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號 Ivády 捐贈品

Of Interest: blood, organs, construction materials, food, high nutrition, donation.

慷慨捐贈自Ivády █████ 村長。

關注點: 血液、器官、建築材料、食物、高營養、捐贈品。

資產摘要: 醫療救濟行動委員會的國際協調員 Murakabe Shinkichi 撰寫的報告如下:

我是派往匈牙利███的代表團的一員,負責檢驗捐贈品以及審查它們是如何獲得的。因為一些器官捐贈組織通過不道德或非自願手段獲得捐贈已不再是一個罕見的問題,所以很自然地,我們想先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窮人為了獲取金錢而被剝奪了生命。我們希望減輕世界的痛苦,而不是增加。

所以我們來到匈牙利東北部這個不起眼而有點破舊的村莊(我被告知由於經濟問題,所以很多村莊看起來都是這樣),我們受到當地村長 Ivády █████ 的熱烈歡迎(在匈牙利,似乎每個人類聚居地不論有多麼小都有自己的地方首長)。村莊非常小,房屋稀疏地分布,只有約 400 人定居。

然後我們遊覽了這個小村莊,參觀了當地的教堂和莊園,也是由名叫 Ivády 的人持有的(在這裡 Ivády 是非常普遍的姓氏,就像日本的山田)。在莊園,我們享受了一場美妙的盛宴,花了幾個小時在社交活動。只有在活動結束之後,他們才開始談正事.並向我們展示他們的預期的捐贈品。

他們有一間裝滿木料、磚塊、水泥、屋頂板以及各種水果和漿果的穀倉,甚至還有幾個存有健康器官和幾袋血的冰櫃,血液數量有好幾公升。我們的醫學專家證實,它們的狀態非常完美,血液據稱是幾種罕見的血型。(日後我們自己的實驗室證實了這一點。)所有這些都是他們願意免費給我們的。

我們立刻變得懷疑起來。如果沒有一些可怕的背景,任何人都無法積累那麼多的人體材料。就在那時,村長吩咐我去看看他們的核桃樹。據說它對他們來說具有重大的精神意義(某種奇怪的基督教教派?我不清楚),然而我看不出相關性。三個老人正在樹下等著我們,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他們應該是當地的牧師,不過他們看起來更像是薩滿。

他們帶走我們三個人:我、助理 Duprès 和 al-Harawi 博士,並帶領我們到樹上,還有……裡面。我太不確定怎麼一回事,我從未見過任何入口。我只記得自己突然進入一個緊繃、粘稠而滑溜的東西裡,隱約聞到了 Nutella 和楓糖漿的氣味,然後我們就出現在這個高大的類似木塔的建築裡。從這個時間點開始我明白,這些人明顯是異常。接著我們沿著一些樓梯被帶到了上層,並通過一扇門(也是那裡唯一的一扇)。

我想,我們抵達了某個圓形花園。超過一定距離外的一切,看上去都是一團彩色的模糊。在花園的中間,是另一株古老的大樹。這棵樹相當巨大,而且看起來與莊園庭院中的那棵樹不同。有人說這是栗子樹,但我也不確定。樹枝上掛著各種各樣的水果,水果的量遠遠超過一顆樹應有的份量。我看到他們從樹洞裡收穫器官,然後……用來取血。和加拿大人在楓樹上鑽孔來收集樹液以製造楓糖漿的方法完全相同。

唯一不同之處在於管子裡流出來的是血液而非樹液。這一切看起來都很奇怪。薩滿告訴我們,他們世世代代都這樣做。他們在部分精神意識上以某種方式和這棵樹產生聯繫,並希望能「傳播它的禮物」給更多人。

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我們被帶到外面,裝載貨物,然後我們感謝他們的捐贈並離開。回途的路上我們一片沉默。我想大概只是因為我們那時太震驚了。

現在我可以從一個更清醒的角度看待它,我必須說,儘管它看起來非常奇怪,但我們應該接受他們的幫助。我們遇到一個仁慈的農村教團,崇拜一些想要治愈、餵養和庇護人民的親切的樹。感覺就像一部宮崎駿的電影:看起來很邪惡的東西事實上結果是善良的。我們獲得了寶貴的物資,沒有人受到傷害,不會花費一大筆錢,而且是一種可再生資源。有了這些,我們可以幫助比我們目前擁有微薄的資源所能幫助的更多人。

因此,我明確建議我們與這些人建立夥伴關係。我們可以共同幫助世界變得更美好。

Murakabe Shinkichi 於京都立命館大學取得國際關係博士學位畢業,是瑪娜慈善基金會的高階會員,曾擔任日本分部部長長達 23 年。他在 2004 年升任協調員,所以他離開分部長的崗位來進入國際公關部門工作。除了在全球範圍內協調基金會的工作外,他還幫助基金會完成了幾項重要交易。

維護與操作:所有食品至少必須冷藏在 5°C 以下。所有醫療用品必須冷藏在至少 -20°C 以下,並且只能由經過培訓的醫療專家施用。建築材料應保存在乾燥和陰涼的區域。

安保限制:醫療用品只能在嚴格無菌條件下處理和拆封,以盡量減少病原污染的風險。

安全考慮與防範措施:真正的來源仍然未知。在批准材料分發之前,務必對材料進行測試。

指定於:瑪娜慈善基金會國際物流委員會,負責處理請求並分發給各種區域救濟計劃。

本文件由 2016 年 11 月 23 日在瑪娜慈善基金會中安插的 MTF Psi-13 特工回收。

您目前正在查看的文件紀錄日期為 2007 年 8 月 13 日。貨物清單表明 MCF 仍然從 SCP-2815 接收這些物品。這意味著他們已經持續接收和分發這些東西十多年了。因此,地球人口的很大一部分,特別是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混亂地區,可能已經食用、施用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這些異常供應。我在此正式要求首席指揮部授權對這些人群進行更嚴格的監視,並進一步調查MCF、SCP-2815 和其他潛在的欲肉組織(特別是GOI-0385)之間的聯繫。

簽署,
分配至 SCP-2815 的 MTF Psi-13 小分隊,
情報官 Fabrizia Coron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