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评分: +8+x

  他从最深远的黑暗中醒来,眼前所见是一片白晕,他眨眼,眼前的东西逐渐清晰起来,手抓向头顶,没有沾着任何东西。他不清楚自己是怎样沦落到了记忆消除的地步,但他知道在记忆消除之前的时间必然短暂到不足以写下一张提示自己境况的纸片贴到头顶。不过他仍然庆幸,作为基金会研究员的记忆没有一起被消去,头脑也依然清醒,至少这次记忆消除的副作用没有让他变成没有能力自救的白痴。他环顾四周,看到的只有千篇一律的白色金属隔板--虽然枯燥,但是看到基金会的留下的痕迹至少证明了CN-Site-37没有被地基中埋藏的炸弹炸成灰烬。

  只是,没有人。

  他无法判别方向,墙上有门,锁着,墙上有窗,关着,墙上有扩音器,闭着,地上有“危险”条纹的方框,上面摸不到一丝缝隙。他思索着,企图从设施的布局中理出他的位置,失败了,尽管他的脑海中CN-Site-37依然矗立,每一个隔间都对应着一个位置,但是眼前的一切都透漏着陌生感。他漫无目的的踱步,手撞上了什么东西,上面写着的“keyword”给了他一丝希望 ,手指如同过去三年一样输入,蜂鸣,识别码无法对应。

  他听到墙壁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干笑了几下。真蠢,为什么不信任那些比你一个研究员反应更快的保安呢?反正核弹的密码在主任和保安头子而不是自己的手上。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会是CN-Site-37里面唯一的幸存者不是末日游戏里面的情节么。

  脚步声越来越近,转化成一种急促的“咚咚”,又转化成一股尖锐的风声。

  他脑中最后的意识告诉他那是麻醉针在向他飞来。


  混沌。

  恐惧。

  画面像旧胶片播放的电影一样袭来。

  设施里面到处都是疯狂的喊着“自由”的人脸,地球被恒星吞没,火焰烧尽了他,他却依然在思考和痛苦,黎明中Site主任的呼声沿着对讲机传到地球的黑夜,他握住一张芯片,尽力把它举出黑暗,树根一样的雕像生硬地僵化在他的眼前,昏黄的灯光下,皮影在诡异的摇摆,他喝下黑色的水,地面不再可靠,他在窒息--

  “D级,起立,向前走下平台并陈述你的感受。”冰冷的女声,英文,冷的像是收容突破的警告。

  他再一次从眩晕中复苏,麻醉针的效力过去之后,脖颈隐隐的疼痛起来。

  “D级,向前走下平台并陈述你的感受。”女声再次重复。

  短时间内在眼皮上享受两次雪花屏又被叫做D级当然不是什么好感受,不过他没有胆量说出来他的想法,成了D级也没什么意外,即使是一次A级记忆消除的时间,也足够一名Site主任犯下足以处决的罪行,毕竟这里是基金会。

  成为D级,绝没有可能避开月末的处决,既然知道自己的结果,也没有必要求情,他试着伪装出一点他清楚自己没有的勇气。

  “眩晕,出现明显幻觉,颈部烧灼痛,怀疑受到尖锐物体打击。”他尽量试着以写研究报告的谨慎语气回答,这很难,他在发抖。

  “有无关于记忆方面的异常?例如,获得了一部分你所不知道的知识?”女声继续。

  “没有。”他如实回答,一个念头从他脑海深处浮现。028?低安全权限的资料在下级研究员内部一直都被当做都市传说流传。他闪电般地回忆那个并不十分有趣的文件,一个方形区域,站上去,获得一点知识,损失一点记忆,这能解释他失去的记忆么…

  第一个房间的地上确实有那么一个方框!用了和隔离门警示带一样的颜色,即使是负责028项目的主管也难以将它和通向地下实验室的电梯分离开来,一切都连上了线,他犯了很严重的错误,降为D级,然后被用于028的实验,正好失去了那部分出事的记忆。

  可是他获得了什么?应该有知识涌入他的脑海才对。

  “D级?回复,D级!”女声开始催促,想必是他刚才一直在思考,没有听见命令,有可能是英文不是他的母语,他对英文的反应自然没有中文高。他胡思乱想着,负责在实验室研究语言和模因的那部分大脑偏偏在这个时候活跃起来。

  突然到来的怀疑撕裂了他之前的设想,英文?028?这里是总部!


  很小的声音从对讲机里面传来:“这个D级是不是有点问题?他刚才回答我的问题就像隔壁的Jack一样冷静!”

  “没问题啊,这家伙在纽约砍死了自己的老板,又砸了老板的实验室,本来就是个研究员。”翻动纸页的声音,说话的是个男人。

  “你确定?电脑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在堪萨斯枪杀了同一个平民窟的所有邻居的疯子,你认为疯子能这么有条理?”女人的音调开始升高。

  “哦,我翻错页数了,模因部的家伙用剩下的日志本都粘在一起。”男人开始辩解。

  “你敢用他们留下来的东西?不怕感染上几个?赶快处理掉!”女人开始对着男人咆哮。

  “喂!”男人不明不白的喊出来。

  “你说什么?”女人的音调达到了最高峰。

  “D级跑了!”男人指着屏幕,上面空空如也。


  警笛声响遍了整个Site,A5级警告,声音响的刺耳,用来对付混沌分裂者特工的特制警告。

  他在狂奔,剧烈的运动让他几乎没法呼吸,他很幸运,也很不幸,幸运的是,他在中国用的编号和密码在总部也一样好用,失效的只是Site的安全密码,用于个人登录的终端账户依然没有问题,幸亏两个不比他素质高多少的美国研究员开始拌嘴,不然他就要被扔到处决室去了;不幸的是,他终于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了。

  028,028。他早该知道,既然028能够给人知识,也能给人记忆,仅仅依赖于一点随机性,一面创造天国,一面创造炼狱。他只是一个D级,仅此而已,不,还是一个砍死了很多人的D级,不是研究员,很快也不是活人了。

  他又想起之前听说的另一个基金会都市传说,那只带着人思想的猩猩,照镜子的时候,估计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现在他该何去何从?

  前面有几个警卫,他们显然注意到了他,闪烁着金属冷光的钢针指向他的眉心。

  他开始大笑,他想拖延时间,但是笑声出人意料的让他失去理智,声音开始癫狂,安保人员都遮住了眼睛和耳朵,没有模因能穿过赛璐璐隔层,而步枪的自动瞄准让他不能在这段时间移动半步。

  可是他没有模因,也没有瞬移的能力,甚至没有自己的记忆,他和他的同事,不,“他”和“他”的同事,此刻正在CN-Site-37里面欢笑吧。

  麻醉针带着尖锐的声音刺破空气,没有时间再想了。


    基金会忠诚测试V2.1版本CN分部程序
  测试者:王伟 2级安全权限 研究员
  情景测试得分:
        CN-186混合测试实验0.77
        总部682收容失效   0.55
        CN-046感染    0.67
        “皮影戏”实验      0.88
        “恒星末日”团队忠诚实验 0.45 (测试者自己先进入掩体并且关闭了掩体的安全门)
        总部028实验     0.29 (测试者在测试中表现出违抗基金会的行为,损坏了估值400RMB的基金会财产)
        “死亡体验”合作度测试  待测
        通用模因应对标准流程  待测
        …
  “这样写可以了吧。”男人停笔。

  “应该能糊弄过上面那些家伙,还有,028实验难度是不是设置的有点高了?”和扩音器里面一样的女声,不过她说得是中文,音调也没有之前的阴冷。

  “连主任的评分都只有0.48而已,幸亏这次我们的道具都用的是一次性材料,上次小吴做测试的时候整整拆了一扇玻璃门,维修的时候小吴自己都心疼。”男人开始清点实验的耗费。

  “那是因为你让他自己从工资里面出维修费。”女人反驳。

  “话说这个实验是谁设计的?真是变态啊。”他走上监控平台,“本来我还以为能拿个A级,又告吹了。”

  “下一个会更变态的。”男人和女人同时说。

  “算了,反正B级也死不了。”他嘟囔着,拿起带着一条黑色的瓶子朝着自己的脸猛喷一阵,然后晕了过去。


  混沌。

  恐惧。

  画面像旧胶片播放的电影一样袭来。

  设施里面到处都是疯狂地喊着“自由”的人脸,地球被恒星吞没,火焰烧尽了他,他却依然在思考和痛苦,黎明中Site主任的呼声沿着对讲机传到地球的黑夜,他坐在黑黄相间的条纹围出的正方框中央,他握住一张芯片,尽力把它举出黑暗,树根一样的雕像生硬地僵化在他的眼前,昏黄的灯光下,皮影在诡异地摇摆,他在基金会的设施中疯跑,警告声刺耳地划过,他喝下黑色的水,地面不再可靠,他在窒息--


  在监控室里,男人和女人依然在闲谈,似乎他们要靠闲谈度过一天的测试一样。

  “幸亏我们早就通过了这些测试,我真是怀疑我怎么会到这么一个没有人性的组织任职。”女人说。

  男人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你就温柔了,闪耀着人性光辉了?”

  “接着。”女人没有反驳,而是面无表情的扔过去一叠操作指南。

  女人在心里默数了三秒钟,然后准时听见了纸叠撞向桌面的声音。

  “这种测试能被伦理道德委员会通过?”男人质疑,“仅仅为了实验目的濒临死亡几十次,还要在要求时间内写下感受,原因却是弥补别人的过失?如果一个人的忠诚让他连自己的愤怒都能咽下去,他还是人了吗!我都想骂制定这个计划的家伙,你看完还能保持这种表情?你还说自己不想进入基金会?”

  测试正在进行,下面不停传来痛苦的呼声,两人之间的气温骤然下降,无形的隔阂把监控室分成了两半。

  “好吧,我承认,我看到小王做实验丝毫没有同情,这好像是在大学的时候做小白鼠实验。小白鼠很傻的,你让它跑一条赛道,跑完之后把它扔回起点,它就以为它还没跑完,接着跑,如果你一直这样做,它能跑到累死为止,很好笑。”终于,女人无奈地笑了,声音和她说英文一样阴冷。


  在监控室也看不到的黑暗角落,两支特制麻醉针精准的击中了男人和女人的手腕,女人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几分钟之后,两名特工从阴影中走出,扶住了两人,将他们扶到椅子上摆成僵硬的姿势,然后融入了走廊的阴影之中。

  “很好,一直这么做下去,你们知道三十七号设施没有多少人手,让他们两个接着为基金会奉献忠诚吧,你们去辅助测试。”对讲机里面的声音传来。


  “今天轮到我们在“忠诚”实验厅值班了啊。”男人打哈欠,“怎么每次值班都感觉没有睡够一样。”

  “我刚才好像晕过去了,颈椎病的药可能过期了,有点问题,我是不是应该去医务室看一下?”女人发问。

  “喂,你别想借病翘班啊,你翘班了就剩我一个人在这里看一整天无聊的测试了!”男人装出一副愤恨的模样,然后站起来,冲了一杯咖啡,泡沫在咖啡杯里旋转。

  “谁这么没良心,废纸杯堆成山了!”女人突然听到男人大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