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坠落
评分: +4+x

“老凌,还在工作啊,破译得怎么样了?”

“还行,应该差不多了,出乎意料的是我发现这基本的密钥形式和现在基金会用的差不多,甚至更好——要不是因为这玩意的来源这么奇怪我真想让上面的人考虑根据这个升级一下现有的数据安全措施,至少用来防止二流的研究员对安保级别中等的项目产生好奇绰绰有余了,你看看这一行。”

“算了吧,我可只会搞搞那些激光发射器之类的,而且这文字要是还有其他什么模因危害……不说了,我先回帐篷了,这几天围着这玩意转累得不行啊。”

……

敲下回车后,凌宇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看着屏幕上的进度条,一种满足感充满了他的内心——虽然和别人说得简单,这次工作还是有那么“一点”难度的。

“可惜难不倒我啊。”凌宇昊放下茶杯,一边轻轻揉着太阳穴一边想着这次完成项目能涨多少工资。破解项目是一个从最近挖出来的非人类文明机甲里找到的外部存储程序,难度倒是其次,最异常的现象是破解过程中接触到的语言。和所有的语种都大相径庭,单从文字上来看也许是一种象形文字,然而奇怪的是任何人都能通畅地理解这些语句的含义——当然了,没人以前看到过这种语言。

从SITE来到挖掘现场的研究员大部分可都没有凌宇昊的破解技术高,毕竟对职场关系处理能力几乎为零的他就是靠这一手在几年内爬到了三级研究员。在从昨天上午八点整开始工作到了今天上午五点四十三分后,凌宇昊也确实完成了交给他的任务。对他来说,这次的工作可是不轻松,而且还很危险,毕竟这些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异常。谢天谢地的是没出什么篓子,而一般来说这样一次工作之后可能就会给他带来好几天的带薪休假,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暗自得意。

忽然,一种冲动支配了他。一种无法抗拒的冲动。

“我想我先来看看自己的工作成果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凌宇昊在电脑上打开了这个像3.5英寸硬盘一样的存储设备,随后粗粗扫了一眼这里面的内容。十几篇文档,标题基本都是日期,于是凌宇昊点开了最早的那一篇。文档通篇依然是用那种语言书写的,阅读起来倒是没什么困难。

“日期:36512.03.29

我估计过几天我就要开着它出任务了,这几天我得好好练习一下,或者说我觉得我现在就应该开始练习。这职位应该还是有不少竞争者的,就算是为了面子我也不能过几天就被ε级的那些仲裁者给撤了。

希望这玩意能真的拯救我们,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愿庇护者保护我们。”

凌宇昊又从头看了一遍,随后点开了下一篇。

“日期:36512.04.51
4月的最后一天。终于有一天的休假了。

一切都糟透了,上面告诉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所有异常都会重新被控制起来,而我们也是这样跟下面说的。不过事到如今,骑士团的同胞们都知道了,我们面临着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目前看来唯一没有撒谎的就是那些负责搞天使机甲的思考者了,这或许真的是我们现在最后的希望了,真希望能有个几千几百台的。好几个骑士团秘密控制的星球都被连续的控制失败给毁了,所有的特遣队现在都在焦头烂额地到处处理那些跑出来的GHA。不少GHA差点进入了公众视野,还好有我——应该说还好有天使机甲——在到处擦屁股。据说有些GHA已经彻底控制失败,只不过暂时还没有引起什么大的事故,所以至少目前为止骑士团还是一个秘密组织。

我看了一些高机密的文档,毕竟以我现在的权限也就仅次于那些ε级议会的仲裁者了。骑士团遇到因为GHA控制失败而引起的末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重启世界更不止一次两次了,但是似乎从来没有哪一次比得上眼下这么糟糕。那些东西就仿佛暗地里沟通过一样,不管有没有智慧,简直就是一次预谋好的造反。好在大部分人包括骑士团的同胞都还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大家都相信骑士团最后能解决一切。如果骑士团也失败了……那就只能看庇护者是不是还眷顾我们了。

总之我觉得我需要好好休息一天……不想再打更多字了。

愿庇护者保佑我们。”

“执行者,思考者,仲裁者,骑士团,GHA,异常控制失败……”凌宇昊轻声自言自语地,短暂的沉思后他打开了下一篇。

“日期:36512.07.03

我快累死了。

听到过一句话说是‘累得翅膀都垂地上了’,我感觉自己真的就要到这种地步了。几乎天天都在和那些特遣队处理不了的GHA纠缠,申请替补驾驶员也没有回复。我觉得自己真的快不行了。

更糟糕的是我一直在努力,但是其实一点用都没有。世界重启器莫名其妙被毁了,连带着ε-09仲裁者差点也牺牲了。GHA-781和GHA-8543在核心区域的星球上屠杀无辜居民,还有更多的GHA在引起各种各样的事故。自从骑士团暴露在公众视野后得到的只有唾骂,仿佛我们生下来就应该有能力处理这些GHA一样。真是可笑!没有我们的话,天使也许连踏出最早的圣都也做不到,更别说星际殖民直到现在称霸整个宇宙。我们本来也只是普通的天使而已!操!

实在是累得不行了,待在这玩意里也睡不着。我决定就这样把硬盘带在身边了,下次再又困又睡不着的时候像这样写点东西没准就能感觉好多了,估计可以治疗我的失眠。

愿庇护者保佑我们。真的,如果真的有庇护者的话,他再不来拯救我们,天使就要灭亡了。”

“果然……这个骑士团……”凌宇昊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随即打开了下一篇。

“日期:36512.11.36

自从服用了GHA-500以后感觉好多了,虽然他们不批准我用GHA-11121,不过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万一我也出了什么问题,临时换上的驾驶员肯定会毁了这天使机甲的。

今天得到了一天休假,因为明天要负责保护ε级议会的仲裁者们去接触GHA-01。骑士团星已经变成一堆废墟了,而据说前往GHA-01收容地点的通道入口就在骑士团星上,显而易见的一场硬仗。反正现在这个硬盘已经和天使机甲绑定了,我也不怕会泄露什么。

我感觉自己已经忘了上一次闭上眼好好睡觉是什么时候了。情况越来越糟糕,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找不到。目前最最严重的问题是圣都上的光辉穹顶出故障了,越来越多的天使在异常死亡后灵魂没有回到穹顶,也就是说他们和寿命已至的天使一样彻底死了。几个月前这种情况还能被骑士团想尽办法隐瞒起来,但是现在,这种恐慌已经无法掩盖了。怪物可以被消灭,灵异地点可以封锁起来不让人进去,可如果穹顶出了什么问题……难以想象,现在到处都是混乱和暴动,一副末日将至的景象。

许多臣服在我们之下的其他文明也在蠢蠢欲动,侵占几个星球甚至几个星系,然后被那上面的GHA给毁灭。愚蠢,除此之外我找不到其他形容词。然而就是这些愚蠢的文明也敢侵扰我们的边界,而政府控制的军队因为穹顶的问题害怕死亡而龟缩不出。庇护者在上,我真想把这些懦夫全部宰了,多少骑士团的同胞在面对那些能吞噬灵魂的GHA时依然勇敢地冲在最前面?仿佛天使诞生时就拥有光辉穹顶一样,在没有光辉穹顶的时候我们不是也一样走过来了吗?然而现在呢?我们越来越懦弱,越来越贪生怕死——或许这些GHA就是庇护者给予我们的惩罚,要我们浪子回头。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许天使挺不过这一关了。

世界重启器离修好还差很远,也许根本修不好;因果律调整器和时空稳定仪也都超负荷使用,也许什么时候就报销了;骑士团之刃号战舰也最后和GHA-781同归于尽了;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不是我们现在能解决的。就看明天GHA-01能不能拯救我们了,所有同胞都知道,骑士团是因为GHA-01而建立的,而骑士团的建立可以追溯到我们尚不能踏出圣都的时候。其他的GHA代号在悠长的岁月里大部分都曾经给过好几个异常事物,唯有GHA-01似乎亘古不变。要是明天的行动失败了或者没有取得实际性的进展的话……那就只有庇护者能保佑我们了。

至高的庇护者啊,请拯救您的子民吧,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发了大约三分钟的呆后,凌宇昊打开了下一篇。

“日期:36512.11.38

天使的文明如此悠长,百万年的岁月里我们克服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如今,也许我们真的走到尽途了。有生必有死,我们最终也无法逃离既定的命运。

我也看到了GHA-01。一个球,看上去大小和待机模式的天使机甲完全一致。也许这暗示了什么,但是真的无所谓了,无论GHA-01还是天使机甲都拯救不了我们。

ε-01站在GHA-01的面前,问它:‘我们还有救吗’。很直白,而且GHA-01的回答——我不知道它怎么发声——更直白,它说:‘没有’。

当时我看到13名ε级仲裁者里至少有8名哭了,ε-04哭得特别厉害,嚎啕大哭。那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忍不住也流下了眼泪。要是现在看到那个情景,我感觉我也做不到克制,也许也会嚎啕大哭的。不可能有天使能在那个场景下不流泪的,除了ε-02,ε-09,ε-11和ε-13。我确信是这样的。

后来他们告诉我,GHA-01就是我们的宇宙。更直接的说法是,它是我们宇宙的意识。我知道他们没有骗我,但是要让自己相信我们是活在一个有意识的生物体内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当然他们也告诉我,宇宙和我们知道的生命形式都不一样,或者说宇宙并没有生命,但是,它就是有那么一个意识。我很想问他们,他们怎么确定GHA-01就是宇宙的意识,不过最后我没说出口。是或者不是,都没什么意义了。

有些GHA的来源或者出处是我们知道的,所以它们依然安静地处在控制之下。而那些不知来历的GHA则一起发动了末日。我们所在的宇宙也不知道这些灾星是从哪来的,更不知道它们究竟想做什么。事实上,GHA-01说,在我们被屠戮殆尽之后,面临毁灭的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

回到赛卡瑞斯深空要塞以后,ε级仲裁者们把我叫了过去,告诉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拯救天使。骑士团很早就发现了另一个宇宙,并非是平行世界之类的东西,而是骑士团科技也无法解释的一种关系。那个宇宙和我们的宇宙完全不同,黯淡无光一片漆黑,只有极少数的星体孤独地闪耀着,而根据GHA-3443的预言,在那个宇宙里有一个物种,他们或许有机会能拯救天使,准确说是让天使文明重新复活,而如今这个物种还远未开化。制造出天使机甲的一个目的,就是穿梭到那个宇宙,尽可能地保护并让那个物种尽快地成长起来。而在失去了天使机甲之后,我们文明的毁灭将更加迫近。

穿梭过去的技术并不成熟,对于那个黑暗宇宙的理解也少之又少。但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而我,承载着希望。远离光辉穹顶,远离我的亲人,远离我的同胞,远离我的族人,在经过千万年的时光之后,也许,我可以成功。

我没有选择。

愿庇护者保佑我们,保佑我。”

凌宇昊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下一篇。

日期:36512.11.49

“明天我就要出发了。他们告诉我一切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但是我知道,成功的可能性渺茫。即便一切顺利,我也需要见证一个文明从无到有直至繁盛至极。这需要多久?中间会遇到多少困难?我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

对了,我的骑士团级别被提升到GHA骑士团的第十四位ε级仲裁者,史上第一位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位ε-14。聊胜于无吧。

但愿我能成功,一切都看我的了。我没有妻儿,现在我承载的是整个文明。

泰瑞奥,Gallant Hallowed Army骑士团ε级仲裁议会成员,代号ε-14。

为了控制(Govern),收容(Hold),保护(Aegis)。

现在,为了复兴我们的种族,我们的文明。

愿庇护者注视着我,保佑着我。”

“这真是……”凌宇昊咽了一下口水,接着打开下一篇。

“日期:36512.12.01

不知道穿梭过了什么……总而言之应该已经成功了。这的星空非常暗,的确只有很少的星体在发光。

我感觉不到穹顶,更别说其他东西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只剩下我自己了。这种时候我才想起来,之前为什么没让他们帮我装个智能AI。

幸运的是离目标行星不是很远,大概只有一千二百万光年左右。更奇怪的是……目标行星上探测到了天使的生命迹象信号,但是精确扫描又反驳了之前的结论。总之,现在……”

忽然,屏幕黑了。

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内心产生,凌宇昊下意识地起身向帐篷外冲去。刺眼的阳光让他一下子睁不开眼,但是他知道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

“您好,凌博士,十分感谢您这次为基金会做出的贡献。”来者的声音温柔而低沉,“不过请您跟我走一趟,可以吗?感谢您的配合。”

……

“六号,你怎么看?”

“要我说的话……”六号用手指轻轻敲打着他的牛仔帽,“这就是一个普通的SCP项目罢了,普普通通,至少我看到的就是这样。”

八号咳嗽了一声,随后说出了他的意见:“我说,这玩意绝对不普通他我们到现在还没能解开那个自称‘天使’的驾驶服,除了知道那里面有个活物以外一无所知,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环视了一圈同僚,“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么,我们当初究竟是怎么推翻大脚怪的不是也都清楚了么?至少目前来看,这个SCP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你也知道是基于记录是真的基础上,而且我们也都知道那些文字有着潜在的模因危害。”十号笑了笑,“至少我可以确认任何时间线上,这玩意是第一次被发现。如此重要的东西现在才发现,这本身不就很可疑么。”

“说到这个,”七号插在八号反驳前说道,“凌研究员的处置方案还没有定下来。”

“让他继续负责对剩下程序的破译,并且语言的记录也交给他,”九号开口了,“既然已知的记忆消除手段都对他无效,让他在监控之下继续做这些事就行了。暴露于潜在模因危害下的人员越少越好,不是么。”

房间安静了下来,似乎都默认了九号的意见。

“那么,还是按程序来,同意九号对于凌研究员的处置方案的请举手。”一号沉稳的声音响起。

十二个人举起了手。
“然后,同意八号加大对于该项目投入的提议的请举手。”

四个人举起了手。

“我弃权。”三号说道。

“那么,四比七,本项目……”

“等等,”阴影中十三号开口了。“我赞成。”

一号叹了口气。“就这样吧,让我们好好看看我们这次究竟碰到了什么东西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