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终局
评分: +12+x

“你叫什么名字?”小小的男孩问。

“我叫Jobs,”另一个小小的男孩Jobs说,“你呢?”

“我叫Angelica。”小小的男孩Angelica回答。

他们盘膝一起坐在星空下,头顶是稀薄而富含毒素的原始大气,身下是起伏不定的运动地壳。远处沸腾的浓稠大洋时不时喷出水柱,凌空便迅速固化成嶙峋诡奇的石柱,再把自身压塌回翻滚无休的坩埚中,周而复始。轰鸣的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土壤深处聚拢着狂怒要向上嘶吼,云空远处刮起了愤懑要横扫荒野。

这一瞬间,无量数的生命明灭一现。一粒单细胞第一次孕育出诡秘而精妙的结构;一片板块第一次被撕扯出永恒的沟壑;一颗恒星第一次沉淀出大质量的重金属并遍走寰宇。

小小的Angelica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你看过这些美景吗,特工Jobs?”


事故记录CN-1183-█部分摘录

20██年█月█日14时39分,数量共计超过█×10███的SCP-CN-1183-2自SCP-CN-1183内部不断涌出。Quasar协议被强制激活,MTF-酉丁-02("Star Rewriters"-重摹星轨者)机动特遣队已投入,登记人员共一(1)人。


青年的Angelica在站点Site-CN-██的走廊上奔跑着,他身上明显过大的制式研究员外套时不时绞入双腿,使得他一路上都踉踉跄跄。所幸他对这个站点熟门熟路,七拐八绕之下倒不至于太慢。

“嘀。”

Angelica顶着ID卡刷开了员工餐厅的门,却被青年的Jobs迎面一记狠狠的肘击,紧接着Jobs双手按住他肩,闪电般追加了一下膝击。Angelica应声倒地,痛苦地干呕着,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在肺里开动了榨汁机。他的视野里充斥着血污,还有不自然的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青年Jobs下意识摸了一把后腰,却差之毫厘地与手枪擦过。Jobs“啧”了一声,重新握住枪把,以一个标准的跪姿瞄准了Angelica的头。

Angelica啐了一口,勉强支起身子,打量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Jobs,此时文职人员和武斗人员的体格差已经十分明显了。他又想到自己宽大过头的外套,嘀咕了一句“该死的记忆共享”。

“SCP-CN-1183-2……”Jobs先开口了,但被径直打断。

“你还是把我当一个异常?叫我的名字,你认得我的,如果想要沟通就要把我当作人类。”

“……研究员Angelica,”Jobs做出了最低程度的让步,同时上了膛,“请解释SCP-CN-1183发生的异变。”

“你知道吗,就一个特工来说你的访谈程序实在是过于标准熟练了,我很怀疑我们俩谁才是研究员。”

“回答问题。”

“异常因为无法解释才叫异常,不是吗?重要的不是原理,而是收容,就像你我一样——重要的不是将来,而是现在,每一个现在,曾有过的每一个现在……”Angelica甚至“吃吃”地笑了起来,就在自己的血泊里。

“我唾弃你的哲学,而我将阻止你。用你的话说,每一个我将阻止每一个你。”

“噢这样,那这样的话这其实是一个集合的问题,无穷数的比——”

青年的Jobs扣下了扳机。


事故记录CN-1183-█部分摘录

考虑到成本、掩盖和善后问题,长时间大规模饱和式地毯轰炸的行动预案被视作最后手段。MTF-酉丁-02唯一成员,特工Jobs,在火力掩护下携带单兵用现实稳定装置进入了SCP-CN-1183。随后,异常现象得到遏制,而特工Jobs的个体信号完全丢失。


壮年的Jobs睁开眼睛,首先听到的是更加低沉的Angelica的声音:“——较要点在于建立映射,如果发现这两个集合能够一一对应,则二者相等,否则谁有多谁大。当然,也有无法这么比较的,不过我也不是很能解释清楚。”

身边传来嘎吱声,Angelica坐到了边上。Jobs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公园长椅上,正面对着一条滚滚大江。天气十分阴沉,这反而让江面显得更亮了,似乎万事万物都在发着自己的光。Jobs有些恍惚,探了探胸前的口袋,烟盒无言地支撑着他的手。于是他取出一根点上,深吸了一大口,让这些飘渺而辛辣的白纱蒙住细胞。

“很开心能遇见一个没那么有攻击性的你。”壮年的Angelica呲牙咧嘴。

“我何必?反正实践证明每个你都能被我撂翻,”壮年的Jobs盯着哗哗流动的江走神。

Angelica脸上的表情更加怪异了,半晌才说道:“我们这算是死棋了?”

“不算,因为你自己已经推翻自己了。如果这里真的是时间无限细分的切片,水不可能流动,烟不可能点燃,最显然的是,我们根本无法交流。所以从原理层面上来说,是你输了。”Jobs说,带着和胜利不相符的冷淡口吻,“况且人类本来就不可能活在现在,现在早就已经流走了。”

Angelica叹了口气,说:“你理解得比我想象的快得多,Jobs。不过没用,这本就是无解的,你不过是把一盘大的死局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死局而已。鉴于你才是那个满口未来的人,我觉得你的牺牲比我大得多,哈哈。”

Jobs听着Angelica的干笑声,却没有感到应有的嘲弄。

随后便是永恒和须臾之间的沉默。


事故记录CN-1183-█部分摘录

异常现象遏制后,MTF-酉丁-01("Star Observer"-监星者)机动特遣队重新投入并顺利重建了原有的收容措施。截止本记录撰写完成,特工Jobs依旧未有任何回传信息,已被基金会登记为“已损失”,标准掩盖程序将在数个工作日内完成。


现在的Jobs倒在焦土里。他浑身上下都缭绕着枪口火药不完全燃烧的气味,像是被塞进过刚刚奏响的炮管。四周坑坑洼洼的弹坑将整块地皮都犁了一遍,扯碎的根茎、炽白的石砾四处飞溅,这与其说是火力掩护不如说是让他自谋生路。

现在的Jobs撑起身子,拍掉身上沾染的各种碎屑,把背着的单兵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仪从包裹里拿出来,果不其然和无规律疯转的表盘打了个照面。他下意识地拍了拍、摇了摇,无济于事。

Jobs小心翼翼地把这设备尽力原原本本地装回了背包,然后把背包留在了原地,而自己站了起来,开始独自一人的思索。“死局吗?”他喃喃自语,无意识地扫视着周围,直至发现了那头房间里的大象,然后第一次笑了起来。

“去你妈的。”

Jobs转过身去,背向现在面朝过去,他从杂乱无章的光线里瞥见了恒河沙数的自己和Angelica,这些身影时而分叉,时而重叠,时而如同节肢的蠕虫连结成条,时而如同破碎的镜片分崩离析。他尽力分辨,直至所有的自己都目光交接,然后打了个手势。

这之后还有一点点时间,如果时间还有意义的话,Jobs想。他停止了呼吸,尽力观览着第四维度的每一处,重新体会曾经体会过的每一种味道,每一种气息,每一种感受,到耗尽这口氧气为止。

随后,小男孩Jobs用石子尖划开了小男孩Angelica的喉咙。

随后,青年的Jobs用手枪补上了青年Angelica的心脏。

随后,壮年的Jobs用河流灌满了壮年Angelica的肺泡。

随后,所有的Jobs把所有的凶器对准了自己,嘴上咧出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弧度,说出了最后的宣言:“将军。”


SCP-CN-1183文档更新

项目编号:SCP-CN-1183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