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

Joshua Thomas Eichburg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房间。它比FBI任何一个办公室都要小——至少是他所见过的那些——也就是一个卧室那么大。他之前从没见过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办公室。头顶上的七盏灯烧坏了两盏。六张桌子挤在墙边,一个女人在其中一张桌子上用电脑打字。另一张桌子上那里一个中年男人在看一本书,同时抽着烟。第二个女人是一个黑皮肤的高个子,正读着一张装在马尼拉纸信封里的信。没有人注意到他。而他正在找一个好地方来放他所带来的一箱子东西。

“嘿,你就是那个新人吧!”Joshua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去,看到一个有着乱糟糟金发的骨瘦如柴的年轻人正冲着他微笑。“Joshua是吧?”

Joshua点点头。“没错。”

现在办公室里的三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他了。他几乎就要向他们招手。但是他们马上又转过头去,继续对着桌子干他们的活计。

“啊,别管他们啦。”那个年轻人说着,“他们只是嫉妒了。”对方伸出手来。Joshua也伸出手去和他握手。“那么,我的名字是Isaac。我曾是最新的那个,但现在你来了。那是Sabrina,”他指了指黑皮肤的女人,“Jessie,”这是在说打字的那个女人,“还有Matthew,”是说那个男人,“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会是全部人员吧。”

“这就是全部的人了。我们五个,任务就是解决东海岸上所有的‘特异事故’。”

Mathew头也不抬地咕哝道:“五个人太多了。”

Isaac摇摇头。“Matthew对于我们小组的无用性抱有过激的态度。最好无视他。那是你的桌子。”

Joshua把箱子放在了对方所指示的那张桌子上。正如这间房里的其他桌子一样,材料是廉价的塑料,很明显缺乏结构完整性。有一张抽屉只能关到一半。当把箱子扔上去时,那桌子几乎是在呻吟,嘎吱作响。Joshua赶忙把箱子拿了下来,放到了地板上。

“我想给你看点东西,”Isaac说道。他正站在房间的另一边,在另一张桌子旁边。Joshua走了过去,看到了它上面摆的三样东西——一分钱硬币,一份动作漫画第430期的副本,一个女芭蕾舞演员的小雕像。

“这个,”Isaac带着一点点自豪介绍着,“这就是收藏。”

“什么的收藏?”

Isaac只是笑笑,露出了牙齿。他举起了那一分钱,对着Joshua把它翻过面来,好让他能看到硬币的两边。“我向你展示这普普通通的一分钱。”

“真神。”Joshua说。

“接下来会更神。”Isaac把它弹向了墙壁。它落到了桌子上,而他则用手戏剧性地往上一拂。“看啊,见证奇迹的时刻。”

Joshua看了。那硬币展现出的不是有头像的正面也不是反面,而是第三面,一只巨大的眼睛。Joshua把它捡了起来,翻了个面。现在他看到的是反面。他再次翻转它,但这次看到的不再是眼睛而是头像了。“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还有更酷的呢。”Isaac说道。他笑嘻嘻的,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刚刚逃过了一次极其恶劣的恶作剧的惩罚。他再次把它弹到空中,而头像从林肯变成了乔治·华盛顿。第三次翻转出现的图像则是一只火鸡,爪子抓着一根橄榄枝和一捆箭。“很赞吧?这是我们的收藏。”

“你们的收藏。”

“是我们的收藏。你现在是我们一员啦伙计。你正看着UIU20年来的成果。”

“是啊。但这儿只有三样东西。”Joshua答道。他看了看那本漫画书和那尊女芭蕾舞演员。

“三件非同寻常的东西。”Issac说着,把硬币放回了桌上,“我们也找到过其他东西,但我们通常不能留着它们。”

Joshua大笑了起来:“什么,有人会从你们这里把它们拿走吗?吓人的高大男子,穿着黑衣服,还有着奇怪的口音?”

在Isaac能回答之前,Joshua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然后听到一个声音说:“你好啊Joshua。我是Skip。”那声音是一个男人的流畅而清晰,显得很专业。Joshua能听到他旁边有另外两个人在叽叽喳喳地闲聊。

“我不认识任何叫做Skip的人。”Joshua答道。当他这么说的时候,Issac几乎立马就抓住了他。Sabrina和Jessie两人都蹭地站了起来,急急匆匆地向他跑了过去。但Matthew仍然无视着他们。

“把电话给我!”Sabrina的喉咙里发出嘶叫声,“让我和他说话。”

“不要把电话给任何人,”那声音说道,“你只需听着就好。你可能感到愤怒和沮丧。我们能理解。你的未来刚刚被毁掉了。你被调到了一个资金不足,人员短缺的部门,在这里特工们的事业算是走到了头了。你认为你会被困在这里,整个下半辈子用来追逐幽灵和大脚怪,还有其他的幻想中的东西。没错吧?”

“也许,”Joshua答道,其他人都盯着他,一脸庄严肃穆,“这取决于你是谁。”

“Joshua,我们是要告诉你,你想错了。你在UIU做的工作有巨大意义。你被告知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而你要从那些异象的魔爪下保护这个世界。”

“我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明白了。”

“我们会呼叫你们的。当我们那么做时,请一定要接听。”对面挂断了电话。Joshua看着他的手机。“那他妈是什么?”

“啊。”Isaac说道。

“一大堆狗屎,糊你一脸。”Mathew答道。他把烟踩灭了,站了起来。“让我斗胆猜猜,他们给你说了一堆关于‘拯救世界’和我们的工作很‘重要’的话。对吧?”

Joshua点了点头。

“让我来告诉你他们真正的意思。我们是他们养的小宠物。我们在这里要做的就是把找到的东西放到他们屁股旁边,给他们个微笑然后说‘谢谢您先生,我能再要一个吗’,然后给他们带去一大串葡萄然后喂给他们。他们会呼叫我们,给我们些愚蠢的该死差事,然后等我们做好了,他们会拍拍我们背,让我们把东西打包好,最后奖励我们根棒棒糖吃。”

“呃……我不认为那回答了我的问题。”Joshua说道。

“Mathew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他想说的是,”Jessie说,“那个人撒谎了。我们不清楚他们具体以是谁,但他们人多势众。他们有政府级别的影响力和资源。他们有时候会呼叫,通常是他们懒得管的低下任务。就像Isaac说的那样,他们就是拿走我们找到的大多数东西的人。”

“真不错,”Joshua叹息道,“我还以为我不可能受到更多的侮辱了呢。”他拿出了他的手机,按下了*69。没有任何事发生。他把它扔到了桌子上。“所以就这样了?我们所要管的那些东西都是真的,而我们对它们无能为力。”

Jessie点点头。

“我们有时候能办成些事情,”Isaac争辩道,“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办事。只是没那么有效而已。”

“你是说像找到那一分钱硬币那种?”

“没错!就是那样!我们有时候会干点监视的活。还有搜查。不过呃,通常没干啥事。但有时候,你知道的,我们会撞好运。”

Joshua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看着Sabrina。“你呢?你对这一切怎么看?”

她耸了耸肩。“我认为至少我们不是唯一在解决这些东西的人这点挺好的。如果我们就是人类的最后防线了,那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对吧?”

Mathew只是哼了一声。

“好吧。好吧。也许这可以是件好事。”Joshua把手插到他的头发里,“至少这意味着我们并非一无是处,对吧?”

整个房间都沉默了。

“该死,我们总有些能做的。我们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吧?我们还是有点预算的,虽然他妈的基本上是没有。我们是FBI的探员。那意味着点什么对吧?”

依旧是沉默。

他走向他的桌子,打开了自己的箱子,开始把东西拿出来。“好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