandivier博士鼓励的点头之后继续说了下去。"16738-17489-13782-00004。"

两个人默默地站在原地,Montgomery最后的话语回荡在空气之中。又是极短却似永恒般的等待,他们面前的门发出咔哒声。

"请进,Vandivier博士,Montgomery博士。"

嵌板滑入墙壁,循环使用的陈腐空气扑面而来。Montgomery想起他在监狱工作的日子,每一次呼吸都如同身处一个孤立悬挂着的裹尸袋之中。过往的记忆使他短暂地动摇了,就在这时,Vandivier博士穿过了入口。

"走吧,"他的声音越过肩膀,"我们快到了。"

两位博士沉默着走过漫长的白色走廊,Montgomery被告知每50英尺便装有一台摄像机。地板是瓷砖制成的,脚步声经两侧墙壁回声环绕在他们身侧,如一支小型击鼓队般宣布着他们的到来。温度稍有下降,Montgomery却能感觉到颈后挂满了汗珠,任凭冷气袭来,仍不肯消逝。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双层门,门的外侧镶嵌着一块黄铜铭牌,与站点中的许多收容房间一样。随着他们的接近,铭牌上的蚀刻开始清晰可见,Montgomery的喉咙哽住了。

项目编号:SCP-231-7

项目等级:Keter

Vandivier丝毫不为所动,推门走了进去,Montgomery则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门的另一边相当安静,许多博士站在各种各样的显示屏周围,观察着经机器加工的读数和资料解析。气氛十分凝重,如有一吨砖块沉甸甸地压在Montgomery身上,墙壁上的一面钟表以明亮的红色数字显示着19:45,另一侧的表盘则已归零。

一个穿着白夹克的高个男人注意到了两位博士,迅速大步跨去与他们打招呼。他首先与Vandivier握手,与他轻声交谈,然后是Montgomery,同样如此。

"傍晚好,Montgomery博士,"他的脸庞埋藏在浓密的灰色胡子之下,"Oliver Targus,很高兴认识你。"

Montgomery与他握手,"幸会。"

Targus博士带着他走过一系列显示医疗信息和重要器官统计数据的控制台,"Montgomery博士,这是你的工作岗位,你可以先检查一下传感器,看看是否需做些调整。"他指着屏幕上的视频,它正录制着一个空荡荡的白色房间,"这是房间里的监控,程序执行时,房间内不得留有人员,所以它将是你的眼睛和耳朵,现在看起来好吗?"

Montgomery点点头,他凝视着屏幕上的心率指数和脑电波曲线,感到些许放松。这是他的领域,他的驾驶室。

但当他的视线转向实时超声波反馈时,他的心跳开始加快。他迅速转过身,避免让自己再度神经紧张。"看起来很好。我还需要做什么?"

Targus博士笑了笑,将他带到一个大观测窗前,窗口位于一个白色房间上方,与监控中的是同一个,他想。房间的一扇门通向他的右侧,他向对面看去,只见几个博士和研究员站在一个控制房间中,通过他们的窗口观察房间。Montgomery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很快他就决定不去思考。

"几分钟后,我们将执行程序,一旦开始,它的发展将十分迅速,因此你必须时刻关注监视器,若发现任何异常,向那边的Brunell博士报告。"

他指着房间另一边一个留着亚麻色及肩头发的女博士,她正与一个矮个男博士审查着一包文件,"她负责医疗稳定,程序期间她会处于观察室外,你在你的岗位上能够呼唤到她,并且她会是你工作中的主要接触对象。"Montgomery稍后抬起头,发现Targus博士正注视着他。

"我理解你的焦虑,Dean,"他微微一笑,"我们都曾和你一样。但是想想我们工作的重要性,执行你的任务,发挥让你来到这里的优秀才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Montgomery点点头,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谢谢你,博士。只是工作调动带来的紧张,你明白的。"他试图挤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但却仅仅无力地活动了一下嘴唇。

正在这时,嗡嗡声响彻房间,紧接着是与入口处扩音器同样平静的声音。"警告:110-蒙托克程序将于5分钟后开始,请所有人员到自己的岗位报到。"

Targus拍拍Montgomery的后背。"放松,博士,我想你会发现这个任务没那么糟糕的。"随即,棕褐皮肤的博士走出房间,抵达控制室。过了一会,Montgomery从观察窗口向观察室看去,门打开了,一队穿着外科手术服的护士推进了一张小床。

他在几秒钟内回到了岗位,回到座位后,他的视线立刻转向了屏幕,护士正在布置房间。一张小地毯,一张紧靠床边的桌子,一盏台灯,一些床上用品。Montgomery感觉他的胃在下沉,当他再次看向观测窗口上方的时钟时,它正显示着19:59,倒计时则仅剩24秒,时间就快到了。

他面前的屏幕十分安静,不知疲倦地送出信息,他做了少量记录并打开他带来的一本资料册,然后听到了最终广播。

"全体人员注意:110-蒙托克现在开始。"

他又转头看了看钟表,发现一块合金板从观测窗口上方滑下,遮蔽了房间。他重新看向他的视频,房间变得昏暗了,仅剩桌上的台灯发出淡淡的亮光,墙上的门慢慢打开,两个护士走了进来,他们之间有一个小女孩。

她大概不到8岁,Montgomery想,并且她看起来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她的头发剪得非常短,被橄榄色的皮肤反衬得十分显眼,就在她步履蹒跚的时候,他注意到她的肚子。它从她穿着的外科手术服下凸起,并使她的步伐变得笨重而缓慢。护士指引她到达床边,并协助她躺了上去。两人分别调整她的枕头,收拢毛毯,之后,其中一个俯下身在小女孩耳边低语了些什么,然后和另一人一同退出了房间。Montgomery感到奇怪,想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另一个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他抬起头,意识到那是Targus博士的声音,他正站在房间中央,面对他身边的一系列屏幕。"SCP-231-7已就位,D级人员准备好了吗?"片刻的沉默,"好的,打开门,释放对象。"

回到屏幕。Montgomery看到一个穿着基金会标准灰色连身衣裤的黑皮肤男人缓慢地穿过打开的门。他背后的门关闭时,男人转过身,Montgomery看到他手中拿着某样东西。他眯起眼睛,试图看得更清楚,但当男人转向床上的小女孩时,它被挡住了。男人向房间中心前进的每一步都使Montgomery颈后汗毛直立,血液在静脉中呼啸着,试图从他的身体之中宣泄而出。

"D-55318,"他听到Targus博士冷冷地说,"你可以开始了。"

Montgomery无法移开目光,这是不允许的。尽管他的内心中有无数绝望的想象正张牙舞爪。D级走到了床边,挺着肚子的小女孩仰起脸看他,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还心存天真的幻想,她微笑起来。Montgomery强忍住眼泪,但他忽然停下了,因为他看到D级搬出小桌下方的凳子,坐在了床旁。通过房间内的麦克风,她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

"又见面啦,凯瑟琳,"他的声音温柔亲切,"今晚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新的睡前故事,名字叫做晚安月亮,听起来怎么样?"

小女孩用力点头,将毛绒兔抓到身边,D级打开他一直拿在手中的故事书,开始阅读。

Montgomery动弹不得,呼吸停滞,他的眼睛在房间中疯狂搜寻,试图发现谁与他一样怀疑眼前所见。但是没有,没有人离开他们的监视器,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在做他们的事情,记录笔记,在耳机中低声交谈,一切如常,就连Targus博士也丝毫没有改变态度,甚至可以说他看起来无所事事。

他转回自己的显示器,试图记录下她脉搏,血压,体温的变化,但他无法将自己的目光从监控上移开。D级继续读着那本书,他的声音在某些段落微微提高。

他持续朗读了十分钟,Montgomery却觉得时间如一生般漫长,他倾听着每一个字,大脑飞转。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他回想起当他得知自己被分配到SCP-231之初,他记得他在Site-81的同事是如何向他讲述,并试着安慰他接受记忆消除之后不会感觉太糟糕。他听到他们讨论231的事情,需要性侵罪犯的收容措施,他们对那个小女孩所做的……

什么都没有发生。是的,男人看起来很辛苦,Montgomery相信他曾经是一个罪犯,但他无疑在阅读,并一次也没有碰触231-7。他仅仅是继续读下去,间或抬头看看小女孩。她很快开始沉沉欲睡,在D级读完整个故事之前,她已彻底进入梦乡。男人放下书本,站起身,轻轻抚摸孩子的额头,然后走了出去。房间中的台灯暗了下来,控制室的灯光重新亮起。他的周身环绕着如释重负的赞许声,当Montgomery终于离开屏幕,他看到其他人员都已完成程序报告,签署必要文件,敲打键盘,没有任何人像他一样惊慌失措。Montgomery飞快转过身,因为他发觉有人站在他身后,他意识到那是Targus博士,然后叹了口气。

老人又一次微笑起来,"怎么样,博士?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Montgomery抓起他的笔记本,开始翻阅。"呃,我——没有,没有异常情况,除了,呃……除了——"他的话音低了下去。

"……除了蒙托克-110程序和你预想的不太一样。"

年轻的博士点了点头,Targus搬过一把椅子坐在他的身旁。"嗯,这正是我们对新分配人员的保密方案,如果你不会很快被调动,我们有机会谈一谈。这个项目的保密至关重要,但,事实上它并没有那么糟糕,"他清了清喉咙,"我想你有一些问题要提。"

Montgomery犹豫了一下,结结巴巴地回答,"它,呃,为什么——我听说它是,你知道的,他们——"

"强奸她?"Targus面无表情,"当然,这是我们设计的文档中所暗示的,那些文字和它描述的一样糟糕,不是吗?残酷的性侵,对待一个孩子?"Montgomery一动不动,"是的,那很糟糕,无法宽恕的残忍肮脏,但110-蒙托克程序不是那样的,博士。"

他靠在椅背上,"231收容之初我们对那些可怜的女孩做了些可怕的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但我们只有从神秘术士那里获取的信息和少得可怜的建议,他们声称我们正在收容恶魔,正因如此,我们做出了那样的事情。那时我还没有参与这个项目,但我能理解当时的一些博士——事实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收容231-1至6的过程中,已经离去了。他们的死亡宣告了我们的失败,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死去,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神很少受物理定律的限制,现实扭曲者可以重塑我们身边的世界,将一切存在变为他们的玩物,但凡事都有规则,Montgomery博士。"他身体前倾,"每个神明都有规则,是的,旧法,晦涩难懂,但十分有效。我们更加紧密地研究着从赤王那里获得的,关于个体本身的信息。在处理我们收集到的所有文档和材料时,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些事情。"

他又回到椅背,"恶魔不需要恐怖肮脏的收容措施,Montgomery,恶魔只想要我们因他的名字而毛骨悚然。我们设计的文档,关于110-蒙托克程序的可怕谣言,这个项目中的博士自杀报告,关于它的一切,都是捏造的。说服魔鬼是我们对这个女孩做的唯一错事。这些程序,这些恐惧运动,使我们将惧怕播撒入基金会人员的心底,这恐惧能够满足怪物。"

"只要仍有这么多人相信我们做出了可怕的事情,怪物将继续相信。这是象征性的权利,博士,旧神知晓,并被其束缚。赤王没有双眼目睹暴行,没有双耳闻听尖叫,没有口鼻闻嗅血腥,但赤王能感受到忧虑,我们因他而起的恐惧,这就是他所需的一切。"

老博士停下来,闭上眼睛,这时,几个研究员鱼贯穿过控制房间外的走廊,两人沉默对坐。等到他们完全离开,Montgomery开口。

"那阅读呢?睡前故事?"

Targus点了点头,"没有睡前故事,凯瑟琳无法入睡,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控制倦意的,但我们需要某种方式的伪装来说服恶魔。Montgomery博士,在赤王的眼中,"他说,"朗读睡前故事是我们能对她所做最恶劣的事情。"

Montgomery点了点头,恍然大悟。他回头瞄了一眼观测窗上的钢板,"钢板?房间内不能留有员工?"

Targus睁开眼睛,"危险仍然存在,博士。SCP-231-7收容失效将导致XK级世界末日,我们有预防措施,放置在110-蒙托克程序实施房间中。我不认为我们这样收容这个魔鬼会让它变得不那么危险,这可能是我们负责的最为危险的实体,但……有一些事情我们不会去做,Montgomery。它太肮脏了,肮脏到即使暗示都会让我觉得的恶心。但如果我们所需做的只有暗示,那真是太好了,我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另一个博士来到Targus身边说了些什么,他在简短告别后匆匆离开,Montgomery静静地坐在原地,心想,一切都结束了。他转头看着监控屏幕,小女孩躺在床上睡得正香,臂弯间藏着那只毛绒兔。年轻医生又一次感到不安,但不安之下则是别的什么。忧虑已经消失无踪,但恐惧依旧,安静且迫在眉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