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射,生命的存在
评分: +8+x

已到达Site-CN-297,等待指令_

荧光绿的字体跳跃在老旧的电脑屏幕上。噗噗的水声,映照着绿光,透出一丝妖异的鬼魅。

“以常规战术队形前往地下二层,去会会那个异常,收容成功之后记得汇报。”有些尖细的男声打破了寂静,伴随着,墙角似乎长出了一只鬼鬼祟祟的小东西。“19,那小东西吵到我了!”尖细的男声向那鬼鬼祟祟的小东西提出了抗议。立在门口的黑色雕塑咧开嘴,露出健康的白牙。那老鼠的生命在他的手下终结之后,他又变成了一尊雕塑,立在门前的阴影中。这次任务是去收容一个有蜂巢意识的异常,正好,门当户对……

收到指令,已经开始收容行动_

华寺赫博士时常想,这些跳动的绿色字节是不是也有某种生命…它吸收这屏幕的能量,贪婪的汲取电力而生长,进而在跳跃间学会思考…噗噗的水声、单调的风扇声呼呼作响,是为了给这跳动的字节提供生长条件。奇怪,这绿色似乎在蔓延,向下伸展…他伸出自己肥大的手指,擦去屏幕上的水渍,顺手擦去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确实,在蜂群系统安装语音输入模块之后,自己无所事事的时间越来越多了…要不开始学书法?那是个调养身心的好玩意。他一边想着自己身价百万的未来作品,一边用右脚撑住地面,将自己的办公椅转出了几个优秀的华尔兹圈。视线略过门口那座雕塑时,他的眼睛猛的缩了一下,在他那肥大的面盘上缩成了沙发靠垫上的两个针脚。他好像……看到那个雕塑用右手拇指在抚弄自己的枪柄。

“稍息!”雕塑的高度瞬间降低,双手在身后交握。“立正!”“稍息!”……无论多少次的重复,他的动作都不会有任何的走样。这个像雕塑一样的男人,本来应该和他的同伴一起去执行收容任务,实际上,一直跳动的右眼让华寺赫博士的心情十分烦躁,所以他被博士留了下来,作为…私人安保人员。华寺赫博士对自己刚才那一瞬的迟疑感到羞愧,在伦理道德委员会的重压下,私下坚持运行这个系统去面对那些难对付的麻烦……自己应该是最信任蜂群系统的人啊,除了……

转回电脑屏幕前,他用力向后仰去,锈迹斑斑的办公椅的连接处发出了吱吱嘎嘎的抗议声,抗议声很快就变成了求饶。他放松了下来,任由靠背把自己缩成一团臃肿在办公椅上的肥肉。为什么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死又不是自己的错,理想主义者总有为自己的理想献身的觉悟,对吧。

“…相信你们都知道,反射是有中枢神经参与的,动物或人对于外界刺激的规律性应答…”

这是他在跟自己说到蜂群系统的设计理念时候所说的第一句话,现在还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华寺赫博士还记得他那滑稽的自我介绍,一张亚洲人的面孔,自称Dr.Ant,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可以颠覆MTF的现有格局。毫无疑问,如果没有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坚决反对,他确实做到了。将训练有素的MTF成员彻底变成一个庞大机械上的零件…不不不,这不准确,应该是一个个神经元,以“主脑”下达指令,通过比条件反射更快的速度执行模糊指令。

“…对,没错,模糊指令的执行确实是主要的设计初衷之一…”

这份研究的最大价值,从一开始只有自己认识到了,华寺赫博士自负地想到,是模糊性。至今,没有任何一种智能可以理解人的模糊指令,但是人可以。这就是“主脑”的最大优势,当然也是最大的限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蜂群系统一直没能正式投入使用,不过…他肥厚的手掌抚向了右手边那个透明的圆形玻璃罩,好像在安抚里面躁动的那颗大脑。

“…在研究的初期,我们没有任何方法让机器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采用了…”

这是目前“主脑”系统的唯一解决方案,为此Dr.Ant下半辈子只能生活在这个表面泛着油污的玻璃罩里了。每天都看着那跳跃的绿色生长闪亮自己的头顶,肯定不好受吧。华寺赫博士左右脸颊上的肥肉堆到眼旁,露出一个…大概是笑容。

_

跳动的字节,带来新的信息,他全身贯注的盯着屏幕。忽略了呼呼的换气扇风声,忽略了噗噗的营养液声,忽略了叮当的上膛声,忽略了鬼祟的悉悉索索声…

很幸运,我们失败了_

他们在说什么,可这不可能,“幸运”,什么是“幸运”!在愤怒之下,他的肥脸缩成了一团。他在后脑勺感受到了金属的质感,双手不由自主地举起,无论是谁,能绕过19,自己毫无胜算。绿色又开始了跳动。

“您…”

他听到了19的声音,在这之前他从没这么仔细的听过一个MTF队员说话。绿色继续在跳动。

您没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一员_

他感觉听觉来的比视觉更快,他的死亡宣判结束后,因为巨大的惯性,他向前扑去,为那跳动的绿色增添了亮红色的色彩,跳动、生长、蔓延,生命就是如此吧。

后记


“今天的理论课结束了,接下来五分钟是提问时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

“您在设计这个系统的时候是否考虑过人道的问题,即使您的试验型采用了D级人员作为‘主脑’?”他停下整理讲义的手,抬头看向那个稚气未脱的雀斑少年,“我愿意正面回答您这个问题,事实上,在设计出相应的智能操作系统之前,该系统从未被运用在除了试验型以外的任何一个人脑上,而试验型的人脑是从一个已经死亡三分钟的D级人员身上回收的…我还送了他,一个美梦。”他有一些失神,面前这个泡在培养液里的人类大脑让他觉得有些异样。

突然闪烁的手机屏幕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拿起放在讲桌上的手机,瞥了一眼,关上了屏幕,塞进衬衫的口袋中:“如你所愿,五秒钟前,在你面前的这个教学样板,也就是试验型,彻底脑死亡……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等待回答,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阳光照耀在他胸口的身份铭牌上,[Dr.Jason•White]。基金会永远会记住这个名字,而他更习惯别人叫他Dr.AN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