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卦五十五」雷火丰

评分: +41+x

Windier Hill April/27/2022 22:57 #97963588


各位,你们知道世界上最震撼的雷电和火在哪里吗?

我去过很多地方,看过不少杂志,查阅过各种书籍。但我敢发誓,世界上最震撼的雷和火都在我身边,这是绝无仅有的景象。

前天我一个人回到山区的老家,当天就打了雷,但和后面的比还不算十分震撼。那里山荒水恶,道路上满是肮脏的山坡滚下的泥浆,隔着很远都能闻到令人作呕的气味。耕地大多因贫瘠而荒废,稀少的阡陌也很难走通,农作物与其说歉收不如说颗粒无收。乡民惟一能做好的事就是叩拜香炉,一味地向天祈求。我想这样的情景换作任何一个城里人都不堪忍受,而且我还要待上五天。于是我开始对天抱怨环境的恶劣,结果昨天就应验了,真的应验了。

Windier Hill April/27/2022 23:01 #97963588


Verdure April/27/2022 23:02 #31549770


怎么不讲故事了?后续呢?

Whoever April/27/2022 23:29 #37255579


起火了?

Verdure April/27/2022 23:51 #31549770


嗯?楼上你在说什么呢?

Windier Hill April/27/2022 23:59 #97963588


先是闪电,然后是雷鸣,把半山腰半朽的枯木吼出了火苗,很快烟窜上了不知多高的天空,整座山就亮起来了。多好的灯啊,把村子照得通明,人家的屋顶上都载着一轮黄昏,天也亮起来了,地也肥起来了。全村的劳力都上山运灰烬下来,耕地黑漆漆的一片,新苗打土里冒了出来,都是健康的绿色。

Verdure April/28/2022 00:03 #31549770


我去,真起火了啊,可之前那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 "The Executant" April/28/2022 00:03 #10068350


请不要打岔,让他接着说下去。


RE:🗿 "The Advocate":是的,我还记得。是个很吸引人的故事。

🗿 "The Advocate" April/28/2022 00:04 #10031790


The Executant,前些天是不是有个类似的帖子?我记得跟这个的内容很像。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00:05 #97963588


村里的算命老人此前一直重病在床,这时也摇头晃脑起来。他颤颤巍巍地出了门,在村中央用抖个不停的手指天,说着些不明不白的话,连久居村中的人都似懂非懂。那些多懂一点的人们大致讨论了一下,然后宣布这是村子的大造化:常焚心香得大清静,上雷下火,是丰卦,上上卦,示如日中天。他们一边说一边面露笑容,我看到浓烟进了他们的口中,但他们仍然在笑。是的,山火还没有灭,只是在烧干了一小片枯木林后去向了旁邻,山上浓烟滚滚。

后来人群渐渐散了。一道雷电击中某个瓦房,他们谁都没有回头。直到最后一个乡民离开时,老人还在抽动着干瘪的嘴,讲述着以他将近百年来的算命造诣辛苦得出的绝无谬误的结论。病入膏肓的他在晚风里吸入了过多的浓烟,过世在当天夜里。临终之际,他枯枝一样的手指着笼在烟里的天空,只有风轻人静时才能听见他的低语,但也仅仅是听见而已,辨别已经成为了不可能。他一向静如黄纸的脸在最后的时刻翻起页来,是高兴吗?还是悲哀?老实说我都看见了——那写在脸上的怪象,用诡异都不足以形容。他看起来一定是疯了,但他的神情又分明在诉说:你们都疯了。我想他算了一辈子命,见过的每一张脸都能用言语描述出来。可他自己临终时的面相,又该用哪一卦来形容?

我只知道他说的最后一个字是“丰”。

Verdure April/28/2022 00:09 #31549770


等等,能不能先停一下,我有几个问题。

[该用户被🗿 "The Executant"🗿 "The Advocate"禁言30分钟]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00:17 #97963588


前天(4月26号)夜里我没能睡着。那个耗竭气力吐出的“丰”字细若飞蚊,夜里我总是想起它,它和蚊声一样盘旋不绝,盖过了偶然响起的雷声。我淡薄的意识里出现了火焰和浓烟,在最近的山头。新翻的泥土里也冒出同样的火和同样的烟,炙烤着干瘪的大地。而我自己身处高空,俯视着炼狱般的村子,三阡一陌恰好摆成了一个“丰”字。

我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00:28 #97963588


昨天一大早我就出门了,清晨的村落在初晖中一片祥和,让我想起了回光返照。

直至日中为止都毫无异样,但也仅仅是到此为止。

日食开始了。吞食白日的是浓烟,浓烟是驱不散的。全村人都看见了,但不是所有人都很感兴趣。大部分人仍旧操持着自己徒劳的工作,跟往常任何一个平凡的白天一样。

我是清醒的,他们都疯了。

我感到孤独。

傍晚时分浓烟退去了,它潜缩回了烧焦的山头。风是从那时候开始吹的,向村落送来了丰饶的寓意。所有人都笑了,风也送来不少的浓烟,他们还是笑。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00:36 #97963588


昨晚一直到现在我都十分困倦,但我没有哪怕一点睡意。
今晚有很大的风,浓烟在空中起舞,从东到西,从北到南。
而我不期待丰饶。
今天一切都会继续,但现状不会持续太久。
我以为我身处高空,但我实际留在了地面。
我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我肯定自己还没有醒来。

等我今晚的新帖吧。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00:38 #97963588


Verdure April/28/2022 00:39 #31549770


起火了吗?

Whoever April/28/2022 00:39 #37255579


丰其蔀,日中见斗,往得疑疾。

[该用户被🗿 "The General"永久封禁]

[封禁命令被Whoever"撤销]

Verdure April/28/2022 00:40 #31549770


起火了,我看见了。

[该用户被🗿 "The Executant"🗿 "The Advocate"🗿 "The General"永久封禁]

🗿 "The General" April/28/2022 00:40 #10000009



[讨论串已锁定]
[锁定已撤销]

Windier Hill April/28/2022 21:06 #97963588


他们真的疯了,从正午到傍晚完全没有一点阳光,可他们下耕地时都带着草帽。惟一的光亮是间歇的闪电和远处的火光,伴随着共鸣天地的雷声和遮蔽太阳的浓烟。我还没有像他们一样。我很好,真的。他们是谁

雷在冒烟,雷和火是一体的,火里的闪电告诉我的。

一切安好。

Windier Hill April/29/2022 02:07 #97963588


火烧了村子,它在远处的山头。雷轰炸了地面,它从来都在高空。
火没有形状,雷在火上燃烧,我没疯。
震上离下,主离,其曰丰。

🗿 "The Executant" April/29/2022 02:14 #10068350


是的,我已经能体会雷了,和火。

##Windier Hill April/29/2022 03:11
雷声越来越大了,短暂出现在闪电里的是什么地方?我的家?我在城市里的家?
我在城市里有家,为什么会来这里?
对,这里是我的家乡,村里每个人我都很熟悉……可他们的名字叫什么?
抛开熟悉感外,我对每个人一无所知。
我又为什么要在这里发帖?
我记得我曾经很喜欢这里。
因为我曾经看过一样的内容。
像是来自百年前的呼唤,那时我是什么样的?
那时我是小店,是零食,是电脑,无论如何不是这里。
雷把天撕开之后,蛇形的火烧了小店,烧了零食,烧了每一条熟悉的街巷。
火不是我,雷没有抓到过我。
火在轰鸣,雷烧干净了村庄。
多好的太阳。饶了我。
我没有疯。

Windier Hill April/29/2022 04:03 #97963588


不是我的错,我没有疯。雷有错错在带我来火有错错在送我去你们有错全是你们的错

Windier Hill April/29/2022 05:16 #97963588


我没有疯他妈的闪电就在田里劈死了一个人我确定他都被烧焦了从头到脚黑得像炭可是他妈的那个人站起来了就在火光里我全看见了他还转头看我他看起来完好无损我一定是疯了才看见的可是我没丰
有块地他妈的挖出了死人可是他有惊恐我身边的都没有从来没有火烧过来了
记得有人告诉我那老头死了为什么他还他妈的又死一遍他死了他死了他还会活总是活
我没有疯他妈的我一定没有疯只有我是人我没有疯是他妈的闪电让我来的我本来不在这里我在城市那里什么都好
都怪他妈的你们本来我不用来的我真的不会来的谁发给我的谁发给我的谁发给我的在这里害我的是你们我没有丰
我没疯

🗿 "The Advocate" April/29/2022 05:17 #10031790


你们也能感受到吗天越来越远可我越来越近
我很清醒
你们每一个人

[该用户被🗿E.T.永久封禁]

🗿 "The Executant" April/29/2022 05:17 #10031790


[该用户被🗿E.T.永久封禁]

[违规言论已编辑]

🗿 "The General" April/29/2022 05:20 #10000009

[该用户被🗿E.T.永久封禁]

[违规言论已编辑]

Whoever April/29/2022 05:28 #37255579


丰其屋,蔀其家,窥其户,阒其无人,三岁不觌,凶。

Windier Hill April/29/2022 06:00 #97963588


时辰要到了,很快雷声会暂歇一段时间,山火过不了多久就会消灭。

他们都年轻了一两天,是的,一两天,我能看得出来。

我是清醒的,我疯了。

不过很快就不用继续疯下去了。

但时间还在发疯,新的雷声会重新响起,大概在今天的日中时分,也许不止一轮,疯的人不再是我。

不再会有新的帖了。

你们对不起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