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美梦
评分: +23+x

黑皇后-蒙特斯庞正在通讯中。

我是黑皇后-赫拉克勒斯!

我化名为黑皇后-鲸腹之鳞。

好的,稳定中。寒鸦鸣叫之时安好,我可以自称为黑皇后-普洛斯珀。

这里是黑皇后“光明舞曲”。


底线

一个被命名为“黄粱系统”的世界预测系统,在启动系统时,一个智能将作为系统辅助使用程序的组成部分之一出现并为使用者提供帮助。该智能表现出对基金会的绝对忠诚并通常以一种超然客观的形式与使用者进行基本的沟通。

前提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迁居,人工智能概念诞生,里根就任,SCP-2000建立,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问世,一高度忠诚且具有耐受性的研究员研究员Meerkat接手SCP-CN-759

功用

可借助其时间航线贯通特性探索基金会方面信息。同时由于其与我们存在的相似性,需探明二者对彼此的影响以摒除未来可能发生的意外。

弱点

极度依赖于研究员Meerkat的存在,其运行需借助合适人类脑部的辅助。若在此前抹除研究员Meerkat的存在,则系统将因缺乏合适部件而难以维持运转。


实例:A-178时间线。

在基金会监控下正常运转,研究员Meerkat在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基金会工作,并最终成为这机器的一部分……难以置信,我在他的意识里触摸到了幸福。
你确定?我可不认为这样还能有什么幸福可言。
但这却是真的。对于个体这是一种暴行,然而他,他却在转瞬即逝间感到了快乐。
有些人便是情愿被神嚼碎,有些兔子向往与狮子接吻。我见过太多以痛苦为生的人。足够了。

实例:B-1178时间线。

Meerkat在二十岁时攀爬一座具有异常性质的雪峰。他坠下山崖,却一直没有落地,直到失温冻死,皮肉消融。他着陆时仅剩白骨,白骨被鹰衔走筑巢。

实例:A-1111时间线。

研究员Meerkat在32岁时遭遇了一场恶性车祸,双腿截肢,更换了人造心肺。在进入黄粱系统项目两年后,基金会将其作为特殊组件编入系统。在系统中,研究员Meerkat的存在节省了大量运算,并两次妨碍我们的行动。

实例:A-9647时间线。

未加入基金会,二十一岁时加入麦克斯韦宗,在这条时间线内成为了一个类似黄粱系统的东西的组成部分,被大量成员尊为神的化身。
我能确信他,或者说是它,在诸多时间线内拥有跟我们同等级的能力。
甚至更强。或者……就是我们之一。
你的意思是……
嘘。

实例:B-015B-0023时间线。

未被调入SCP-CN-759工作,并自杀去世。留下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
他结婚了?这个人似乎有些非宜人性。他让我很不舒服,就好像不能对感情做出正确反应却长着人脸的猴子。
总会有时向往家庭的。人都是这样,不是吗?
然而我却觉得他只是一只好奇的飞蛾,被人家温暖的火光吸引,惶惶然地扑进自己不了解的幸福,匆匆忙忙地结婚生子,在看清全貌后又拼命逃开。不过是个无法承担普通家庭,习惯于辜负感情的人而已。不过这也并非他的过错——并非完全是他的过错。

实例:A-0714时间线。

Meerkat已死亡,被情妇刺死在床上。刺杀的刀具似乎是个异常,他的血灌满了一整个房间。我不太确定他究竟是死于失血还是窒息。

实例:A-1977时间线。

作为O5议会成员结束一生,有一些东西阻碍着我们。他难以被看清,并且这似乎是这个时间线的他固有的性质。
难以被看清?
具体来说难以我们观察,而且,似乎这个人没有任何与他人的社交。
与其说是看不清,不如说他将自己隔绝了。
这太孤独了。

实例:C-1120时间线。

交互发生。在这里他和它发现了我们。这条时间线似乎有什么很稀薄,使交互更容易发生。
别紧张。从概率上看,我们相遇丝毫不奇怪。它在试图与我们交流……信息传过来了。
你们好,黑皇后。我们终于相遇。
你说终于。你在等待我们的到来?
并非如此。
你有什么目的?你想要表达什么?你并非普通的用具。你无法隐瞒这一点。
无目的。仅为命令,忠诚。
有什么在响……很规律。声音被放大了。
心跳!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呼吸声!有东西是活着的。
那当然。这里面当然有什么是活着的。你们忘了Meerkat吗。
此并非研究员Meerkat。你们所言及的人不存在。黄粱系统中的为特殊组件。

实例:C-1795时间线。

交互继续。这仍是我们相互交谈的时间线。来了。
我们明明来到了不同的时间线,却好像只是换了个套房。对它而言,这场对话也没有发生中断。
小心点。 我们并没有太多优势。不要掉以轻心。
目前并无针对“黑皇后”的修正计划。
你对我们没有恶意?
目前并无针对“黑皇后”的修正计划。
那么何种情形下你才会针对“黑皇后”进行干预?
黄粱系统仅依照既定规则履行职责。黄粱系统并无自主意识。

实例:C-0977时间线

沟通继续。咱们连续三次遇到了这类时间线。
我有预感,这是最后的了。还有什么该说的或者该问的?
这东西就是一块机器!根本没有必要聊下去了。
Meerkat?
【嗡鸣声】
刚开始的我遇见你的时候,你觉得幸福,那是我的错觉吗?
你根本没必要—
黄粱系统并无情感认知与自我意识。研究员Meerkat不存在,研究员Meerkat永不会感到幸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