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金
评分: +34+x



“我看到罗斯福从国会山上坠落。”我说。

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整支小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的脚步渐近,惊起一蓬贪婪的鸦。远处的白云朵朵,金色的光芒从大地的一面升起,带来新生、带来美好。

我静静地看着他们,机械地往嘴巴里面倒着酒。

“我看到伊丽莎白随着伦敦桥沉没。”我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神谕还是呓语。只感觉到一种命运般的使命感与我擦肩而过,促使我如是宣言。

“你们相信这一切会结束吗?”我望着他们面面相觑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好像相信愚人金那耀眼的光芒?”


那是愚人金小队最后一次失败。

愚人金是一支人数最多不会超过10人的,CN分部领导层直属特别行动队。这支小队自建立之初,任务就只有一个:找到永远收容所有异常的方法。不论这样的方法有多荒谬,只要有一丝实现的可能,这支小队就必须全力以赴。

但,愚人眼中的金光,终究只是廉价的希望。就如同眼中滑出的泪滴,永远不可能闪烁钻石的光泽。

“你们要相信一件事,我们会成功的!”我拍着会议厅红木的桌面,尽量让自己的话显得掷地有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都能够成功,我们为何不能成功?”

就像每一任队长都做过的那样,我用尽全力描绘一个美好的愿景。如同那个没有人见过的装置,只要说出它的名字,就好像我们已经战无不胜。它的身上凝聚着那些盲目的希望,像一座坚实的山峦一样支撑着那些风雨中飘摇的生命。但我从未见过它,也从未听说有人见过它。

我带头鼓起了掌,看到了台下他们眼中那金色的光芒。不论相信或者被相信,我们都只能等待着命运的重锤击打到自己的身上,看着自己的躯体被慢慢熔炼成渣。直到死亡,才知道自己是否只是一场梦幻。


“我看到泰戈尔顺着恒河流向远方。”我躺在病床上,在鲜花和掌声的簇拥之中一句句地念诵。目睹那些人狂热的光芒让我自身的残缺无所遁形。我们让一切脱离了原有的轨道,妄想这一切就是现实。

我们还是失败了。


“我知道你们能来到这,都或多或少有些不一样。这很好,你们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愚人金吗?那些不相信自己是金子的人,都是愚人。”我指了指自己,高声说道。“我能够看到过去和未来的事物,很多人说我是疯子,但我只想说我看到了一件事。”

我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看着空气中的尘埃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翩翩起舞,看着幻灯片的灯光射向我,像是为一场表演布置的聚光灯。

“这一切终将结束!”


“我看到了杰森斯坦森撞上了大冰山,看到了阿伏伽德罗在审判庭吞下毒酒。”我坐在访谈节目的主持人面前,感受到一个个音节不受控制地从我嘴巴之中流出。我咧开嘴角,如同一个逗笑的丑角。


“队长,我们在做的事情,会不会错了。”

那是我第一次感到无法回答,却又不得不回答。

“不会错,相信我吧。我能看到的,记得吗。”我抱起一摞古书,把它们放进燃烧着的火炉之中,用满不在乎的口吻应付着。“让这些该死的东西滚得远远的吧。”

他点了点头,转头拿起一份印着玛丽莲梦露头像的录影带丢进了粉碎机之中。

那起源于一个猜测,一切异常都已根植在文化之中。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总有一种扭曲的想象力在发挥着作用。让一个个怪异的事物诞生在世间。

而我们在做的,正是一劳永逸。


“先生,”主持人打断了我。“很抱歉这么说,但我们访谈你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个英雄人物,想听听你的英雄事迹,而不是听一些我们根本听不懂的人名和胡话。”

我透过舞台,看向角落里一张被撕掉的海报,最后剩下的半个角落依稀能够看见曾经女星的傲人身姿。但它很快被揭去,留下一片白色的胶痕。

“我看到诺亚与蜡做的巨轮从天空倾覆。”


我们清剿了一切文化,只保留文明的成果。我们开始向着内部清洗,让一段段记忆融化在夜色里。最终,只剩下愚人们自己。

“队长,你有看到这一幕吗?”

他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活下去吧,队长,替我们去这个新生的世界看更多的事物。”


“我看到愚人们眼中的金光。”


“您被发现时,他们都称你叫愚人金,究竟是为什么呢?什么叫愚人金呢?”

我抬起头,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被人盲目相信的冒牌货,就如同相信我们的眼中会涌流出钻石。”

“我看到智者死去,愚人们前来贺喜。我看到新的世界诞生,旧的世界死亡。就如同那廉价的金属熔去,真金在火中闪烁。”

我最终从一座高楼之上跃下,而那些眨眼就会移动的雕像、掏空大陆的金鱼、门背后的怪物慢慢从我眼前消失。

最后,只剩下一片辉煌的希望,在愚人眼中闪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