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爱丽丝

爱丽丝是我唯一的牵挂。我只想拥有她。

我从一个人开始,一个人,独自面对一切,没有别的东西进入我的世界,除了我和一台业余收音机,广播把我的想法唱给我,带给我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朋友们的声音。

它是我的朋友,直到我遇见她。

她很美,穿着蓝色条纹的连衣裙,在超市里买牛奶和面粉和白糖和黄油和蓝莓。我买了一袋苹果和一些灌饼。

我想她是在做松饼。

我试着和她说话,我试着去打招呼,可她只是微笑着继续走。她看见我了,看着我的眼睛然后笑了!

我欣喜若狂。我被注意到了。这给了我希望。

我习惯于阅读。读书,说明书,下水道和洗手间墙上的涂鸦,关于时间和空间和黑洞和循环和因果关系限制的异常。关于核武器和超光速粒子在它们的肺叶顶部唱着不存在的歌,当然这是隐喻。

不过阅读有时也能带来灵感。

当我阅读时,我回到了杂货店,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走道,同样的一袋苹果在手中,等着她再做一炉松饼,她却再也没回来,一次也没有。我几乎放弃了再次见到她。

就在那时,我看到了她。

我不知道勇气从何而来,也许是脑子里的那首歌或是她洗发水的味道或是我手里的那袋苹果或是我不得不快速做出决定因为我要去洗手间,但是我做到了。我邀请她和我一起喝咖啡。

我们一见如故。

在我的棚子里,我在建造,建造一些具有开创性的惊人的东西。一些美丽的东西,由电线、晶体管和电阻器组成的交响乐,由电子零件组成的名副其实的交响乐团。

还有一些铯。

我知道它会运转,尽管没人说过它能被复制。没有人说过把它们从爆炸中解救出来,即使如此,它们在诞生的下一瞬间便死去。它们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个与他们自己的相异的位面。

可是它们的动机与我不同。

我第二次约她出去时她很高兴。我们在交谈中迷失了自我,忘记了外界,面对彼此的迷恋,时间显得毫无意义。我们没吃多少,彻夜谈论关于世界,关于未来、过去和现在。

我们将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

到第四次,我已经在无线电天线附近的配电站安装了一个适配器。我会让她和我一起去看风景,邀请她与我一同看日出。她是本地人,她知道麦田的日出有多么令人难以置信。

第五次,快要准备好了。

第六次约会时,我告诉她早上五点在无线电塔边见面。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剩下的事就是对她说出我准备好了的话。这句话告诉她我爱她胜过爱生命本身。她将永远听到这些话。

她出现了。

我做的第一件事,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我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吻她,然后按下开关。嗡嗡声开始了,停止了又开始了又停止了又开始了,永不停歇。门无法打开。

我们又一次接吻,我按下开关,嗡嗡声开始了,停止了又开始了又停止了又开始了,永不停歇。

当我们再次完成时我们试图打开门。它纹丝不动,只是在从四面八方又不从任何地方扑来的烛光中摇曳。

我们又一次接吻,我按下开关,嗡嗡声开始了,停止了又开始了又停止了又开始了,永不停歇。

她向我尖叫,她恨我,她不想在一个小屋里永远等着日出到死为止。

我们又一次接吻,我按下开关,嗡嗡声开始了,停止了又开始了又停止了又开始了,永不停歇。

我告诉她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会设法回家的。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我们又一次接吻,我按下开关,嗡嗡声开始了,停止了又开始了又停止了又开始了,永不停歇。

超光速粒子发射只是在理论上可行,他们这样说。我在我的车库里建了一个。这是真的。我们拥有了永恒,我们可以永远拥抱在一起。

我们可以设法弥补我们的过错,每半小时就重新开始。

我根本不知道超光速粒子能走多远。

但我知道我和我的爱人永远在一起。

因为我在时间不存在的地方。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