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活对待

当我们最初遭遇艺术家们的时候,我们使用了标准措施。先开枪,再审问,最后像在生日派对上发糖一样分发记忆删除剂。

我们没有坚持这样做多久。

我们传统的教科书式的方案都是设计用来打击那些有纪律的组织。你可以看看我们对GOC的方针、对混沌分裂者的方针、对MC&D的、对破碎之神教会的,对几乎和我们打过的所有组织,我们的交互都是在教科书上写着的。见鬼,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交互都成为教科书的一部分。重点是,我们在和这些人展开一场又一场的消耗战。我们能跟他们对着耗,是因为他们虽然庞大,但我们比他们更大,我们能和他们耗,耗到他们撑不下去为止。但这种策略没法用在艺术家们身上。

这不是因为他们比我们强大,而是因为他们不强大。这是因为消耗战需要两个集中管理的组织;需要有一个控制中心,持久地进攻另一方。可是艺术家们却不这样行动。艺术家并不集中。艺术家并不统一。而最重要的是,艺术家并不反击。

因为,我们无法像对付别的‘玩家’那样对付他们。更不幸的是,我们只能在他们的主场和他们战斗。虽然他们偶尔会扔给我们几个skip,但他们做的东西大部分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些作品会流入世界各地,以‘艺术’的名义展出,然后被迅速遗弃。我们的工作就是以第一时间控制住这些‘艺术’,如果可能的话,擒获那些艺术家。他们是一种文化,而不是一个企业。我们最好的希望就是这些艺术家只是一时风波,如果我们走运的话,今天的酷到了明天就变得无趣。没错,我们手上是有几个,但现在我们还没法把它们全部收容。我们能做的只是控制住他们的发展,尽管如此,我们也必败无疑。

这场游戏的目标不是抓住和扣押艺术家们。你们是不能留住他们的。可是,这场游戏要我们知道艺术家们会在哪里出现,而大多数时候我们对他们的情报保持在零与基本没有之间。现在的方针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抓住落单的艺术家,使劲地灌他们药,从他们嘴里撬出所有有关地方‘展览’的情报,然后给他们标准记忆删除。然后,你需要让他们自然地回到他们的环境。如果你做得好,你的艺术家永远不会发觉他之前被抓走了,而我们就知道应该在何时何地安排伪装人员潜伏了。

别忘记我接着要说的,因为这非常重要:永远不要把艺术家带回站点。如果他们企图逃跑,他们就会有一个计划,而那个计划就是把能抢的都抢走、把能放的都放出来。如果你需要一个地方关住艺术家,你可以用安全屋。我们的档案里没有安全屋的地址。等你们都指派了任务之后,我会告诉你们所在区域的安全屋都在哪里。不要写下安全屋的地址,记住它们,出了这个房间之后就不要再提起它们的位置。对外面的人来说,基金会的体系里面没有‘安全屋’这个说法,而你要保证这不会被泄露出去。

正如我之前说的,艺术家们是一盘散沙,所以与艺术家们的战争就是一场文化战争。问题是,虽然他们组织非常松散,他们还是倾向于有一些固定的小‘圈子’。这些圈子负责举办展览,他们挑选地点,然后口耳相传。这就说到了我们第二个略有争议的战略。长期潜伏。

没错,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将会打扮成为艺术家。没错,你们得去他们的展览,没错,你们得抽他们的大麻,而且没错,如果这是潜伏活动所必须的话,你要亲手创作一些艺术品。我说的没错,你们将会打破基金会的信条,你们要创造skip。因为——当然我猜——你们没有人能挥挥手、念念咒语就能做出异常物品来,所以你们会需要一些帮助。Samuels博士在午饭之后会告诉你们详情。你做出来的任何东西,都要你自己再毁掉。

另一方面,我们打破了基金会另外一条最重要的规则:我们要毁灭一些SCP。以前我们还不知道自己在对付什么,所以他们丢来的所有东西我们都照单全收。这是巨量的人力与资源的浪费。大多数艺术家设计出来的东西都是在市区里面固定不动的设施。如果我们还在坚持戒严和收容每一个的话,半个纽约城都要被封锁了。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们违反了教科书上所有的规则,但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对付他们的方法,而事实证明这比标准措施要有效得多。这是唯一奏效的方式,与那些人不同的是,我们只看疗效。

听好了,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把你看到的东西都砸烂。只有GOC才干那种蠢事。我们的首要目标依然是收容。你们必须自行判断一个物品是否值得收容,如果答案是否,你就打烂它。如果那只是个能捡起来放到兜里的东西,那你就把它捡起来。如果那是个贴在气球上的巨型模因危害,那你就把气球扎爆,然后看看你能不能收走。如果那是固定在时代广场中央,违背因果定律的东西,你就把它砸成碎片。还有一个我们尽量不要打破的规矩就是,不要杀活的。是的,你们很有可能会看到活的展览。不,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比那更糟糕。

最后一件事。据我们所知最大的圈子里有一个叫The Critic的领头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所以如果你知道任何关于这个人的事情,告诉我们,因为现在我们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存在而已。

我就说到这里了,门口有面包圈,Samuels博士的部分在十点开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