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示波器之眼的男人

冒著烟的黑色维多利亚皇冠的残骸躺在路边,车轮在空气中缓慢旋转,巨大的树干刺穿了挡风玻璃。这树击毁了安全玻璃,穿过了驾驶座,把方向盘从它的盘柱上击落,然后穿过了头靠,刺在后座上。一场明确的无人生存的事故。

除了那个坐在转动轴盖子上,裹在灰色罩衫里,吸著烟的年轻人。在这汽油味浓重的空气里这显然是个危险的事。

刺眼明亮的卤素灯光打断了他的遐思,所以他从变形的残骸上蹦了下来,把他仍然发光的烟头按到座椅上。他爬上河堤并大步走到路中央,挥舞著他头上一顶残破的洋基队棒球帽。三菱重工车拉起旁边的残骸,他走到驾驶员窗侧,那裡有个肥胖秃顶的男人,正紧锁著眉头愤怒地瞪他。

“你迟到了。”年轻人说,并用一块米老鼠手錶向他展示时间。“你说你会在二十分鐘前到这儿。”

“你说你能搞定,这是出什么事了?”

“我猜是个小女孩。”年轻人说。

“你他妈的在想什么?”

“嘿,我不知道。那个你告诉我的可以摆弄电子的小女孩可能和我车的传动系统莫名其妙的故障有关?我想你告诉我她只能影响电脑。”

“闭嘴,你应该做到最好。我的老闆付给你一大笔钱,而你到现在為止只给了我们的这堆渣渣。上车来。”

年轻人一言不发地走到后座,他把他的灰色罩衫扔在座位上并爬上车。“小女孩,”他喃喃地说“总是小女孩。请记住,如果你有机会选择与一只七层高的怪物或者一个幼儿园小孩对战,选择那怪物,你能活得更长点。”在他们身后易燃气体终於开始燃烧,蓝黄色的火焰舔舐著维多利亚皇冠的内部。“我需要臺新车,还有一个六人小组。”年轻人说。“此外……”

“你他妈什么都拿不到。”年轻人感觉到太阳穴被冷冰冰的钢铁顶著。他看向后视镜。瓦尔特PPK。9x17毫米,银质拋光象牙握把。一把漂亮时尚的枪,一定花了不少钱。“实验结束,我们切换回平时的MO,而你要去下地狱。”

“我要是你我就不这麼干。”年轻人说,他的声音狠低并且狠平和,带著从容不迫的冷酷,就像是游走的一条蛇。“别只带一把枪,我更推荐加上一点圣水的木桩。”

胖子大笑著。“闭嘴吧。你这个糟糕的说谎者。”

“你才闭嘴,你杀不了我。你们為我付出了一大笔钱,如果你这麼浪费资源,你的老闆一定不会高兴的。”

“我的老闆不知道你。这是次独立操作,不可否认的完美。你在签合同那一刻就已经死了。还是你真的以為基金会会为了被踢出全球超自然联盟(GOC,Global Occult Coalition)的失败傢伙找麻烦?”

一个火球在维多利亚皇冠的汽油箱被点燃的时候照亮了夜空。在耀眼的红色光芒中,胖子的嘴脸卑劣而残酷,是的,甚至如同恶魔。

年轻男人微笑者,一个大大的,沉闷的笑容,展示出他许多尖锐洁白的牙齿。“没有支援,没有资源,也没有替换的车,我想这是有道理的。”年轻男人转过头叹了口气,他盯著车顶。“是我的错,我想的太简单了,不过有件事我没有忘记……”

有一声枪响,和一阵短暂的移动,小三菱车像隻猛扑的猫一样飞跃出去并驶向河堤边缘,然后它下落,撞上岩石峡谷并被摧毁,翻转著落在山脚下的小河床上。更多的枪声响起,然后归於沉寂。

年轻男人把自己的身体从乘客座的车窗扯出来,他表情痛苦,因為他在处理耳部的枪伤,血液从他额头上的伤口中淌出来,漫过脸颊,他在地上滚动的时候左脚踝扭成奇怪的形状,他气喘吁吁。骨折了,肋骨绝对是折断了。

他把镀银瓦尔特拋进河流时对著满天星斗的夜空笑了起来。“我想说我绝对不会忘记把车好好停到停车场里,特别是在公路边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喘息著说。

他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找香烟,不过那裡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外套还扔在车的后座上,现在他开始考虑自己的选择。不过这样的情况下,昏倒应该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事实确实如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