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再公开

Kalefheit,一座富丽堂皇和平穷卑微共存的城市。

Kalefheit,一个财富来去如日落般迅速的地方。

Kalefheit,从旧日的残余中诞生的新世界那跳动着、充满混乱的心脏。

Kalefheit,在这里Meilar正思索着在他的人生中为什么他没有做一些比继承父亲的古董店更有趣的事情。

“我坐在这儿,”他大声说,但除了神没人听见。“一个平凡的人守着一个平凡的商店。”

不像他那到失落的Ceitus里探险寻找奇迹发了财(也过早地死去了) 的兄弟,他选择了继承家族事业的“光荣”职位。这里没有有魔力的神的遗物。好吧,或许有一些曾经是Geyre在凡人间行走时留下的领域,但它们不管是外表还是力量都没什么特别的。

奇怪的、锈迹斑斑的、对当时的人们毫无用处的装置(他正在无聊地把玩着其中一个形状像是弯曲的手臂,上面还有一些水平的洞的装置)和用古语写成的书堆放在一起。就算这个城市的文士们开始缓慢地将书面形式再次引入人类的口语中,还没有人破译古代人的语言,尤其是像他这样的老人。只有那些对他友好的文士们、好奇的孩子们以及一些大人会给他足够的钱购买食物和缴纳赋税。

当他看着人们毫无兴趣地经过他在露天市场里占有的小角落时,他思忖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冒着死于在一个Ceitu中寻求冒险-或者大部分时候是自杀的风险,去往南方。 如果我只能呼吸和睡觉、被卷轴和我无法理解的装置包围着,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他的摊位上传来的一声响亮的撞击声让他从沉郁的思绪中解脱出来。他抬头看,在调整自己的眼镜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啊啊,Kallin。”当那个年轻人懒洋洋地拂去手臂上的尘土时他笑了。“就算你带来了一些我一千个季节也卖不掉的东西,你也还是个好伙伴啊。”

“谢谢你,Meilar,” Kallin回答,彬彬有礼地回了一个微笑。“有了York的祝福,我们很快就能发大财了。或许到时候我们可以因为富有而成为北方Kalefheit的居民呢!”

“我呸!就算有了这座城市的所有财富,我也不会想要把时间花在那些令人难以忍受的傻瓜身上。”

Kallin对他的反应几乎不感到惊讶;几乎每次他给这个老人带来一件遗物时他们都会有相同的对话。这一次,但是,他希望他们的日常对话会向一个不同的方向转变。

“我在和当地部落交易的时候,碰巧找到了一卷奇怪的书。”

Meilar扬起眉毛。“交易?”

“好吧,我是从他们的遗物收藏里偷的。”

一种刺耳的咯咯笑声从他嘴边滑出。“我还以为你没蠢到在我身上用这招呢!继续吧。”

“你看它上面的标志。”

他这样做了,看到了一本有黑色封皮的古书,上面画着一种有一条线穿过的半圆被另一个圆包围。

“这是不太寻常,我承认。但这是什么意思呢?”

“异常并不是这个标志本身,而是……读了它之后的效果。拿去自己看吧。”

“很好,我-”

等等。

“你刚刚说‘读了’?”

“是啊。当我读它的时候我可以理解古代的语言。但当我打开另一本书时,它却没有一样的效果了。”

自从他认识Kallin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无言以对。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件奇迹。一本用古代语言写成但可以被读懂的书……

“那些文士们甚至会杀了自己亲妈来拥有它,”他终于开口了,“而你把它带给了我。”

Kallin又笑了,比之前更加温暖。“你知道我原来不是Kalefheit人,而是来自这里西边的一个部落。在我的族人中,有这样一句话——‘打破枷锁的人终将为神所破。’你是我的朋友,Meilar,在我们最伟大的胜利时刻我不会抛下你的。”

Meilar不仅心怀激动,而且心怀感激。在这个大部分人还是不得不雇佣守卫以安全离开交易路线的年代,真诚的灵魂是很难遇到的。

“谢谢你,Kallin。”他的心灵满足了,他现在恢复了他的理智。“这本书的主题是什么?”

现在Kallin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我……不知道。即使我读了它,这些话我依旧无法理解。它似乎基于我不理解的概念。我希望你可能比我更能理解它。”

Meilar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开始小心翼翼地打开那本嘎吱作响的古书,甚至在他翻开封面的时候它的书页都差点断裂。它的首页包含了他所能理解和不能理解的词语:

反公有征召者的一般准则

忏悔部 - 公有领域保护服务

版权未所有 - 428

“你是对的,”他缓慢地说。“当我看到这本书时我能读懂古人的语言了。”他漫不经心地抓起另一样写了字的遗物,发现它和往常一样难以理解。这两个事实的认知失调让他头疼得厉害。他环顾四周,很满意的看到他的商店不佳的名声带来了点好处,让他们革命性的对话被Kalefheit的人果断地忽视了。

“但这没道理啊,不是吗?”Kallin问。

Meilar翻过书的一页。尽管现有的词汇表缺少单词,他还是会认为它太平淡了。现在,有了能解开古代语言的钥匙……

“不,这一点道理都说不通。到底什么是‘寻回任务’?”

“诸神向我们传递的职责,大概?”

“我从来没听说过任何神的追随者提到一个‘公有领域’。这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是诸神的领域……”

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决定就此住口。“Kallin,谢谢你带给我这个。日落之后我会花上一个晚上把这本书看一遍,然后试图把它搞明白的。明天商店开门的时候在这里和我碰头吧。”

“如你所愿,Meilar。祝你好运。”


在另一个时间里的另一个世界,一台电脑显示器突然亮了起来。

时间咨询已受理


“这不可能。”

“这有可能。时间科学是万无一失的。”

“一次激活?在这么长时间后?几个世纪?甚至几千年后?”

“我和你一样迷茫,但我们必须忠于公有领域保护服务的理想,即使我们的目的已经失效了。”

“它可能再也不会失效了……”


Meilar眨眼,他在他的商店里研究那本上面画着半圆的奇怪的书。他再次眨眼,然后世界消失了。

围绕着他的是……什么都没有。在一片漆黑的虚空中只有一张奇怪的白色桌子,在它一边靠着一把椅子。不知如何是好,他走向那张桌子并坐在了椅子上。

“Meilar。”一个声音在无特色的风景中回荡,让他想起小时候在一个被遗弃的洞穴中的探索。

“这是哪里?”他说,出于纯粹的惊讶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我在哪儿?我的商店在哪儿?还有你是谁?”

“答案只会带来更多问题。我们会谨慎选择。”

现在黑色虚空的一部分被他曾经在书上看到的那个奇怪的标志照亮了。

“我们是公有领域保护服务。在旧世界里,我们用和把你带到这里来的一样的方式,带走那些阻止未来的世代获取知识的人,让他们为自己的罪行赎罪。然而,现在,我们已不能再利用未来或者过去了。这个世界死去了,而知识和古文化随之而逝。”

“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其中一本我们的手册的,但现在你在这里,而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帮助?”现在Meilar被搞糊涂了。“我只是一个在世界上只有一个好朋友的中年商人。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我们已经用老方法调查了你的生活。你缺乏目标,渴望做出更大的贡献。你保护着过去,即使你不理解它们。你,在精神上,是我们‘再公有’工作的完美人选。”

“再什么?”

“新世界的‘再公有’。曾经的知识也许可以在未来被恢复。”

现在他很激动。“你可以教我古人的语言?我可以揭开他们的秘密?”

“我们可以,是的,而且我们应当。但你的任务比那更重要。我们用我们的方法无法拯救世界,但我们可以保存它的记忆。

Meilar,你将成为自世界末日以来第一个去完成寻回任务的人。你会被送回数千年前的过去,而且必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搜寻它的物件带回你的时间中。”

时间旅行。一些这个老人几乎想象不到的东西,就像他几乎想象不到这个地方的消失和重现一样。然而如果这些人不是神的仆人,他们也很明显地拥有和他们相同的力量。

“当然,这需要时间。自我们最后一次尝试这个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考虑到极长的时间距离,你必须经历一个文化训练期。但这是可以实现的。”

然后它也实现了。


在堪培拉的一家书店里,一个深色皮肤的老人走了进来,为未来买了一件礼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