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试牛刀
评分: +22+x

伴随着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直升机降落在一处低矮楼房的顶部平台。Σ202成员陆续跳上房顶,Nicolas紧跟在索森之后。平台上已经有其他9个人在等他们了,这些人身着银色战斗服,戴着有狐狸纹路装饰的银色面罩,集中在平台的一角。见泰伯拉斯跳下,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向直升机的方向走来。

“嘿,洛克,好久不见。”泰伯拉斯用食指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战术墨镜,“我的人到了。”

同样浑厚的声音随着银色面罩的浮动透出,“很好,我希望你的人已经休息过并享用了早餐,虽然今天我们要对付的人并不难缠,但也需要一些精力。”

直到这时,Nicolas才发现那台架在平台边缘的轻型迫击炮,两个银狐部队成员此时正在旁边待命。Nicolas放眼望去,像这样的房顶以参差不齐的高度向四周延伸了200米左右,迫击炮炮口所对的边界处是一些高大的树木,还有浓密的灌木。他碰碰旁边的索森,“用炮打,真够酷炫。”

“差不多了,现在布置行动指令,”洛克面罩上方露出的双眼并未透出任何紧张的成分,反倒是一丝轻松,“一会我们首先会炮击Site-CN-82收容中心出口的岗哨,第一发打出后,泰伯拉斯,让你的人跟我们直接飞到站点里面去,然后从载具停泊处的中心点攻入,保证绕开主防御点。银狐部队要活捉叛徒头子,所以我们主要走收容中心这条路,叛徒头子正在里面喝茶,他知道我们不敢直接把收容处给掀了。你们最好也跟过来,82站点其他的人我们会用炮弹解决,是否明白?”

“完全明白。”泰伯拉斯说完,手势示意所有Σ202成员准备行动。

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一道灰白色的线条划过湛蓝的天幕背景,好似用细水粉画画笔所勾勒出的墨迹。斜抛运动划出的轨迹翻越树木上方迅速到达终点,远方的巨响传来,黑色的烟幕腾空而起。紧接着,Σ202和银狐部队抽出的6人迅速登上那架隶属于银狐部队的TrH-3z武装运输直升机。直升机几乎同时起飞,一共算下来,Nicolas他们在房顶上待的时间还不到120秒。

“第一次行动,这就是第一个证明你们不是垃圾的机会!”泰伯拉斯用稍稍盖过轰鸣声的声音喊道,“15秒后进入目标地点,检查装备!”

十几把HK416和M4突击步枪均已上膛。Nicolas看看手中HK416那对一正一反用强力战术胶带捆起来的弹夹,肾上腺素带着升高的心率促使他转头观望地面,此刻直升机的垂直坐标已经进入Site-CN-82的俯瞰图。“机炮炮手准备。”洛克向那名操作25mm航炮的银狐部队成员下达指令。很快,一些82站点的叛变人员出现在了他们的视角,看起来他们正在为刚才不知从哪片天而降的迫击炮炮弹发愁。

“开始攻击。”

25mm炮发出连贯而震耳的吼声,地面人员百分之八十的战斗力在不到40秒内丧失殆尽,剩下的人在慌乱之中躲进了员工宿舍和食堂。趁着绝佳的机会,直升机上的MTF和FAF小队顺利降落在收容中心的大门口。迫击炮的炮击还没有结束,但打击地点已经换成了其他叛徒较多的地方。两支小队没有犹豫,直接冲进建筑后分散扫荡。

“4层,S3-S14收容区,15个目标。”无线电简讯传入Nicolas的耳朵,他跟着索森上了楼梯。不料,在索森枪口转向左侧的刹那,一个叛变人员拿着手枪突然出现在了索森的右侧,Nicolas瞄准的那一瞬间,叛徒的手臂已经与地面平行……

砰砰两声,子弹射了出去,叛徒的手枪从手中滑脱掉在地上。反应过来的索森向Nicolas转过头去。

“行吧,算我欠你的,你知道,战术反应小组的CQB训练从来都是先左后右。”

“不用说这个,说不定一会你还得救我命呢。”

索森听了刚想笑笑,几颗子弹立刻与他擦肩而过。他赶忙隐蔽,摸出一枚闪光弹向走廊丢去。光亮闪过后他侧身闪出,立即打出几轮短点射。“解决3个。”

“战术反应小组牛逼。”Nicolas夸奖道,可还没等他最后一个字完全吐出嘴边,无线电再次响起。

“各单位注意,SilverFox-H7已在三层抓获首要目标,全体迅速返回直升机。”

“他们可真他妈快。”索森挠挠头。


5号步兵训练场

泰伯拉斯仍然像第一次那样大步走来,不过和那次不同的是,这次他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他站定后把脸对着Σ202的所有人扫视了一遍,扫到黄毛时微微停顿,这让黄毛心率至少升高了15次/分钟。

“热身运动爽不爽?”

似乎没人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大家都默不作声,不过泰伯拉斯很不满意他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

“你们才热了个身就聋了?问你们话呢,热身运动爽不爽?”

仍然是没人回应。泰伯拉斯冷笑一声后,缓缓向黄毛走去,这又让他的心率升高了一些。“来,我问你,热身爽不爽?”

黄毛胆怯地轻轻抬了抬头,迅速又低下头去,过了十几秒,一个字才从他嘴里像挤一管几乎用完了的牙膏那样挤出来:“有……有点……”

“什么他妈的叫有点爽?”显然泰伯拉斯并不满意这个回答。“很爽!”黄毛匆忙改口。

泰伯拉斯总算后退了几步,重新站到原来的位置。“我现在问你们所有人最后一遍,热身运动爽不爽?”

“很爽!”其他人吸取了黄毛的前车之鉴,聪明地报出了答案。泰伯拉斯听后浅笑了一下,大家的心也算终于平缓了下来。

“不爽!”泰伯拉斯对着所有人吼道。Σ202的全体成员直接懵逼,只有索森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早已预知了结果,现在正努力憋笑。

“银狐的人几分钟就把那混蛋从收容中心揪下来了,迫击炮也是他们打的,直升机机炮也是他们打的,你们上去顶了个屁的作用?热身的同时丢脸,是不是啊?”

还不是你带的队,Nicolas心里想着。

“对你们来说,这次行动纯属热身,本来我也没指望你们能和机动特遣队抢什么功劳,但接下来,我怕是不得不指望了。”

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这句话所吸引。泰伯拉斯顿了顿,环视众人。

“最可信的线报显示,混沌分裂者在北美搞出来的异常武器很快会往东亚运输,至于具体途径,很可能是通过白令海峡,也很可能直接走最近的海路,还可能是空运,谁他妈知道。从Site-178的无人侦察机传输的影像来看,有很多外形明显不同于常规军事作战单位的东西正安置在阿拉斯加靠南的一处荒原上,并且有大量部队保护,至少对你们来说是大量。我猜那些部队不是来自美军就是加拿大边防军,没人知道混球分裂者做了什么混球事情让那些军队都愿意为他们卖命了。不过你们不用在乎这个,你们只需要在乎你们马上就要被转运到阿拉斯加,协助第3分团和其他第9分团的兵员,一同把这些异常武器的运输扼杀在大洋彼岸。听明白没?”

“明白!”

“这些异常的具体性质我们只清楚一部分,目前知道其中有很多装载了杀伤性模因的导弹弹头,以及一些气体类、液体类和生物类异常,在它们还没开始对我们造成威胁前最好不要直接攻击,毕竟我们不是GOC。行动结束后这些异常将被回收到最近的站点,你们可能会承担护送任务。”

不同组织的处事风格,决定了为他们卖命的人将面对怎样的任务,Nicolas又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本次行动代号:黄金老头,行动时间为34小时后。希望在这期间你们能够做好充分的准备。”

12人互相看了看,有的蹙眉,有的紧张,有的露出微笑,也有的面无表情。泰伯拉斯转头离去,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侧身看着他们。他们也同样待在原地,视线集中在指挥官的脸上。

“最后补充一句,等行动结束时,我不想看到在我面前站着的人数小于等于11,懂?”

“懂!”所有人齐声喊道,喊声凝聚了信心,也掺杂着担忧。泰伯拉斯的背影远去。Nicolas抬头看向天际,浓密的云翻滚着,透映着橙红色的日光。他知道,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


“黄金老头”

2027年3月28日 08:22
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北部110km

白头海雕扇动羽翼划过淡蓝的天空,地表原野的云杉间时不时穿过几只棕熊。河流泛起6摄氏度的微波,轻柔地卷动着鳕鱼和鲑鱼。

这里是真正的北部。

隶属于第9分团的Σ202特种部队与其他8支步兵和装甲部队混编,潜伏在山的西南侧。丘陵上已经设置了火炮待机阵地。地势较平的原野上,14辆FAF装甲部队的“猎食者”L2主战坦克呈倒三角阵型蓄势待发地排布着。

天气晴朗,但很寒冷,好在Σ202成员有厚大的作战服以及运动后代谢加快带来的产热。此刻他们正处于丘陵的顶部,泰伯拉斯半跪在一块一米宽的石头旁,通过STEINER望远镜观察大概一公里外的情况。在Nicolas看来,那里只有一片茫茫的土黄色、绿色和白色——土黄色是土壤,绿色是稀疏的植被,而白色则是还未融化的积雪。

地图.jpg

终端:WOG397kts

“把你俩那该死的终端打开,给你们看点东西。”泰伯拉斯头也没回,但Nicolas和索森知道他是在叫他们,因为只有基金会内部成员才拥有终端,所有人都凑过去看向屏幕。“我已经把这次行动的简略示意图发给了你们,看到没?如果看到了就听着,红色箭头是混沌分裂者的运输部队,他们会从北侧的桥梁和东侧的河滩过来;而蓝色箭头是我们的截击方向,左边是第3分团,右边是我们。一会大鸟飞来后,我们就迎击。”

“什么大鸟?”黄毛疑惑。

泰伯拉斯撇了撇嘴,“一会就知道,别问那么多。”

Nicolas不明就里,转头看向东侧的山脉,山脚离得很近。他碰碰旁边的索森,指向东边。“如果这次行动失败,那里应该就是我们撤退的方向。”

索森不可置信地看着Nicolas,“对基金会武装部队的战斗力有点自信吧,看看那十几辆猎食者,别忘了还有大鸟呢。”

“大鸟?”

“你马上就会知道。”索森神秘地眨眨眼。

“你怎么跟老巫师一样?”

话音未落,泰伯拉斯发话:“所有人注意,敌军出现。”

12人的神经立即紧绷。与此同时,泰伯拉斯的无线电适时地响起,传来的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呼啸声。

“这里是梦幻3号,汇报目标位置,完毕。”

“我们正处于坐标K,3,0,T的丘陵处,要求打击坐标K,7,2,S附近的敌装甲部队和步兵,尽量避开运输部队以及拥有非常规外形的单位,完毕。”

“明白,即将参照K,4,1,T和K,7,3,S之间的直线进行轰炸,预计15秒后开始打击,危险距离。”

Nicolas向后看去,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个点,点越来越大,逐渐显现出它本来的形状——在刹那之间,一架Ay-3携带巨大的呼啸声掠过头顶冲向北方,几秒钟之后,连贯的爆炸声以每秒340米的速度扫过丘陵。

“这就是大鸟,懂了吗?现在开始截击!Σ202的人跟我绕过丘陵的东面,从侧面展开打击!”Σ202小队紧随泰伯拉斯疾速奔跑,为了保证隐蔽性,在待命时他们并没有靠得太近,因此这段距离是不可避免的。Nicolas回顾四周,发现采用迂回战术的并不止他们一个小队,他已经发现几组突击小队和一个反坦克小组也跑在同样的路线。他一边掏着望远镜一边贴近丘陵的高处,等视野开阔后,他透过望远镜的镜筒望向远处的战场。

来自火炮阵地的沉闷发射声接二连三地传来。Nicolas盯着远方的混沌分裂者军队,此刻炮弹正一枚接一枚地砸向敌方进攻部队,然而Nicolas心中却有些担忧。“二,四,六……”他边跑着边开始低声数起来。

“数什么呢?”索森问道,战术反应小组的长期训练让他能够平稳地控制自己的呼吸。

“现在那边至少有18辆M1A2,我有理由有点慌。”

话音未落,一枚地地导弹从混分的阵地直线射过来,一辆正在平原上快速开动的猎食者立即报废。“什么?他们现在有18辆?”索森不敢相信,拿出望远镜看向远处。

“我想知道‘大鸟’到底搞定了多少敌人?”

“有句话叫可以怀疑自己,但永远别怀疑空中支援,这次很可能我们错误估计了他们护卫作战单位的数量。”

“也可能……他们拿异常项目来复制美军的兵员。”

“复制美军?”

Nicolas刚想再观望一下异常武器的所处位置,泰伯拉斯的喊声便再次响起。

“我们到地方了!前方敌方步兵!”

一些身着美军制服的步兵正潮水般涌向西南方向,为了充分利用优势地形,他们几乎全部贴着丘陵行进。Nicolas撤到一个较安全的地势,用望远镜观望己方的进攻部队——猎食者坦克的倒三角阵型已经完全被破坏,边缘的几辆坦克不是炮塔受损就是履带受损,甚至有一辆猎食者只能作为固定炮台使用。Nicolas统计,FAF的坦克总数大概只剩七八辆,而一枚火箭弹擦着他的右侧扰乱了他的计算。他迅速变换为卧姿向别处移动。

Σ202的机枪手用重机枪和几个战术垒迅速架设起了一个临时机枪点,子弹疯狂地射向跑来的敌步兵。大概40秒内,威胁终于解除。Nicolas趁机捡起旁边的单兵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冲向左侧的丘陵。可等他再次望向瞬息万变的开阔战场时,他却无法再抬起手中的发射器——他已经看不到任何还能正常移动的猎食者了,而敌阵营的M1A2和M2步战车却还在不断奔驰。与此同时,他耳朵上的无线电响起。

“所有第9分团单位注意!西侧第3分团损失严重,装甲部队覆没,需要撤退!现在所有作战单位立即向东边的山脉地带撤退!重复,向东边的山脉撤退!”

此刻Nicolas完全没有因为预测正确而获得的喜悦。“向东边撤!”泰伯拉斯嘶吼道。Nicolas觉得有些眩晕,他跑动着,后方的枪声和炮弹爆炸声不停地涌入他的耳朵。

所有第9分团的基金会武装部队兵员全力奔向东侧,移动速度较慢的火炮小队还没来得及完全从丘陵撤退就已经被混分的坦克火力范围覆盖。所有人拼命奔跑着,只顾离开平坦的地势,逃开坦克和步战车的追击。

就在这时,一串子弹射来,“牺牲”这个词第一次在Σ202小队中降临——Nicolas认得他,那个大家初次见面时坐在黄毛旁边的帽子男,此刻正扑倒在阿拉斯加的平原上,再也不动了。

不知奔跑了多少距离,Nicolas耳边再次响起泰伯拉斯的声音:

“这里是第9分团Σ202小队!我们需要空中支援!”


Cz-23 Heavywings 空中炮艇

“预计1分钟内到达FAF撤离地点,机组人员预备。”

“明白。”

“校正观察方位角,调整高度扫描。”

“FAF以及混沌分裂者军队已经进入视线。”

“检查敌阵营有无防空火力配系。”

“明白,正在观察……未发现防空导弹或高炮。”

“以盘旋姿态接近目标。炮手准备。”

“完全明白。空地航炮装填完毕。”

“注意,绕开桥梁附近的运输卡车以及有特殊外形的单位,那些是异常项目。重复,绕开运输卡车和特殊外形单位。支援对象请求打击离他们最近的敌装甲部队,准备介入。”

“A-Day,空中火力介入。开始打击。”

“效果明显,他们的坦克受限严重。增大火力密度。

“明白,现在转换为α型空地航炮进行攻击。”

“漂亮的一炮,又废掉了两辆。”

“继续打击,同时注意后方。”

“战况通报,有大量敌步兵正在接近第9分团左后翼,是否应对?”

“暂时更换目标。”

“了解,转换为γ型航空机炮进行远程扫射。”

“持续火力压制,不要停。”

“热成像开启……观察发现超过半数FAF已经进入山脉地带,其后方所追击的敌兵员数已所剩不多,而我们的现有燃油量已经快低于作战半径标准,请求撤离。”

“许可。”

“Σ202小队,这里是近空支援,我们燃油不足,即将飞离。祝你们好运。”















“警报!敌战机接近!”

“导弹来袭!”

“热诱弹!”

“热诱弹已释放……又来了两枚!”

“……我们被击中了!正在下降!即将坠落!即将坠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