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悔恨

悔恨自上古以来便存在了,从可以进行反思的意识花时间考虑了它做出决定引发的后果时,悔恨便诞生了。一代又一代之后,随着意识越发地聪慧,悔恨也越来越强大。

认为悔恨冷酷不近人情非常不公平,毕竟,认为一种情绪不应该带有情绪的话就有点傻了。悔恨作为每个活着的思绪的终极担忧,她担当着他们所受的痛苦、悲伤与失败的听众。尽管这是她的本质,但压向悔恨的悲伤仍就成为了她的负担,直到某一天,她发现自己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她决定付出行动。她随意选择了一条思绪,顺着它回到了创造这条思绪的生命之中。

人类的思绪即使在最理想的状态下也相当动荡不安,而濒死的痛苦则会把思绪搅得一团糟。在她接触到思绪时,一股汹涌的思想冲击着她。

他为什么不等其他人赶到?

他为什么不仔细看路?

要是他多思考一会,是不是就能获得自由了?

要是他没被困住,是不是就能多救下一条生命?

要是他不存在,他的家庭会不会一切都好?

要是……

随着一记痛苦的猛击,最后是一阵颤抖,蜡烛熄灭,他破碎的躯体还躺在那里。悔恨坐下来,久久地注视着。她用手一遍又一遍地转着线,同时回放着这些最后的思绪。她思索了一下,近乎永恒的时间便过去了,但最后她做出了一个决定:在所有人之中,她最不允许自己找借口担忧。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重新点燃了蜡烛。

约翰醒了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剧烈地咳嗽着,肺部被呛人的烟雾灼烧着。绝望之中,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废墟中爬了出来。身上的装备不是丢了就是坏了,眼睛也流着眼泪。他将失去意识的孩子背到身上,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前进。不知怎么,他双腿耗尽力气之前成功地爬到了出口。护理人员冲向他,从他怀中把还在呼吸的孩子抱出来,一切平安无事,他失去了意识。

两天后,他在医院中醒了过来。他不在乎医生无法解释他能够幸存的理由。在他的脑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不要忘记对妻子再说一次他爱她,不要错过他儿子的另一场足球赛,如果发生什么不测,确保一切都安排妥当。

三周以后,约翰奔向了另一处起火的公寓。队长犹豫了,他对约翰解释道这栋楼太危险了,但一阵孩子的哭声结束了一切讨论。不带一丝悔恨,他转身冲进了大门。

她倒在地上,身体因劳累而颤抖,她立刻明白自己永远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但是,哪怕眼睛湿润起来,悔恨还是笑了。她清楚,通过牺牲自己,她给了一个人又一次机会。她毫不犹豫地牵起了另一条线——离她最近的一条——坚定地追索下去。

时光流逝,她接触了无数个生命,无私地给予他们一个月,一周,一天甚至只是一个小时来完成他们生命结束之前未能完成的事情。一个年轻的男人从车祸中恢复,最终鼓起勇气向他爱着的女人告白。一个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母亲告诉女儿,尽管她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但她仍对女儿的成绩感到骄傲。一个初为人父的人从心肌梗死下幸存,抱着他刚出生的儿子。

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伴随着痛苦的呼号,连接着她的思想开始消失,席卷全球的灾难发生了。上百万人,接着是上千万人,死去了,他们的火焰眨眼间便消失了。灾难发生之后,更多的人将会紧随其后,但尽管痛苦严重威胁着她,悔恨还是尽可能地接触更多生命,给予了他们期盼的结果,直到思想的线只剩下一条。

他还能做更多事情吗?

如果他没有批准最后的实验,一切都不会发生吗?

如果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以及不计后果,他能否免于遭受目睹他的朋友、家人以及同事在人类衰败的最后时刻受苦的酷刑?

这都是他的错吗?

认为悔恨冷酷不近人情非常不公平。她一直在避免直接干涉她接触的人的行动,但她觉得为这个躺在文明废墟之中的最后一人破个例。她虚弱到连蜡烛都无法点燃,柔和的火焰在黑暗中闪烁,她把男人的手放在手中,用坚定而温柔的动作抚摸着他的手指,划过覆盖在地上的灰烬,写出了一条粗略的短句。

没关系。你做得很好了。

火焰终于熄灭了,只剩下了一片黑暗。悔恨合上了眼睛,叹息一声,沉入了黑暗之中。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

还剩下一些事情,还有她遗漏的事情吗?

当她不复存在时,她还能剩下什么呢?

悔恨在虚无中挣扎着,来到了她能到的最远的地方,她踮起脚,碰到了一条遥远却确实存在的线。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它,用尽力气将线拉向自己。

她感受着脸上的温暖,张开了自己的眼睛,她看到了陌生的太阳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