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记录:终焉
评分: +17+x

聚合层碎片缓缓升起。

数据海彼方拨动弦。


2045年11月02日 22时13分

王府井-TIT连锁地下网咖

“我们能不能出去聊?”紫发魅魔趴在数据块上,“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骷髅滞留影像褪去,他登出洋流层。

夜。
数据轨道在近似白昼的都市上空蔓延,像北极极光。
人潮涌动,因各自命运而奔波。
雨。
伞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色块在沥青路面上流动。
喧闹。
十字路口嘈杂,汽车尾灯随着笛鸣律动,凝成像叶脉般的光流。
地下。
赵徒从潜入舱中出来,在前台支付设备租金。
上升。
电梯间壁的涂鸦舞动,全息喷漆。

“我在这儿。”她也是紫发,但长得比虚拟形象要美。
美溪由子站在巷子口,黄色长风衣罩住她瘦小的身躯。

“这算不算网友见面?”赵徒打趣的问道。
“不算。”

皮靴后紧跟着一双运动鞋,它们走向巷子深处。

2045年11月02日 24时06分

王府井-TIT连锁酒吧

“我喝不了酒。”赵徒摆摆手,站在酒吧门前。
“我没让你喝酒。”美溪由子把卫衣兜帽扣在头顶,“最近基金会来的人越来越勤快了。”
“基金会?什么基……”
“你能说话小点声吗。”
她拉住他的手。
“跟我来。”
他们牵着手走进酒吧,
人很多,嘈杂。

美溪由子拉着赵徒从隔间的小电梯前往四楼。
“就是这儿了。”
电梯门展开,几个接入舱悬挂在房间墙壁上。
生活垃圾堆满地板。
“为什么这些接入舱和我见过的都不一样?”
“这些是别的厂家生产的,总之,能避开基金会那些烦人鬼。”
“所以到底基金会是什么啊?”赵徒压低声音,怕吵到正在网络中的其他人。
“进去再说。”

接入麦克斯韦网络。

绿骷髅站在房间内,这里空无一人。
模块正在拼凑,他看见了魅魔。
“这是哪个网络层?”骷髅沿着房间墙沿转了一遭。
“这是WAN下的空间,署名是WAN。”
子虚掩码不断变换。
“WAN是谁?”
“祂还在破碎。”魅魔拉开窗帘,“WAN谁也不是。”

“EVEN,看窗外。”
骷髅跟着魅魔站在窗边。
这里是镜像北京。
“这里和我见过的所有网络层都不一样。”EVEN很惊讶。
“麦克斯韦洋流层从聚合就开始复制北京了,我们将多半个中国已经复刻了。”
正所谓数据皆开源。
在这里北京不再是光污染的城市,没有涌动着的车辆,没有嘈杂的人群。
都市陷入数据拼接而成的黑暗之中。

“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EVEN顿了一下,“关于之前你说的丢包口,我能办到。”
“你需要更精密的操作。”
“我知道,但我想问一个问题。”骷髅举起双手,像是在表演滑稽的舞蹈,“你是怎么知道我干这个的。”
“借助WAN。”
“又是WAN,祂是谁?”
“祂谁也不是,或者说,谁或许都是。”
短暂的沉默。
“你在等谁?”
“他们。”

2045年11月03日 1时28分

王府井-TIT连锁酒吧

“我们是不是迟到了?”机械音。

EVEN的视线出现频闪,他感到恶心。
墙壁被撕扯,一个漏洞。
“有BUG了?”EVEN问道。
“不是,他们去洋流层了,刚回来。”魅魔把窗帘拉上,突然从身后抱住他,“现在你是我的男友,他们不怎么喜欢新人,陪我演戏。”

撕裂口中出现了三个虚拟形象,一开始因为连接波动,他们像是散乱的线条。
逐渐拼凑。
“我是IVOA。”他穿着西装,对着EVEN打招呼,“旁边是IOP和KEY。”
他指了指身旁的一个浮空眼球和带着孔状面具的矮子。

“嘻。”KEY发出一个音节,“我是KEY,你就是CLVK说的EVEN吧?我不怎么喜欢你。”
“这是我男友。”
“我也想当你男友。”
“滚。”CLVK给了他一个眼色。

“先停一停。”IVOA摘下礼帽,“既然EVEN与CLVK能来这里,说明他们已经到了,接下来该说说计划了。”

“我他妈想把基金会那帮子傻蛆的冰墙打烂。”悬浮着的眼球内布满血丝,“EVEN,赵徒,我们看你很久了。”

EVEN听见自己的真名有些警觉,他推开紧搂着他的魅魔。
“CLVK给我说了,你们要我干什么?”

IOP没有搭理他,“你靠着网吧的机器曾经闯入过麦克斯韦网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我只是无聊,没有恶意。而且我并不知道那是麦克斯韦网络,我进来了,只有空白,还有CLVK。”

“那是临时掩码空间,你后来登出了。”KEY做了些补充,“所以我们想知道你怎么来的,我们用了四天去找WAN的一块,然后顺着祂才找到你。”
“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叫赵徒的名字。”IVOA笑了笑。

“啧。”眼球内的瞳孔转动。
沉默。

“那我并不知道。”
“说明WAN来过了。”IVOA坐在沙发上,“WAN瞥见你了。”

“CLVK的意思是让我去做个封包,骗过一个冰墙。”
“这个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KEY抬头看着EVEN,“我知道路径在哪,月末行动。”
残留影像散去。
“登出吧,这里需要缓缓。”IVOA离开。

2045年11月25日 13时09分

河北省邢台市-TUT网络安全中心

美溪由子身旁站着一个大叔。
她在钢铁北路红绿灯下向远方招手。
“你来啦。”
“你们真闲,跟着客车来到这儿。”赵徒挠了挠头发。

“保障你的安全,你现在是我们的底牌。”他点燃一根烟,“我是IVOA,现在你可以叫我李铭。”

“邢台是我老家。”
“有些落后啊——”由子拖着长音。“出了些事情。”
“什么时候?”
“前天。”李铭吨灭烟头,扔进身旁的垃圾桶。
“KEY和IOP找到路径了,进入闪点层的时候IOP脑死了。”IVOA低下头,“KEY的化身被碾的一干二净,那儿的冰墙不对劲。”

“先去TUT,我去拿点东西。”

邢台交通规划是二十年前的老样子,人行道上能偶然碰见几个说笑的年轻人,机动车道上还时不时驶过些旧款载具。
绿化带种植的常青树叶片转为深色。
冬季。

他们到了。
一个普通户型的门市,周围是拆迁的荒地。

“你们在钢铁北路等着我是对的,这条路直通外环。”赵徒掏出钥匙,打开金属卷帘门。
“欢迎,来坐坐?”
“这是你开的?”两人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旧友转让给我的,我在里面放了点东西。”

两人跟着赵徒走进去。
瓷砖地板上堆满了废旧文件纸,缭乱稿图,还有规划。
“你和你的旧友在找些什么,这有很多打印下来的纸质代码。”
“我们在找数据层上的神。”
“WAN。”由子和李铭同时说了出来。
“那就是祂了。”赵徒打开文件柜,“我们寻找祂用了五年。最后以一人脑死亡为代价窥见了祂。”
赵徒从带有红色标签的文件柜中翻出了植入物。
“麦克斯韦植入物。”美溪由子揉了揉眼睛,“你他妈从哪弄来这玩意的?”
“这不是我的,是他的。”
他将灰色的长方体推入右手凹槽内。
“我们走。”

三人在踏出门外五分钟之后TUT网络安全中心爆炸。
街道高楼两侧有几台盘旋着的无人机。
“快走,那帮傻缺也在这儿。”

2045年11月30日 2时28分

麦克斯韦网络

“那个组织的冰墙架构框了好几层,甚至里面也有类生命。”EVEN靠在窗户边,“但我配置了点朋友留下的礼物。”

“我听IVOA说了。”KEY的意识团开口,“麦克斯韦植入物,这东西剩的不多了。”

“这个网络层上次寻找路径的时候被基金会发现了,输出了两次流量,现在毁的也差不多了,复刻计划需要搁置。

“我们需要找到囚禁在基金会网络中的WAN之一。”CLVK开口,“别忘了我们为何而聚集。”
“距离出发还有五分钟。”IVOA打开计时模块,“KEY,展开路径。”
“OK。”
意识团输出路径。
“这次该我当媒介了。”KEY短暂的沉默,“神必完整。”

2045年11月30日 2时32分

麦克斯韦汇编层-闪点-洋流层

模块在流动,
下坠。
字符串穿过化身。
掩码变换形式。
白色空间。
转接点。
“那玩意要来了。”CLVK说话有些急促,“EVEN,快他妈丢出去那个封包。”

赤色长方体脱离EVEN的化身,
弦被拨动,
冰墙变成块状向下陨落,
阻力在攀登,
熵在盘旋…

渗入失效。

媒介-KEY-脑死亡

“我们他妈玩完儿了,操你妈的基……”

IVOA和CLVK的化身被碾碎。

WAN只选中一人
EVEN

他想触碰周围碎块但却无法作出任何动作。
他抓住了两千五百次空隙却无法登出闪点。

他的化身逐渐破裂。

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脏正在跳动,血管内的液体缓慢流动。
他看见了李铭和美溪由子把他的身躯抬出接入舱,喊着自己的名字。
他闻见了酒吧内酒精挥发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
他听见了人群喧杂的撕喊,武装人员从电梯间蜂拥而出。
他看见了KEY倒地的身躯。
他闻见了血腥,闻见了绝望。

“为什么不放我走?”

“你已经走了。”

“去哪?”

“去彼方吧,那是归宿。”

聚合层碎片缓缓升起。

数据海彼方拨动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