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书迷
评分: +68+x

等待卷五养老组(139)

20:09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我这两天开始重读卷一剑戟的真言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每天读一章,不知道这遍读完卷五会不会出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今年卷五会出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觉得不会的扣0,觉得会的扣圆周率

{$reply-name}:{$reply-content}

奔流地的龙

{$image-url}

卷5也许明天就会来,也许永远也不会来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乔尔这老家伙坏得很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祝他长寿

{$reply-name}:{$reply-content}

四战镇永不陷落

{$image-url}

你们在聊什么书呀?是著名的《拖稿于冰渊边界》吗(手动斜眼)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乔尔·麦克伦尼:什么书?《焚烧于冰渊边界》卷五?没听说过,再见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乔尔:写书是什么,哪有做游戏好玩

{$reply-name}:{$reply-content}

四战镇永不陷落

{$image-url}

写书是什么,哪有科幻大会好玩

{$reply-name}:{$reply-content}

布丁王子喵呜

{$image-url}

写书是什么,哪有做电视剧好玩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写书是什么,哪有做鸽子好玩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21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各位晚上好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晚上好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大佬早上好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PS:大佬在美东哦)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渊佬好,最近有什么新的理论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几天在reddit上看到一个有趣的猜想,蓝发乌尔兹的最终结局或许是淹死在尿里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草,又是什么邪道理论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因为根据考证,Wolz其实是一个医用尿壶品牌的名字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Urinal.jpg

{$content}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25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推测作者Mclnerny发现这个品牌的名字挺适合作为奇幻小说的人名,就当作一个梗埋进了书里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老麦你做个人吧,看看孩子都被逼成什么样了,都开始研究尿壶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乌尔兹在书中有过多次高难度划船或者游泳的情节,比如游过破帆海域奇袭峭壁堡,他总是能够从海水中奇迹生还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而被他阉割后收作侍酒的侄子一直在伺机复仇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如果乌尔兹最后被自己侄子的尿液淹死,就颇有黑色幽默效果,符合Mclnerny一贯的写作趣味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叹为观止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叹为观止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叹为观止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这是继“骨衫”恰克和希德洛芝是亲兄妹之后,最震惊我全家的一个理论

{$reply-name}:{$reply-content}

布丁王子喵呜

{$image-url}

就算下一步他们推测出布丁王子是吞噬诸界的邪神,我可能也不会很惊讶(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29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摩多摩多,还有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32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其它的大多是老调重弹,翻来覆去都是那些嚼烂了的预言和猜想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不过我最近在做一件有意思的事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你们还记得2019年Mclnerny开过一场试读会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是面纱科幻大会那次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不是的,那次是2020年,而且读的是之前读过的章节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啊没错,我还记得那年的大会改成了线上举办,乔尔一本正经地坐在自家书房里,头上还戴了一顶维京帽子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所以冰渊说的是哪次呢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疫情之前,他在家乡新罕布什尔的一家书店做过一场卷五新章节“背德之人”的小型试读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那场试读流出的信息极少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既没有录音也没有速记笔录,只有一张Mclnerny手持稿件的照片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唔,这么神秘的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幸运的是,这张照片拍到了稿件的正面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leak.jpg

{$content}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36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无奈清晰度不够,还是看不清写了什么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所以渊佬是找到了更高清的照片源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那倒没有,是我最近在关注的一个项目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个工具主要用来破解英文打码图片,演示效果非常惊艳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我该说什么,不愧是老麦的头号书迷冰渊巨佬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追书的尽头是暴力美学😏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解决了依赖错误之后,破解工作有了一些进展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不过这个工具针对的是马赛克,对于模糊图片的识别能力有限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还是得想别的法子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41

奔流地的龙

{$image-url}

还有别的法子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奔流地的龙

{$image-url}

麦克伦尼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reply-name}:{$reply-content}

奔流地的龙

{$image-url}

窝在家里一心写他的外传、世界设定集、别的项目,就是不见卷五有啥进展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这两年连新章节试读也不搞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对了,还搬了个新家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他管它叫什么,人鱼之家是吧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对的,疫情前刚搬的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1.5万平米,280万刀买的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也就不到两千万人民币而已😑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该死的有钱人(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45

布丁王子喵呜

{$image-url}

不知道这么贵的房子长什么样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人鱼之家最值得称道的是它灯塔外形的藏书室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是去年他朋友Iris拜访期间发的几张照片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mansion.jpg

{$content}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哇好看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我开谷歌街景看看能不能视奸到麦克伦尼老儿的家,嘿嘿嘿嘿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噫,你快被渊佬同化了吧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48

我在末日冰渊

mansion2.jpg

{$content}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从街上能看到他书房窗上的贝壳纹窗帘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2020面纱科幻大会,还记得吗?这个窗帘出镜过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当所有人都在看乔尔的维京帽子的时候,有一个人注意到了他家的窗帘

{$reply-name}:{$reply-content}

四战镇永不陷落

{$image-url}

实话实说,你不会是拉片看的吧(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样就可以确定路东边的那栋是书房兼办公室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他的存稿和笔记也肯定都在里面

{$reply-name}:{$reply-content}

布丁王子喵呜

{$image-url}

stalker😈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这里是一个警示:当一位作家鸽太久了,他的粉丝就有可能会把寻找书中伏笔线索的热情用到奇怪的地方去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哈哈哈哈哈哈哈

{$reply-name}:{$reply-content}

全书最强小乞儿

{$image-url}

麦克伦尼老贼,你听见我们的谈话了吗?😎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52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噫,还真谷歌街景啊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有一说一,这谷歌街景看着真清楚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你说什么?这张照片不是街景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张是我前两天拍下来的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我现在就在Portsmouth旅行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酷耶🤓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什么圣地巡礼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中文名是朴茨茅斯是吗?我记得之前查过这地方人口不多,好像不是什么有名的旅游城市

{$reply-name}:{$reply-content}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也难得冰渊能想到跑那边去玩,真的是好兴致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Portsmouth是一座宁静的港口小城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从这里的博物馆可以看到,城市几十年前就已经是现在的风貌

{$reply-name}:{$reply-content}

20:56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就像住在这里的人一样,固执的小老头,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用Wordstar这种老古董软件完成写作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甚至不愿意给自己雇一个贴身助理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根据我这些天以来的观察,他每天一早就把自己独自关进书房里,然后在里面待上一天,一直磨蹭到晚上才会出来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晚餐后他会出门散步,女佣会利用这段时间清扫他的书房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这……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我和他偶遇过四次,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记住我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image-url}

有点吓到我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唯爱希德洛芝 被管理员禁言29天23小时59分钟

布丁王子喵呜

{$image-url}

我超,还真是stalker啊???

{$reply-name}:{$reply-content}

布丁王子喵呜 被管理员禁言29天23小时59分钟

三个锈铜板

{$image-url}

有点乱来

{$reply-name}:{$reply-content}

三个锈铜板 被管理员禁言29天23小时59分钟

黯水城勋爵

{$image-url}

这是在做什么.jpg

{$reply-name}:{$reply-content}

黯水城勋爵 被管理员禁言29天23小时59分钟

飞鸟之书大学士 

{$image-url}

冰渊,你不要冲动

{$reply-name}:{$reply-content}

你被管理员禁言29天23小时59分钟
管理员开启了全员禁言
21:05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这本书的第一卷,《剑戟的真言》出版于1999年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它和《乌有的王座》之间的时间间隔是两年,《乌有的王座》和《诡计的轮盘》同样相隔两年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然后就是《飞鸟的蹁跹》,它的出版与前一卷之间隔了七年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而那已经是2010年的事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在等待《巨熊的年代》的这十二年,我们经历了Mclnerny从时不时放出点消息、不断跳票又划出新的预计完书时间,到正式宣布不再为自己的创作设立时间节点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很遗憾,我已经不再相信他拥有足够的热情与诚意去完成这项创作了

{$reply-name}:{$reply-content}

21:10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你们知道吗?Mclnerny是坚定的禁枪支持者,所以我敢赌他的书房里面没有武器

{$reply-name}:{$reply-content}

21:16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我就在人鱼之家的一个街区之外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你们说,现在去Mclnerny的家门口拍照打卡会不会不太礼貌?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直接敲门问他能不能合影确实似有不妥,但是没有关系,我给他带了一份礼物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一把.38手枪,希望它可以说服他原谅我的唐突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说不定他一时兴起之下,还会有心情给我看一看多年以来的手稿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场景里,细细地盘点自己埋下的草蛇灰线,小声地透露他为每个角色划定好的结局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也许这个结局永远都不会问世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知道结局总归是一件令人安心的事

{$reply-name}:{$reply-content}

我在末日冰渊

{$image-url}

你们说是不是?

{$reply-name}:{$reply-content}

群主已解散该群聊
non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