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市

评分: +34+x

少女仰起头,将目光眺望向城市天际线的彼岸,默默在心底里等待着,等待着那依旧沉寂在地平线浓厚黑暗下的晨曦初现,等待着那一抹耀眼的光明似剑般刺破天幕,而群星如雨般散落——划破天穹、弥散四方。

她已经有十五年没有回到这个地方,大概是的吧。连少女自己也说不准自己到底离开了这里有多久亦或是何时离去并未曾归来。她只知道,在自己最深刻的记忆中有这样一幅景象:一位身着黑色皮夹克外套的男人怀中抱着一名稚嫩懵懂的小女孩,男人静坐在公园一张长椅上,面露微笑,而女孩则大睁着眼睛,好奇的目光痴迷地盯着辽阔天穹,望着璀璨群星划过天幕。

那位男人是少女的父亲,曾经是一位久负盛名的魔术师。

她小时候观看过父亲的表演,但和绝大多数观众一样并未能够看出父亲魔术表演使用的技巧手法或奥秘所在,表演仿佛像是魔法一样地从一个又一个道具中展现出数不胜数的令人称奇的术法现象并时常能够收获泱泱观众持久的掌声与喝彩,而父亲总会礼貌地向热情的观众鞠躬致意,然后回到后台,习惯性摸摸女儿的头然后抱着她回家。在她心中,父亲一直都是以一位“魔法师”甚至近乎于天神的形象存在。

每年父亲都会到一个固定的地点进行定期表演,但表演的内容却并非大同小异。而是给当地的观众们展示更多连少女自己都从未见识过的奇妙魔术——抑或是被称之为“奇迹”也不足未过。而她印象中最深刻的便是表演的最后一幕:父亲将袋中的玫瑰花瓣抛至空中随后轻打响指,空中零落的花瓣便陡然变成迷你的闪烁星星,闪耀出刹那间的光芒后便如流星般坠落消逝。在观众热烈的呼声中,父亲面露笑意,向观众们频频致意,但并未下台离开,而是待所有观众都离场,原本喧闹的场地恢复了往日的空旷与寂静,才会习惯性地与仍坐在看台上摇晃着双腿的女孩目光对视然后宽厚一笑。

望着父亲灿烂的笑容,女孩也不觉漾起一抹笑意,幼小的心灵也被温暖与兴奋所填满。每年都是如此,几乎毫无例外,随着她逐渐长大,那个原本懵懂的自己也开始懂事了起来,后来,她终于也知道了这座城市有着一个美丽名字的——"晨曦市"。

自打那时起,这个充满着梦幻色彩的名字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每当夜深人寂之时她便会不由自地的想起这个名字并忆起那"星群坠落"如梦似幻的景象,直至……13岁那年。

少女13岁那年,父亲在一次巡演后没有再回来。

没有人告诉她父亲去了哪里,父亲他宛如人间蒸发一般销声匿迹。女孩的母亲在父亲失踪后一直坚持着寻觅,这几年中母亲几乎踏遍了她的丈夫曾经巡演过的各个地点但仍旧一无所获,正当她已经心灰意冷想要放弃转而尽心尽力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之时,就在离家仅一个街道的十字路口处,一辆突然失控的货车碾过了她已经被长期奔波所拖垮的身体,人们事后调查时很疑惑地发现这位母亲在临死前不知为何拼命地将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护在了身下,笔记本已经被暗红的血迹所浸染,上面记载的内容也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后来这个笔记本被作为遗物交予了女孩,她打开笔记本后立刻便认了出来,她认出了母亲最后唯一没有寻觅的地点——"晨曦市"。

打那以后,已经没有任何寄托的少女独自踏上了旅途。数年间,数十年间,一直在寻觅着这座以晨曦为名的城市,但,终究也是一无所获。

她甚至拜访过退休的"魔法师"、请教过齿轮的追随者、咨询过立志修正社会的花匠、问候过戏剧的演绎家,但依旧未知任何关于这座城市的信息。仿佛她所在追寻的那座城市仅是存在记忆中的幻影,仿佛自己年少时曾领略的那如梦似幻之景仅是记忆中的又一个冷漠的玩笑。

不过女孩并没有放弃,正因为她已踏上旅途,在未到终点之前,一切皆有可能。于是,许多城镇的人们都会记得有一位少女曾造访过他们的城镇,询问一个以"晨曦"为名的城市,即使绝大多数时候人们都无法给出一个确凿的答案,但女孩也并未表现出任何失望,而是向着热心的人们微微屈身致意然后在第二天独自远去。

如此循环往复,便开始有乡间的吟游诗人传颂"那位不期而至的少女再一次踏上了她的旅途"。

是的,她的确再一次踏上了旅途。

她辗转过全国几乎每一个角落,见证过形形色色的人和物,见过了数不胜数的奇迹与怪诞之景,唯独那座记忆中的城市,却总是遥不可及……

直到有一次,她路过了一座平凡无奇城市的街头巷尾,街道旁的一位男人突然叫住了正低头赶路的女孩,她回过头却只望见了一位满脸堆笑的男子以及他身旁那间标识着"风露旅社"字样丝毫不起眼且没有吸引力的所谓"旅行社"。女孩不易察觉地撇撇嘴,她认为这仅仅只是那家旅社所谓揽客的手段而已,也就并没有在意,只是礼貌地回了一句:“抱歉,我并没有旅行的打算。至少,现在没有。”

她原以为男人应该会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她并没有,至少依旧保持着笑容,仿佛没有听见女孩的回复一般。

“也许他只是不愿意放弃吧。”女孩想到,于是正欲转身离开之时,背后却传来了一个让她感到如雷轰顶的名字:

“您想要找到‘晨曦市’,对么?”

“您怎么会知道?”

她条件反射般望向男子,目光中充斥着惊讶,“您知道晨曦市?”

男人并没有回答,只是充满深意地轻声一笑,深邃的目光仿佛已经看透了少女心中所想的一切。

“当然,我知道晨曦市。”“那它在哪儿?”也许是过于激动与急切的缘故,她的询问早已不像以往那样平静自然。

“在另一个空间。”“另一个空间……?”“是的,晨曦市并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它独立于我们所在的这个位面,与我们的世界平行发展互不干涉。”

男人慢慢地陈述道,但少女内心希冀的火苗已经开始熊熊燃烧。

“那请问,我该如何到达晨曦市呢?”女孩急切地询问道,但他只是瞥了一眼急不可耐的女孩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不,你是到达不了那里的,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晨曦市在另一个位面,仅凭你一人是永远到达不了那里的。”

听到他的回答,少女陷入了沉默。他说的的确没错,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她踏遍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也几乎永远做不到跨越一个位面,也就永远无法到达那座城市……虽然她已经知道晨曦市的确存在,但在现实的障碍前,她也许能够触及它,却永远无法将它抓住,而这一步之遥——即是万丈深渊之隔。

“但我没有说过,‘我们’也无法到达那座城市。”

正当女孩已经心灰意冷之际,男子又开口言道。此刻又一束光芒打入了少女的心中,仿佛现实的障碍已经不复存在。她也许真能紧紧抓住那个心中的愿想,永不松开。

“也就是说……您有办法到达晨曦市吗?”男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衣兜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女孩,她接过文件,映入眼帘的便是“晨曦市旅行观光指南”的字眼,于是她快速向后浏览,这的确是一份旅行指南。

“欢迎您光临风露旅社,小姐,我Willson,是旅社的一名导游,如你所见,‘晨曦市’便是本旅行社所能提供的旅行服务景点之一,所以我们当然能够达到那座城市。”

Willson微笑着如是说,而女孩先是瞥了一眼Willson,然后再次略略浏览了一遍手中的旅行指南,“风露旅社……”她梦呓般轻声喃出这四个字。

“没错,‘沐风饮露,徜徉八方’,这是旅社的宗旨,故因此得名,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将为您提供‘晨曦市’的旅行服务,容我询问一句,美丽的小姐,您想要接受吗?”

Willson友好地伸出手,似乎等待着她的赴约,她抬头有些迟疑地看了看那个男人,沉吟半晌,最终轻轻握住了Willson的右手。

“嗯,我接受。”少女清秀的脸庞上漾出了明媚的微笑,如是所言。

“那么,祝您旅途愉快。”

少女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Willson的笑容缓缓消失在一片飞舞的蓝色光点中,眼前城市的景象就像幕布一样迅速地一层层褪去,很快,一片广阔的星空进入了少女的眼帘,随后化作少女再熟悉不过的黎明破晓之际的天空。
…… ……
…… ……

于是,她来到了这座自己追觅数十年之久的城市。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相比,这座城市景色依旧,唯一不同的是,站在这里的旅人已经由当初那位稚嫩天真的小姑娘出落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唯有这座城市在岁月的长河中自岿然不动,景色依旧。

也许……父亲当年带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把这幅景色永远留在她的记忆之中吧……

女孩从兜中拿出了早已破旧不堪的笔记本,在最后一页的晨曦市慢慢地划上了一个√,她并不知道失踪依旧的父亲会不会在这里,但她知道自己已经在这段漫长羁旅中已然无憾。

她跨越山山水水、风餐露宿、徜徉八方,只为寻找那一座仿佛梦幻般的城市,而现在——她找到了。

此刻,城市尽头的天际线上,一道曙光划破天幕,群星也随初明的晨曦而转动,垂向地平线深处,少女久久地直视着坠落的星群,沉默不语,仅仅只是迈开步伐,向着星落之地而行、向着拂晓之地而行、逐星而行

——直至坠入满天星河之中。





还记得吗?

当晨曦初现之时,天穹星辰隐于此地

此刻你望着闪烁的天幕,而思念将化作群星

——飞身向你(Fall on you)

——风露旅社赠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