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爱
评分: +16+x

我想我坠入了爱河。

对象是窗外的女人,每隔三天她会在马路对面那个花圃里为植物浇水施肥。从正午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欣赏她侍弄花草的样子成了我生活唯一的乐趣。而这一周剩下的时间里,我一半用来想她,一半用来想我为什么爱她。 我左思右想这段爱意的起点,得出的结论是她是我唯一几乎每天都能看见且又不惹我厌烦的人。

星期一,她撑着一把透明的小伞,提着银水壶为花圃浇水,蒙蒙细雨更为她添了几分朦胧梦幻的美感。

星期四,她捧着一个牛皮纸袋,从里面抓出一把又一把的白色粉末,均匀的撒在泥土中钻出的花苗上。

星期日,她带来一把小铲子除草,她的花苗已经结出粒粒圆滚的花骨朵。工作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放下铲子,抬起头看向我。哦,她发现我了,那双米色的眼睛是如此的美丽。她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不过这幅被轮椅禁锢的身躯实在麻烦,当我费劲力气到达马路对面时她已经不见了。

那些花骨朵已有几个绽放成花朵,我努力靠近它们,米色的花瓣黑色的花芯,一如她温柔的眼睛。我欣赏着浸入她心血的花园,最后发现了右边的新挖土坑。位置光照充足,大概为我准备的。没有多想,我跳了进去,微风将浮土均匀覆盖在我的脸上,只有鼻子露出土面保证呼吸。

星期一,我能感受到我早已截断的双腿开始向下生长,皮肤开始吸食土壤中的养分,我不再需要进食也不会饥饿。

星期四,黑暗没有维持多久,视神经逐渐木质化,推动着我的眼珠钻出土面。久违的阳光啊,哪怕直视着太阳也不会刺眼。我的眼球像是蜗牛的触角,它们可以分开的近乎360°转动,身边的一草一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星期日,我的视线被层层白雾覆盖,通过左眼我能观察到右眼正被层层花瓣包裹住,想必左眼也即将如此。

花开之日,我的视野再度清晰,我有着米色的花瓣,黑色的花芯。她提着花篮走来,多日不见使我对她的爱又加深几分,我奋力摇摆着花枝,希望引起她的注意。啊,她走过来了,她在我面前停下,她俯下身,拿出一把剪刀,一刀把我的花剪下来!

唉,我再次失明了,但几个月之后它们会回来的。我的爱情,我卑微的爱情啊,将自己作为花朵送给她,没有比这更浪漫的定情信物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