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中之鳖
评分: +13+x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假期,好天气,西餐厅,以及妹子。谢郴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抬头到了那家西餐厅,以及在西餐厅门口等候多时的女孩。

“不好意思哈,居然迟到了。”谢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心里明白,约会让女孩子等可是大忌……不过万事皆有意外,他也不想。好在女孩看起来没生气,还面带笑容。

“没事啦。比起这个还是先进去坐吧。”女孩微笑着,拉起谢郴的手走进了餐厅。

午后的阳光依旧灿烂,透过街景窗,照在“瑟拉瑞·查理·普鲁斯餐厅”的桌上。此时的谢郴恍惚间有一种人生赢家的迷幻感觉,不过只是一瞬间。两人在小餐厅中心的座位上相对坐下。

衣着干净的侍应生很快来到桌前,微笑着递上菜单。谢郴接过菜单,示意女孩先点。看着女孩低着头认真沉思的样子,谢郴不禁有点脸颊发热,随后赶忙把视线转向四周。

左侧坐着一个小青年,正带着耳机,两手专心地搓着手机游戏;

女孩背后的座位有个穿着正装礼服,还有模有样地打着蝴蝶结的男人,旁边放着个小提琴盒,对面还有个人在给他端茶送水;

右后方有俩坐在一起的,T恤上印着个什么什么摄制组的男人,桌子上摆着装设备的大包,两个人正在翻着摄像机里的相片……

视线收回,女孩正好点好餐。谢郴露出微笑,接下菜单,随便点了点什么,递给侍应生。

他有点心神不宁了。这倒不是因为面前的女孩子。他似乎还看见街对面那两个流浪汉不时朝他投来目光。

疑心病又犯了呢。他不动声色地否决了自己。整天胡思乱想可不是成熟大男孩的表现……只当自己中二病又发了。

“你有点走神哦?”

谢郴被银铃般的声音惊醒,然后看见面前的女孩双手撑着脸,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谢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啊,没什么……刚才在想些事情。”

“是什么事情呢?”

“关于之前那个企划的事情啦。好了好了,出来吃饭还是先别讨论那些有的没的事情了吧。”

“嗯嗯。”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气氛开始变得轻松融洽起来。


不,不能说轻松。谢郴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是在聊天开始的几分钟后,他瞥见那两个流浪汉对视一眼,然后颤颤巍巍起身的时候。

不会吧……明明我已经……?

不过他除了轻轻抖了一下之外,脸上还是挂着阳光大男孩的笑容,继续有形无形地撩着妹子。

只不过,接下来他的视线开始有点游离了。

左边的小青年的耳机已经取了下来,他靠在靠椅上,左手单手打字聊着天,右手在背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正对过去的艺术家吃完桌上的东西,脸上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他对面的人正在给他擦洗那个小提琴盒,而他伸手要拿过来,似乎是打算现场来上一段。

右后坐在一起的两个摄像师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出了包里的设备,虽然谢郴看不懂那都是些啥。这俩人开始慢悠悠地拼装起这东西来。

完了,他心想。

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明明已经……已经做了这么大的努力了才对!?

下一秒,他的视线看回了面前还在嬉皮笑脸,有说有笑的女孩。

不,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不能让她受到牵连。趁现在走,还来得及。

“啊,糟了!”谢郴一拍大腿,“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发的那几份文件今天下午就要交了!”

“呀,实习大学生还真辛苦呢。”女孩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对不起了哈,这个事实在是非常严重了,可能我还是下次再请你吃东西好了。”

“这么快就走么?东西还没吃呢。”

“走了走了,真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了……”谢郴已经站了起来,嘴里不住地赔礼道歉。他逃一样地离席欲走。

晚了。他转身,看见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辆黑色小轿车。

他呆住了。片刻之后,他举起了双手。

“好,好,你们抓到我了,我投降,我投降还不行么……”

“啥?”女孩转过头去,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上一刻还在撩她的男孩,此时已经是一副小反派被警察掀桌子的表情的情景。

“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请你们不要伤害她!她什么都不知道!”他喊道。

此时店里的顾客和侍应生都闻声看着这位小哥发神经一般的操作,个个一脸懵逼。

“郴!你怎么回事——”女孩下座,想来拉他。

“你别过来……他们已经把我包围了。就在这店里……你现在快走,赶紧走……”

“什么就在这店里?谁把你包围了?”女孩和看客们一样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你看那!再看那!还装!”他愤慨地指着那个礼服男,“那个盒子里是什么!是不是麻醉枪!”

“你说什么呢——”提琴家对面的人刚要发火,被那位绅士伸手拦下。“我想您可能是误会了什么。”礼服男接过小提琴盒子,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副做工精致的小提琴和一把弓弦。“绝无不敬之意,若是不嫌弃,在下现在就可以给您演奏一段?”

谢郴愣了一会,然后转身指着那个小青年:“你!包里面有什么!是不是枪!?”

小青年噗嗤一笑,只从包里一把掏出来一个——写生板。接着是调色盘,几管包装好的颜料,几支笔,还有个小喷漆罐。

“你看,哪里有什么枪?”他抖了抖空空如也的背包。

这回轮到谢郴震惊了。他再次转身,看着那两个摄像大叔,“那你们,你们在那搞啥玩意?”

“我们?我们看这个街景不错,准备拍几段做背景来着。怎么,你有意见?”其中一位说道。另一位拍拍他:“说话别冒火。不信的话你可以看这设备,全是些固定取景,上特效的东西。”说着他示意谢郴来看看这些东西。

门外轿车里的男人也探出头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店里的“行为艺术”。门口的侍应生正在驱赶两名臭烘烘的流浪汉。

谢郴现在只感到异常的尴尬。他随口赔笑,编了几个什么“快闪”“中二病发”“排演学校话剧”什么的借口,在周围一圈人看智障的眼神里被女孩拉着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你们这些艺术生整天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了都觉得尬。”女孩有点无语。

谢郴正通红着脸打算说点什么混过去的时候,侍应生很给面子地给这桌上了食物。女孩无奈地摇头,示意不再追究,谢郴如释重负,邀请女孩一起吃点什么。

不过当第一口饮料咽进喉咙的时候,他突然就后悔了。


男子躯体趴在桌上,“扑通”一声响,这之后还跟着轻微的“吱吱吱”,类似静电干扰声的声音。

“靠,最后还是失败了——快找掩体!”特工Mateaver一把揽起桌上调试了一半的稳定锚,躲到了桌子底下。

与此同时,特工SYGON已经从面前的绿型旁边跳开,闪到柱子后去。特工Loco也抄起喷漆罐,闪到了靠椅后面。

紧接着,一瞬间,全身上下闪烁不定的黑色人形出现在了餐厅中央。餐厅里的顾客乱成一团,尖叫声喊骂声此起彼伏。

“趴下!”特工Castigo一把掀开小提琴盒子底,取出一把马格南.44,对着刚刚成型的人形就是一枪。

人形似乎正准备开始攻击一位尖叫着的女性,突然吃了一发子弹,虽然没看出有什么显著的伤害,但它立刻转过头来,尖叫一声,朝Castigo扑来。Castigo哪里给它机会,一脚掀翻面前的桌子,把人形砸得硬直了一下,同时往旁边一翻,手里的左轮连连开火。

这怪物也不是省油的灯,尽管被大口径子弹直接命中头部的冲力打得踉跄了一下,但是脚下的速度丝毫不减,跟着Castigo就跳下了走廊。Castigo左手扔掉打空的手枪,右手已经从西装里扯出了那把碎冰镐。

“快!”他冲着Mateaver喊。

“我在尽快!但是这东西不给我面子!”Mateaver一边回喊道,一边盯着显示屏上面的进度条。

说话间,怪物已经挥着手打向Castigo。他便用碎冰镐往上一挥,偏转开飞过来的爪子,紧跟着一个转身,闪过怪物的下一次攻击,飞身窜到了怪物身后,碎冰镐裹着劲风向怪物的头部砸了下去。只听“噔”一声,他感到自己的右手被震得生疼。下一刻,怪物的正脸对着他,眼看就要一爪子拍下去。

稳定锚快速启动的震响。怪物还没来得及嘶吼一声,便立刻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好像没出现过一样。

门口轿车里的男人与那两名流浪汉正堵在门口,店里的顾客虽然慌张,但是却又被压制着不能往外跑。

刚才变成袭击对象的女士颤巍巍地拿起手机,刚按下“1”,抬头,却看见Loco拿着喷雾罐,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闻一闻新鲜空气吧?”说着,他对着女士轻轻按下了按钮,女士应声而倒。接下来,他对着其他几位慌张的顾客也这么干了。

“结束了。”Castigo站起身来,掸一掸身上礼服的灰,对着旁边的侍应生甩下一句“你来报告”,就和另外几位特工带着桌上失去意识的小青年,离开了店面,坐上了那辆小轿车。

侍者着看着轿车远去的背影,和满地的狼藉与三三两两倒在地上睡着的顾客们,露出无奈的笑容。

“准备打烊。”


“这个扭曲者的特点在于,他精神状态波动越大,他做出来的不可控实体强度就越强。如果让他知道他一手情报抹除都失败了然后贸然抓捕他的话,创造出来的实体可能是几个特遣队都应付不来的。”

“所以你们就派人用了这么长时间接近他,然后用一顿饭把他迷倒直接带走?”

“不过出了事故,药量没掌握好,那人在昏过去之前怕是想通了一点什么,最后还是把人形做出来了。好在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所以你们是A计划和B计划一起用了?……有点超乎我的预料呢。”

“这次大家都很辛苦了,尤其是SYGON,忍气吞声要去接近他真是不容易。不过幸好她在行这个。”

“还好有自己人开的餐厅,不然又要多一堆事情要处理了。”

“正常操作。改天请你去那喝咖啡?”

“是不是得是等到我想造反以后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