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底部
rating: +4+x

Hannah梅觉得很厌烦。她感觉的到身后的男孩的目光,但她真的太累了。

你和我,和她本人都知道她在做什么样的工作。清楚明了的知道。我们都理解她做的事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这是她,这是Hannah。

是的,普通的心理博士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来带着和自己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活着。但是对于心理博士Hannah而言,这是她唯一有,也唯一会做的选择。

工作始终是让人疲惫的,无论是曾经的基金会,还是现在的工作。Hannah感受到的精疲力竭也不止来源于身体,有时候在凌晨,工作完毕离开酒店的时候,天光微亮。

城市雾蒙蒙的清晨,路边的绿植带着湿漉漉的露珠。她会想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而这才是让她真正精神疲惫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原因,在选择了付出一切来带着她认为真正重要的东西一起活下去之后,她本质的,灵魂的,骨子里的,对于美丽的追求和高贵的向往才让她真正的痛苦。那是她本应,而且理所应当获得的美丽,她值得这一切。如果她不值得,那么没有人值得。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但她更知道,这是她会做出的决定。她认为这么做是值得的,不然她一开始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精神上的更多的追求让她痛苦,所以不去想就好了吧。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那么就,用最简单的方法,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她这么想着,所以钱,很多钱,更多钱。她知道她一定要这么做。所以她面对着暴怒的孩子选择了最简单的让他获得快乐的方式。

如果这不是正确的话,请你告诉我什么是正确吧。她不屑的想。

但那个孩子看着她,她没有能力,或者说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孩的眼睛深邃的像是湖水,蕴藏着星辰和大海,而更重要的是澄静和纯粹。她被“我可能做错了”这个想法狠狠地烫了一下,但孩子的眼睛流淌着的那些东西似乎拂过了她的伤口。

所以她转过身,粘腻的厌烦和不知是什么但真的十分慌乱的感觉涌上心头。她在逃避那双眼睛,和他的目光。

但出租屋里别人50块钱抛售的电视亮了起来。

01:04:51:SCP-CN-601被探测到移动向D-4200,试图包裹住D-4200,但无法完全包裹。SCP-CN-601被探测到在接触到地面液体与挥发出气体时剧烈颤抖,体积以肉眼可观测的速率变小。

01:10:07:D-4200死亡。与此同时Hannah博士出现在收容室外,已确认Hannah博士违规携带了SCP-CN-▇▇与SCP-CN-▇▇▇帮助自己潜入临时收容站点▇▇。

01:11:43:Hannah博士使用SCP-CN-▇▇保护自己不被有毒气体影响,打开收容间入口。劝说SCP-CN-601移出收容室。

01:20:00:SCP-CN-601移动至收容室外,Hannah博士指引SCP-CN-601进入她携带的双肩包,并在双肩包里放了一个玩具兔子。

01:21:59:Hannah博士背起该双肩包,离开临时收容站点▇▇。

她想起了那一天,腐蚀性气体和酸液,飞舞在那个即将崩塌的临时收容室里。明艳的粉红色雾气四处躲避那些东西,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那个D级人员的尸体。

“SCP-CN-601?601?小朋友?乖?出来吧。”

“再这样你会死的,就是再也听不到好听的儿歌也没有好玩的玩具了,活着很好哟。”

“活着的话,恩,可以每天看到蓝色的天,白色的云,和绿色的树,它们都和你的颜色一样好看的。”

“我这里,没办法撑很久,拜托你快点出来吧,我们一起回34,34就是Site-CN-34。我来的地方,也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那里不会再有人这样对待你的。”

Hannah看着稀薄的保护膜,咬牙。

“那我进来把你带出去。”

粉色雾气慢慢的移了过来。

失去了重心的感觉,但是601在身后支持着她,她瘫坐在601为她搬来的凳子上,泪光闪烁。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